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人管理中国百年酒店的思考:要真正做到超越和创新
i黑马旅游 i黑马旅游

外人管理中国百年酒店的思考:要真正做到超越和创新

中国是一个文明古国,上下五千年,积累非常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同样,中国的饭店业也经历一个漫长的发展时期,并非如国人想象那样——起步晚、发展慢。翻开中国近代史,不难发现中国酒店业的历史足迹。

利顺德1863——老饭店的经验复兴

天津利顺德大饭店被誉为“华夏第一店”,“利顺德”这三个字源于孟子治世格言里的“利顺以德”。在天津开埠之初的1863年,英国卫理公会传教士殷森德得到了维多利亚女王“皇家租契”的手谕,修建了当时的亚洲顶级酒店:利顺德大饭店。

北京饭店1900——诉说紫禁城那段往事

1900年,北京正处于“八国联军”入侵中国时期,两个法国人邦扎和佩拉蒂在现苏州胡同开办了一家3间门脸的小酒馆,这就是北京饭店的前身。第二年迁到现东单菜市场隔壁,并挂上了“北京饭店”的招牌。后来,他们将饭店盘给意大利人卢苏经营。两年后卢苏根据饭店发展需要,便在王府井南口建起一座五层红砖楼。1917年建起了7层法式洋楼,建筑风格采用十七世纪法式建筑格调,建筑内部突出了法式豪华、浪漫的风格。

和平饭店1929——云集百年时空碎片

和平饭店由维克多·沙逊爵士创建,10层楼皆为典型的芝加哥学派的哥特式风格。顶部为绿色铜质三角形屋顶,成为十九世纪至今最令人瞩目的外滩天际线的一部分。至2007年关闭翻新时,设计者在全世界寻找与和平饭店相关的历史文件和纪念品,以帮助拼凑还原酒店过去复杂的历史演变。

……

从以上三家酒店,我们不难看出,中国的酒店历史悠久。这一座座经历过岁月洗礼、历史沉淀后极富文化底蕴的中国饭店,品鉴起来仿如一件件爱不释手的珍品,真可称为“国之瑰宝”。

既然是“国之瑰宝”,那我们再进一步细细深挖一下这些酒店的经营现状。天津利顺德大饭店,隶属豪华精选品牌——喜达屋酒店及度假村管理集团管理。北京饭店部分是交由新加坡莱佛士酒店集团管理。再看和平饭店,目前真正的名字叫费尔蒙和平饭店,也就是说上海具有百年历史的和平饭店全权交给了费尔蒙酒店集团在管理。

列举的三家百年老店,统一交由国外酒店集团管理?

为什么经历了百年的洗礼,却创立不出自己的核心品牌?

利顺德、北京饭店、和平饭店……这本身就是一个品牌,为什么不能将其发扬光大?

是什么样的制约,让中国酒店业品牌塑造如此之难?

翻看中国的近代史,中国人一直饱受着西方列强欺辱,甚至一度被冠以“东亚病夫”的耻称,那时的人们更多时候是为了生存、逃难……何谈发展?因为长期被压迫,所以造就了国人崇洋媚外的虚荣心理,甚至在自己国土看见外国人,都觉得自然高自己一等。

时间进入到二十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给中国人带来一袭春风,一夜间到处都在发展经济,热火朝天。既然是改革、是开放,酒店业也因此而翩翩起舞,大兴土木,大型国有饭店应运而生,同时世界知名的国际联号饭店也陆续抢滩中国。这时候,建国以来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代酒店人发现,原来酒店是可以这样管理的。

在边学习边琢磨的过程中,晃眼过去30余年。今天,国内也涌现出了不少所谓酒店品牌、酒店集团公司,但所谓的品牌之泛滥,让人目瞪口呆。放眼望去,有实力的、没实力,有一间酒店做过几年酒店的人都在成立酒店管理公司,都想在繁荣的中国酒店业来分一杯羹,大捞一把。

更可笑的是,明明就是一家国内酒店管理公司,注册时非得以美国、英国、香港等世界知名地点,弄一个洋名字,仿佛显示自己不是中国酒店公司,而是从国外引进来的。如此这般,与掩耳盗铃有何区别?

在几年前,笔者就比喻中国目前酒店业仿如三国时期的开篇,各路诸侯齐上阵,大浪淘沙,最终中国的酒店业能形成几足鼎立就不得而知了。

在这些年国内酒店业的发展过程中,回头看看所谓的国内酒店品牌,在模仿学习的过程中,仿佛学得有点四不像。在业内流传这么一种说法:当你分别步入国际品牌与国内品牌管理的酒店时,两者一比较,氛围大不同,国际品牌的笑脸相迎、热情好客;在国内品牌的酒店,可能面临的就是冷漠无情、一问三不知。

分析了上述原因,让我真正明白,为什么沉淀了百年的老店,至今仍被国外酒店集团所管理着。答案仿佛在这些现象中已经暴露无遗。急功近利是国人的通病,一窝蜂似的跟随更是国人的惯用伎俩,真正能做到超越及创新几乎如海市唇楼般的飘渺。

外人管理着中国的百年老店,如果我们认为是理所当然,没有一点危机意识,如果我们还继续留存在模仿、抄袭阶段,如果我们不动脑、不赶超、不创新,那就永远只能任人宰割,永远被人牵着鼻子走。

来源:环球旅讯
作者:甘涌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