侯小强自述:离开盛大文学的细节始末,还将再次创业
i黑马TMT i黑马TMT

侯小强自述:离开盛大文学的细节始末,还将再次创业

侯小强年初离开了盛大,皈了依,但其中的细节并不为外人知。i黑马认为本文,很好的解读了侯小强离开盛大当时的心境,并且他对外透露,他将会再次创业,在移动互联网文化领域。

Who is it 侯小强,曾任新浪网副总编辑、盛大文学董事、首席执行官。1月24日,他通过微博表示自己已皈依少林寺方丈释永信,法名延舍。

我就像一个风筝,有时候飞得高,有时候飞得近,有时候浅,有时候深,但最后都在那条线儿上,始终绑在信仰上。

他曾任职新浪网副总编辑,开创名人博客模式,有评论称,某种意义上讲,新浪微博依然在享受新浪博客的运营红利。2008年起,侯小强任职年收益两三千万的盛大文学,2013年底他离任时,这个数字已增长为十几亿。他抗拒谈论去年盛大旗下起点中文网创始团队集体辞职事件,那是他履历表上可显示的最重大的挫折。被反复追问,他短短回答一句,“我觉得我很孤独,我觉得我是一个人在跟一群不理解我的人做斗争。”

2013年12月,盛大公布侯小强辞职的消息。一个月后,他在微博上宣布皈依少林寺方丈释永信——这个国家最著名也最多争议的僧人。

他的朋友、作家柯云路邮件回复记者的采访,“我觉得小强的困惑是许多成功人士的困惑。事业上高目标,自我要求完美,工作压力大,超出自己生命的承受力时,自然会有各种心理的或生理的反应……前段时间不少人议论小强拜释永信为师的事,就我了解的,小强还拜过几位高僧为师。这很说明问题。他内心有着非常强烈的希望解脱的倾向。”

侯小强自述

我觉得我很僵硬,对于我来讲,没有那么多能够让我高兴的事。前年有一次,赵薇请我吃饭,我也是认为聊得很好了,几个很好的朋友。我觉得聊得很放松,但最后赵薇突然来了一句,她说小强,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一点点的表情都没有?

我最终下定决心辞职与海岩有关。海岩有一次请我吃饭,他知道我心情不好,他说如果一个人28天持续地陷入抑郁的状态,就容易有身体上的崩溃。我很吓了一跳,突然意识到我已经持续地在一个抑郁的状态,持续了好几个月。所以当时我就决定,必须要辞职。

陈天桥后来挽留过我3个月,他提了很多,说给你工资照发,奖金照发,股票保留,然后你就留着,留一年。他说你哪怕一年都不工作,把身体养好。其实在我说我要考虑一下的时候,我已经有答案了,就是我必须要彻底放下。

从小时候我就知道自己不是天才,就得跟大家混在一起,一起去抢那个独木桥。工作以后,每个人其实都一样,我们希望自己能够拥有更多的财富、地位,更受人尊重。在新浪的后期,我希望能拥有影响别人的能力,就是你有power,有力量去影响和改变。

但为什么会离开新浪?我觉得有个天花板,我想自己主宰一个事儿。尽管盛大文学是个小盘子,两千多万,但宁做鸡头,不做凤尾。我想主宰,人得不断挑战自己。

2011年我就希望把公司带上市,让它成功IPO,结果后来因为美国市场,因为窗口的原因,虽然我们已经符合了上市的标准,阴差阳错地没上成。以盛大文学的品牌和收入,所有人都预测它绝对会在上市公司中排在前两三位。但是很遗憾,没有办法。我真的觉得命运有时是一只无形的手。那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有挫败感。

去年3月份他们(起点创始团队)提辞职,6个月后我提辞职,中间我没休息过一天。那时有个论坛里面,上万人骂我、诽谤我,我在那个时候都是很难过的。但是我难过怎么样?有的媒体人甚至给我打电话,他说你说一下,过去5年你到底做了什么事。我当时非常生气,我说我就算什么事都没做,盛大文学这个公司从品牌,从产业链布局,到它的收益从两三千万到十几个亿,我是这个公司的CEO,是吧,就算我什么也没做,你也不能说这事与我无关,是吧?

我对房子、车,对物质就没什么感觉。我基本上就那几件衣服,两三百块钱的鞋,我觉得也挺好的。你看我去哪儿都没带过包,唯一有个BV的钱包,是好朋友送的,已经用五六年了,烂得不成样子。

70后赶上了好时代,互联网崛起,拿着和现在差不多的工资,房价却只是现在的几分之一。买房对于互联网一代不是难事。所以我2001年买了第一套房,也没感觉特别兴奋。

但越来越成功的时候,烦恼是越来越多,每天都有新的问题。去年7、8月份,我突然发现自己注意力不集中,郁闷,失眠。之前我绝对不是这样,过去如果我安排20个人,20件事儿,这20件没有一件我会忘掉。比如说我3年以前跟人说过的话,我都记得一清二楚,给他安排过的事儿,如果他没做好,我会一直耿耿于怀。可突然之间,我不能处理多任务了。对我来讲,那就是让我恐惧的事。

其实21年前我就皈依了。大学一年级,我突然得病,大概一个月瘦了20多斤,全身起一块一块的斑,只要轻轻地摸一下,可能一块黄斑就出来了。小时候讳疾忌医,根本就不敢去医院,就怀疑我已经得了很严重的绝症了。那时候正好接触密宗的师父,然后我就去念经、持咒、打坐、练功,用了很短的时间就恢复了。那时我就相信,有一个神秘的世界。

我开始看《金刚经》、《心经》。《普贤行愿品》里有一句说得特别好,“犹如莲花不着水,亦如日月不住空”。这就是讲述人的一个状态,就像是莲花,生长在水里面,但它不依赖于水;像日月悬在天空中,但又不依赖于天空。它讲心的力量。

信仰最近几年更坚定了,可能和我爸妈身体有些关系。原来我爸在我家里住过半年,非常健康。但有一年他在上海下飞机,我在外边接他,突然发现他真的就像一个老人。我妈有一天在我家里突然身体特别不舒服,然后急救车来了。就是那天开始,我突然意识到父母老了,我必须要为他们做点什么事。从那天开始,我每天给他们念长寿咒。

我有一个好朋友,河南文联的主席,他说小强,上次我见你,觉得你好像还是不释怀,我安排你见一次释永信吧。

那天正好释永信大和尚有时间,哎,我觉得他还挺真实的,我相信他可以指导我。我就临时动念,突然说,能不能收我做徒弟。那办个仪式,然后他给我念很多经,我也跟着念经,旁边有很多和尚一起念经,很好的加持。

我不知道这个事会有这么大的影响。我手机没电了,不知道底下有那么多人评论,直到晚上回去,我看到评论,我要删。不是因为害怕别人嘲弄,我只是觉得那么多人因为我而攻击佛教,攻击释永信,我特别不忍。但是有个朋友说,布施有很多种,你是法布施,也许很多人在骂,但也许有很多人也会受到影响而去信仰它。他说你不应该删掉,所以我就没有删。

一提起宗教的东西,大家都在嘲笑,大家都在说科学,是吧。很多人都打电话问我的朋友,他到最后说我自己在炒作。就是说在我朋友的价值观里边,炒作可能比这个信仰还要更好一些。

我相信当《人物》杂志写完我之后,稍微不留神,有可能就会有很多人来攻击我,说你这个人神神叨叨的。其实对我来讲,我是特别难受的,这个难受不是说我说了一大段真诚的话以后,招致了反感。我是觉得整个世界就是很蒙昧的,大家都觉得自己很聪明。

信仰这个东西啊,就像你喜欢一个什么样的姑娘,别人没有理由去说你。只有在中国,当你说自己的信仰的时候会被嘲笑,好像你是个罪人。为什么会这样?我也搞不清楚。

我原来一听到柯云路老师讲的一段公案就会流泪,现在不会了,但依然感觉很震撼。

说当时达摩来到中国传播禅宗,二祖慧可就特别想拜达摩为师,达摩不收他,然后慧可就在达摩的庭院外、大雪中,跪了七天七夜。达摩一出去,说古来能成佛的人,要能想得通所有想不通的事,要能做得通所有做不通的事。你今天跪在那儿使点这种雕虫小技就想让我收你为徒,没门儿。然后这时候,慧可就拿起一刀自断其臂。然后达摩就说,如此,勉强我可以收你做徒弟。

你想一想,他这个里边提到两句话,古来能成佛的人,要能想得通所有的事,要能做得通别人做不通的事。这是一个特别难的境界。我觉得我在尽量地去努力,这是我处理未来5年、10年的一个方法论,我现在就是在做着这样一个准备。

小的时候我认为成功肯定就是物质,我会做白日梦,梦到我捡到了1000块钱。后来我读大学,读研究生之后,我学文科的,我一直觉得文科的人比较重名,他的价值取向,名可能比利还要大一点,他渴望影响力,渴望影响别人,尤其做媒体的时候。

我就是苦行僧一样,因为你背负着一个公司,每天都很有压力。原来在新浪的时候,工作也很忙,但是周六、周日是我的。等到了新的公司,我就觉得这个如果做不好,别人会怎么样评价,比如说董事会怎么评价,那个时候就是责任感,责任感就是成就感。

实际上我并不是要寻求一种快乐,因为本质上来讲,我不可能是一个能高兴起来的人。我没有什么快乐的状态,我也不觉得快乐有多重要,我想创造价值,同时让自己的灵魂更高贵一些。这不是冠冕堂皇的门面话。

工作是我人生的主要部分。我需要足够的休息,准备重新出发。我已经预料到艰难,但我斗志更勇。在我内心里,做一个职业经理人和创业者没有区别,但创业者成本更低,我会选择创业,创业的方向会聚焦在移动互联网和文化产业上。我希望能做对这个产业、这个时代、这个国家有贡献的事情。我的新公司正在筹备,我要稍微再等一等,为什么要等一等,因为我想在我的状态最好的时候再去做这个事。

我原来是一个特别急性子的人。我想着急意义在哪儿?我也不着急赚更多的钱,我也不着急证明自己,那我干嘛那么着急呢。我不着急。嗯,现在我得慢一点。

摘自《人物》杂志
(张抗抗、于丹、柯云路、唐家三少、宁九云、汪海英、贺禧接受采访,帮助记者更好地理解侯小强,特此致谢)
文|赵涵漠
采访|赵涵漠 刘素宏
编辑|张捷
摄影|姜南(Alexvi Studio)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