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热丁磊自述:闷声发大财,只做“够屌”的产品
i黑马教育培训 i黑马教育培训

慢热丁磊自述:闷声发大财,只做“够屌”的产品

1997年6月创立网易公司的丁磊,将网易从一个十几个人的私企发展到今天拥有超过3000多名员工在美国公开上市的知名互联网技术企业。主持建立的网易养猪场要为中国探索“第三代养猪模式”,为中国的养猪业寻找一条全新的路子。他说:“中国根本不重视有钱人,重视的是有思想的人,我争取做个有思想的人。”他对自己的评价是:“我是个90分以上的产品经理”。现在他又开始进军在线教育领域,会为这个市场带来怎样的变革呢?i黑马推荐本文,跟大家一起去找寻答案。

在“唯快不破”的中国互联网圈,以慢著称的丁磊仍然希望能够保持住自己那片天空

43岁“高龄”的丁磊发福了。这位网易公司创始人兼CEO小肚子有些凸起,不过咋咋呼呼爱开玩笑的习惯还是没变。

“哎呀,这里好高大上呀。”一走进我们见面的法国红酒文化中心他就高喊。这是4月24日下午,网易有道宣布进军在线教育当天。

在中国互联网圈内,丁磊特立独行,不扎堆,也不焦虑,至少没有把焦虑写在脸上。这些年,他一直保持低调,即使是自己公司的产品发布会也很少参加。但这次网易有道在798的发布会他到早了,于是溜溜达达地在旁边找了个小餐馆,先解决肚子问题,随后与本刊记者会面。

采访结束后,他匆匆赶到发布会现场,做了一个简短而且中规中矩的发言。等到网易高级副总裁、网易有道CEO周枫发言完毕的时候,台下第一排已经不见了丁磊的踪影,而且再也没有回到会场。网易员工对此已经习以为常。

这几年,丁磊已经不常到网易的北京和广州部门巡视了,“我是浙江人,待在杭州最舒服。”除了在杭州坐镇指挥外,他花了5年时间,养成了2000头“丁家猪”,据说这些猪肉已经被送到了一些网易员工和客户的餐桌上。

虽然他对外界忽视“丁家猪”的成绩有些不满,但互联网还是他的主战场——在这个战场上,网易也开始被忽略了。如今的中国互联网大棋盘中,网易处在一个不尴不尬、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位置:前面的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三只大象已经绝尘而去,后面的MQJ(小米、奇虎360、京东)三只小虎则紧紧追上来。

不过,这似乎并没有影响到丁磊的心情:“BAT大家的模式不同,阿里和百度还是流量模式,网易是内容供应商。三小虎利润加起来还没有网易多。所以,别把不吭声的鳄鱼当壁虎。”

与BAT的宏大叙事和平台战略相比,丁磊只对与内容相关的产品感兴趣,网易似乎也只擅长此道:无论是《大话西游》网游、网易新闻客户端还是有道词典,莫不如此。而对于纯渠道业务,丁磊兴味索然,他也从不热衷建渠道平台。当年,陈天桥在代理《传奇》成功后,很快转向做渠道和大平台,代理多款网络游戏,并率先推出免费策略。丁磊则一直坚持自主研发为主,只愿意代理《魔兽》这种精品游戏。正是这种策略,导致目前排名第二的网易网络游戏业务一度让盛大反超。

这次网易有道进军在线教育,仍然与丁磊所喜欢的内容产业紧密相关:通过有道词典的4亿用户,能够吸引外研社、英孚教育、新东方在线、王长喜等资深教育机构和个人入驻,从而建立起一套利益分享机制。

可以说,没有有道词典的成功,网易要做在线教育根本找不到抓手。而有道词典能够做起来,最重要的是因为丁磊的宽松。2007年,有道产品部门一位同事经常需要查技术词汇,这些词在目前的英中词典中根本就查不到,他就在想能否通过搜索技术解决这个问题。

网易有道副总裁、有道词典总经理包塔回忆,一开始只有一名程序员开发这个产品,他们看到DEMO效果不错后汇报给了周枫,周枫找到了丁磊,希望其它部门能够帮着推广这个产品。

一开始,丁磊的态度是不以为然:“我当时觉得很无聊,做词典还需要搜索引擎技术吗?随便买两本电子词典一输不就完了吗?”还是周枫教育了他,一是很多专有名词现有的词典无法覆盖,再一个就是很多新鲜出炉的互联网词汇如“屌丝”也还没有准确的英文翻译。丁磊貌似听懂了,然后就帮着协调网易邮箱等内部资源。

包塔对丁磊这种放权的状态印象深刻。丁磊关注了这个产品之后,会隔三差五问用户量怎么样了,从来没有问过赚了多少钱。“丁磊骨子里喜欢小而美的生意,他做很多东西,都不是说先搭多大的架子,而是先考虑做用户喜欢的事情。”据说后来好评如潮的“网易公开课”,同样是一名员工径直走进了丁磊的办公室,说老板我想做这么个东西,丁磊静静地听了几分钟,也就答应做了,结果“三年花了一个多亿”。

丁磊并非一个不求回报的慈善家。实际上,在互联网资深人士谢文看来,互联网行业中真正的商人只有两个:丁磊和陈天桥。这两个人即使不做互联网,也同样能够把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做任何产品,最后当然都需要挣钱。”当有道词典用户数突破一亿后,丁磊开始跟周枫和包塔讨论赚钱问题。而目前,有道词典依靠广告和流量分成,收入已经能够覆盖成本了。

在丁磊看来,网易在线教育一开始不需要所谓的布局。但是由于非常注重用户体验,最后有道词典、网易公开课、网易云课程这几个产品基本上都做成了,并帮助网易在教育领域形成了合力。现在再去推在线教育平台,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我觉得这时候进入也不早,也不晚。”

在自己不喜欢或不擅长的领域,丁磊一直都是个后来者。他自称一直信奉一条原则:只要把用户体验做得足够好,就有后来居上的机会,谈起产品的细节他就兴致大增。而实际上,在BAT主导的搜索、电子商务和即时通讯领域,后来者网易都有所涉猎,却最终未能后来居上。

2003 年,在QQ推出4年之后网易推出了即时通讯产品——网易泡泡。1996年就开始玩BBS的骨灰级玩家丁磊不可能不知道即时通讯的重要性,当时网易泡泡被列为网易的战略级产品,直接向其汇报。2003年底,网易泡泡推出了“挂泡泡送短信”的大规模促销活动,历时一年时间发展了1500万注册用户,最高同时在线人数达到了50万。但是,当2004年底活动结束之后,泡泡也停止了增长。

说起浙江老乡马云,丁磊并没觉得有多么了不起。他坦言,当年网易也曾经做过类似淘宝那样的C2C电商,最后由于假货盛行和用户投诉不胜其烦,直接把那个业务给停掉了。

其实,网易有道一开始要做的并不是词典,而是搜索。2004年,中国搜索市场已经烈火烹油:李彦宏带领百度高歌猛进并准备上市,周鸿祎担任雅虎中国区总裁并推出了独立中文搜索品牌“一搜”,谷歌也已经招募了李开复并准备大力拓展中国市场。

此时丁磊由于在网络游戏上的巨大成功,已经连续第二年蝉联中国内地首富,他正在寻找进入搜索市场的领军人物。在翻阅国外资料的时候,他读到了周枫的论文,于是打电话到美国,要求周枫帮助其开发一套系统。一年之后,他终于说动周枫回国创办网易有道,2007年12月网易正式推出了有道搜索。

可惜的是,当时丁磊与一位日后在搜索领域异军突起的人物失之交臂。周枫是清华大学计算机系的,与他同一个系并住在隔壁的王小川,此时正在夜以继日地为搜狐开发第一代搜索引擎——搜狗。就在搜狗上线后不久,王小川接到了丁磊的电话,约他在中国大饭店见面聊聊。两人刚一见面,性情中人丁磊就来了句,“搜狗是独立公司吗?不是的话做不成的。”然后他接着忽悠王小川,你们家搜狐没钱,我们网易有钱,我们拿利息都能够弄起搜索这个事情。确实,那时的丁磊依靠游戏业务,躺在床上数钱。不过,当时的王小川一门心思在自己的搜狗上,还没谈到待遇就一口回绝。

此后两人再无太多见面机会。2011年11月初的一个周五,正在上海出差的王小川刚刚拒绝了周鸿祎将360浏览器与搜狗搜索“双剑合璧”的建议,他听说丁磊要去出席一个顶级蟹宴,于是也赶了过去。王小川好奇的是,听说丁磊也拒绝了好友周鸿祎将有道卖给360的建议。他想知道这是为什么,因为如果丁磊答应了周鸿祎的话,中国搜索市场也许将因此变天。

觥筹交错之间,王小川先给丁磊戴高帽子,称赞他有骨气,受不了运营商的气,不干SP进军游戏。他刚刚铺垫完毕,正准备说起周鸿祎的事情,丁磊却拿起一只螃蟹说:“年轻人,吃饭的时候别谈工作,你看这只螃蟹这个地方最肥,最好吃了。”生生把问话挡了回去。
“其实我已经有答案了。丁磊他真的是超脱,他根本无所谓在互联网江湖里怎么去排位,怎么去整合资源,他无所谓这些事情。”王小川认为。

其实,丁磊也不是真的不在乎,毕竟通过大平台的战略布局,马化腾、马云和李彦宏这三位创业比他晚的同行,现在却已经跑到了前面。

网易杭州研究院办公楼专门建了一栋有着1500个车位的停车楼,比邻而居的阿里巴巴办公楼却只有500个车位。据说有一天,当丁磊听说阿里巴巴的行政人员专门找过来,希望租借车位的时候,忍不住大笑道:马云,你看你没有高瞻远瞩吧,哈哈哈……他还曾经指着阿里巴巴的办公楼说,过两年,对面那个白色鸟巢楼就会很难看了,而咱们的深棕色楼10年雨水冲刷都不变……

这都是玩笑话,商人丁磊更关心的还是自己能够做什么。“他的思维方式是看我们在哪里有优势,而且有硬的需求,能够做出好产品的,然后才会去做。”周枫如此评价自己的老板。

丁磊为自己选择的突破口是移动APP。当年移动互联网刚刚兴起的时候,他曾经买了好几百部诺基亚E71手机,配上2G的“巨额”流量送给员工们,让大家一起来体验移动互联网的好处。受他的影响,那个时候网易几乎人手一部E71;而后来丁磊又移情iPhone之后,很多员工的装备也换成了iPhone。

2011 年,已经是iPhone重度用户的丁磊力主开发新闻移动阅读产品——“网易新闻客户端”,过去一向对门户业务不感兴趣的他亲自参与了这个产品。据当时的网易新闻运营总监吴茂林回忆,丁磊经常会把各种稀奇古怪的想法和自己发现的各种问题发到内部讨论组当中,并责成他们尽快解决。

“这时候我不是老板,我是用户,是评估者,这不决定你是否被提拔,也不决定你是否加薪水,所以你不用害怕。”丁磊笑着和员工解释。不过,对于下属而言却未必如此想,老板无形的压力总是无处不在。

如今,网易新闻客户端的用户数已经突破了2亿,日活跃用户数超过了4000万,成为国内最活跃的移动新闻客户端。与此同时,网易门户的营收也取得了高速增长,这让丁磊颇为满意。

2005年,赵莹从《南方都市报》加入网易。此时正处于PC互联网时代,新浪独创的“快速+海量”新闻模式让从传统媒体出来的赵莹深感困惑,一直坚持“有态度”的网易门户试图赶上新浪们飞奔的脚步,却总是感觉力不从心、步履蹒跚。

好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到来了,赵莹感到形势变了,人们开始将越来越多的时间花在移动设备上面,而过去行之有效的“新浪模式”也不再那么有效。“我觉得在新的移动时代,媒体的‘深度’和‘角度’会是另外两个很重要的事情。”2013年1月,已成为网易副总裁兼总编辑的赵莹组织了网易门户近4年来最大规模的改版,新首页信息量减少了五分之一,加入了“猜你喜欢”和“聚合阅读”等个性化阅读内容。新版上线头两个月流量有一定的下滑,随后一路上升。一个季度后,流量相对改版前反而上涨了20%。直到此时,赵莹那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因为她知道,老板要的就是数据,“我们老板最大的特点就是务实”。

不过,丁磊过于务实的性格,使得网易往往在需要投入时却不敢大胆投入。2013年是新闻客户端爆炸性增长的一年,由于舍不得花钱做手机预装和推广,网易新闻客户端的用户数先后被搜狐和腾讯反超。

他将更多的资源投入到了即时通讯的大战上了。去年8月19日,网易与中国电信成立合资公司并推出即时通讯产品“易信”,力图挑战已经坐拥4亿用户的微信。易信的起步实在太晚,经过发布初期的大力推广之后,就像当年的网易泡泡一样归于沉寂。

我们见面时,丁磊说5月份易信会增加杀手级的功能,“你们等着看吧。”他向椅子上靠了一下说,答案在5月13日中国电信合作开放大会易信分会场上揭晓,易信发布了最新版本,仍然是小清新简洁界面,这个杀手级应用是“问一问”功能:用户将能够通过问答来构建社群关系,随时随地解决实际问题。

为此,丁磊还专门研究了最近火爆异常的移动APP“秘密”。“这个破玩意儿,如果你们100个熟人当中有10个人经常上去嘚啵一下,其他90个人就有动力上去了,人都是有围观精神。”他晃着手中的iPhone笑着说道,“易信会成功,我取得成功的意思不是把微信干掉,而是和微信共存。”

这是个务实的说法,没有人,包括丁磊自己,相信易信能够干掉微信。

别把鳄鱼当壁虎

丁磊沉默已久。他是个聪明人,也是个痛快人,聪明在于你刚出口几个字,他就知道你想了解什么,痛快在于不遮掩、不回避。网易是家有趣的公司,在热火朝天的一波又一波浪潮中,它每次都没有第一批冲到巅峰,而是活在自己的节奏里,还有滋有味

下面是他的产品观、格局观、人生观,只有在面对一个问题时他有点羞涩,那是谈到林志玲。去年网易推出网游《大唐无双2》,丁磊与代言人林志玲共同献唱游戏主题曲《带我飞》,“之前我们不认识,同事安排的,”他摆了摆手,“咱们别提这事了。”

做一款“够屌”的产品

网易也做了不少的APP,你对哪几个比较满意?

丁磊:总体都满意,他们都有不同的受众群体。有道就有词典和云笔记两个APP,北京有一个新闻客户端,杭州有云阅读和云音乐。江湖上还有其他的7个音乐 APP,百度、QQ、多米、虾米、酷狗、酷我、千千动听,我是最后一个进来的,我只做了一年,但是网易云音乐对产品的理解是最独到、最贴近用户的。

真正听音乐的人,第一非常注重音质,音质里面有细节,这个细节哪怕很小,哪怕零点几秒钟的声音都很性感,很好听。第二,以前的音乐是以唱片的形式发行,你有没有注意过,一张唱片拿来第一首到第十二首,你把里面的次序打乱,你这样听音乐的感觉是不一样的,他们都没有按照专辑整理,都是按照单曲,我们是按照一张一张专辑在整理。第三,音乐可以拼凑,可以做成歌单的形式,我把一类的歌整理出来给你听,就像串烧一样。

这些都是我们的创新,云音乐是真正为爱音乐想听音乐的人打造的一个产品,你在上面会发现越来越多好听的音乐。我还告诉你,老外的产品也做不过我,我在这方面有百分之一万的信心,我把这个产品给日本的朋友用了,他们说整个日本都找不出这样的产品。

网易云音乐的界面用的是黑胶唱片,这不仅仅是一个视觉上的感觉,你们注意到黑胶唱片旋转的速度吗?有人做的效果转得非常快,结果用户就觉得心脏扑通扑通乱跳不爽,但是我这个转速调得人看了比较爽,就按照这个速度转,转的时候下面有一个小菜单出来,里面有一个相似的歌曲,你就可以知道听这首歌曲的人还在听什么样的音乐。我在微博上看到了很多评论,说网易云音乐太屌了。

你这个“屌”有点精英的味道,而现在互联网是得屌丝者得天下,所以我们看到很多网易的产品很“屌”但是却不太符合屌丝的口味,市场上并不是那么成功,你觉得这个矛盾怎么解决?

丁磊:首先,你要看那是不是你的市场。比如说网易新闻客户端这件事情,很多人还处于段子文学的阶段,还看什么新闻呀?但是这并不是我的一个借口。我们在新闻客户端的新版本里面会加入很多个性化的推荐栏目,变得老少通吃,上下通吃。

音乐这个事情,我是最后一个做的,现在市场小那是正常的,但是我相信替代竞争对手的速度是非常快的,我一点不担心这个事情。那些小公司已经把用户听音乐的习惯培养起来了,就像人们现在开始懂得品红酒了,然后是法国红酒,再是五大名庄,一步一步来。

你做产品的思路喜欢后来居上,但是有些产品进来晚就没机会了,比如说当年你也是后来才做的网易泡泡,结果就没赶上QQ。现在你才做易信,怎么才有可能赶上微信呢?

丁磊:没错,但是易信会成功。我们下个月版本会有很大的创新。我反思泡泡没有成功的几大原因,做了非常深刻的反思。比如说用户要一个一个添加好友,这时候 QQ已经有了好友关系,的确非常难。易信是不一样的,我取得成功的意思不是把微信干掉,而是和微信共存,这就要有非常大的差异化,我们已经做出来了那你就看吧。

其实也就是通过一个强功能,就能够(把人)拉过来。最近有一个APP叫做“秘密”,这个玩意儿,如果你们100个人当中有10个人经常上去嘚啵一下,其他90个人就有动力上去了,人都是有围观精神。“秘密”也没做很多推广就流行起来了。对于易信我们是有信心的,我们也想明白了。

在线教育的产品逻辑

网易有道这次为什么要进军在线教育?

丁磊:我觉得是天时地利人和。如果赶得太早市场没成熟,太晚了又追不上人家。刚好从去年年底到现在,中国掀起一波在线教育热潮,我觉得这时候进入既不早也不晚。我们的优势是什么?我们前期储备了大量的用户,比如说想学英语的人都知道有道词典这个产品。我们就跟用户说,你要不要来一次四六级突击考试的在线培训?我们还准备了一些措施,如果你没考过,我们还把学费还给你。我觉得,做任何一件事情时机都很重要,早了不行,我相信(在线教育)也有很多挂掉的人。

在此之前,我们看到网易已经做了有道词典、网易公开课、有道云笔记这些产品,你一开始就有一个宏大的布局吗?

丁磊:做有道词典,实事求是说,是他们想出来的,说我们有搜索引擎,我们做个词典吧?我当时觉得很无聊,做词典还需要搜索引擎技术吗?随便买两本电子词典往里面一输不就完了吗?后来周枫(网易高级副总裁、网易有道CEO)教育我说,老板不是这样的,互联网的发展,每天出来很多新鲜的词汇,比如说“屌丝”怎么翻译,“不折腾”怎么翻译?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买几本辞典能解决的,要用大数据,要用数据挖掘和统计来解决,这样就出来了一个有道词典。

如果你们去微博上搜索有道词典,发现很多人都说这个辞典太“屌”了,这么偏门的单词都能翻译得到。做公开课是因为版权的问题,我们发现世界上居然存在着CC 版权(非商业性使用的知识共享版权)。我始终有一个梦想,把最好的课能够让大家分享,会很开心,是在为大家做好事。我自己读高中和大学的经历中,我的课程好不好完全跟对这个老师是否感兴趣有关系,好的老师这堂课充满了欢乐和笑声,不好的老师一进来我就想怎么下课时间还没到。

我相信,美国的公开课经过这么多年经受了学生的考验,只是因为语言的问题没有人愿意投资去做。我们就承担了这个责任,我这家公司看起来好有钱,利润也不错,我拿这么一点钱出来,每小时2500块钱,100小时也就是25万人民币,你能做这件积德的事情。这些内容放五年、十年,大家回过头来看都是有价值的。所以我在做公开课的时候就说,爱下载就下载,爱盗版就盗版,我的目的就是让知识的传播和普及变得没有障碍。后来我很开心的一件事是,自从网易做了公开课,新浪也做了,搜狐也做了,腾讯也做了,我说这是一件好事情,大家一定要一起来做,对整个中国的教育是一个推动。

既然大家都在做公开课了,你如何保证你用户体验处在领先位置?

丁磊:没有信仰是做不长久的,做不好的。我们之所以能够做得好,是因为我们精神上有信仰,金钱上有资源和支持。所以几年下来就像一场长跑,他们落后了。当然,我也不觉得这件事情有必要跟新浪、搜狐、腾讯比,因为他们能进来就是一件好事情,不能说一天到晚拿这件事情开涮:既然人家做了也是善心,就没必要比善大善小的问题,还要有这样一种理念在里面。

网易的公开课里面能看到一个标注,曾经参与过公开课项目的人都把名字写在里面,现在大概有200 多人,有些人给你提意见说你的产品有什么问题要改,有些人说你的产品这里错了,还有我们公司内部曾经参与过的人,不管离职的还是在职的,都把他们的名字写在上面,感谢他们对网易公开课做出的贡献。

你所说的“信仰”是指哪方面的?

丁磊:不管做有道词典还是网易公开课,你都要通过产品给用户带来美好的体验。讲句不好听的话,中国有些企业做出来的产品是有问题的,但是嘴巴上一天到晚还在说做慈善,产品做得好才是最大的积德。

网易的产品中,网易云阅读和网易公开课都跟教育有关,网易新闻客户端和网易云阅读也都可以拿来看新闻,未来你会把这些产品整合起来吗?

丁磊:不整合。网易公开课是以视频为主,网易云阅读主要是读小说和看资讯为主,这两个是不同的群体。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过,网易云阅读的很多用户是女性,不是男性。女性更愿意在家里熬得住看小说,男性更喜欢看视频。
网易云阅读和网易新闻这两个也完全没有重合。打个比方,新闻信息的时效性非常重要,看时尚和看新闻是不是两回事儿?肯定是两回事儿,新闻一个礼拜出一期就不叫新闻了。

到现在为止网易大部分的收入还是来自于游戏,为什么你对有道特别偏爱,好像有道的发布会每次你都会出席?

丁磊:游戏(的发布会)我也出席了。公司的同学们开发一个新产品不容易,我出来一下也就两三个小时,这是对他们的肯定。你不来的话,他们心里会想老板怎么看我们的产品,心里会犯嘀咕。

“我是个90分以上的产品经理”

现在网易的每一款新产品你都会用吗?听说你发现了一个产品的问题,会越过层级,直接把问题抛给产品经理,这样会不会给他们很大的压力?

丁磊:用。我们有一个群,不同的产品有不同的群,手机产品都在移动端上。这个问题可能是我发现的,也可能是微博上有人吐槽,我要截屏下来丢给他们。这是一个非常快速的反应机制,人总是会打盹的,现在通讯手段那么快,看到以后他们立刻会打起精神,会注意一下。

这是公司一种文化,这时候我不是老板,我是用户,我是评估者,这不决定你提拔,也不决定你是否加薪水,所以你不用害怕。
一般开会的时候我都会跟他们讲应该做什么,有些东西特别是移动端的东西不要做得太重,要做得轻,注意产品的变化。

何为轻,何为重?

丁磊:就是功能不能太繁琐。比如说网易云阅读现在就在做减法,做得轻一点。这么多APP竞争下去,最后还是剩下几家有实力、有资金、有创新能力的公司站得住脚,手机上也不可能什么都装。

现在手机游戏很火,网易好像在这块做得比较慢,这是为什么?

丁磊:我很看好手游,我们已经发布了《迷你西游》,成绩非常好,日流水额我们远超100万元,现在苹果畅销榜上名列前茅。

我觉得你们对互联网公司的反思要这样看,我不跟风的,比如说开心网很火的时候我不做开心这样的产品,我想清楚才干。当年唱吧很火,我们也没有跟风,反而我们回到自己想要做的几个产品线上。比如说阅读,培养中国的原创小说作家,这是我们要进去的。还有有道词典的线上教育,我们也觉得意义重大,也要进去。最近,我们还做了一个BoBo秀场,我们认为这也是对的方向,想明白了我们才进去。

这也包括易信,我开始做的时候就觉得易信是一个方向,一定要做,不做就是死。手机通讯很重要,流量最大。

网易看起来有一点儿逆互联网化,大家都在讲“唯快不破”的时候,网易做什么事儿都要想一想,基本上不做老大。

丁磊:做产品决策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很被动,就是老找不到好的产品经理,我有一个好的想法的时候没有办法下手做,就是没有好的产品经理,好的产品经理要有足够的想象力,既要懂用户需求,又要有技术背景,又要有一些商务谈判和运营的能力,是一个综合体。就像我们做游戏的时候,有时候想一想没有好的策划,就算了,不做了。就跟拍电影一样,没有好的导演拍什么电影?

有些人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产品经理,他们最多叫项目经理,产品经理就像造一栋建筑一样,是个设计师,项目经理是个包工头,包工头是落实和执行细则的,设计师能知道什么地方可以让人更舒服,解决体验的问题,包工头是落实执行的问题。在技术论坛上你只能找到技术人员,找到产品经理太难了。

你觉得自己是一个好的产品经理吗?

丁磊:不错。如果我跟我的几个团队在一起,打 90-95分是绰绰有余的。我想出来的东西有人会帮我踩刹车,这很重要。他们是评估者我是创新者,我(把想法)丢出来以后这帮人会考虑:老板你这里可能没有考虑到。我觉得有道理,那就先不做了。我会天马行空地乱想,他们一天到晚帮我踩刹车,但是大家一旦达成共识就立即执行。

“快”不是特别重要的互联网思维

最近阿里巴巴和京东都在准备上市,你怎么看电商这个行业?

丁磊:马云对整个中国的电子商务起到了重大的示范和教育意义,发展和推动了整个行业的发展。淘宝这个商业模式也是天时地利人和,你不能说全中国就淘宝好,这两年稍微靠谱的电子商务公司其实都活得不差,1号店也不差,唯品会也不差,京东也不差。电子商务的核心是“商”而不是“电”,摆地摊卖假货都能赚钱。

我做过类似的拍卖网站,后来觉得假货太多,心里就会特别纠结,老是有投诉,给人感觉做平台怨气很大。现在我们自己做采购,自己做品质把控,自己运送,自己销售,当然也可以跟好的渠道商合作。电子商务我们也有做,但是我现在不能跟你说。我的电商做得很好,但是你们一点都看不出来,我到年底会给你们看成绩单,会比你们想象的要NB很多。但是问题是这个业务做出来跟我也没关系呀,都是我下边的弟兄们干的,我只是不反对就够了。

现在大家经常说BAT三大巨头覆盖了所有的产业,往下看还有三小虎,小米、京东、奇虎360,网易夹在中间,你自己怎么看这种竞争格局?你的竞争优势是什么?

丁磊:BAT大家的模式不同,阿里和百度还是流量模式,网易是内容供应商。三小虎利润加起来还没有网易多。所以,我们是不吭声的鳄鱼,别就当我们是壁虎,跟他们吵有什么意思,自己把产品做好,做点儿有理想、有信仰的事情挺开心,不要跟人家圈那个地。我也了解里面有一些公司的管理还在摸索,还在糊里糊涂,我们公司已经走了17年了。

说到管理,网易的管理是不是太松了?

丁磊:你跟我们一些部门熟的话,就知道我根本不管他们。我们有点儿像联邦制。

都说移动互联网重要,我们在网易身上却没有看到一个系统的移动互联网战略,都是各个条块的产品自己往前滚动,为什么会选择这种路径?你们在移动上到底选择做什么,不做什么?

丁磊:网易的方式就是有所为有所不为,比如说地图,我们就不做。地图首先很重要,但是我觉得世界上做地图的公司已经很多了,干吗还去折腾,把地图上别的东西做好不就可以了吗?谷歌地图做得很好,苹果地图也不赖,百度、高德、搜狗都在做地图,干吗非要削尖脑袋买一个地图?

相反,跟内容和文化相关的我会比较感兴趣,我们就是内容提供者,这是我们很擅长的。未来市场上做内容的绝对会有一席之地。

现在大家都在谈互联网思维,谈互联网对传统行业的改造,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丁磊:这个改造特别厉害,比如说嘀嘀打车,打车软件对传统叫车服务的影响蛮大的。这两家公司(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的确对汽车利用率的提高非常有帮助,很多人因为多接几个单收入就提高了,这就是一个典型的改造成功的案例,真不能小看。

其实现在中国最大的翻译公司可能是有道,除了机器翻译,有近万个翻译员,马上接单马上翻译,这也是对翻译业务的改造。原来怎么翻译?找个人花三五天翻译,翻译完了还有很多错误,今天就是直接一个文章给你,译员们开始瓜分这个翻译任务,三四个小时就搞定。我干这种事情很有成就感,有道翻译做了好多年,我都生气觉得他们做得不够大,我觉得至少要把中国30%-40%的人肉翻译市场给改造了。

你做了18年的互联网,你觉得有“互联网思维”这个概念吗?你总结的“互联网思维”是什么?

丁磊:绝对有,但是你要拿出东西来才能证明你有。我的互联网思维中“快”不是特别重要,精益求精、极佳的用户体验,这两个是非常重要的。我认为“专注”也是对的,但是这本来就是传统行业的定义,不是互联网行业专有的。我的产品每一个版本都要精益求精,你根本不要看竞争对手怎么样,竞争对手犯错误的时间是大把的,不要因为快,把自己搞死了。

你做产品这么谨慎,难道就不怕错过时机吗?

丁磊:我觉得时机都是一个假命题。比如说某些门户网站以前做新闻做得特别好,现在的新闻客户端就做得不是特别好,不如我做得好。

我们现在新闻客户端新版本做了很多创新。以前传统的阅读是看报纸、看杂志,或者PC看完一关就走了。手机是早上上班的时候要看,中午吃饭的时候也要看,晚上等车的时候还要看,阅读的次数增加了,阅读量大大增加了,你怎么把节奏把控好,让用户每次都能读到新鲜的东西、好玩儿的东西,感到可读性非常强?我们新版本做到了。能提出这个想法的人,在我们公司没有,他们都不会这么想,是我想出来的。

我说移动阅读要有节奏,从早上八点,就像吃早餐,早餐是什么,午餐是什么,晚餐是什么,晚上睡觉的时候看什么,我要把这个节奏把握好。电视台就是有节奏的,早上有早间新闻,有午间新闻,七点钟新闻联播,新闻联播之后焦点访谈,焦点访谈之后来一个电视剧,九点钟又有一个新闻联播。这是有节奏的。

我觉得机会是随时存在的。2007年苹果做手机,早在1993年诺基亚和摩托罗拉都已经在做手机了,你觉得它晚了吗?它没晚,它做了一个智能手机出来。但是你不能说诺基亚没做过智能手机,诺基亚有一个手机叫9110,他们也尝试过做智能手机,但是就是没成功。你知道,乔布斯在1995年就做过一台PDA叫“牛顿”,他在“牛顿”上交了无数的学费以后,到2007年做iPhone的时候才成功的,你不能说他一拍脑袋才想到的,之前没有“牛顿”的积累根本不可能做出这个手机出来。

一些事情能成功,真的是天时地利人和,你说偶然吧可能有,但是肯定也是交了无数的学费之后,才明白下次我干这件事儿从哪儿开始干。

为什么不焦虑

从网易这边出来的人,创业成功的概率比较高,这是为什么呢?他们离开你是不是因为你像传说的一样太“抠”了?

丁磊:很多出来的人还是从我的媒体部门出来的,他们做了很多年的媒体以后再也不愿意做媒体了,就去做YY,做陌陌,做粉笔网,做猿题库了。为什么?他们一方面会揣摩新时代用户想要什么,想要社交、教育还是秀场?但是有一点可以看到,就是他们媒体做得太痛苦了,这方面你们应该有感觉。

我觉得,如果每次创业都不是一个人出去而是带一帮人出去,对我们公司的影响比较大。这些行为也能反映出有些创业者比较自私,不顾我们公司的利益。

这种创业跟我们管理上授权过大有一定的关系。我想,年轻人有想法去体验一下,不管成功与失败都是可以理解的。产品好还是坏,成功与否,有些我不能过早地下结论,不能说你拿到投资就成功了,中国拿到投资的公司每天都在倒一大批,昨天就有一个饭统网关了,其实接下来倒的公司还会非常多。

作为中国互联网第一代的创业者,你觉得什么样的人创业更容易成功?

丁磊:比较年轻的一代最近有两家公司上市,比如说汽车之家,我觉得他们做的还是挺专注的,非常专注地在汽车频道里不断地死磕。再一个是优酷。在视频时代到来的时候,他们创新也很多,比如说做自己的剧,这都是让整个互联网的内容更加多元化,也是OK的。回过头来看某些天使投资机构成立大概也有5年了,当年也是一帮牛哄哄的人在里面,数一数哪个项目成功,哪个失败?

其实,创业成功跟创始人的性格、决心、能力都有很大的关系。你看刘强东他性格中有一个特点是很坚持,每天都要开早会。我们可能更富有创新精神,他们公司的内部管理比较压抑一点,肯定不能像我们几个人这样夸夸其谈,但这也是一种成功的特质。

张朝阳当年是跟你同时代创业的,现在他非常焦虑,因为移动互联网和社交网络来了,我看你还挺好,你为什么不焦虑呢?

丁磊:我觉得这跟性格有关。

网易的现金流这么好,为什么不做一些收购而是所有的产品都自己做?你买一个做在线教育的公司,不比你从头开始做快一点?

丁磊:我们正在找,中午吃饭的时候还在讨论这件事情。我们也在投资,只是我们投资的领域跟BAT他们不太一样,我们投资了很多游戏公司,还投了“小龙女”的教育公司“梯子网”,我们也投了很多硬件公司,以后会告诉你们的。

你养猪也已经好几年了,现在怎么样了?

丁磊:我们有个人在负责,那个做得很棒。我打算9月份弄好了直接上中央电视台PK,真好吃,我还养鸡呢。我有2000头猪,做完了整个模式的复制成本很低。你看看就知道了,那个山沟沟的荒地不是很便宜嘛,我们租了之后用新技术把地平整了,建设现代化的基地,不打桩不浇水泥,你可以把房子拆掉搬到别的地方。如果在北京有熟悉的老板,我们把整个模式拷贝给他们不就完了?养鸡几十万就够了,养猪要稍微贵一点。我没有把这个当产业做,也没有玩票,而是把它当做一个可以推广的系统来做。

其实我真的是想解决中国农村贫穷的问题,我建议这些人在农村好好地从事养殖业,就不要到城里打工了,不要产生农村留守儿童的问题,青壮年到城市里的问题。外界总说我们怎么还没吃到,怎么还没吃到,非常的着急,这也反映出嘀咕和抱怨的人对农业的生产太不熟悉,总是很急。今天我们这里是法国红酒中心,一棵葡萄种下去,几年后才能摘下来酿成葡萄酒?一棵葡萄种下去,要八年才能摘下来酿酒,而且头几年的酒还是不好喝的。我们养头猪,才三四年很多人就急了,关键也没有人站出来替我说两句话。我不去跟他们这些人计较,我就做我的,我行我素。

多年不当首富了,是不是有点失落感?

丁磊:没有,中国根本不重视有钱人,重视的是有思想的人,我争取做个有思想的人。怎么有思想,就是多想,多读书呗。我最近在看《思考的艺术》这本书,也喜欢看罗伯特·希勒写的《动物精神》和《非理性繁荣》。

我很早就很喜欢张忠谋(台积电董事长)这个人,因为他改变了芯片行业。以前芯片设计和制造是一体化的,现在设计就是设计,制造就是制造,以后苹果的芯片都是他来代工的。我最早接触到张忠谋,是看了他写的一本书《我的上半生》,讲他一个50多岁的老头子跑到台湾去创业。其实台积电这家公司当初也是政府的,是台湾工研院开的,他56岁去台湾加入了这家公司。我当时26岁,人家56岁都能创业成功,我怎么就不能?这本书对我影响太大了,我是从台湾带回来的,大陆没有发行。

还有就是施振荣写的创办宏碁的书,1995-1996年出的一本,那个时候是宏碁最鼎盛的时期,到了他写《再造宏碁》那本书的时候,宏碁就已经不行了。这个行业太残酷了,你看现在雷军做得好,不代表他将来就一定做得成呀。

作者: 冀勇庆 来源:中国企业家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