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星集团梁信军:大健康将取代房地产成为中国最大的产业
i黑马生医健 i黑马生医健

复星集团梁信军:大健康将取代房地产成为中国最大的产业


  “很多企业觉得自己过得很困惑,做得不愉快,做得不愉快很重要的原因,因为你跟别人一样,你要想办法做得不一样一点,活的快活一点。”梁信军说。i黑马同样深有感触,亦步亦趋的模仿是没前途的。梁信军​在本文不仅阐述了医药健康领域的发展还从各行各业看问题。梁认为未来6-8年大健康会取代地产成为中国第一大行业。从培训教育、研发、医药制造、医药批发到零售,医院下游到养老,再到医疗,整个健康大的产业支付,保险,支付渠道等等整个环节将会形成非常大的体量,很多人都可以做在这里尝试。​
 

  同样大家看到比如说做金融的最近也不太高兴,因为移动互联网影响了它,传统的金融,如果不出意外,今年年底金融有一块比如说像货币基金,我估计移动互联网的规模就要超过它的规模了,移动互联网的货币基金肯定是大大超过普通的货币基金。我觉得接下来可能会影响的是支付,支付这个领域,传统的金融非常大,但是移动互联网加入以后,可能会改变非常多。接下来,我觉得会改变健康、旅游、教育、地产、汽车等等,所以我觉得做传统行业的很多企业界的朋友们,大家最近心情比较郁闷,日子过得不是很平坦的原因,因为你没有不一样,你做的就是传统的东西,我觉得要学会利用互联网去改变它。当然这种改变,并不是大家想象的要革自己的命,我觉得既可以像他们这些网络英雄一样,通过VC的方式投一些好的方向,互联网的方向。第二,也可以用PE的方式投到很多,拥有大量移动互联网用户群的服务,现在很便宜。也可以投入互联网增长的,刚才提到互联网嫁接,商业产生的电子商务。​
  
  受益于电子商务的物流、快递、仓储,这些东西在我们原来制造业是相当低端的环节,现在低端环节变成香饽饽了,将来如果你要受益于移动互联网嫁接金融,移动互联网嫁接旅游、嫁接房地产、嫁接汽车,受益的行业非常多,移动互联网嫁接汽车概率非常高,堵车的原因,拥有量的原因,人在汽车里的时间有可能逐步比家里和办公室的时间,以前差很多,现在越来越接近,由于接近的时间多了以后,人的汽车拥有量多了以后将来能够连接在一起,量非常大,车联网连起来之后伴随车联网产生的行业是什么,有很多可以做。​
  
  第二个做得不愉快的原因,国内什么东西都贵,管制也太多,还是因为你们做了一个普通的企业,我觉得你们应该做一个不一样的企业,应该学会到国际上多看看,嫁接一些国际的资源。现在从海外来说,其实总体来说有系统性的机会,我把它梳理了一下有三类,第一类是从制造大国,中国作为制造大国的角度出海的方式,比如说我们很多制造业的企业,你就可以按这个角度去琢磨。​
  
  过去我们作为制造业企业到海外买矿、买资源、买能源、买海外的销售渠道、流水线、技术,目标都是搬到中国来,今后在国内产能过剩的情况下,过的不顺畅的人,应该认真想一想,怎么把产能搬出去,产能出口的问题。​
  
  最近我们出口了100万吨钢铁产能到印尼,没有必要跟国内的钢铁厂杀的鲜血横流。基于消费大国的出海方式,这里面有无风险套利的机会,中国到现在为止还会被大家视做一个新兴市场,但是其实在很多行业,咱们已经是主流市场了,在中国,在很多行业,中国也是全球第一大的市场或者马上要成为第一大的市场。比如说像汽车、消费品、奢侈品、未来大健康,包括像视频、互联网等等。所以我觉得在这些领域当中,我们都可以找到全球数一数二的公司,它不一定贵,可以带动到中国来发展,这种消费大国出口的方式是非常稳健的。​
  
  民营大国这是必须要说的,王主席在海外的投资大部分是海外融资的,融资成本去年2%都不到,不知道在座的民营企业大概要多少,在海外就是这么便宜。像四大国有银行,在国内受制于各种各样的宝宝们,把存款提到四点几,这么一个困境的时候,海外融资非常便宜,1到5月份四大国有银行欧洲融了750亿人民币的债权,五年息不到2%,在日本刚刚说利息提高4倍,日本银行现在给老百姓的存款现在是千分之零点三五,变成千分之一点四,日元兑人民币又在贬值,海外的确有大量的廉价跟便宜的资金。如果你想过得滋润一点的话,我希望制造业,好好想想产能怎么出口,如果是消费,怎么无风险套利机会,怎么便宜的用海外的钱。金融行业,原来是我们的石漏斗,非常有意思的现象,市场利率来说,存款价格上升肯定带动贷款价格上升,美国、香港、台湾都出现过,利率管制的消失之后,第一会看到存款利率快速上升,很快看到贷款上升,美国贷款利率到4%,中国将来也不会少的,信贷成本,市场利率是上升的趋势。​
  
  最近大家都感觉到,金融在放水,在银行间的利息在下降,这里面有政策利率下降,市场利率在上升。总的来说,宽松度在提高,所以我认为可能短期之内,比如说半年,这个趋势恐怕利率,特别是债券的利率是往下走的。所以对地方政府,对民营企业来说,在国内想融资从债券的直接角度融资,对你是最佳的,成本会低。​
  
  第二个金融企业过得不愉快的原因,过去做的生意主要是B2B,现在越来越多的个人金融,个人金融之所以发展壮大的很重要原因,跟中国的中产阶级的成长是有关系的。我觉得既然B2B做得不愉快,为何不认真考虑B2C呢,如果把个人金融做好,一样过得很愉快。​
  
  人民币的国际化,现在老百姓的存款45万亿,至少20%,9万亿想出去,在座的都是千万富豪以上的人,可投资基金有27万亿,起码有三分之一想到海外去。大家知不知道从改革开放以来到今天,我们整个国家的外商的招商引资的总额1.3、1.4万亿的美金而已,然而国内想出去的企业就有3万多亿美元。所以我觉得如果把海外渠道建设好,海外资源弄起来,能力弄起来,金融机构也可以过得很愉快。​
  
  我们最近投了BHF,O2O最大的独立银行,直接金融的目的,很多人说,做直接金融推高了金融成本,今天有媒体在场,尽管如此还想暴粗口,简直是胡说八道,直接金融毫无疑问,降低了资金的成本,因为很简单,有钱直接借给需要钱的人,中间没有中介机构,怎会抬高成本高呢,比银行贷款便宜很多,除了债券之外有很多的融资方,直接金融给了民营企业投资太多的选择。所以我觉得金融机构最近几年不开心的原因,你就得想办法做一个快活的企业。​
  
  我讲讲房地产,我觉得未来6到8年,咱们可以下一个小的赌注,中国第一大行业是谁,过去我们觉得毫无疑问,最大的土豪产出,成堆产出都是在房地产领域,由于房地产的规模是中国第一大行业。我觉得6到8年内,大健康就会成为中国第一大行业,所以在座的很多企业家,可能都没碰过大健康这个产业,这么大未来成为中国第一大的行业,如果你过去一直碰房地产,为何不去碰碰大健康,从培训教育、研发、医药制造、医药批发到零售,医院下游到养老,再到医疗,整个健康大的产业支付,保险,支付渠道等等整个环节我觉得非常大的体量,很多人是可以做的。​
  
  所以我觉得健康是认真要考虑的。房地产的问题,真的是不转是不行的,房地产商,现在过得不愉快,我觉得一样的原因,因为你做得跟别人完全相同,你要做一个不一样的企业,从政府来说,也会面临非常大的压力,地方政府要还债,大部分的债都是跟土地的收入有关。所以地方政府有非常大的动力和动机,要维持土地的价格平稳上涨。所以这样才能够把债给还了,但是平稳上涨的概率有多高呢,我认为恐怕在未来3到5年内,这样一种持续高涨的趋势逐步就会到达一个平衡点,开始逆转,开始供过于求。如果地方政府不去改变发展方式,我觉得也是非常大的风险,地方政府现在这么高的负债率,要降低负债率,所以新做的很多事情,可能希望也是引进社会资金来做,这样给了房地产开发新的机会,我们从复星集团本身来说,把地产商业模式彻底转型成蜂巢社区的模式,自从想清楚做蜂巢社区之后,我心情快乐了很多,建议在座的有地产的土豪们,也可以认真的考虑考虑。​
  
  作为一个蜂巢城市,跟传统的地产开发有什么差别,第一个差别就在于你整个项目为城市提供功能,不是居住功能,简单的办公功能,要成为城市的核心功能。比如说有些城市,可能希望,你给我多造点医院,经济很发达,但是健康弱,有些城市经济很发达,生产要素里面金融很薄弱,你造一个金融蜂巢,有些人说什么都好,老百姓没有地方去,需要体验的消费蜂巢。这些模式的核心,第一,为城市提供一个功能,这个功能怎么实现,通过导入核心产业来实现,围绕这些功能的核心产业,比如说如果做直接金融,直接金融就要27个品类,确保27个品类当中,金融中心能够导入每一个品类,导入1到3家,这样才能形成核心产业链。还有配套的延伸产业链,还希望围绕核心功能导入核心产业以产促成,希望产成融合,居住、生活、消费、工作都在一起,这样社区是有大量的就业机会,不会有睡城、死城的问题。这就是这个导入能力如何,复星集团之所以选择蜂巢的原因,投了大量有核心能力的资源的企业。​
  
  刚才东华一直建议我讲得稍微软一点,商业力量,商业之美,我觉得确实我们很多情况下,都会被看做太功利的东西,因为我们讲效益。分享两个非常小的案例,对我触动很大,第一个案例,去年6月7号,现在是6月14号,一年前的一周,在厦门有一个叫陈水总的人,在厦门公交车上纵火,一下烧了37个人,十几个是高考的考生,之所以出此残忍行为的原因,是他自己生活碰到了很多不如意,过去几年当中多次求助无门,他企求别人帮忙,别人不愿意帮他,所以他跟社会决裂了,造成了无辜死伤七八十人,这么一个事儿。​
  
  这么一件事情,在我看来像现代版的社会寓言,被他伤害的这些人,都不曾伤害过陈水总,但是伤害过陈水总的人,并没有因为陈水总的报复得到伤害,讲起来比较拗口。我简化一点,作为一个群体而言,人类社会,包括企业家跟老百姓,咱们都是一个命运的共同体,当今天你看到一个弱者,你不愿意去帮他,你纵容了自己的冷漠的时候,其实你就在放弃自己的未来,因为你今天放弃了救助弱人的机会,将来为此可能受到一个伤害。​
  
  第二个例子跟这个关联,今年2月17号,在深圳地铁里蛇口的水湾站,这个地方有35岁的IBM的女白领,由于低血糖的原因摔倒在出口的台阶上,位置不太好,滑下去了,俯卧的方式,七八分钟的时候,地铁员工通过录像发现问题马上来现场看,看了之后没敢动她,生怕自己担责任,25分钟之后警察也来了,警察也没敢动,觉得风险太大了,敢动的时候50多分钟之内,医生来了,120来了,发现人已经窒息死亡了,35岁,未婚的姑娘,在光天化日之下,10点29分,由于低血糖非常小的事儿,竟然就死了,而且在中国的大都市。我吃不准,今天在座的所有的人,咱们会不会有一天在某一个地方,有没有低血糖的可能?你觉得如果真的自己由于低血糖的原因,在这么一个热闹的社区当中,竟然辞世了,不觉得死的很冤枉吗?我想说一个事情,媒体一边倒的谴责地铁,谴责警察,觉得很冷漠,谴责所有微观的人,觉得你们太冷漠了。我觉得作为我们企业家,我们不能扮演一个微观者的角色,更多的应该思考怎么样利用商业力量去改变人心,改变人性,改变社会。​
  
  我想了一个方法,我后来要求我们的保险公司设计了一款他益险,我们称之为帮扶险,之所以造成这个情况的很重要的原因,中国从2006年开始发起了6起案例,第一起案例是南京的彭宇案,扶了老人判词了4.6万,登峰造极的是天津的许云贺,赔了10.8万元,这几个案例,只用区区几十万块钱就彻底改变了中国人的思想。我几个外国朋友,在深圳事情发生之后就问我,这个事儿你们中国很普遍吗?我就不知道怎么去回答,别人觉得你们中国人的人性是这样的。​
  
  我的做法,做这款保险不是卖的,是C2C的,两块钱可以赔一万块钱,每个人身上可以赔20万元,我觉得就应该按你的人性去做,该扶就去扶,所有的后果大家共同帮你承担,推出这个险之后,我们家族里面年纪最大的长者,是我岳母,岳母说她个人买两千块钱,把我们所有家庭的孩子都送一遍,希望你们大胆去扶,不要担心。上海同济大学的书记,他说动员校友募捐,给所有的同学们都弄一份,希望同济大学学生在场的情况要去帮扶。我在想,能不能通过这样一份保险,我们觉得我们会按人性、人心做事情,希望把这款保险,这个事情做完。​
  
  第二个去碰的就是医患矛盾的东西,我觉得其实医生的道理是一样的,我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是医生,过去病人送过来2%的希望都会救,现在到50%的把握才会动手,而且家属必须到场,否则动了之后自己的风险太大了,要被杀掉,被打伤,何苦冒这些风险呢?像这些问题,如果商业的企业家们,我们纵容这种社会的恶习去暴涨,迟早有一天会伤害咱们自己的企业,会伤害咱们的个人。所以我的想法,我们的商业力量应该致力于用公益的方式去改变社会,改变人心的距离。所以我理解商业之美,不仅仅是高效率的盈利,我们高效率的去改变那些社会的陋习,是不是也是应该我们商业应尽的责任。谢谢大家!


本文来源:正和岛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