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线传媒千万重金引进《Rising Star》:决心重振电视业务
i黑马文化与创意 i黑马文化与创意

光线传媒千万重金引进《Rising Star》:决心重振电视业务

电视节目“模式”自06年引进中国开始,全国各大电视台掀起了一股模式引进热潮,丰厚的品牌和营收效益令大家趋之若鹜。而随着新媒体、移动端的快速发展,以“内容为王”作为口号的内容制作方,不论是电视节目还是影视制作行业,都试图通过引进或自主研发的形式建立自身的竞争壁垒。近几年尤甚。最近,以做电视节目起家的光线传媒斥千万重金引进了《Rising Star》节目模式,试图重振电视业务。


进入正题之前,我们先看一组数据:

《爸爸去哪儿2》总收入预计16亿以上;

《中国好声音3》总收入预计15亿以上;

《我是歌手2》总收入预计11亿以上;

《中国好声音2》总收入10亿以上。

这是当下中国电视综艺节目的“吸金能力”,一档季播的电视节目,总收入已经能够超越电影业的全年票房冠军——2013年电影票房冠军是《西游降魔篇》,总票房10.8亿;票房亚军《钢铁侠3》只有7.3亿元。

真可谓,没有对比,再精准的数据也会黯然失色。看到这里,大家应该能明白,为什么阿里的娱乐宝第三期要将投资方向从电影业转向电视综艺节目。

不过,今天不说娱乐宝,咱们聊聊光线传媒。

懂我的朋友一定已经心领神会,光线,这家中国电视业最早的上市公司,似乎缺席了这场综艺节目的吸金盛宴。2013年全年,光线传媒的电视业务收入仅为3.3亿元,比前一年减少了14.47%。在灿星制作等行业新秀迅速崛起的时候,这位曾经的“电视巨头”,似乎仍在寻找方向。

昨天,光线在上海宣布,八位数引入全球爆红的一档真人秀节目《Rising Star》,今年下半年还将有其他3档大型真人秀推出。“这是光线‘立节目’的一年。”光线电视事业部总裁张航告诉娱乐资本论:“我们要立一些新的节目,接下来去做几年。”

这一次,光线能成功吗?

“巨头”迷失

光线的处境,应了那句歌词:“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1998年成立以来,光线传媒凭借《中国娱乐报道》(现更名为《娱乐现场》)起家,时至今日,小成本的娱乐资讯节目仍是光线的特色,但中国电视业已然发生了深刻变化。

《中国好声音》、《我是歌手》等节目,基本都是大投资、大制作,播出也是放在一线卫视平台,并且创造出了收视奇迹和广告奇迹,光线以往的合作伙伴——地面频道,已经越来越边缘化。另一方面,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兴起之后,越来越少的人通过娱乐节目获取娱乐资讯。

光线也在转型

2011年开始,光线成为国内首家购买海外节目版权的公司,引入英国的《The X Factor》模式,制作成《激情唱响》,并放在辽宁卫视播。

受限于播出平台,《激情唱响》影响力相当有限,区区数百万元的制作费,也根本请不来刘欢、那英这样的一线大咖当“导师”,而是阿朵、柴智屏、陈羽凡等类似于黑楠、柯以敏级别的明星。(当年,选秀甚至没有导师这个词,还是叫评委。)

这之后,光线开始跟央视携手,并且迅速成为央视最大的电视节目内容供应商——《梦想合唱团》《梦想星搭档》《超级减肥王》等等,但因为这些节目并不涉及到《中国好声音》式的分成,而是以制作费的方式支出,这些节目的播出仍未能给光线带来收入的飙升。

2013年全年电视业务收入下滑约15%,今年一季度,下滑的趋势进一步扩大,电视业务收入比去年同期减少约60%。

做“大节目”,光线战略转身

收复失地,俨然成为这家“电视巨头”的重要使命。

光线电视事业部总裁张航告诉娱乐资本论,今年上半年,光线电视业务一直在调整和掉头,今后会重点制作现象级的重点节目,重点跟一线卫视合作,但光线电视有400个员工,做调整一定需要时间。据记者了解,光线电视事业部其实在2013年底才正式成立,由资讯事业部、活动部、综艺节目三个部门合并而成。

引入《Rising Star》,或许可以视为刚刚成立的光线电视事业部开疆辟土的一个标志。

这一次,光线是下了血本。

首先,《Rising Star》光是版权费用就有数千万元,打破了国内引进节目的版权费纪录(当年《中国好声音》的版权费据传只有350万元左右、《我是歌手》100万左右)。之所以有这么高的版权费,业内传言,江苏卫视、湖南卫视,甚至央视都在争夺节目版权,光线是从这些强势平台手中抢来的版权。

光线还宣布,这档节目的制作费“上不封顶”。选谁做导师?张航说,中国能被开采的导师资源几近枯竭,如果不能用钱砸出来,就用诚意感动对方。

对于播出平台,节目会放在“非常重量级的顶级的电视台”播出。娱乐资本论综合多方信息,这一平台极有可能是央视三套甚至央视一套。

手机app投票引发“社交、电商想象”

就在前一天,东方卫视总监李勇还在为电视找不到用户而发愁,《Rising Star》似乎找到了一个解决方案——这档节目会通过专属的手机app进行网友投票。

这意味着,传统电视节目看不见摸不着的观众,都能转化为实实在在的用户,这些用户的价值如果能够充分挖掘,或许会有广阔的商业前景。

根据节目设置,千万网友将同时观看直播节目,并通过节目专属app进行投票,每位投票的网友头像会实时出现在现场屏幕上。4位明星评委的投票只占到了投票总数的28%,剩余的全部交给网友。

当选手总支持率超过70%,挡在选手和现场观众之间的巨型弧形屏幕将升起(类似于好声音的“转椅子”),这将是全场最紧张的时刻。

在以色列的原版节目中,专属app的下载量突破100万次,在中国,app的下载量极有可能会更大,在投票之外,这些用户能否在这一平台上进行社交,甚至开发出衍生的电商产品,将成为这一节目可供挖掘的最大潜力。

由于节目的参与者都是音乐爱好者,这款app能否成为中国一个专业的音乐社交平台?或者类似于“唱吧”,发展出一个ktv的生态?即便不做自营的电商产品,只要app的流量足够大,用户足够多,给京东、唯品会等电商网站导流量,也会成为一门不错的生意。

当然,这都是后话。

目前这一模式可能会面临两个棘手的问题:

1、技术上,服务器能否满足千万网友同时访问app进行投票,而不会卡死,影响用户体验,甚至影响节目的直播。如果后台程序宕机,结果迟迟出不来怎么办,而且直播当中往往存在一定的延时,会不会影响到节目的进行和用户体验?

2、政策上,2005年《超级女声》的短信投票掀起舆论热潮,随后被叫停,此次手机app的投票,是否会有类似的政策风险?

来源:娱乐资本论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