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大辉:移动技术改变医疗
i黑马生医健 i黑马生医健

冯大辉:移动技术改变医疗



导语:中国举国力量也不可能把医改搞定,最近有阿里、百度这样的公司,在尝试进入这个行业,但是我想他们能做得事情,不把这个行业变得更糟糕就已经是万幸了。

丁香园CTO 冯大辉

  大家上午好,今天上午讲的话题是移动技术改变医疗。我其实本来想来讲讲关于中小团队工作效率相关的问题,后来被安排在这个专场,也只好勉为其难了。前面几位嘉宾也讲了不少东西,医疗这个话题,实在是太复杂了,我们每天看到微博、微信、电视都在探讨医改、看病难,今天又看到某医生被砍,明天哪个朋友到医院里面看病,有一大堆的吐槽。

  我们公司14年了,有人说,你们公司都做了14年,怎么还没有上市啊。之所以大家看不到一些比较成功的,或者做到名面上商业的公司,那是因为有很多人私下赚的钱,那这些钱不是很干净。只有我们这种苦哈哈的公司,已经十几年了,还在这里继续的往前走,还是一家创业公司,还在一点点做,还在做一些很小的事情。

  其实我们公司到现在也没有那么多年,说是14年,但公司注册到现在也就9年多一点而已,之前都是以一种个人兴趣来运作这个网站,所以这里面提到我们公司,可能会有一点误解。

  提到医疗资源,其实我们国家医生资源是有限的,2012年年末中国医生是261万人,从2003年开始到2012年,也只不过从194万增加到260万,那么医生资源增长的速度几乎是固定的,而且还有不少医生流失掉了,他可能完全改行了,比如跳到IT行业,还有做医药代表,或者跟这个行业一点关系都没有了。但是患者的病重是无限的,我今天目前感冒了,后天有可能拉肚子,再后天可能检测出来有糖尿病,这种病痛几乎是无限增长的。

  2012年在医院能够统计出来的诊疗数据是25.4亿。在中国医疗体系里面,很多医生是不干活的,虽然他是一个职业医师,但他可能是院长。这种有限的医生资源,但几乎是无限诊治的需求,这里面产生一个巨大的矛盾,这个巨大矛盾里面孕育着巨大的商机。如果这个行业能够想想就把它搞定的话,那么前面这些人完全是笨蛋了,对吧。

  与其说我们经常讨论颠覆,去解放这个行业或者怎样,我们不如一点点去做事情,因为很作事情不是一下子就能突变的,我们做一些渐变的事情,最后量变有可能产生质变。

  中国举国力量也不可能把医改搞定,最近有阿里、百度这样的公司,在尝试进入这个行业,但是我想他们能做得事情,不把这个行业变得更糟糕就已经是万幸了。

  有哪些地方说,有可能会产生改变呢?在移动技术兴起的时代。其中一个是医院的围墙在渐渐的被打破,这里说的打破,不是医生可以做这样的事情或者那样的事情。我所说的是医院物理网络的打破。

  在刚开始做移动互联网的时候,做了一款工具,当时行业里很多人是笑话我们,说你们这个工具有什么用啊?医生为什么药用你这样的东西呢?但我们当时了解到的情况,很多医院是有类似这样的工具,有一些软件供应商在医院电脑里面安装一个查询工具,但那个工具半年都不更新,这个效率非常低下,医生又不得不用。那么在移动互联网我可以通过工具来不断地改变它,逐渐影响医生,让医生有更多尝试使用的可能。这样一个趋势,现在来看是蛮明显的,很多解决方案,其实已经在逐渐的去影响医生日常诊疗的活动,这个过程中,能够提供这样一个更好的就诊体验。

  如果去医院看病的话,医生打开电脑到搜索引擎上查询一个事情,当时我就觉得这个事情不靠谱,大家应该都会这么想。如果换一种方式,这个医生根本查都不查,直接用他的直觉给你一个印象,是不是更吓人呢?这就是医患之间信息的不对称,就会产生各种各样的误解。

  医生能力与效率的提升。其中是接受新信息的途径改变,之前是靠传统的期刊,或者比较固定的学习方式,新的方式可以通过移动学习,和新的传播工具,让他们了解最新的科技进展,哪款药物最近有一些副作用或者危害。新工具有助于减少错误,这里可以用到移动的辅助工具。最后是同行之间的沟通与交流更进一步的提升,他们可以在线会诊。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或者我们通过移动技术还带来了一些新的信息传播途径与方式。中国有太多中老年人,我们在座大部分是中青年,我们父母一辈经常看电视、报纸、广播,其实他们看到的都是虚假的,不可靠的骗人信息。当我们尝试去跟他们解释,说这些东西都是骗人的,其实家里人是不大相信的。在座也有不少人,家里应该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吧。包括微博、微信、移动应用的工具里面,如果你的朋友圈里,有你的家人,有自己家老人的话,你会看到他经常转一些可笑的医学的信息,正是这些假的,不大可信的,骗人的信息,让中国医疗环境更加恶化。如果有一些更好的方式,或者更可信的内容,一点点改变他,从还可以拯救的中老年人观念里拉回一两个人,这也是善莫大焉的事情。

  消除信息不对称,这个事情是任何一个行业永远都存在的,怎么不断地去改进,去尝试,很多创业团队其实不屑于做这个事情,觉得做这个事情效率太低了,但涓涓溪流,有可能会变成一条大河。我们团队长期做的事情,我们需要为医生提供最可靠的,最新医学进展,最新的医学进步,包括政治上的变化向医生尽可能传递和解读。同时我们也向患者不断地呼吁,希望患者能够更加了解医学的常识,这样才能使医患对立关系慢慢消除。

  如果只做到这些,实际上还是不够的。但是做这些也还是可以了,只要不把这个行业做的更坏就行了。如果我们说,在医疗上有更多的可能性,有更多的商业尝试,去解决现实生活中存在的各种各样的问题,其中一个前提就是让这个环境变得更好一点。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