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电信业再三改革,谁在搅局?
万能的一玄 万能的一玄

今日头条:电信业再三改革,谁在搅局?


人物介绍:吴总(鉴于要求,隐藏真名)、一玄:新微商联盟品牌公关顾问、天使投资人
  (文/一玄 微信Lee_yi_nan)自从《基站公司是中国电信挖的坑?》发出以后,声音可以说是一片倒,为中国电信打抱不平,还有说蓄意攻击的味道。只是把真实的想法说出来,这才是自媒体的精髓所在。如果看了上文不解气,请继续关注。(准备好手机和板砖)
  新改革中,“网业分离”的举措解决不了实际问题
  首先,国家基站公司仅涵盖了部分移动基础网络设施,仍是平衡三大运营商利益的结果。所谓的“网业分离”实际仍由三大运营商把持,三大集团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的角色定位没有得到根本改变。
  其次,国资委计划将铁塔公司49%的股份分配给民资,然后美其名曰国家铁塔公司将成为电信基础设施领域采用混合所有制的第一家国资委控股混合所有制公司。就算49%的股份是实实在在的,依照股权对应的掌控权,那么掌控权还是在三大运营商手里。
  再次,在这样一个高利润的垄断行业引入民资,民资的角色定位很难看清。这个上篇文章已经说过。但是混合所有制要真正起到转换机制的作用,否则将很有可能成为垄断红利寻租的载体。是让民资来装点门面,分食垄断红利,还是让民资来激活机制?目前只看见一家国家铁塔公司,垄断特质鲜明,缺乏对价、没有成本压力,如果接入费的监管再无法跟上,很容易造成上游定价(接入费)畸形,最终成本只能转嫁给下游的终端消费者。
  吴总建议,监管层如果引入一家“民营铁塔公司”,就可弥补没有对价的缺陷,保证公平竞争和市场有效。这个建议看起来还可以,实际操作起来比较复杂,甚至不能操作。一玄分析,网业分离牵涉到利益太多,不容易实施。网业分离是符合十八大三中全会精神的。但更好的方案是保持两张网络,在管道层面形成弱竞争关系,更有利于降低成本。否则一家管道公司天然垄断带来的成本过高。所以,我是建议电信
  和联通合建一张FDD网络。 然后在业务层面上放开竞争,引入虚拟运营商,则运营商僵化的机制灵活起来。
  遍历电信业阶段中变革,其全在垄断和分解垄断的怪圈中打转
  吴总:如果从电信业从历年的变革交替中更能看出一些阶段性的“自残过程”。1980年之前,我国电信业的基本体制是邮电部直接垄断经营公用电信业,而后中国联合通信有限公司的成立,邮电部独家垄断国内电信市场的局面开始改变,而这一年(94年)也成了中国电信体制改革的改革元年。
  第二次真正意义上的改革也有意思,第一次实现了政企的分开。这个时候在原来的电子部和邮件部的基础之上成立了信息产业部,同时监管制度也是第一次实施。
  为了使寡头不再明显的垄断,同时加入竞争的新鲜血液。当时我曾经听说中国电信业直接把几大运营商(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吉通、铁通、网通和中国卫星通讯)抛向电信市场,以便形成市场分层的竞争格局,但是遗憾的是垄断力量根基太强,没有形成竞争局面,这个倒挺有意思。人为的催化,人家市场不买账。
  中国电信业的第三次变革的主题也是怎么分解垄断局面,这个时候化简为宜,形成了北网通南电信。但是让中国电信业高步明白的是这次不但没有分解垄断,却使垄断的程度更加的扩大,形成了更大的电信寡头。
  直到第四次变革,才形成了中国电信业目前的局面,三大运营商的诞生。牌照的发放,各家都有个3G技术网络标准。而这次的变革的思想则是由主动变为被动,为了平衡市场结构,传统业务架构由市场自行调整。其实,到这个时间,中国电信业才相信市场的确有自身免疫力和自身净化的能力。具体说,就是以3G时代的新业务来建立新的市场结构,特别是以增值业务拉动新市场结构的形成。以利益角逐的三大运营商第一次放弃垄断思想,瓦解其内身部分结构来促使市场结构平衡。这是不可思议的。所以后来给出的评价是,这样的思路在中国传统国有垄断领域是前所未有的。
  但是最后得出的结果却是中国电信业已经三分天下。这个是让很多变个人哭笑皆非的结果。但是依照经济学理论,这样的结果并非偶然,如果真有其他的行业后来居上打破了三大运营商垄断的局面,那这个行业就不复存在了。类似的例子就是BAT,他们在现今互联网的垄断统治地位一旦打破,那中国就不会存在互联网了,就不存在电商了。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电信业的变革间接为中国互联网企业做嫁衣
  3G网络的逐渐标准化,推动了中国电信业的迅速发展,拉动了消费。而在三大运营商没被市场格局化的同时,造就了中国互联网企业的脱颖而出。举个简单的例子就是,小的时候打地牌,首先是我没有地牌,我借你的地牌,等到我赢得地牌足够还你,而且慢慢积累越来越多的时候,这时我成了主角,借地牌方则走了边缘地带。就是在中国电信业分析怎么步入市场分解垄断的节骨眼上,竞争不再局限于三大电信运营商之间,而手握垄断资源的三大运营商,居然成了被边缘化的对象。
  吴总说,在固网市场无法突破垄断的前提下,互联网企业却在移动信息服务上找到了切口。在短信业务和互联网业务(如微信)都占用网络同样带宽的条件下,互联网几乎可以免费提供服务。以至于造成运营商的集体恐慌,因为受困体制的运营商们无法在移动产品上获得创新能力,飞信、易信无一成功。
  新时代已悄然来临,已有的改革成果迅速变得不敷应对。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微信、微博、可穿戴、智能移动设备,这些新的移动技术、产品、应用服务均有赖于基础电信网络的支持,也正倒逼着政府和国有电信企业释放出更多的垄断资源。
  其实,未来电信改革的指向已十分明确:松绑电信运营商,彻底开放垄断资源,形成公平公正的电信市场秩序,只有这样才能创造出全球最大、最强的电信和互联网市场。
  其实聊到这里,我们回头想想总结了一下,此消彼长又各怀利器,目前中国电信市场上出现了一种奇怪的现象:拥有垄断资源的三大运营商受困于体制得不到快速发展,而拥有灵活市场机制的互联网企业却又被垄断资源钳制施展不开。其实这才是中国互联网的主要矛盾。
  中国电信业的变革选择了什么,那结果就是什么
  这么多年来,业内诸多专家呼吁,须排除各自为政的部门利益,建立一个超越几大部门之上的国家层面的统一监管机构,并以此作为改革核心。所以这也是国家基站公司成立的一个趋势,而国家发改委的“严审核软监督”的模式下,中国电信业的变革只是在走走形式而已。所以有人说了,不过到目前为止,中国政府尚未真正开放基础网络建设与业务运营上的竞争。此外,三大运营商仍然既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作为特大型国企,运营商的体制改革也并未真正展开。所以中国电信业的改革不仅仅是从内部割爱放出业务资源(况且三大运营还不愿意把核心的资源共享出来),更重要的还是体制的改革还没有展开。中国电信业这么多年的折腾变革,搅局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解铃还是系铃人,希望中国电信业尽早从体制中解放出来,因为你选择了被囚禁,那结果就是你始终是一名罪犯。
  (作者简介:新微商联盟品牌公关顾问、天使投资人 一玄 微信:Lee_yi_nan)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