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局】P2P网站网金宝:上线4个月跑路,如何让600多万元下落不明
i黑马金融与风投 i黑马金融与风投

【败局】P2P网站网金宝:上线4个月跑路,如何让600多万元下落不明

北京首例P2P网站“跑路”事件主角,上线仅有4个月的网金宝于6月4日悄悄关闭,随后,有投资人发现,其网站上预留的联系电话也处于无法接通状态。

截至记者发稿时,投资金额总计600余万元仍旧下落不明,涉及全国至少130多位投资人。

由一百余位投资人组成的维权团队因无法找到背后的实体公司而无法在北京市公安局的经侦部门立案。

不过,网金宝幕后公司开始浮出水面。理财周报记者从工信部独家获悉,网金宝备案信息显示其主办单位为北京雄伟光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称雄伟光大)。

而另据记者了解,被网金宝卷骗20万元的投资者章女士此前曾查到其资金流向的商户也正是雄伟光大。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网站关闭第二天,此商户在6月5日结清了账户最后一笔钱。



“最低13%收益率”诱饵

有投资人向理财周报记者表示,网金宝除声称与央行合作,有担保公司对投资项目进行担保外,还运用了一系列手段吸引投资者投资金额最大化。

最初,在该网站投资10万元的吴先生告诉理财周报记者,他们是从百度、搜狗等搜索引擎中找到该网站,而值得一提的是,网金宝还得到了搜狗的认证。

此前该网站宣称与湖北中州担保投资有限公司的担保合同与反担保合同,以对投资者提供“全额本息担保”。而目前该担保公司完全否认与网金宝有过合作。

另一个诱饵则更为直接。据理财周报记者了解,网金宝确实提供了吸引人的贷款利率,最低年利率不低于13%。记者从保留的网金宝网站截图中看到,某项目年收益率显示15%+3%,而这3%是网站宣称的推广期返点。

在网金宝投资了7万元的宁先生说:“以为网金宝作为新设立的网站,需要用高贷款利率吸引投资者,所以没有对这么高的贷款利率产生怀疑。”

不同于“P2P”,该网站在最初推广期宣称其采用的是P2C2G(个人-企业-担保)的投资平台。但值得一提的是,该网站上的贷款只针对公司不针对个人,且每个企业发的单个标最低融资100万元。由于每个标所要融集资金量庞大,网站“制造”虚拟标的数量也大大减少。

说是虚拟标,理财周报记者在网金宝网站截图中发现,其借款企业的名称都很模糊,为“某酿酒企业经营贷款”“某大型汽车租赁公司经营用途贷款”。以致记者想查询投资标的借款企业是否接受过该P2P平台的融资都无从下手。而投资者之一的宁先生也明确告诉记者,“没有一个借款企业标记了确切名字”。

上述投资者还告诉理财周报记者,投资后网站每天显示当日累积收益,承诺收益满100元后可提现,本金只能在到期后偿还。但至今都未有投资人收到本金。

该网站标的存续时间也设置得非常巧妙,2月份网站还尚处推广期,没有设置投资标。3月份开始发“标”,最短的投资标也是在3个月之后到期,5月才开始出现投资期为1个月的投资标。也就是说,截至6月4日网站关闭,还未有投资标到期。

那么,600余万元的投资资金去了哪里?

据了解,网金宝与京东旗下第三方支付平台网银在线合作,该平台对网金宝的投资者实行代收代付两个功能。投资人先将钱汇入网银在线,单笔交易扣除0.3%的费率,网银在线再将资金汇入P2P平台账户,而这个平台账号一般都是一个公司账户。

被骗走8万元的维权发起人肖先生告诉理财周报(微信公众号money-week)记者,他们投资项目产生的收益,并不经过网银在线,而是直接由网站方面转账过来。

受“网金宝跑路”事件影响,网银在线工作人员告诉理财周报记者他们暂时不接与P2P平台的合作。不过,即便P2P公司采用与第三方支付平台合作对投资者的资金安全似乎并没有起到保障作用。

网贷之家CEO徐红伟告诉理财周报记者:“第三方支付平台做的只是一个通道业务,将资金经过第三方支付平台走账。相比较而言,第三方托管平台更安全,托管的方式是将投资者账户内的资金放入投资者的虚拟账户里,而第三方支付平台是将其全部放入P2P平台账户里。”

立案困难,实地调查幕后公司

虚拟公司人间蒸发,背后的公司开始渐出水面。

上述投资人对理财周报记者称,他们曾查过自己的全部投资资金打入一个叫王肖清的个人账户中。无独有偶,理财周报记者在58同城的招聘广告中,看到了一则雄伟光大的招聘广告,而联系人的名字也是王肖清。但该公司否认公司有王肖清这个人的存在。

6月10日上午,网站关闭近一周,理财周报记者随4位投资人来到北京市朝阳区公安局经侦办,接待警官告知投资者,因P2P案件中投资者与网站并没有签订书面或电子合同无法立案。同时,网金宝贷款利率未达到非法集资额度(非法集资需达银行同期贷款利率4倍),亦无法以非法集资罪立案。

不过立案也并非没有可能。当日值班的韩警官对投资者表示,若查明主办方的确为雄伟光大则可能会予以立案。

6月10日下午,理财周报记者在工信部了解到,网金宝的备案信息显示其主办单位确为雄伟光大。而其下属的“北京市通信管理局”则告知记者,备案流程并不简单,“备案需要提供单位证件,主体资格人证件,网站负责人证件。并且要到现场核验拍照,签署核验单、签字,上传至管局系统,才能对网站进行备案。”

由此表明,能在工信部网站备案并非容易。但此前雄伟光大一直向外界否认其与网金宝有任何关联,甚至通过媒体发表声明澄清。

6月11日下午理财周报记者前往雄伟光大办公地点了解情况,而当日的办公室内的二三十个办公桌却异常冷清,甚至光线并不太好的办公室只开了少部分灯,而显得办公室里有些昏暗。

接受采访的财务负责人吴汉银向理财周报记者解释称,他们公司是做和矿产有关的生意,是做实业的。业务员在钢厂,并不总在办公室。一般每天只有3到5个人来上班。

对于网金宝跑路事件,吴汉银告诉记者他们也是30号左右才知道。不过,与媒体此前报道的一位投资人曾在5月22日就与雄伟光大负责人熊伟电话沟通过,说法相左。

吴亦对记者表示:“如有我们的员工背着我们拿着公司的材料去为网金宝备了案,经公安部门立案取证后该我们承担责任我们也不怕。但现在事实会不会是这么回事,应该说我们对我们的员工,对我们的管理是有信心的。”

但最后其又强调:“应该说是……”

P2P行业仍不规范,亟待加强监管

不与投资人签订书面或电子合同是P2P行业的普遍做法,同时,因P2P平台信披模糊,投资者也难以掌握其投入资金去向。可以预见,若仍发生P2P网站跑路事件,投资者仍会遭遇立案困难。若要改变这一行业的普遍做法,需监管部门加强对其监管。

当前,P2P平台存在着诸多普遍且并不轻微的问题。为公司提供贷款且单个标筹资100万元以上的并不只有网金宝,近来,逐渐有一些P2P平台涉足了此类业务。拍拍贷相关负责人林莉烨对理财周报记者说:“对公司融资,一个标融资100万以上的,平台本身的风控能力很重要,如果前期没有做很好的调查,调研,是有很大风险的。这类业务要求平台较成熟、风控经验较丰富,且线下非常了解标的的大项目。”

理财周报记者打开多家发展此类业务的P2P网站,发现普遍对公司信息提供得很模糊。即使近期较受投资者青睐的积木盒子,对借款企业也以“×××科技开发有限责任公司”“×××贸易有限公司”显示,更未标注企业地址、电话。

“这个行业约定俗成不标注企业太多详细信息。”徐红伟告诉记者。但这一约定俗成为网金宝这样成立不久的诈骗公司提供诸多便利,投资者无法查询到其投资资金是否投向了该企业,甚至都无法知道企业是否接受过该P2P平台提供的贷款。

这种情况下,即使平台本身不是虚拟的,也可能会设置些虚拟标来自融。

但此类网站至少将每个标的信息列出,理财周报记者看到有网站则干脆像银行一样列出不同收益率名为“定存宝”“月息通”的理财产品。还有网站仍提供前段时间备受诟病的“债权转让”产品。

此外,即使很多P2P平台与担保公司展开合作,也并不能保证投资者的资金安全。“即便找个担保公司,有的担保公司担保额度超过了自身的授信,而且也有很多公司担保公司做得并不好。”徐红伟说。

将资金停留在平台账号上,就很难确保不打破道德风险,而P2P网站也形成了一个类似其它金融机构的“资金池”,将募集的资金短借长贷,以前的投资标到期后去发新的投资标将资金对接上。

“今后监管的方向是实现出借人与借款人的账户直接对接,而就我目前所知只有上海一家P2P平台实现了借款人与出借人的账户直接对接。”徐红伟说。

并且投资一个P2P平台的门槛并不高,只需50万便能将一个P2P平台注册上线运营。

“以前跑路的P2P平台多出现在长三角、珠三角这一带,现在,在监管层眼皮下出现跑路的P2P网站,监管层下一步势必会加强对P2P的监管。”林莉烨对记者说。

有业内人士表示,加强对P2P的监管要提高准入门槛,首先要提高注册资本金,保证平台基本的运营能力,第二要对从业人员资历把关,要具备相应的风控人员,第三要法务手续健全。同时过程的监控也要跟上,投资表信息要报备到某个部门,或是公开出来实现借款信息透明化,防范公司做虚假标。

来源:理财周报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