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货]萌,产品经理必修课
i黑马TMT i黑马TMT

[干货]萌,产品经理必修课

[font=微软雅黑][size=3][b][color=#ff8c00]i黑马导读:[/color][/b][color=#333333][backcolor=rgb(251, 251, 251)]萌是一款最强大的产品,卖萌也是产品经理必修课。[/backcolor][/color][/size][/font][font=微软雅黑][size=3][color=#333333] [/color][/size][/font][font=微软雅黑][size=3][color=#333333] [/color][/size][/font][align=center][color=#333333][backcolor=rgb(251, 251, 251)][font=Simsun][attach]3799[/attach][/font][/backcolor][/color][/align][align=center][color=#333333][backcolor=rgb(251, 251, 251)][font=Simsun] [/font][/backcolor][/color][/align][align=left][align=left]这两天是六一,到处在卖萌。[/align] [align=left]我想说,萌是一款最强大的产品,卖萌也是产品经理必修课。[/align] [align=left]1、萌是最强大的产品。世上存在两种萌:一种是小宝宝的萌,一种是异想天开的萌。[/align] [align=left]2、萌甚至能刺激消费。心理学家左右一个实验:其中一部分人使用普通的冰淇淋勺子,另一部分人使用超级可爱的美女勺子。结果发现用可爱勺子的人吃掉的冰激凌量大大多于用普通勺子的人[/align] [align=left]3、卖萌也是公司面对用户的一种沟通方式。以卖萌的方式,会得到意想不到的效果。[/align] [align=left][b][color=#ff8c00]===卖萌的分割线:[/color][/b][/align] [align=left]可以肯定地说,世上最可爱的萌物都会涉及宝宝、动物或动物宝宝。换言之,就是迷你的小生物,或是这些迷你萌物所穿戴的迷你 帽子、迷你毛衣和萌到令人发指的迷你袜子。[/align] [align=left]然而,萌物也未必是活物。近些年来,设计师们将萌之精神转化为强大的产品,而这产品几乎与小巧活物毫无关系。市面上也有各种萌车、萌飞机与萌电脑包。日本人拥有一整套萌文化,名曰“卡哇伊”(kawaii),甚至配备了萌萌的时尚品牌系列。如今,萌的商业化已传播到了世界其他角落,就连裘德•洛(Jude Law)也不能免俗。[/align] [align=left]所以,萌可形容有生命或无生命的个体。表面看来,这一区别似乎无关紧要,但近期研究表明,人类的大脑欣赏不同的萌,并因此产生了不同的行为。小宝宝的萌会使人联想到脆弱,产生保护对方的欲望,从而触发谨慎轻柔的行为。而所谓的“古怪之萌”则会使人联想到玩乐,从而激发自我奖励和自我放纵的欲望。[/align] [align=left]“世上存在两种萌:一种是小宝宝的萌,一种是异想天开的萌。”波士顿大学的营销学者乔治娜•内恩科夫(Gergana Nenkov)如此说道。“两者有着截然不同的关联因素。”[/align] [align=left]行为学家将小宝宝的萌称为“kindchenschema”,萌点在于迷你小生物令人无法抵抗的特点:凸凸的脑门、大大的眼睛和鼓鼓的腮帮。研究表明,看到小宝宝(包括汪星人和喵星人)的可爱照片,人们常会产生强烈的保护欲望。在这种高度渴望照顾对方的状态下,人们往往表现出比平常更佳的精细动作能力。[/align] [align=left]以一项2009年的研究为例,研究员向测试者展示了27幅小狗和小猫的照片,然后让他们玩“手术”(Operation)游戏。感受过雪崩式扑面而来的萌之后,测试者在移除胸叉骨、肋骨和破碎的心时,比看过普通成年狗狗和猫猫照片的人表现更好。作者的结论是,“萌不仅能促使我们产生愿意照顾他人的想法,同时也影响了我们照顾他人的能力。”[/align] [align=left]宝宝萌的研究可以追溯到数十年前,但“古怪之萌”的概念直到最近才开始有人研究。波士顿大学的内恩科夫和佛罗里达州的莫拉•斯科特(Maura Scott)认为,可爱的物品和可爱的婴儿或对人类行为产生迥然不同的影响。他们推断,古怪之萌物,即与活物无关的俏皮可爱的物品,催生的不是照顾他人的想法,而是追求乐趣和自我奖励的情绪。[/align] [align=left]内恩科夫和斯科特展开了一系列实验,并将实验成果发表在《消费者研究杂志》(Journal of Consumer Research),文章说明,他们确实有所发现。作为理论的衡量基线,两人在33名参与者身上进行了冰淇淋味道测试。其中一部分人使用普通的冰淇淋勺子,另一部分人使用超级可爱的美女勺子。结果发现用可爱勺子的人吃掉的冰激凌量大大多于用普通勺子的人,而可爱勺子的容量(1.31盎司)却比普通勺子(1.48盎司)小。[/align] [align=left]在随后的测试中,内恩科夫和斯科特向119名测试者展示了3张亚马逊礼品卡的其中一张:分别是普通的白卡、可爱的宝宝卡和可爱的波点卡。接着,测试者挑选出想用礼品卡购买的5部电影,其中一些电影是下里巴人的商业片(比如《复仇者联盟》、《泰迪熊》、《宿醉2》),还有更为阳春白雪的经典之作(《简•爱》《国王的演讲》及《艺术家》)。测试结果是,与抽到宝宝卡或普通白卡的人相比,使用波点卡的测试者选择商业片的数量更多。[/align] [align=left]“关键在于自我奖励。”内恩科夫如此描述古怪萌的作用。“这也是我们选择纵情享乐的原因:吃下更多冰淇淋、看更多好玩的电影。看到有宝宝的卡片,你会倾向于关注他人。”[/align] [align=left]对设计师和营销人员来说,宝宝萌和古怪萌的不同作用有着重大意义,尤其现在越来越多的品牌为迎合社交媒体创造了相应的人物角色。举个例子,银行若想吸引更多谨慎靠谱的储蓄,最好换掉可爱的小猪储钱罐,改用萌萌的小宝宝。至于容易过度消费的产品,推销技巧就更为复杂了。比如又古怪又可爱的纸杯蛋糕或许会刺激消费者的食欲,对公司来说是好事,对消费者而言就未必了。[/align] [align=left]两种不同类型的萌也可能互相抵消。内恩科夫曾进行过一次测试,让一部分参与者看可爱的狮子饼干,另一部分参与者看普通饼干,结果显示前者对健康饮食的欲望低于后者。然而,当同一批测试者听闻狮子饼干来自“儿童曲奇店”(The Kid's Cookie Shop)时,自我放纵的感觉就消失了。“这一说便提醒测试者,他们是身负责任的大人,原本的效果便被抵消了。”内恩科夫分析道。[/align] [align=left]假如说,负责任就是看各种婴儿小袜袜,谁还会想放肆?[/align] [align=left][b]来源:快公司中文网 文:Eric Jaffe[/b][/align][/align]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