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斯柴尔德家族250年传承的秘密,不惜近亲通婚
i黑马金融与风投 i黑马金融与风投

罗斯柴尔德家族250年传承的秘密,不惜近亲通婚

罗斯柴尔德家族一直以来给人们一种神秘和富可敌国的形象,近日《中国企业家》专访了罗斯柴尔德家族成员,带读者近距离了解这个家族,i黑马分享本文,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罗斯柴尔德家族近亲通婚的传统几乎有150年那么长。近亲通婚保证了罗斯柴尔德家族血统的纯正性。到了20世纪初,这个庞大神秘的巨富家族终于放弃了近亲结婚的传统。

“这个家族特别神秘,富可敌国。他们世代近亲结婚,堂兄娶堂妹,叔叔娶侄女。” 2014博鳌亚洲论坛 “4G:布局真正的移动互联时代”分论坛上,琳·罗斯柴尔德夫人作为讨论嘉宾刚一就坐,台下观众席中两位年轻中国女性便窃窃私语起来。


罗斯柴尔德家族有着超过250年的历史,宋鸿兵在《货币战争》中曾宣称这个虔诚坚决的犹太族家族现在拥有的资产超过50万亿美元,对此,罗斯查尔德家族予以否认,罗斯柴尔德夫人也在博鳌论坛上说:“《货币战争》很荒谬,但这让罗斯柴尔德银行在中国有了好名声。”不过这个家族确实与欧洲历史上的权贵们牵系甚深,甚至借款给英国政府帮助其买下了埃及的苏伊士运河。


1875年某个周日晚上,列昂内尔罗斯柴尔德正在伦敦家中宴请英国首相迪斯累利,席间,列昂突然收到来自法国罗斯柴尔德银行分行的电报(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情报网非常发达,甚至超过欧洲各国的政府情报网),称埃及国王因为缺钱要把自己手中掌握的17.7万股苏伊士运河作价400万英镑股票出卖他国。次日,迪斯累利召开内阁会议决定由英国政府出面买下这批股票,由于政府一时筹不出这么多钱,列昂内尔所主持的罗斯柴尔德银行伦敦分行便向英国政府提供了这笔钱,抢先买下了股票。此举使英国控制了苏伊士运河,带来了巨大的政治、军事和经济利益。列昂内尔·罗斯柴尔德也因此一夜之间成为举国上下敬仰的英雄。


这个家族近亲通婚的传统几乎有150年那么长。“从1824年到1877年间,老罗斯柴尔德的后代的二十一次婚姻,至少有十五次发生在家族内部。”哈佛历史学教授尼尔·弗格森曾在书中这样写道。


1836年6月15日在德国法兰克福,夏洛特·罗斯柴尔德与她的堂兄列昂内尔·罗斯柴尔德举行了婚礼。那是家族中的一场大事,罗斯柴尔德家族成员几乎悉数到场,除了观礼,他们还有一个重要目的,就是撮合家族中的青年男女,挑出最适合的配对。家族中的母亲们兴致勃勃地将拉郎配做为难得的巨大消遣,待字闺中的姑娘们却充满抱怨,比如汉娜·迈耶·罗斯柴尔德就在信中抱怨“每天可怕单调的聚餐”,中间还穿插了德语和刺绣课。


近亲通婚保证了罗斯柴尔德家族血统的纯正性,有不少专家认为,正是如此,罗斯柴尔德家族天赋的金融基因才得以传承下去,直到今天,他们族中总有人对于金融和生意都有着极好的嗅觉。某种程度上,这个家族称得上被上天赐福,大多数的近亲结婚总会生出智力或生理有缺陷的后代——比如几百年前困扰英国皇室的血友病,就是近亲结婚的产物,但这却并没有发生在罗斯柴尔德家族身上。到了20世纪初,跟随时代的步伐,这个庞大神秘的巨富家族终于放弃了近亲结婚的传统。


虽然放弃近亲通婚,罗斯柴尔德家族在新时代下依然坚决贯彻的继承原则仍有两条:兄弟之间永保团结,男性后代才是家族的核心——女性,包括女儿和媳妇都被排除在外。老迈耶·阿姆谢尔·罗斯柴尔德在遗嘱中明明白白地写着:“我希望公司应该只属于我的儿子。我的女儿以及她们的后人对于公司不具备任何权利。我绝不原谅我的孩子违背我的遗愿,打搅我的儿子,使他们不能平静地经营他们的生意。”如此一来,这就杜绝了因为兄弟分家或其他种种原因,家族企业的实力被削弱的隐患。


罗斯柴尔德家族实际上是一个跨国金融集团,一个合伙制家族企业,犹太人迈耶阿姆谢尔罗斯柴尔德在德国渐渐发迹之后,便将自己的五个儿子分别派往伦敦、法兰克福、巴黎、奥地利和意大利,成立分公司,开拓欧洲市场,此后成就了这个家族250年的富可敌国,手中的权力和金钱渗透到了世界的几乎每一个角落。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标志是折断的五支箭,这源自圣经里的故事,一支箭易断,五支却难。老迈耶·阿姆谢尔以此警示五兄弟要团结,他说:“你们几个兄弟团结在一起,就会变成最富有的人。”因此此后两百年,就算家族内出现争端经营理念不合,家族后代宁可退出股份、另立门户也不会损伤家族主体业务。


田朴珺今年3月给GQ写的专栏中提到她去拜访雅各布·罗斯柴尔德(Lord Jacob Rothschild)。这位雅各布勋爵,正是前去参加博鳌的琳·罗斯柴尔德夫人的丈夫伊夫琳·罗斯柴尔德的堂弟。伊夫琳接管了家族在伦敦的事业之后,由于经营理念的分歧,雅各布卖掉了自己在家族银行中的少数股权,创立了RIT资本(RIT Capital Partners),这家公司在伦敦股票交易所挂牌市值20亿美元,2012年与洛克菲勒家族的资产管理集团互相参股达成合作。伊夫琳和雅各布由于家族事务上的分歧多年不来往,直到伊夫琳娶了琳·佛瑞斯特。罗斯柴尔德夫人婚前就认识雅各布,两人都曾经是湾流飞机董事会的成员。婚后,罗斯柴尔德夫人一再邀请雅各布来家里坐坐,终使二人言归于好。


250多年财富的积淀和传承,让他们成为财富和精神上的真正贵族。他们对于金融敏锐嗅觉来自于家族的金融工作间,他们对于英语、德语、法语熟练掌握,甚至好于同时代的贵族们。财富还堆积出了他们对于艺术、音乐和文学的品味。肖邦和罗西尼为罗斯柴尔德家族谱过曲,巴尔扎克和海涅为他们写过书。这个家族中还有一些不那么对金融感冒的黑羊们,他们愿意当教授做专家,以至于有153种或次种类昆虫58种鸟、18种哺乳动物、14种植物、3种鱼、3种蜘蛛和2种爬行动物冠以“罗斯柴尔德”之名。


琳罗斯柴尔德夫人的丈夫伊芙琳·罗斯柴尔德爵士今年已经83岁了,他的成长路径在罗斯柴尔德家族也算具有典型性:他年青的时候是英国最具价值的黄金单身汉,热衷于纯种马赛马和马球,是个好骑手,他整日开着名贵跑车追逐美女,剑桥大学圣三一学院历史系没读完就辍了学。1955年在他26岁的时候,他的父亲,当时NM Rothschild & Son的董事长由于疾病退位,由他的叔叔维克多·罗斯柴尔德接任,而伊夫琳·罗斯柴尔德爵士则进入家族事业接受经营训练。1976年,这位叔叔选择放弃继续掌管家族生意,继续去追求自己作为一个生物学家的事业,伊夫琳·罗斯柴尔德爵士正式成为英国分支的董事长。


虽然伊夫琳罗斯柴尔德爵士当年毅然选择承担起家族大业,如今他的三个儿子却完全无意接手家族事业。他的小儿子甚至是个环保卫士、行为艺术家,自制了一艘由塑料瓶子组成的船取名Plastiki,从加州一路驶向了悉尼,引发公众关注。于是,罗斯柴尔德爵士决定将自己余下的所有股份分几批卖给了堂弟大卫并在2007年完成所有的交易,现在罗斯柴尔德家族法国分支完全拥有NMRothschild & Son。好在,这样的决定并不影响伊夫琳·罗斯柴尔德这一家族分支对于家族权益的分享,而且,这样的合并方式有效地减少了此前家族内在不同国家各立山头带来的内部损耗,权益分享均等。


罗斯柴尔德夫人专访:


一个月前,在博鳌亚洲论坛上,伊芙琳和琳·罗斯柴尔德夫妇,还与夫人约了个专访。头一面,罗斯柴尔德夫人为了与我交换名片,使劲在自己巨大的深灰色女士手袋里掏了足足5分钟,而她的丈夫就帮她撑着包,让她不要着急,这一幕竟让我觉得这两位据说呼风唤雨的世界顶级人物有点亲切。其实他们的确称得上亲切——会对所有上来攀谈的人进行回应,没有随扈,最初在博鳌的会场上能认出他们的人也并不多,他们就在会场里晃晃,两人同进同退,好的跟一个人似的。


他们都是说场面话的高手,迂回曲折委婉辞令的专家。这大概算得上豪门中人应有的素质。反倒是像邓文迪那样,对着中国父老乡亲们描述她的游艇、豪宅,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生活,如此这般,现在看来倒隐隐应了《红楼梦》里秦可卿托梦王熙凤那句“登高必跌重”。


希拉里竞选美国总统失败后,作为民主党一员的罗斯柴尔德夫人将竞选资金转投给了共和党阵营的麦凯恩,美国媒体一片惊奇,在接受CNN采访时,罗斯柴尔德夫人用了许多不找边际的话了来回避记者的提问,最后女记者实在着急,粗暴的连说三个“stop”阻止她继续云山雾罩下去。从视频上看,当时罗斯柴尔德夫人神情有些许不快,但仍然维持了脸上一贯的笑容。这段视频广为流传。


细看罗斯柴尔德夫人的简历,会发现这是一个很不简单的女性,她从一个美国中产阶级家庭走出来,建立通讯企业,一路拼杀,完美跻身美国最上流社会。46岁时,她嫁给了伊芙琳罗斯柴尔德爵士,成为他的第三任妻子,这也是夫人自己的第三段婚姻。夫人非常关心当下女性的权益问题,她认为如果女性们还没有变得更好,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自我设限。


现在我们就听听罗斯柴尔德夫人对于邓文迪、对于自己的婚姻爱情、对于女性,说了些什么吧。


GE:人们会觉得你已经拥有了全部了,但你为什么还那么关心女性的问题?


罗斯柴尔德夫人:如果你不关心社会中的其他人,你并不拥有全部。没有人生存于孤岛,你拥有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谁。我是那种很关注自己周围人的人。我十几岁的时候,就在日托所工作,我并没有出生于一个富有的家庭,我出生在一个中产阶级家庭,我很年轻的时候就挣到了钱,当然我现在嫁给了一个非常富有的男人,(笑)但我嫁给他得时候已经很有钱了。(是啊,你已经是个十亿富翁了)哦,不,没有十亿,但是我已经不需要为钱担忧了。


我认为,女性应该非常明确,职业生涯对我们而言是否重要?男人天生不需要考虑这个问题,女性却需要做出选择。



我们必须愿意这样做,因为这意味着我们不能总和自己的孩子、自己所爱的人在一起,因为我们的工作要求我们说走就走。因此,对于女性,工作是一个明确清楚的决定

在我的案例中,我有多么富有并不重要,我会一直工作下去,直到死去那天(加强音)。因为这就是我,这让我快乐。我要告诉你,我一生中最快乐的一天之一,是我的儿子13岁的时候,我走进他的房间,他当时背对着我,正在跟他的女朋友通电话,他说,我长大以后想要和我母亲一样的成功。他懂得的。他有时候对我说,我的足球比赛你没有参加,你为什么不能和我玩一天,我想让你带我去这里或者哪里,但我却在开会或者出差,我感觉很糟糕,但是他懂我,为我而骄傲,这就是女性所需要知道的事实,你可以有一个很棒的家庭,很棒的职业,而你永远不要自我设限。你应该追求顶端。


GE:你和默多克、基辛格这样的优秀男性交往过,又是希拉里的密友,你如何看待男性和女性领导力的差异?


罗斯柴尔德夫人:我从不怀疑女性拥有所有的领导力特质,默多克和基辛格都是非常非常伟大的人,希拉里克林顿和拉加德同样伟大,我可以给你一个很长的优秀女性列表。领导力从来都不是性别导向的,领导力是一系列的个人品质和能力。


GE:在你看来,什么阻止了女性走向更高的位置?


罗斯柴尔德夫人:这样的说法有争议性,但我认为是我们女性自己阻止了自己的前行脚步,我理解女性需要面对一些偏见,而这正是女性需要冲破偏见的时候。太经常发生的事情是,我们对自己说,他比我更有资格做这件事情,或者我想在家跟孩子呆在一起,我实在精疲力竭,然后我们就停了下来。我认为是我们阻止了自己,而不是社会阻止了我们。


是啊,就是有性别歧视,别理它,往前走!这无所谓的。我很欣赏谢丽尔·桑德伯格(FacebookCEO),她非常不喜欢控制欲强(bossy)这个标签贴在女性身上,我呢,完全无所谓别人是否用控制欲强这个词来称呼我,我认为这是个赞美。


我认为我们阻止了自己,我们质疑自己太多。埃莉诺罗斯福(罗斯福总统夫人)有很多很棒的话,我认为其中最棒的一个是:没有人可以在不经过你允许的情况下,让你觉得自己很糟糕。


GE:你认为你的创业者心态从何而来?


罗斯柴尔德夫人:我想我一直都是一个创业者的心态,这应该是来自于家庭,我的父亲经营一家航空公司,现在由我的兄弟在经营。我一直都创业,当我很小的时候,我就开始组织街边集市,出售门票和柠檬水。有一个媒体广泛引用的故事是,我的母亲带我去以色列bible tour(圣经朝圣之旅),我卖掉了十条美国产的牛仔裤,这对我而言就是个非常显而易见的决策,我去以色列之前就听说以色列人很喜欢美国牛仔裤但又很难买到,我就带了十条。


我享受工作。但并不是说我每一分中都享受工作,我睡得很晚,我每天工作很长时间,但我在你这个年纪我真的工作很长时间,(现在简直没玩没了 自嘲的笑起来)但我喜欢有所成就,我喜欢知道自己能够做到,我喜欢经济独立。
GE:你如何看待邓文迪?在中国有两种说法,一种说她最大的成功就是嫁给了默多克,另一种说她得有本事才能嫁给默多克。你如何看待这两种说法?


罗斯柴尔德夫人:(你得有本事才能嫁得好,嘶嘶的笑,无奈又可笑)我不能对文迪进行评论,完全不能。(停顿,思考,很久,我不认为这两种评价。。。)you have to have (突然放弃,轻笑了一下)我是说,我不能评价人们的婚姻或者谁嫁给了谁,但是,我真的认为,人们为了钱结婚余生都要做出偿还,如果你为了爱情以外的任何东西而结婚,你就是疯狂,有些人,比如我,搞砸过,我不知道,我在爱情中会变得愚蠢,但你不能为钱结婚,你必须为快乐结婚,所以这是我想说的一件事情。我还想说,嫁给一个会为你的成就而庆祝的男人对于女人很重要,因为有些男人并不愿意和成功的女性结婚,我发现那样真的很难,我会为处于那样境地的女性感到遗憾。但是每个人都会犯错。


GE:你也是“包容性资本主义”倡导的发起人,难道富人们不是独善其身就好了么,干嘛还需要热心公益?


罗斯柴尔德夫人:在极端情况下,有一个突尼斯的菜贩,他不是一个宗教极端主义分子,他只是想卖菜而已,但政府不给他卖菜的权利,所以他把自己点燃,带来了阿拉伯之春,希特勒在德国失业率达到25%的时候统治了德国,现在西班牙年轻人的失业率达到了25%,因此如果你的国家糟糕成一团,有钱又怎么能独善其身,因此即便你愤世嫉俗、自私自利,你希望拥有一个稳定的社会,而如果一个社会的特权人群不能够使得这个社会更加稳定的话,这个社会何谈稳定?因此,从一个完全自私的角度来看,你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


GE:对你而言,生命意味着什么?


罗斯柴尔德夫人:生命并不在于拥有什么,而是存在与灵魂。成功的感觉很好,拥有钱和权力,但这并不是一切,可怜那些没有追寻过、贡献过或者试过的富人,那样的人是我所知道的最可悲的一群人,他们真的是。在一个以才能、勤奋,当然还有幸运来评判你的社会里生存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情,这比拥有钱和奢侈品要重要的多。最重要的事情你拥有家庭所爱之人和爱你之人。


GE:能聊聊罗斯柴尔德家族么?


罗斯柴尔德夫人:我只能说说我的丈夫,因为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家族,但是我的丈夫正直、不会以人的阶层来评判人,他对人一视同仁。从家族和商业的角度,他有着强烈的责任感,当他得父亲生病时,他开始打理家族生意,他办到了,我认为这并非他真心想要的生活,当个银行家之类的,我想做一个花花公子要好玩的多(语气里掩不住笑意,小小的无害嘲讽,一闪而过)他年轻的时候就光彩动人,现在82岁了依然光彩动人,这难道不棒么?
家族还有一个共同社区存在,是的是的,大家仍是朋友,一些之间有着经济上的联系,但我们都互相连接又相互独立。


附:梁小民写的《还原罗斯柴尔德家族》,这部分是家族发家史


罗斯柴尔德家族是十九世纪欧洲最富有、最神秘的家族。当时德国诗人海涅就说:“金钱是我们时代的上帝,而罗斯柴尔德则是上帝的导师。”围绕这个家族,也就有了许多或真或假的传言。


2007年,随着宋鸿兵先生所著《货币战争》的畅销,罗斯柴尔德家族也为中国人所了解。在这本书中,宋先生描述了这个家族的财势,描述了他们如何控制各国政府,并为了一己私利而挑起一战和二战。据宋先生估计,罗斯柴尔德家族的财富已达五十万亿美元之巨,而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估算,到2006年底,包括各种衍生品在内的全球金融资产总值也仅三百五十万亿美元。不过宋先生的种种描述似乎并不为罗斯柴尔德家族认可。2010年,罗斯柴尔德家族现任掌门人访问中国,在接受央视专访时,曾主动提出拒绝邀请宋鸿兵为现场嘉宾。


拨开层层迷雾,寻找历史的真相是极不容易的事。但英国著名金融历史学家尼尔·弗格森(Niall Ferguson)在研究了隐藏半个多世纪的文件,总计数万封的罗斯柴尔德家族保存的信件和相关资料后,终于写出了四卷本《罗斯柴尔德家族》,使这个家族的历史真相展现在世人面前。


对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富有,作者引用了德国大诗人歌德的话:“我认为但丁伟大,但是他的背后是几个世纪的文明;罗斯柴尔德家族富有,但那是经过不止一代人的努力才积累起来的财富。”


每一个成功家族的兴盛都是从一个人开始的。时间久了,这个人就被传说成了神。实际上,这个人可能只是具有非凡的商业头脑而已。罗斯柴尔德家族的这个人,是生活在德国法兰克福半封闭犹太人区的迈耶·阿姆谢尔·罗斯柴尔德,通称老罗斯柴尔德。在他出生的1743年(或1744年),犹太人尚是毫无人身自由的“贱民”。但他身居下贱却胸怀大志,深知在这种条件下,自己唯一的出路就是“傍大官”。要“傍大官”,方法自然是投其所好。他知道通过社交场合的应酬、送礼等办法对自己来说并不现实。而在捡破烂的生涯中,他发现,当时德国有许多公国发行本国制作精良的货币和各种徽章。许多有身份的王公贵族以收集这些东西为乐。于是,他将收集到的珍稀钱币和徽章卖给这些人,并进而为他们寻找所需要的钱币和徽章。通过这种投其所好的办法,他结识了许多地位显赫的王公贵族,包括法兰克福的统治者威廉王储。以后他又把业务扩展到通过邮寄的方式出售古董。随着他客户范围的扩大和自身金融实力的增长,涉足银行业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1890年,罗斯柴尔德银行成立。这是罗斯柴尔德家族从一个“宫廷犹太人”成为举足轻重的金融家族的关键一步。


成就罗斯柴尔德家族的,首先是时势。所谓“时势造英雄”,确是一条颠扑不破的真理。十五世纪以来,欧洲各大国为了争夺霸权,战争频仍。为了筹措战争经费,各国不断地向商人借贷。这样做的国家被称为“财政国家”,实则是“赤字财政国家”。各国为了借债,就把未来若干年的税收抵押给商人,商人就成了“包税商”,替王室收税,然后收归己有。有的商人还以贷款换得一些重要战略资源的垄断权。这成了商人致富的捷径。政府用税权换取贷款为金融市场的建立提供了条件。政府用发行债券的办法筹措资金,这些债券的实际价格随政府的财政状况变动而变动。财政状况不好时,这些债券就贬值,有时甚至一文不值;财政状况好的时候,债券价格便上扬。这些债券价格在市场上频繁变动,就形成了与今天类似的金融市场。罗斯柴尔德家族正是在这样一个“财政国家”的时代借助于金融市场致富的,他们是“财政国家”时代造就的英雄。


在那个时代,通过政府债券投机的也不止罗斯柴尔德一家,但为什么只有他们最成功呢?这就牵涉到了官商结合的问题。身处“宫廷犹太人”的角色上,老罗斯柴尔德与威廉九世、世袭王子、伯爵以及1803年之后的黑森-卡塞尔选帝侯之间的关系,一直被看作“家族财富的基础”。老罗斯柴尔德利用自己与政治人物的关系,一早铸就了这个家族成功的重要环节——政府贷款。1800年,老罗斯柴尔德家族就参与了几家银行对丹麦的贷款,到了1804年,罗斯柴尔德家族已经独占了这一业务。


老罗斯柴尔德在战争中的表现,更加深了这种关系。当拿破仑率领的法军把法兰克福的统治者威廉驱逐出去时,老罗斯柴尔德宁愿让自己的财产被法军掠走,也要保住威廉的财产,从而赢得了威廉的信任。尽管老罗斯柴尔德保管的是威廉相对不重要的物品,但已经“使得罗斯柴尔德家族能够将威廉的一部分金融实力变成他们自己的囊中之物”。罗斯柴尔德家族帮助威廉管理部分公债买卖。这批主要在伦敦买卖的债权有力帮助了这个家族第二代的核心人物内森·罗斯柴尔德,成为他在英国成功的重要因素。


罗斯柴尔德家族斡旋于权势人物之间的天赋,是他们成功的又一重要因素。老罗斯柴尔德巧妙地同时保持和被驱逐的威廉以及占领者法军的友好关系。这种同时交好冲突双方的技巧,成为这个家族的传统。老罗斯柴尔德留给其后人的智慧是:“最好与处在国难中的政府打交道,而不是一切平稳的政府。”国难当头的政府才需要帮助,也才能借机觅得发财的机会。认识到这一点也许不难,但实践起来却不容易。罗斯柴尔德家族做到了,于是他们成功了。


在那个时代,有政府背景是成功的必要条件,但并不是充分条件。商业和金融上的成功关键还在自身。任何一个企业家或商人的成功,首先都取决于决策是否正确。正确的决策来自完备的信息。信息就是金钱,尤其在通讯不发达的时代。晋商的大盛魁兴盛两百多年,一个重要的经验就是重视广泛收集信息,并通过狗快速传递信息。而与罗斯柴尔德家族相比,大盛魁充其量只是个无足轻重的小巫。罗斯柴尔德家族建立了遍布欧洲的情报网,有各种身份职业的人为他们收集各类信息,并用当时的种种交通工具传递给他们。这使他们能及时抓住各种商机,并作出正确决策。


传说中,罗斯柴尔德家族兴起的关键是在滑铁卢之战后从英国政府的公债中获得暴利。传说也许有夸大的成分,但这次获利对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决定性意义是不容置疑的,而迅速、及时、准确的信息,则在这次决策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竞争对手说:“我们谁也没有罗斯柴尔德家族在金融操作时那样强硬的神经。”这种“强硬的神经”正是来自他们对信息所作出的判断。1793年至1875年,英国的国债增加了三倍,达到七亿四千五百万英镑,为GDP的两倍。一百英镑面值的债券,曾一度跌到五十英镑以下。当时局面错综复杂,但罗斯柴尔德家族依然为英国操作金银货币的转运。1815年6月18日的滑铁卢战役,英国获胜,6月20日罗斯柴尔德家族大量购入国债,引起债券价格上扬,其他人纷纷抛出,他们仍坚持买进,直到1817年下半年,债券涨至四千零九十英镑,他们才出手,获利相当于今天的六亿英镑。这种决策当然相当程度上取决于决策者的天才,但凭据却是详实的信息以及在此基础上对未来的判断。


要靠一次机会暴富或许很容易,难的是有稳定的财富增长。这就是罗斯柴尔德家族不同于一般暴发户的地方。一个家族的财富积累还是要靠自己的能力,而不能仅仅靠“傍大官”。应该指出的是,虽然官商结合对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成功起到重要作用,但他们仅仅是在利用官,并不能持久地控制官为他们服务。《货币战争》中所讲的他们控制了政府,挑起一战、二战,甚至现在还控制着美联储,都是神话。他们的成功从根本上来说,还是依靠自己的经商实力。官是可以用的,但最终的成功还得靠自己,这在哪一个社会都是如此。滑铁卢战役后的债券操作这一经典之作,关键在于罗斯柴尔德家族自己的判断。而这以后他们财富的不断增长,则是因为他们把握住了各种机会。


罗斯柴尔德家族不仅是金融帝国,也是实业帝国。早期他们从事棉布贸易,十九世纪三四十年代,又投资于铁路,到六十年代,已经建成了泛欧洲铁路网。他们还投资于苏伊士运河。至于采矿业,罗斯柴尔德家族更是早早便涉足其中,他们的矿业在全球范围内运作,从南非到缅甸,从美国蒙大拿到阿塞拜疆的巴库。直至今天,他们仍然是一些重要矿产的控制者。一个财富帝国要靠多元化支撑,只有金融与实业两手都硬,才有扎实而持续的成功。



作者:关雪箐 来源:中国企业家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