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创业成功的“文科生”:以唐岩、老罗为代表的文青互联网逆袭
i黑马文化与创意 i黑马文化与创意

那些创业成功的“文科生”:以唐岩、老罗为代表的文青互联网逆袭

中国早期的互联网江湖,专业技术出身者占据名门正派之位:李彦宏、马化腾、周鸿祎、丁磊、雷军……这些如今已然功成名就的创业者,均是典型理科生的代表,他们通常思想单纯、低调务实、专注于产品本身研发—相比之下,毕业于杭州师范学院外语系的马云和复旦大学经济系的陈天桥,成了行业里的另类。比如,热爱武侠的马云给自己的办公室命名“桃花岛”,会议室叫“光明顶”,洗手间叫“听雨轩”—这被称作“特有的文科生情怀”。


但近五年,中国创业者的出身悄悄发生着变化:新一代互联网创业者中,开始出现文科生的身影。陌陌科技的唐岩,大象公会的黄章晋,雪球科技的方三文以及锤子科技的罗永浩……和理科生创业不同,这些“非技术出身”的人士创业时喜欢谈论人文情怀、关注用户体验、强调生活美学,生活中则拒绝清道夫式的枯燥模式,热爱享受,热爱摇滚、美酒与朋友。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这些人显现出有别于理科生的另一种思想维度,而锤子手机的高调发布,让这群人再次引起关注。有趣的是,以罗永浩为圆心,无论是创业还是生活,这批聚集在北京的野心万丈的家伙之间存在着交集。

文艺青年闯京城

黄章晋、罗永浩、唐岩,文科生创业潮中最具代表性的三位—在北京相遇前,他们的生活不存在有形的交集。作为最小的一个,唐岩走的是一条传统的升学之路。作为最老的一个,黄章晋辗转各媒体之间,自封“较资深新闻民工,资深网民,长期不明真相围观群众”;当然,高二就退学,摆过地摊、开过羊肉串店、倒卖过药材、走私过汽车的朝鲜族人罗永浩,无疑还是最富传奇性质的一个。

2001年,刚从成都理工大学建筑系毕业的唐岩还在湖南娄底的一个建筑公司当工程监理,没事喜欢写写小说,发发评论。那是一个湖南网吧老板建立的本地小社区,和唐岩同期活跃在这个社区的,还有“魔鬼教官”黄章晋。某次,唐岩写文吐槽某本书写得多烂,黄章晋看到了,“嘿!这个人有意思”。这算是两人的第一次交集—在无形的互联网上。

2003年,唐岩被当时的网易总编李学凌招进了网易,24岁的湖南娄底小青年从此闯荡京城,一做八年,一路从评论频道主编、奥运频道负责人做到新闻中心总监、总编辑。在网易,唐岩招人时最看重的是一个人做新闻的原始冲动,“其余都是次要的。当你看到一个地方楼塌了,艳照流出,会不会兴奋地从椅子上跳起来?”

此时,33岁的网友黄章晋也从娄底来到北京,先后担任《青年参考》的副主编、《凤凰周刊》的执行主编等职。两人的生活轨迹越走越近,经常一起吃饭。“不一定是大餐,可能就随便吃点快餐,一聊就聊一晚上。”黄章晋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2006年,在王小山的介绍下,黄章晋认识了当时还在做牛博网的罗永浩。由于“三观接近”,他们也成了经常一起吃饭的好朋友。老罗曾称黄章晋就是他心目中“彪悍的人生”的代表。在老罗看来,黄章晋知识储备丰富,无论文科还是理科知识,黄章晋都挺在行。

2008年,还在《凤凰周刊》的黄章晋第一次有自己做媒体的念头,罗永浩有意请他来做牛博网的主编。“blabla聊了一晚上,本子上记了一堆,后来发现两人都想做有趣的杂志。”但最终,因为刊号难搞,杂志计划搁置了。

黄章晋说,唐岩和罗永浩是经由他介绍认识的,但两人真正熟起来,则是在唐岩创业以后。

2012年,结束牛博网经营的老罗决意转型做电子产品,结果找了一圈,哪儿哪儿都找不到钱。老罗于是准备改做商业网站,他起草了两页纸,去请教他的朋友、陌陌科技创始人唐岩。那时的陌陌上线未满一周年,用户已接近500万。

在咖啡馆聊了一晚上,下楼的时候,罗永浩跟唐岩说,其实我是想做手机的。唐岩反问,哎,那为什么不做手机,要不上去再聊聊?老罗就此说了想法,唐岩觉得挺靠谱,开始帮他找投资。“紫辉基金是投过唐岩的,他们投资的陌陌科技是紫辉基金历史上最成功的投资了,他们对唐岩的意见很重视,有唐岩给我背书,才有紫辉基金给我投。我们上一轮的大股东和小股东都在帮我找钱,所以基本上是他们帮我搞定的。”罗永浩说。

此时,1979年出生的唐岩,已经成为三位文艺青年中最有钱、最成功的一个。

2013年,黄章晋创建大象公会,唐岩也投了钱,但从不过问项目。“天使投资就是你有钱了,身边朋友想创业,你帮他兜兜份子。纯看项目的话,你不就是丝投资人了吗?我只在乎我的朋友开不开心。”

江湖兄弟,快意恩仇,发了财的少侠唐岩活得张扬肆意。而他的网易前同事、以稳重见长的方三文对此评价说,“唐岩有很多暴发户故事,就是一下子牛逼,有钱了,感受复杂呗。他性格本来就比较奇特,加上暴发,更加奇特了。就是说啥都要占理,一个什么巴基斯坦问题他也要占理,明明是他错了……”

出走的网易帮

老实人方三文也是锤子科技的投资人之一,和唐岩不同,他的谨慎投资源于对老罗本人和产品的双重信任。他曾经评价老罗“自满能力加上勤奋和执著,使老罗成为一个非常罕见的、知行合一的人”。“我觉得锤子是目前中国人做的手机里,体验最接近iPhone的,而在视觉方面则有独特之处。老罗创业,支持。老罗创业有可能成功,更要支持。举个例说,老罗搞英语培训,我的兴趣就不大。”方三文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据公开资料显示,在罗永浩担任老板的“锤子科技”的投资人中,除了老罗自己和几家机构投资者外,共有5位个人投资者,其中3位都曾担任网易的总编或副总编,这3位如今的身份是:陌陌科技的CEO唐岩、雪球财经的CEO方三文、猿题库的CEO李勇。

“今天几个朋友聊起来的一个有趣现象是:网易的主编创业好像都很牛……比如,李学凌、唐岩、张锐、帅科、丁秀洪……看来,丁磊先生才是真的创业导师啊。”丁香园CTO 冯大辉(@Fenng)发微博调侃。

在门户新闻网站中,网易一直坚持“有态度”。在网易做门户的新闻人,大多纸媒出身。以方三文为例,他是这群人里“最纯正”的文科生:北大中文系毕业,进入《南方周末》,开始媒体人生涯。

但从2010年开始,每年至少有3位高管离开网易。2010年,方三文辞去网易副总编的职位,开始筹办雪球财经网及旗下两个子网站:i美股、i港股。2011年,唐岩也从网易总编的职位上离开,创立了社交软件陌陌。2012年,网易门户事业部总裁李勇辞职,创建了教育培训老师和学习者的互动平台粉笔网,次年推出智能在线题库产品“猿题库”。

实际上,除了给罗永浩投资的这3位网易前(副)总编,从网易高管位置出走自行创业的人还包括:李学凌(曾任网易总编辑,2005年离开,创立了多玩游戏网和RSS网站狗狗,后创立YY语音)、张锐(曾任网易副总编辑,2011年离开,春雨掌上医生创始人)、丁秀洪(曾任网易副总编辑,2012年离开,大可乐手机创始人)、喻华峰(曾任网易副总裁,2012年离开,创建优质食品供应平台本来生活网)、黄章晋(曾任网易新闻中心副总监,2009年离开,回到曾经供职的《凤凰周刊》,2013年辞职创建大象公会)、帅科(曾任网易科技频道主编,2012年离开,和李勇一起创建猿题库,现任市场运营总监)……

高管频繁离职,且主要集中在门户事业部,成为互联网创业潮中独特的“网易创业帮”现象。

外界有人士分析,网易公司收入的90%都来自游戏,所以丁磊一直将业务重心持续倾向游戏,冷落了门户,因而导致高管群体性出走。

但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方三文否认这是自己离开网易的主要原因。“我离职前的那段时间,最大感受是‘无聊’。因为门户是同质化比较严重的产品,市场份额落后,但我没有能力改变,”方三文说得很坦承,“有种不知道该干什么,又可以干什么的无力感”。

作为曾经的网易新闻中心副总监,黄章晋在2009年离开网易后并未立即选择创业,而是回到了一年前离开的老东家《凤凰周刊》。“网易更像一个大车间式的企业,每个人都在流水线上,我还是比较喜欢做深一些、厚一些的东西。”在黄章晋的印象中,方三文的几次改版增加了网易新闻的识别度,但要细心对比才能发现,“普通人不会看了网易又看新浪的”。

做了13年新闻,黄章晋认为依然只有这个行业最能满足他对世界的好奇心。“只是,我的好奇心有时会与新闻业的习惯操作方式有冲突,比如某地发生骚乱,我可能对导火索事件本身并无兴趣,却对骚乱行为如何在人群中传染充满好奇。”对黄章晋来说,他很难在传统媒体平台上找到一个合适的栏目,放“抹胸裤”“主席头”这种自己大感兴趣的话题。

2013年,黄章晋再次离开《凤凰周刊》,开创自媒体“大象公会”,专做自己有兴趣的话题。


创立了春雨掌上医生的张锐,在离开网易前发微博说,他的离开,“无关丁磊,只关理想”。从传统纸媒转型门户网站,网易也曾经是这群纸媒人的理想之地。

“这些人的思维非常活跃,和媒体一直走得很近,和互联网、科技也离得很近。有一两个人创业成功以后,就带动了很多人。身边人的示范效应是非常大的。”曾在网易工作过的资深评论员李铁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他离开网易后曾任北京一家财新媒体总编,今年,他也选择回到广州自行创业。

文科生以何取胜?

实际上,在今天,各互联网巨头公司的高管离职创业不算稀奇。除“网易流”外,还有著名的阿里系(孙彤宇,天使投资人,投资博卡思教育软件、盒子世界,原淘宝网总裁;卫哲,嘉裕基金董事长,好耶集团独立董事,原阿里巴巴CEO;吴炯,凤凰投资有限公司创始人,北极光创投合伙人,原阿里巴巴CTO兼中国雅虎CTO;李治国,阿米巴资本合伙人,原阿里巴巴云计算中心资深总监,口碑网CEO;冯大辉,丁香园CTO,原支付宝数据架构师)、搜狐系(古永锵,优酷土豆集团CEO,原搜狐总裁兼首席运营官;龚宇,爱奇艺CEO,原搜狐首席运营官;陈一舟,人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原搜狐副总裁;周云帆,空中网创始人、现北京昌平区委常委,原搜狐总经理/执行副总裁;黄继新,知乎联合创始人、COO,原搜狐财经频道主编)等等—稀奇的是,拼不过技术、读不懂参数的“文科生”在进军IT业时,究竟以何取胜?

“决定产品成功与否的顶层,是对用户需求的理解。在它之下,才是实现方式,这方面肯定是学技术的人有优势。我们学文科的,要克服这个障碍就难多了。”方三文在创业初期组建的i美股是一家媒体公司,技术只是其实现手段,之后他放弃了自己做内容,转型成了一家互联网公司,即目前的雪球财经。“这个时候,工程师和产品经理变成了主力。组建这样一个团队,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

虽然方三文认为对用户需求的理解和学什么出身没有关系,但在大多数人的眼中,相比理科生的格物致知,文科生在人文情怀上似乎更胜一筹。

唐岩在网易做专题策划时,常会指点编辑们,取标题时,多个字少个字,流量就会产生大幅变化。直到现在,当年的网易同事曾理还佩服唐岩“懂人性”—网易的“有态度”口号,也是唐岩提出来的。

当初做陌陌时,总有人问唐岩,你为什么要和陌生人聊天?“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我为什么要和熟人聊天?”唐岩发现,在一线城市,外来者已成为大多数,而他们在城市里的社交关系仅限于同事圈和行业圈,“这对于一个健康的社交网络而言,是很不人道的,也是很不能被满足的。和合适的陌生人交流,对我而言,是一个刚需。”

“互联网在很多时候不需要真正站在技术的前沿,更主要的,是对于商业模式、对于市场的理解。做开发工程师,是一种比较死板的体力活,并没有太多的创造性。项目最关键的地方,还是它的设计,设计的核心则是对商业、对市场、对人的理解,甚至是对时尚、对比较好玩的东西的理解。”李铁认为,这对有创造力的文科生、媒体人来说,恰恰是最大的优势。

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费丽婷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