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英睿:“我的生命我做主——大数据时代的大健康趋势”
陆海天 陆海天

李英睿:“我的生命我做主——大数据时代的大健康趋势”



6月10日,在黑马大赛健康医疗产业汪建招徒赛的现场,华大科技CEO、黑马导师李英睿做了题为《我的生命我做主——大数据时代的大健康趋势》的主题演讲。以下为演讲实录:


2008年的时候,《自然》杂志同期发表了3篇个人基因组的文章,封面上的标题写 “Your life in your hand”。 我觉得 “我的生命我做主”是医疗健康行业的趋势。

现在我们很难说自己的生命真正完全掌握在自己的手上。不管从医疗本身的专业性来讲,还是公众科普、产品服务的参与程度来讲,我们都很难做到这一点。但这确实是趋势,而且随着现在大数据时代的推进,它会越来越明显。


我们医疗健康的梦想是实现每一个人“活得长,死得快”。大家可以理解活得长,老汪刚才说到了60岁还要倒着活;而死得快,说明在活的过程中比较健康,整个生命状态从比较好的状态到最差的状态——死亡,是一个很快的过程。


健康长寿是人类的根本需求,它和其他的行业不太一样。现在很多人可能觉得十分钟不刷微信会很难受,但实际上真正的健康长寿,要比微信这样的需求更加根本;因此,大部分时间讨论医疗健康行业的时候,我们无需过多考虑市场前景和空间。同时,健康这个行业的快速发展,也不会规矩在典型的商业化模式的范畴,而是一个社会化的模式。我们应更多地考虑如何真正的以自己为本,从服务好自己开始,真正把新的医疗健康模式推向公众,真正解决民生的问题。医疗健康行业需要解决的不仅仅是经济的问题,是更大的民生、社会的问题,这是我们工作中一定要注意的。


大数据时代的大健康有其基本的假设:生命是数字化的。我们的生命看上去是一个一个的所谓生物体(Creatures);然而,生命各个层次,从DNA到DNA本身的修饰、转录、表达出的蛋白质、形成的细胞以及细胞与细胞之间相互的作用,都是可以数字化的。生命是复杂的信息网络和耗散结构;生命体本身是一个数学的过程。这时候我们发现,大数据技术最适合使用的地方并不是通常看到的粒子对撞啊,搜索引擎啊,而是我们对自己生命信息的挖掘。从生命的数学特征上来看,我们可以这样说,医疗健康研究是为了理解生命活动的基本规律,而要解决的医疗健康问题是对这些规律的进一步的应用。因此大数据对健康会起到非常大的作用。


健康大数据有几个要求,首先是全景。全景健康第一个方面是遗传的因素,遗传的因素很难改变,它是天然的,但是对自己遗传信息的清晰掌握,知道自己的遗传特征和易感性是非常重要的;第二是优质的环境,比如你可以预计,长期在北京生活和长期在龙岗(注:黑马大赛医疗健康行业赛深圳的举办地点)生活,预期寿命可能多少会有一点不一样;第三是健康的生活方式,有很多,各种各样的分享式运动、健康社区等;第四才是精准的诊断和治疗。这四个因素可以说是对等的,支撑我们整体医疗健康的大数据概念。一般来说,我们讲医疗还是在这个区域(注:ppt上指精准诊疗);但我们在说大健康的时候,领域就非常广泛了。只有对这四个领域有一个全景的掌握,才可能真正的使得我们每一个人能够了解自己的生命活动,这是一个基本前提。我看了这次医疗健康比赛的创业材料,大体还没有真正从全景图里思考,我们怎么才能让生命自己作主。


第二个健康大数据的要求是实时。现在说的医疗健康还是诊断和治疗,有新的大数据的情况下也会出现精准诊疗等概念。但是如果想要未来“活得长,死得快”,监测、预防才是我们生命过程中的主要医学手段,因而“实时”就变得非常重要。现在为什么可穿戴设备会火起来?很大程度是因为可以实时地进行健康数据采集。


大数据健康里也有几个很重要的挑战。第一个挑战在于大数据生命健康在学科和产业领域里,是产、学、研一体的。既往的各种工业经济领域基础研究和应用分得很开,但是在我们(医疗健康)领域里,我们研究的是人自己,当我们了解了自己,形成了知识,走向潜在的应用时,很容易能看到产业的前景。单纯地割裂产业部分和基础的部分,其实是不太通畅的,很有可能让我们失去原创优势和前瞻性。哪怕在我们行业做得比较大的,比如谷歌老婆开的23andMe,它也要不停用产业数据的采集,回去迭代新科学知识的研究,以更新整个产品。我们常说线上线下的活动是O2O的关系;但是在医疗健康行业,由于已有知识可以走到应用,但同时太多的科学知识还有待发现,它是O2O再2O,线下交互的结果会倒回去改善线上的后台和交互。


大数据健康的第二个挑战,也是现在的困境,是两大趋势(孤立与协同)的撕裂。现在整个大数据健康的各个体系其实是孤立的,不管是生命科学基础研究还是我们现有的医学体系,基本是碎片化;但我们既然说高精尖,一定会继续往这个方向走。然而,我们要实现全景的个人监测,体系又是不可以孤立的,必须要有跨角色的协同和资源的整合。因此,在我们生命科学和医学健康领域里,“连接”这个问题,远远要比其他行业讲“连接”来得实在。我们行业的本质就是把专门化的孤立的信息及知识和每个人的自身完全的结合起来。孤立与协同两大趋势的矛盾,是现在最重要的挑战。不管是设备型公司、终端型公司、服务型公司或者是现在流行的“云”上的健康公司,都要解决跨角色连接的矛盾。


(所以)在大数据健康时代,数据的所有权不重要。真正的关键,在于数据入口控制力,所有权本身在大数据时代反倒不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刚才谈到实时全景的数据,你用什么样的东西去采集?所有的大数据技术不管算法也好、平台也好都必须要有一个数据的入口,所以数据入口才是真正站稳整个行业的关键。很多互联网公司反而在这个方面有特殊的优势。


次要一点是对数据标准的影响力,在以前数据的规模相对比较小的时候,我们可以通过独立的研究来产生科学结论、开发应用。在未来,当你真正做到大数据时代的时候,它的数据标准之间是否互通,决定了你所处在的生态系统本身未来的成长性。(例如)数据的标准以及使用的便捷使得健康大数据可以滚雪球地增长和重用,决定了有多少人参与到这个生态系统里,因而决定它能否成长到比较好的状态。现在我们看到在这个行业里,并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数据标准,但是一定会在我们行业以某种形式产生。


最后是数据连接和整合的能力,数据本身要变成智慧。数据是没有价值的,数据只是客观事物的观测,其客观处理的结果是信息,信息被人为解读后变成知识。知识有价值,但不具有传播能力,它还需要真正回到公众的身上,回到每一个人身上,变成自己作主的生命过程一个新的决策参考依据,成为智慧。这个过程是数据与数据之间的连接、互动,产生新知的过程。我们希望大数据驱动的医疗健康体系下能形成某种意义上的智慧系统,使得每一个人基于它,能够对自己的生命和健康做主。当然,这个智慧系统不一定完全是线上的东西,它是未来整个医疗健康行业的新的格局结构。


我们对各位同仁的建议原则,是以己为本,以人为本做产品,做服务,做事业。汪老师花了很长时间谈以己为本,以人为本。我不展开讲,希望大家记得这个结论,先为自己服务,再为人民服务,就能让人民币和其他货币自动为你服务,也算解决我们企业的实际需求。

插播分享一个新闻,在我看来是最近大数据大健康领域里最有爆炸性的消息,虽然我把这个新闻划到咱们这个行业可能也有点出乎大家意料:刚刚有一个计算机软件系统通过了图灵测试。这好像是计算机领域的事情,但大家仔细想一想,这样的突破对于大健康领域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在未来的某一天,我们可能真的可以降低现在的专业知识的门槛,资源与资源之间的门槛,信息与信息的门槛;我们真的能够进入这样的时代,这个时代让我们每一个人和一个智慧系统进行互动,在各种数据和信息的支持下,作出对自己最有利的判断,真正把生命掌握在自己手里。
谢谢大家。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