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知道的俞永福,及UC身价50亿美金幕后
i黑马TMT i黑马TMT

我所知道的俞永福,及UC身价50亿美金幕后

上周,中国互联网最大并购案诞生,UC优视全资融入阿里巴巴集团,UC的“班长”俞永福除了担任UC移动事业群总裁,还进入阿里集团最高决策团队——阿里集团战略决策委员会。谁是40岁以下最柳传志的CEO,左林右狸的答案是俞永福。



从外形上看,俞永福和柳传志并无太多相似之处,比起国字脸,一脸写满庄重和严穆的柳传志,圆脸、微胖、不说话也笑三分的俞永福更具亲和力。

俞永福与柳传志一脉相承的是其出众的管理思想和口才。

雷军口才很好,但至少两次大会上,雷军在会场都和左林大叔感慨俞永福口才真好,有一年GMIC(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雷军本来有事需要先走的,但留下来的原因是等俞永福的演讲。要知道,雷军很长时间都在UC优视的董事会并曾经担任过董事长一职,对UC优视和俞永福都很熟悉。可见俞永福的口才有多好。2011年8月16日,小米在798做发布会,有一个环节是俞永福和李学凌上去说相声,赢得掌声一片,在现场的左林大叔真心觉得,俞永福完全是可以去德云社客串的。

俞永福对内喜欢用“班委会的一致决定”来传递公司的价值观,很显然,这是受了柳传志的管理三要素:搭班子、定战略、带队伍的影响。左林大叔刚创办雷锋网的时候,曾经请教过俞永福关于到底是先事后人还是先人后事的问题,俞永福的回答是:事为重,人为先。在很八卦的问起其投资人经历(左林大叔也曾混过一段时间VC圈)是否对其创业有帮助的时候,俞永福的回答是:跳出画面看画。这些都是标准的柳传志语录。

俞永福在担任UCWeb CEO前最重要的职业履历就是在作为创始员工加入联想投资负责互联网及新媒体投资业务,今天的联想投资已经易名为君联投资,已经开始逐步区隔与联想母体的关系,但在十年前,联想投资还更多是一家和联想控股战略跟随很紧密的投资主体,俞永福由此受柳传志的影响也是很自然而然的。

俞永福自己讲过一段他与柳传志的一次开会的经历。那次开会,大家的话题扯得越来越远,这时,柳传志让大家把讨论这件事的目的写在黑板上,很快,会议就取得统一意见。俞永福的小结是:做其它事情也是这样,要把你脑子里想的问题目标想清楚,事实是一系列的问题都是这样,首先要把目标要搞明白。

左林大叔一直想问的问题是,俞永福的人生目标是不是想成为柳传志那样的人。

至少从永福大叔2006年30岁跳进UC优视当CEO起,他正在朝着这个目标迈进着。

一个广为流传的事实是,2006年11月,因为联想投资内部决策没有通过对UC优视的100万美金的投资,俞永福接受何小鹏梁捷哥俩的邀请,辞掉了联想投资副总裁加入UC,担任CEO,俞永福首要做的是帮着UC融资,这笔400万人民币的天使投资很长时间都被外界认知是雷军一个人完成的,其实不然,400万里雷军出了200万人民币,另外200万人民币是被其他天使投资的,其中就有有绰号连长的王江,他和雷军应该在UC上有超百倍的回报。多说一句,王江也是美团的天使。各位邻里,是不是组团去吃澳洲吃王江啊。

当然,相对王江,雷军在UC上参与的更深,在离开金山后,雷军甚至曾经担任过UC董事长一职一段时间,正是雷军的参与,同时也是UC在2007年Q2 连续每月30%的用户增长,晨兴和联创策源这两家与雷军关系甚好的基金在2007年8月给了UC优视1000万美金的一笔A轮投资。

今天UC的首席运营官朱顺炎的进入也与雷军颇有渊源,朱顺炎与俞永福相熟,也是当年雷军介绍给俞永福看看项目是否值得投资,其看过后没投资该项目,但俞永福看上了朱顺炎这个人,后来拉进了UC。朱顺炎的进入曾经在UC董事会里引起纷争,最开始UC董事会否决了这个提议,这让俞永福很是光火,拍着桌子用自己的股份作对赌,重新通过了收购迅彩邀请朱顺炎入局的决议。俞永福在解释为何这么坚决的时候给出的答案是当时三个管理团队成员木有一个是市场出身,而且顺炎的团队磨合的很成熟,很有经验,移动互联网已经开始快速成长,一个完整的团队可以避免错过市场窗口。

从历史来看,俞永福是对的。此时,距离俞永福加入UC还不到一年。

一个小细节是,俞永福加入UC,得从北京到广州,UC给这位CEO租的房子就在广州著名的天河软件园附近,可以走路上下班,但来广州没多久,俞永福就自己买了辆车,表明了“安家”的决心,给何小鹏梁捷哥俩吃了颗定心丸。也正是这个与兄弟们一起同甘共苦的小细节,让之后的拍桌子能起到效果。

有一个已经被人淡忘但应该被提起的细节是,在雷军和俞永福进入UC前,UC其实的主营业务是给运营商做项目,15人中只有2、3人在做UC浏览器这个小产品,UC在创办最开始的两年处于以战养战的地步。几乎是雷军和王江的天使投资到位的同时,中国移动的千万级大单也如约而至,双喜临门下也让何小鹏梁捷两哥两左右为难,不过在俞永福的坚持下,UC选择了将这个移动运营商的大单转给华胜天成,聚焦全力突击浏览器的市场。这应该是UC能从最开始的300万美金到现在40-50亿美金,八年近2000倍成长的开始。

有一个被公众忽略但确实存在的事实是,在2010年,UC高歌猛进,并拿到阿里巴巴和诺基亚的战略投资后,让自己成为一家2亿美金公司,拔剑四顾的时候却立刻遭遇了一场生死考验:塞班平台的急转直下,IOS和安卓等智能设备的快速崛起,同时,UC在业务上也遇到了挫折和挑战,内忧是UC乐园没有取得预期,外患是在浏览器市场上,既有腾讯这样的巨头来袭,又有海豚这样的新锐突击,就连UC的实习生搞了个猛犸浏览器也让媒体惊叹不已,似乎一夜之间,UC这个宠儿就面临被边缘化的危险。但不见风雨,何以见彩虹,正是有这种险恶,俞永福和他的班委们在后来所完成的一系列惊天大逆转才让人值得翘大拇哥,朱顺炎所领导的九游业务的快速崛起,UC也在智能设备所引导的移动互联网这一浪里重新企稳,再度出发。

同时,坚持独立的俞永福也一直在百度和阿里两巨头之间长袖善舞,没办法,谁让一方是自己重要的合作伙伴,一方是自己的投资人呢。

说起俞永福与马云的渊源,那是2008年底,在UC敲定B轮融资的前一周,俞永福已基本敲定几家的投资人,这时阿里巴巴参谋长曾鸣找到了俞永福,提出了投资UC的想法。但时间上更改决定其实已经有些晚了,所以俞永福也没有多想。但是两天之后,俞永福又接到了曾鸣的电话,曾鸣想让他飞一趟杭州,见见马云。于是,俞永福抱着认识“行业前辈”的心态去了杭州,但在与马云深谈了两个小时之后,最终接受阿里巴巴的战略投资。

回头看来,今天UC整体入赘阿里也合情合理。由于阿里巴巴入股在前,因此,在同等价格下,阿里巴巴也是有优先权的。但之前阿里巴巴是小股东,没有足够多的话语权,一个契机是,新的一轮资本周期开始兴起,晨兴和联创两家基金在当下募集自己的基金,因此,他们有退出的动力,晨兴甚至借此把哈佛商业评论打包卖给了阿里巴巴。

事实上,此次UC并入阿里后还存在一种可能,那就是在成功护航阿里巴巴上市后,俞永福重新将UC单独拆分上市,这样的可能性虽然不大,但确实存在,特别是对俞永福同学来说,还真心能将这种不可能变成可能。这也是为什么看好UC的媒体会喊出,俞永福会不会成为阿里巴巴的张小龙。


想想柳传志吧,从1984年加入联想,到1999年联想拆分,再到今天联想控股集体上市,柳传志让自己从一个国家工作人员,变成了联想控股最大的个人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其间的是怎样的进退腾挪。其实不仅仅是柳传志,马云和雷军这两个现在和当年的UC老板其实也是以一次次以退为进完成自己从经理人到创始人的华丽转身。

以永福同学的才智和能量,拥有一个完全自主的平台时再自然不过的事情。这个事情如果马云给不了,雷军一定会给,即便雷军不给,永福自己也会争取出来,一大堆VC也会等着门口给永福。

永福同学的背后,有其近似MBO的财计,有其在媒体上的长袖善舞,但更多是其敢于承担和一往无前。

自助者,天助之。自古乃天道。

来源:左林右狸(zuolinyouli007)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