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波:李彦宏的“袖子”里藏着怎样的算盘?
i黑马旅游 i黑马旅游

吴晓波:李彦宏的“袖子”里藏着怎样的算盘?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上周,一年一度的百度联盟峰会在黄山举办。在去的路上,我顺手抓了一本四月期的《福布斯》,上面发布了新出炉的“华人富豪榜”,李彦宏以121亿美元的净资产排在第八位,一年内资产增加了52亿美元,去年排在他后面的马化腾,则以净资产134亿美元跃升到了第六位。如果比较百度与腾讯的市值,李彦宏的失落会更大一点,在2011年一季度,百度的市值一度超过腾讯,而到今年的3月底,腾讯与百度的市值分别为1297亿美元和533亿美元。在过去的一年多里,阿里巴巴和腾讯相继进行了让人眼花缭乱的收购,而百度除了收购91之外,再无动静。就在黄山开会期间,人们讨论最多的是“腾讯又推出了‘微信小店’”。

“Robin比去年瘦了一些。”百度高级副总裁向海龙对我说,他是从一线打上来的销售战将,目前负责百度整个商业体系的运营。果然,站在大会台上的李彦宏看上去清瘦了不少,一件褐紫色T恤略显得有点松垮。他的演讲没有PPT,而内容也出乎很多人的预料——他没有谈百度要做什么,而是用三十分钟的时间讲了BAT不会做什么——企业级应用和精细化大数据挖掘。但百度要做什么,如何在炙手可热的移动互联网大战中卡位占点,他居然只字未提,用李彦宏自己的话说,“我正在想的不会告诉你,我正在做的更不能告诉你。”

BAT的三位当家人,在性格上似乎差异很大。浙江人马云是“先说后做”,往往把自己想清楚或没有想清楚的事情先大声说出来,然后一点一点做,淘宝是这样,余额宝是这样,菜鸟物流是这样,还在说的健康、文化恐怕也是这样;潮汕人马化腾是“做了就说”,腾讯一路走来的很多当家产品都在传播上颇为亮眼,比如QQ、QQ秀、QQ空间乃至“当红炸子鸡”微信;相对比,山西人李彦宏似乎“会做不会说”,当年在与谷歌热战时,就没有把百度的技术和市场优势讲清楚过,而竞价排名在商业上取得了极大的成功,可是却饱受争议却无还嘴之力,在这一轮的移动互联网及电子商务大战中,百度又处在尴尬的境地上。在古时做生意,南方人向来以吆喝为主,注重店招和口碑,而晋商却喜欢做“袖里生意”――交易双方在棉袍袖子里两手互搏,掐算出一个合适的价格,当事人相视一笑,旁观者如坠云中。

所以去黄山,我很好奇的正是,李彦宏的“袖子”里藏着一只怎样的算盘。


今年初,媒体有几天热炒“百度筷搜”,后来才弄明白是个“八字没有一撇”的概念产品,李彦宏认为这是个很厉害的东西,但我觉得很不靠谱,试想一下:李彦宏请王省长吃饭,省长从公文包里抽出一双“筷搜”往菜里一插,这盘菜是转基因食材,那盘农药过量,还有一盘用的是地沟油,你让省长吃还是不吃?

“筷搜”是一个“想多了”的创新,然而,我在百度听到的另外一些产品却有点意思。

比如百度在它投资的去哪儿客户端上推出了语音搜索功能,用户对着手机报出时间、地点和价位,客户端就会匹配出相应的机票或酒店信息供你选择;

比如百度正在研发的图像搜索技术:一位姑娘在大街上对擦身而过的另外一位姑娘的裙子很感兴趣,可用手机拍下,百度会匹配出“最近似”的商品品牌及店铺;

比如百度在开发基础于内容流的购物模式:你在百度上搜到一篇丽江旅游攻略,读到一个有趣的客栈,在旁边会出现一个“购物车”,点击进入,即可以阅读更详细的资讯并完成预订;

日后还可能出现这样的消费场景:一个人站在外滩对着手机说,“我要在一个小时内买一捧200元的玫瑰花”,百度会推送愿意提供这项服务的若干个商家供你选择。

据李彦宏说,百度内部有个“百度大脑”的项目,用技术模拟人脑思维,现在大约已经相当于2到3岁孩子的智力水平。通过深度学习技术的“百度大脑”,在语音技术方面,汉语识别相对错误率降低了25%以上,移动搜索中文语音识别率突破90%,在图像技术方面,试验完成了全网人脸搜索引擎。

这些是李彦宏的“袖子”里藏着的东西:基础于搜索的语音和图像识别技术,有可能成为百度在未来的移动互联网及电子商务大战中出奇制胜的武器。

未来的电子商务将呈现为哪些交易模式,这是一个争议不已的命题,在我看来,主要有两种模式,一曰平台模式,二曰流模式。

平台模式即当前最流行的淘宝-天猫和京东,这种呈现方式就本质而言,是传统店铺的互联网化,其最终的结果是,“谁控制了十字路口谁就控制了市场”,于是所有的竞争都发生在“平台打造”和“流量变现”上。在手机端,用户的选择能力比PC端要小很多,与此同时,大公司的控制力则将进一步加大,这也是为什么过去的一年多里,发生了那么多并购的真正原因。这一模式最令人担忧的隐患是,大公司通过对平台、支付和物流配送的控制,形成新的、物理意义上的流量霸权,最终,流通商对制造商的压迫会越来越重,这一可怕的景象正在发生中。

流模式,即基础于社交和搜索的电子商务模式,在我看来,这似乎更符合互联网的“失控”精神,并真正的把体验和购物主权还给了消费者,在这一过程中,制造商向流通商支付的是“所得税”,而非“流转税”,因而也比较公平。在这一方面,腾讯因握有杀手级的微信而稍稍领先――在广告领域,其广点通产品已经体现出了对传统广告投放模式的改造,在购物体验上,腾讯还在探路阶段,“微信小店”可以被视为基础于社交的去平台化探索。而百度,则因搜索技术上的创新,有可能会实现弯道超越。不过,无论腾讯还是百度,其实对流模式的未来都没有把握,所以,前者投了京东,而后者迄今不知所云。然而,在我看来,流模式的成熟已是一个可以瞭望得到的未来,目前所缺者,乃是捅破天的那根针。

电子商务对中国传统制造业和服务业的决定性颠覆才刚刚开始,我们最不情愿看到的是,在新世界的面纱掀起的时候,出现的是几张“老大哥”的面孔。世界应该重新失控,在失控中变得更加的多元和公平。在这个意义上,被视为落伍分子的李彦宏有没有可能成为一个“革命者”?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