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脸萌创始人 90后郭列:好玩就是我们的情怀!
南七道 南七道

专访脸萌创始人 90后郭列:好玩就是我们的情怀!

[i=s] 本帖最后由 南七道 于 2014-6-7 12:00 编辑 [/i]

(南七道:前创新工场项目负责人,移动互联网创业者,虎嗅艾瑞等新媒体作者,微信公众号:关注南七道或nanqidao)
6月份以来,一款叫脸萌的APP应用似乎一夜之间爆了出来,QQ、QQ空间、信朋友圈、微博、人人网等社交软件基本上被刷爆了屏。甚至连李开复等大佬也纷纷使用,这款应用迄今为止牢牢的占领着APP store和小米、360等安卓应用市场排行榜头把交椅,在它后面的是大名鼎鼎的美拍等应用。

南七道第一时间联系了脸萌创始人郭列和他的小伙伴,与他们进行面对面的沟通,以下是根据郭列及其小伙伴们三个小时的口述语音整理而成,文字顺序有调整,标题和括号内的备注为南七道所加:

我从不是个“听话”的人
我从来就不是一个“听话”的人,喜欢追求个性和与众不同,高中时崇尚古惑仔,因为那样很酷,那时一门心思的琢磨怎么当个合格的古惑仔,后来因为打架准备退学,关心我的班主任老师在操场上甚至哭着对我说:要不你再读一段时间试试吧。家里人对我也异常宽容,对我犯下的错误没有任何苛责,于是我奋发图强,开始努力,最终在半年后以优异成绩进入华中科技大学。

在大学里,没有约束,我基本上不上课,逃了大概四分之三的课程,我有时间就会去参加一个协会,有中国人,有老外,相互学习语言。老外经常给我们说的是要做自己喜欢的事,而不是按部就班。在这里面,我认识一个很有意思的人,30多岁的老外,没工作,按中国通常的标准就是个loser,他遇到一个很喜欢的韩国女孩,连戒指都没买就结婚了,但他们很开心,这让我很震撼,原来人的生活可以这样过,而不是一定像别人那样买房买车当公务员。

于是我也开始寻找自己喜欢的事情,后来就参加一个创业比赛,这段经历让我很难忘,从自己孤身一人到组建了十二个人的团队,在这个过程中,虽然经历了一些困难,但是我觉得很爽,挑战了很多看起来不可能的目标,让我认识到创业是我非常热爱的事情,最终我们拿下了全国的三等奖。我们华中是技术气息很浓厚的学校,张小龙就是我们校友,再加上那时青年导师李开复不断给大家“洗脑”,说移动互联网爆发,大家要投身到这伟大的行业里去,所以我就下定决心要进入这个行业。

大学毕业后,我当时对比了下,觉得腾讯是产品做的最好的互联网公司,于是进入了腾讯,在电商部门任职,在腾讯里,工作很无聊,但是从马化腾、张小龙等人内部的分享上学到了很多关于产品的理念,这个对我影响特别大,基本上树立了我的产品观。如果说现在脸萌有什么好的产品观念,这个得益于腾讯的经历,这个说法绝对是妥妥的。

在公司里毕竟是一颗螺丝钉,发挥的空间有限,更多的是按照流程操作。我那是非常喜欢动漫,最爱的就是《海贼王》,看到激动的时候甚至会哭起来,特别向往自由的生活,寻找自己的小伙伴,后来觉得不行,感觉必须要出来做一番事情了,于是我2013年1月份从腾讯离职出来自己创业了,连年终奖都没要。和自己喜欢的事情比起来,这点钱算什么呢。

我和我的小伙伴们
我们团队在早期创业时,我是一个人全职,其他的小伙伴们是兼职。他们是我在之前参加一个民间组织的创业活动时认识的,大家觉得志同道合,所以一见如故,决定一起做这件事情。

他们每周六周日的时候来我家里一起做开发,平时的时候我一个人在家捣鼓,画UI,产品规划等,最让人难受的不是辛苦,而是寂寞,有时一个人从卧室走到客厅,望着空荡荡的房间,甚至会一个人自言自语。那时最高兴的就是每周一的《海贼王》的更新,看完立马会觉得能量满满的。那个时候经济压力很大,没有任何收入,我把积蓄花完后,把住房公积金也花掉了,还找家里借了2万块度日。那个时间除吃饭外没有任何消费,甚至有次回家时,爸爸看到我的样子眼泪立马下来了,说我看上起像乞丐一样的。

但是我们一直坚持着,海贼王的精神也在鼓励着我们,最终我们把产品做出来了。但那个产品(注:即微信表情说说)反响一般,后来又做了脸萌,在今年年初拿到了IDG的天使投资,于是小伙伴们都出来开始全职工作,效率大大提高。

在这个时候,我们发现好的设计师特别重要,还有牛逼的前端工程师,于是我们通过各种途径,找到了国内最牛逼的漫画家之一,超赞的,他的加入让我们的设计水平上了几个台阶。还有一个是从360找来的开发工程师,他之前在360实习,大学没有毕业,当时和他聊了之后,觉得他太适合我们了,于是花重金去聘请他加入,作为一个创业团队,我们开出的条件比腾讯等公司都高得多,我们不看工作年限,只看你有没有激情,能不能做这件事,这就够了。我们当时有个技术问题交给他,预计他15天做完,结果他熬夜第二天就做好了演示版本。

现在团队一共9个人,除了我和另外一个合伙人是88、89年,其他都是90后,是产品技术设计人员,大多是名校毕业,有一名台湾人,一名香港人,没有营销,全靠产品带来的自然流量。我们的理念就是没有级别,极度扁平化,大家是伙伴,不是同事。大家在工作中各自分工,各抒己见,鼓励吐槽,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漫画的名字,我叫郭列路飞,还有流川枫等等。动漫的精神激励着大家向前迈进。我们平时相处时都是无节操的,把彼此开玩笑,是非常亲密和open的,只要不触及公司底线就行。

我们做的是年轻人的产品
我们的第一款产品叫微信表情说说,他是给一个动态表情配上语音合成一个页面发给好友,但我们很快发现这款产品不够好玩,而且由于微信的限制产品体验不够好。而且这块感觉也做不大。

于是我们2013年8月份开始启动了脸萌项目,10月份项目1.0版本基本上就完成了。我们当时想一定要做成精品再投放出去,我们请了周围的几十个好友来体验我们的产品,最终又经过一个月时间的修改才投放出去,过了段时间,360应用市场反馈说不错,慢慢小米、应用宝等应用市场都开始推荐了。

我们之所以做这个,有两个原因:一是我们超级热爱漫画,无比的热爱,漫画给我们带来了精神上的支撑和动力;另外就是我们充分了解我们要做什么:我们认真分析了同类产品,国外的同类产品可以做到千万级别,但不适合中国人,国内没有可以拿得出手的产品,大多粗糙。另外所有类似的产品做着做着就开始加广告了,因为急于变现,大大降低了用户体验。

我们在做这个产品时,就把产品发展想透了,我们只专注做产品,不加广告,以头像为切入点,做到千万级用户,然后向其它产品发散。现在的用户主要是来自于手机QQ、微信、贴吧、微博等,我们的用户主要是集中在偏90后的年轻人群里。之前小米有数据标明,20岁左右的用户用的最多的就是头像类和考试类应用,由此可以看出这是个刚需。我们选择的是大公司看不上,但小公司又不愿意坚持做的事情,我们在一个简单的事情上花了足够多的精力和时间,所以才会引起由量变到质变的过程。

我们iOS是2013年7月份开始做,Android是2013年8月份开始做,大概2013年11月底才开始上线,后面逐步迭代,前面经过好几个月的数据总量超过百万,其实我们的产品在今年年初的时候也有个小的波峰,但是没有这么大的量级,所以没有引起人的注意。真正引起量变的是五月份六月份,数据开始增长的比较快了,进入六月份就开始冲刺了,一天就冲破了上百万用户,最高是昨天创下近600万的新纪录,现在还在增长中。当然我们还在不断的拓展产品,继续细化产品,比如后期用户表达伤心的心情时,我们会给他哭泣的表情,比如恶搞你的朋友,我们会给他提供捡肥皂或者暴菊的漫画满足他们。

好玩就是我们的情怀
很多人纷纷评论说我们是走狗屎运,中了大彩,说我们火不了太久。这些人仅仅是看到了我们的火爆,却没有冷静的研究下我们的产品,我们团队对细节的追求,我们怎么样把一个冷冰冰的APP变得更有情感、更加有趣、有爱,要知道,好玩就是我们的追求和情怀。

好玩的前提是必须好用。
一个软件,如果连使用都不流畅的话,根本谈不上好玩,所以为了提高产品体验,我们做了大量幕后的工作:
√ 技术优化:我们为解决内存耗用过大等问题,重金挖来SVG专业人士(备注:SVG即可缩放矢量图形是基于可扩展标记语言,用于描述二维矢量图形的一种图形格式有很多优点,比如SVG 与 JPEG 和 GIF 图像比起来,尺寸更小,且可压缩性更强等)从事开发,降低用户等待时间和使用成本,提高产品体验;

√ 设计优化:我们的主设计师加入后,为了产品的体验更好,他主导把所有的素材全部重新画了一遍,这个工作量非常大,但是做得很精细,包括发尖的处理,光是眼睛就分为单眼皮、双眼皮、丹凤眼等等,同时根据中国人的特点加入写实元素,略微降低动漫的元素等等(备注:在我和主设计师交流时,我说我有个朋友是个秃子,她说找不到自己想要的发型,那个文静的年轻人不紧不慢的说,已经加了,马上新版本就有了);
√ 不做弹窗:我们产品升级时不做任何弹窗,防止打断和骚扰用户,影响使用;

√ 去掉水印:我们之前在生成头像上加上了我们的水印,利于品牌推广,后来发现很多用户会截图去掉水印,截图时往往会把头发也截掉了,所以我们后来干脆去掉了水印,我们对自己有信心;

√ 加入气泡;产品的微创新,在纯粹的头像上,用户可以加入类似“no zuo no die”的文字,让头像更好玩;

√ 每周迭代:每四天保持一次迭代,加速产品的更新;

最根本是了解用户、打动用户
我们团队基本是90后,我们了解用户的爱好,了解他们的兴趣,我们这带人都热爱漫画,不喜欢规规矩矩的东西,喜欢好玩轻松无厘头的东西,喜欢无节操的恶搞。比如摸脸、拔腿毛、甩乳等等,都是很好玩的东西,很有槽点,大家很喜欢,可是要是你是一名大叔,你根本不懂这些,你怎么服务用户?我们甚至在新的版本里面加上了黑自己的一副头像,叫做“脸萌滚出盆友圈”,以调侃最近很多用户吐槽被刷屏的感觉,其它产品敢吗?

现在很多人说起90后,都说是脑残,其实这不是真实的我们,我们只是拒绝千篇一律、不再唯唯诺诺、人云亦云,我们要的是自我表达,我们要的勇敢做自己、我们要的是亮出你自己、我们要的是个性鲜明,所有的这一切,都可以在我们脸萌里面得到体现甚至满足,在脸萌产品的使用过程中,用户得到了极大的参与感和成就感,他们觉得找到了归属感;

我们的产品也迅速唤起了用户的认可度和同理心,他们纷纷自发组织脸萌表情大赛、脸萌粉丝会、会主动帮我们在社交网站里回应那些恶意攻击的人,甚至我们的主设计师,很多女粉丝纷纷求他收留,最夸张的是有人说愿意为他生孩子(南七道备注:看看人家的粉丝,女粉丝们受到啥启发没?记得私信);

如果认真用了我们产品后,你会发现我们的产品始于头像,但不仅只是头像。从我们的数据看,现在不仅仅是让用户拼自己的头像,更多的是很多人拼了好友的头像后发给好友,很多人可能觉得自己很帅,但朋友眼中拼出来的却是个猥琐男,让原本普通的头像带上社交的元素,融入到关系链,大家一起互动,一起分享欢乐,这也是能够在短时间内形成病毒式传播的关键因素之一,只有好玩的东西大家才会这么积极分享;

我们希望做一家伟大的公司,我们的情怀就是好玩,当年轻人看到我们时,不希望他们仅仅说我们是一家软件公司,而是一家好玩的、有价值的、年轻人喜欢的科技公司,这是我的梦想,也是我们团队的梦想。

(采访手记:在沟通时,郭列的电话几乎没停止响过,微信已经被刷爆了,投资的、采访的、合作的等等,照这个形式,下一轮投资肯定不是难事了,希望早点听到他们的好消息。

90后创业团队接触的很少,印象也比较模糊,在很多人的描述里,都打上了脑残、杀马特、洗剪吹等烙印,这种简单贴标签的做法,是不愿自我思考偷懒的方式。和脸萌团队接触的几个细节很有意思,比如一起下楼,最前面的人会挡住推拉门或电梯门,让所有人都走了自己再走;我们在一个办公室采访时,开着门,但每次有人进来时都会先敲门;离开时所有人都很热情的握手,其中有个工程师说,实在对不起,我刚洗了手,有点湿。

我们能够容忍雾霾和空气,为什么不多给点90后一些包容、一些帮助、一些空间和时间呢?)

(南七道:前创新工场项目负责人,移动互联网创业者,虎嗅艾瑞等新媒体作者,微信公众号:关注南七道或nanqidao)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