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健:中美医疗科技创业环境全透视
i黑马生医健 i黑马生医健

韩健:中美医疗科技创业环境全透视

中美之间环境没有太大差别,有的就是自己大家找到创业这种热情,能够自己去工作行动起来。

生物技术有四个商业模式,很简单,要么卖技术,要么卖服务,要么卖产品,要么卖信息。刚巧,我做了四个公司,每个公司做了一个。

首先讲第一个公司Genaco。它1996年成立,2006年被收购。这个公司是做分子诊断核心技术,叫做PCR,聚合酶链式反应。这个是用一对合成DNA,可以把人体、病原体当中,想要看的基因复制出来,叫PCR反应。但是当时PCR反应有一个缺点,就是不能做多重的。

一个人生病,比如呼吸道感染,可能有二三十种病原体,甚至更多,造成同样的咳嗽、胸闷等症状。那么到底你得的是什么病?这需要把二三十个反应做出来才知道你得的是什么病。那么我的研发就是把多重PCR,一个标准、一个反应、一个管子里,就把所有的二三十个细菌都做出来。

但是当初要有个整合,上下地整合,因为你扩增这一步仅仅是把DNA信号扩出来,怎么样把标本里面的DNA拿出来,怎样扩增、怎样检测、怎样给报告,需要整合好几个技术平台。整合的这些技术平台后提供一个服务,我们做的很成功。在非典的时候,我们做了一个多重的呼吸道的鉴别诊断,得到了华尔街日报的报道。所以这个公司就在2006年的时候被收购了,当时的收购很小,收购的时候我们只有十几个人,没有销售、没有报批,德国公司四千万美金买的就是这么一个多重PCR的技术。

做这个公司做了10年,花了两百多万美金,最后四千万美金销售出去,我们也得到了很多经验教训。错误的技术、低端的技术进不来;错误的市场、错误的产品、错误的人、错误的团队……创业中都有错的过程,从错误里面学到很多经验跟教训。

第二个公司叫Diatherix
,我们还是用同样的技术平台提供服务。这家公司现在也在美国,每一个产品,比如呼吸道二三十种病原体,每天能够从全美各地,通过快件把标本寄到中心实验室,中心实验室每天做1000多个标本,每个标本美国的保险公司--医保到社保--给400到500块美金,销售情况也很好。去年一年公司十几个人做了两百多万PCR,这是国内任何一家诊断实验室都没有做到的。这家公司现在有PE,要兼并,出价大概在一亿美金以上。

第三家公司iCubate。前两家公司都是做的东西不错,但是敏感性不好,时间太长,开盖之后还很容易污染,就使得只能在医学院的医院和附属医院里能用,一般的社区医院、在美国的小医院没办法用。所以这就又增加了一个需求,刚才讲得很好,从需求着手。然后在我卖掉公司之后我加入HudsonAlpha研究院,又开发了一个新一代的多重PCR技术。新一代的多重PCR技术时间很快,敏感性也强,但是新的问题又出现了,要把管盖开两次,污染的机会就更多。

因为研究院所处的环境有很多支持,我们就做了这么一个卡盒。这个卡盒是全塑料的,现在在东莞深圳那边生产。卡盒里面有一个移液枪,所有人员要动的核酸提取扩增检测的事情全都由这个卡盒自动完成。而且只要把标本加进去、放到机器里,就不用再打开,卡盒是塑料的,一次性使用,用完之后就会扔掉。

这么一套仪器现在也已经进入市场,它所有的操作都是在封闭的体系下完成,只要把标本加进去,放到操作仪里面,这个机械部分可以运转这个卡盒,可以做全自动的核酸提取扩增检测。

但是这个还不够,因为只有我们一个开发商。这就是我向IT行业学习的,因为IT行业里面这些成功的公司,比如谷歌、YouTube,都是把做的最好的东西免费交给大家去使用。然后我们再把我们自己的内容免费放到网上,他们再想办法从内容手上赚钱。

但是你看我们这些生物技术诊断的大公司,所有的公司都做了一个很好的诊断仪器,这些公司都是把他们最拿手的东西藏在自己手里,只有他们自己能开发产品,别人不能开发产品。比如说前面那个德国公司在收购我的公司之前,同样花了四千万美金买了一个小公司,原因是这个小公司用两千万拿到了一个实时PCR的欧洲市场非排它性使用权。两千万说明这个门槛非常高,所以这个就是制约生物技术发展的一个因素,专利都在一个公司手里面,不给大家用。

所以我就从IT这里学,我们成立的iCubate把我们做的最好的多重PCR和生物技术平台免费拿给大家用。现在我们已经有700多个在线开发者,他们开发出试剂以后,用我们的卡盒做出他们自己产品。之后有个网上商店,卖完了我拿30%,他拿70%。没有法律和执照的问题,这样新的技术模式,就可以让生物技术和IT行业一样变得更开放。

第四个公司就是iRepertoire,这个公司也很有意思。要知道医学到现在也就是一百多年的历史,有很多东西还不是真正的科学,是艺术,还有很多常见的疾病,肿瘤、糖尿病、心脏病……我们都不知道原因是什么。所有的这些疾病治疗,都是在治本,没有在治根,诊断不够好、不够及时,特异性不够强。如果看诊断,所有的诊断开发都是同一个模式,先要找到病人,之后通过各种技术科研,知道这个病人的致病原因是什么,跟其他的病人有什么不同,跟正常人有什么不一样,这个就是诊断的信号。找到诊断信号之后,还要开发技术,可以让我们从一个病人标本里面,反复、快速、便宜的把这个信号撤出来,然后把这个东西进入到市场。

这个开发过程,实际上就是这么三个主要部分,前面绿的部分,就是基础科研,下面是Research和Development,再下面做市场。我们能不能找到一些捷径,让基础科研不是十年二十年,而是一年两年就把基础科研的诊断的信号找到。这个就是iRepertoire做的事情。

我们的免疫系统,针对每一个不同抗原,都有不同的T细胞B细胞,特异性非常强,敏感性也非常强。所以我们需要测免疫。

免疫系统和测遗传病的遗传基因不一样 ,遗传基因是父母给你的,生下来你该有这个病那就是命中注定的;免疫系统跟我们每天和环境相互作用产生的反应。免疫系统平衡很好的阴阳,对外要防感染、对内要防突变。对太外强就是炎症,太弱被感染;对内太强就是自身免疫疾病,太弱就是肿瘤。两个太强都会导致组织损伤,两个太弱了,都会导致异常增生,这就基本包含了人的所有疾病。人的病不是什么东西坏了,就是什么东西长了。不管什么东西坏了,还是什么东西长了,免疫系统都已经做出了诊断,而且试图在治疗。

如果我们能从免疫系统去学诊断,我们基础科研都用不着做,特异性很好,敏感性也很好。而且取得标本,做的实验就是一个,就是终极诊断。一个实验一个标本,做所有的病,这个是现在正在做的。所以整个你听我讲过程当中,有这样一个幻灯片,什么东西不够好。现状是什么,缺点是什么,这个我认为比较快。这是我们大家所有创新很简单的方式,就是要找到需求,知道难点是什么地方,想办法解决难点。需求越大,难度越大,价值越大,这个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不管是生物技术还是IT,都是这么一个模式。我们这么当年也是做的这么多模式。

我做了四个公司,回过头一个卖技术,一个卖服务,一个卖产品,一个卖信息。四个公司都是基于同一个技术,用同一个技术做了四样不同的事情,在四个领域开展工作。

还有大题目,中美的比较,实际上美国创业环境好,就这么几条,成立公司很容易、找投资人也很容易、雇人容易、解雇人也容易、退出机制多样、回报率比较高、实在干不成还有另外的饭碗吃,就是这么几个大环境。但是这几个大环境,在国内也已经很好。上个月我到北京来了一次,参观十几家中关村公司。

中国的创业环境已经非常好,以上这些基本上都满足,成立公司很容易、找人容易、找钱容易、解雇人很容易,就是退出机制差一点,回报率不够高。社会保障也差不多,政府是最大的风险投资,所以创业环境,没有太大的差别。而且你要去到中关村去看,凡是二三十岁的人,80后,90后,一看就是真的在创业,眼睛里冒火。但是你看像我们五十多岁的,很多是假的。尤其在医学方面,一讲为中国怎么样,要解决中国人吃药难吃药贵的问题,这些不是我们解决的事情,讲这个就是讲给政府,不是讲给自己的。

所以我们创业很简单,这么一个团队,十几个人,最近几年,一共集了一千多万美金,都是天使投资,没有风险投资,也没有什么政府的资助,但是研究院给我们一个非常好的创业环境。我加入HudsonAlpha的时候,研究院给我300万美金的启动经费,技术转出来只给研究院不到5%的股份,然后技术能够在医学院校里面开发出来,以很少的价钱转移出去。因为他们知道转移出去以后,才能创业,才能集资,集资完了之后做市场,做研发,做报批,那些需要更多的钱。不能在转让技术这一部分就拿到80%,那样以后活就干不了,创业成功,知识产权转让,不是说要在转让这一步钱赚足,而是成立公司之后产生效益,产生税收,那个时候才是政府在创业者身上拿回报的时候,不是创业第一天就把知识产权该赚的钱拿回来。

这是国内很难办到的。在医学里面老师教授,把这个东西拿出来,国家重大专项开发东西,出去成立个公司,只给国家5%,你说谁干。这种事情要有一定灵活政策,有这些政策好一些。

既然国内创业环境已经如此,缺少的就是你们的创业热情了!

2014克莱斯勒杯黑马大赛医疗健康行业赛正式开启,感谢苏州工业园区给予的支持,全国项目报名正在火热进行中。

报名咨询QQ:250401096
报名咨询电话:13810567082;
报名咨询邮箱:
zhangshanshan@chuangyejia.com


更多黑马大赛相关信息请登录黑马大赛官方网站,或者黑马大赛微信号:heimadasai。
报名链接请戳:http://www.heimasai.com/submit/2014/join/index.php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