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旅游圈的携程创业系:散落在“巨人”周围的创业种子
i黑马旅游 i黑马旅游

在线旅游圈的携程创业系:散落在“巨人”周围的创业种子

如果问中国旅游业的“黄埔军校”在哪,携程可以说当之无愧。最多的时候,纳斯达克和纽交所里共三家上市公司都是由携程前高管创立的。

回溯到2002年,携程四君子之一、时任携程总裁的季琦创办了如家。2005年他又几乎单枪匹马缔造了汉庭;同年,携程前副总裁郑南雁创立了7天酒店。中国至今影响最广的三个经济型连锁酒店集团就此诞生。携程另一位前副总裁吴海2006年创立的桔子酒店,现在也是一个响当当的中端酒店品牌。

今天看来,这无疑是一段创业传奇。与此同时,携程也逐渐壮大成为中国旅游业的巨人。

传奇之后、巨人之下,本该是老老实实的“太平”。但近两三年来,又有一拨携程员工踊跃投身创业大潮,隐隐形成一种行业新势力。

从工作时长可以看出,这一批创业者,都曾是携程的忠诚老兵。相比有抱团习惯的“阿里创业帮”,这些创业者目前联络尚松散,故只能称之为“携程创业系”。


“如果不折腾一次,会是这辈子的严重缺憾!”

在路上是一款旅行记录与分享类的App,2011年上线至今,已经有号称2000万用户,其创始人陈伟在2013年8月邀请了来自携程的唐一波来担任总裁,负责商业化的运作。

“10年零四个月”,这是唐一波在携程工作的时间,他记得很清楚。唐一波曾先后任职于携程的旅游业务部、MICE业务部、高铁业务部(铁友网),负责过的事情也非常多:携程所有旅游度假产品的研发定型,休闲旅游机票采购体系、休闲目的地酒店体系的搭建,地面及门票业务的启动、火车票业务的收购整合,以及旅游度假开放平台的基础构建。

唐一波说,近期携程采取了大而全的策略,使得几乎任何旅游类创业都会和自己老东家有交集,其中自然包括在路上。随着业务的蔓延,在路上现在与携程的攻略社区事业部、地面事业部、套餐事业部等几大事业部业务,都已有重合部分。

在谈到离开携程与创业间有何得失时,唐一波表示了对携程的感谢,因为它“前十年里从职业发展和财富积累两方面给了我很好的回报,让我在四张叔(即四十岁)的年纪还敢言再折腾一把。”

积极的感怀,基本是采访中携程系创业者们谈起老东家比较一致的风范。

但说回当初的抉择,唐一波觉得,自己是无论如何都会离开携程去创业的:“自从外派去整合所收购的铁友网,接触到互联网的草根世界后,我就深深被吸引。作为完整经历过第一代互联网大潮的人,更清楚这次互联网的社会化、移动化浪潮的机遇实在罕见!如果不出来折腾一次,会是这辈子的严重缺憾!”

“多年一直想突破想转岗,但在携程内部这比较难”。

“如果携程不裁掉中小企业商旅管理业务,我就不会离职创业”,觅优商旅网CEO张海滨如是说。觅优商旅网是TMC解决方案提供商,最早启动阶段的主要成员几乎全源于携程,CTO便是原携程商旅研发中心的元老级人物。

张海滨本人从2005年到2012年,在携程工作了“7年零一个月”,采访中他也表述非常仔细。从成都分公司负责招聘、培训的销售部培训主管,辗转多地多岗,最终做到携程中小企业商旅业务部全国运营负责人兼华东销售负责人。

“如果不离职,相信已经取得非常大的成绩”,虽然失去了一份稳定的可观收入,换来将所有积蓄孤注一掷的风险,对家庭照顾也受到一些影响,但张海滨说,创业让他在当打之年参与到一个行业的产业升级中,把全部精力、资源、学识充分调动起来,他正在用奋斗来达成利弊的平衡。

因为在携程业务体系中得不到发挥而选择自立门户的,何立宁也是一个。在携程8年中的最后2年,何立宁作为开发总监带队开发了携程国际机票的票价计算引擎。何立宁称,这是一套很好的系统,和现在的阿斯兰差不多,但在当时携程产品构架下,用户基本发现不了或者不知道怎么用,这套系统只能摊在后台,体现不出价值,“携程上很多这样的,你花了很多力气做,但最终没有人用,你说是不是很郁闷?”

于是带着7、8人的团队,何立宁于2012年创立了微驴儿,试图把OTA和蚂蜂窝、穷游等游记通过信息结构化桥接起来。“这必定是要一个技术团队来做,既然我们懂技术,也懂OTA,那我们就来做这个中间环节。”何立宁解释,他们做的,有点像蘑菇街、美丽说对淘宝做的事情,把优选的国际机票组合挑出来,让用户更快捷的去选择。

既然已过了赚生活费的阶段,不如就搏一把,这是何立宁的态度。通过创业,此前纯为开发者的他接触到了业务、运营等多元化工作,“其实以前多年也一直想突破,转到非技术的岗位来做,但在携程内部这比较难”。

当记者问“当时你们这个团队要出走,携程方面的反应是怎么样?”何立宁淡淡地只说了一句:“可能没觉得很重要吧。”

携程印象关键词:务实、严谨、保守、自大

崔继蓉在携程任职7年,历任投资者关系总监、英文网站总监、网络市场部总经理、高级总监及携程旗下驴评网总裁。2013年她创始了“好酒店”,目前为App项目“周末酒店”的CEO。这位曾经的携程高管谈到对原公司的印象时,用了三个词:“务实、专注和自大”。

有趣的是,受访的前携程员工们评价老东家的关键词颇为一致。在路上总裁唐一波称,携程当年是严谨、务实、保守而自大,现在则有些激进了。

“过份偏执的专注,对新技术趋势持保守态度”,玩途网CEO夏天这样评价携程的缺点。夏天在携程工作了十年六个月(又是一个精准到月的),2013年离职前同时担任全国BD业务部、无线营销部、在线联盟&分销部门三个部门的总经理。在他看来“携程多年来重视对用户的服务,是中国为数不多的在专心做服务的企业。”

“携程是一家非常优秀的公司,离开之后才知道他有多么强大”,觅优的张海滨称,携程是一家非常注重制度与流程的公司,这点非常适用于中层、基层人员的执行及培养。

“但我不认同携程对战略高度的把握,从文化上没有形成强有力的支撑”,张海滨说,“这点从James回归带来的携程二次创业辉煌也可以倒推出来:领导人个人对整个公司的影响太大了,而不是整个领导团队。”

谈到企业的灵魂人物James梁建章,微驴儿CEO何立宁向记者回忆了工作中的一个实例:做机票的展示页面时,员工各有各的新主意,但James经常会问的问题是“Expedia是怎么做的?你为什么变得和别人不一样,你觉得你好在哪里?”

对于携程的风格,何立宁也是类似的印象:保守、严谨、用数字说话,但有时过于保守。

那么旁人对携程的风格怎么看?唐一波最近的新同事,在路上联席总裁、前淘宝旅游负责人李鑫,作为“阿里邦”的人,表述了自己的观察:“携程不太像一个互联网公司吧,因为互联网公司可能比较随性,决策变来变去的。携程的人做事流程化,认准目标就很认真,执行一丝不苟,事情交给他们你可以很放心。”李鑫认为,相比之下,阿里和携程的共同点是都和传统商业的人打交道比较多,但阿里系的业务人员(P岗,Professional)会“自下而上”式主动快速决策,上面的人(M岗位,Manager)主要则帮助其他同事清理障碍。

这批创业者,好似从携程身上脱落下来,散在周围的在线旅游的种子。

有的业务或思路还与老东家存在某种联系。

传奇之后、巨人之下,创业者的命运

在路上是游记分享加相关预订,微驴儿是帮助用户发现目的地及便宜的国际机票组合,玩途是提供海外目的地旅行服务,周末酒店是酒店发现、比价和预订,觅优是做TMC解决方案……和前辈全部专注于连锁酒店相似,当下的携程系创业者也形成了共同的主题:以移动端为主的在线旅游。如果说季琦、郑南雁、吴海是“酒店一代”,目前出身携程的创业者则可被称为“移动一代”。

而两代创业者的定位也存在很大差异。从策略上看,经济型连锁酒店与携程完全是不同的“物种”,业务间隔清晰,没有竞争,只有互利——事实上,后来携程成了如家、华住、铂涛酒店的股东,与桔子酒店也保持着密切的业务合作关系。

而现在新一代的创业公司,与携程同处上海,形象地说,他们好似从携程身上脱落下来,散在周围的在线旅游的种子,所做的事情与携程庞大的业务链条都有着多多少少的竞争或关联。

更关键的是,经济型连锁酒店曾经的成功,在于填补了当时市场中很大的一块空白,而如今在线旅游进入移动时代,纷繁无数的边缘创新在变得轻盈的同时,前方路径也被挤得狭窄。

根据何立宁的观察,在他们这代创业者和上一代之间的数年中,从携程出来创业的人不多,因为那段时间“比较好过”。只有在企业出现转变甚至动荡时,才容易人心思动。而在梁建章回归后,出来的创业者又少下来了,何立宁说:“其实只要内部一股心来干事情,也没必要出来创业,因为现在携程内部也有很多激励机制,奖励很多钱。我们那时候做了很多项目,就没什么奖励,也没人说你好。”

最后看看未来。在传奇之后、巨人之下,创业者的命运,恐怕永远难以光芒万丈。但有没有想过将来公司做好了,能够刺痛老东家一下,或者被老东家收购呢?携程系的创业者们继续保持着务实的风格,不愿去谈这些话题——尽管世人明白,每个离职者对老东家都埋着一份不言的爱恨,每个创业者心中也都伏着一匹冷冷的饿狼。

来源:环球旅讯
作者:曾宪皓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