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沙龙论坛实录】音乐O2O怎么玩?
i黑马文化与创意 i黑马文化与创意

【音乐沙龙论坛实录】音乐O2O怎么玩?

北京时间6月12日,黑马全球路演中心在北京中关村创业大街和美国硅谷同步揭牌启用。黑马全球路演中心将为创业黑马提供从项目展示、融资并购、资源对接、创业培训、创业沙龙、宣传推广等一系列全方位服务,让“创业无时差、创新零距离”,帮助中国创业者走向创业、创新、创富的舞台。


来源:i黑马

6月15日下午2点,在黑马全球路演中心,黑马会文创行业分会举办以一场主题为“音乐O2O怎么玩?”的沙龙活动。这场活动邀请来李宏杰(张北草原音乐节创始人)担任沙龙主持人,陈华(唱吧创始人)、黄勇(九门国际爵士音乐节创始人)、尹亮(乐视网副总编辑、音乐中心总监)、陈戈(星聚科技VOW创始人、前巨鲸音乐创始人)、金震(库客音乐网副总裁)作为特约嘉宾,他们分别为大家做主题分享。尹亮分享了关于Live线上体验标准的思考,黄勇深度探讨音乐产业化进程的环节与链条,陈华分享了怎么将唱吧和线下KTV打通O2O服务链,陈戈做了主题为音乐智能设备对市场的引爆的话题演讲。

在第二趴论坛互动环节中,李宏杰和四位嘉宾围绕“音乐O2O怎么玩?”的主题展开了精彩纷呈的对话,在现场与观众的互动中,观众的提问更是相当有水准,与几位嘉宾的自由交流看点颇多,彼此的观点碰撞也十分有料。以下是论坛互动的实录:




互动论坛主题:音乐行业O2O怎么玩儿?

主持人:李宏杰(张北草原音乐节创始人 )
嘉宾:
陈华(唱吧创始人)
尹亮(乐视网副总编辑音乐中心总监)
陈戈(星聚科技创始人、前巨鲸音乐创始人)
黄勇(九门国际爵士音乐节创始人)
金震(库客音乐网副总裁)

李宏杰:O2O真正的含义是什么?现在看Live生活我觉得O2O的“2”似乎应该是O+O,线上加线下,你觉得O2O在未来会不会就是这样一个含义?还是说在未来会有更大的可能性?
  
尹亮:当然会有更大的可能性,我刚才一直在拿体育产业举例子,我觉得音乐产业线上的体验标准是一直没有被建立的,视频直播的体验,其实它跟体育唯一的区别就是体育有一个结果导向,输或赢,音乐其实也具备这样的特点,它不可重现,好比黄勇老师在一个地方演出,今天发生的永远不会再发生,再演出肯定跟这次不一样,你的情绪、表情方方面面肯定是不一样的,所以我觉得这里面的空间很大,这个领域就像是一张白纸,像体育产业,比如英超、NBA这样的赛事,我们思考下它究竟是线上成就了线下,还是线下成就了线上呢?这不仅是单纯做加法的问题,而是类似核聚变的过程。
  
李宏杰:如果用O2O可以解决一个音乐行业目前的问题,你认为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哪个?
  
尹亮:我觉得还是音乐的用户体验,互联网时代的音乐体验跟传统的音乐行业用户体验要做出差别。

李宏杰:如果用O2O可以解决一个音乐行业目前的问题,你认为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哪个?

黄勇:我觉得还是质量问题吧。我想跟所有搞音乐多年的朋友说,当我们埋怨社会埋怨自己收入不多的时候,我觉得还应该埋怨自己到底写出了多少的好东西,迫切需要解决的还是全线音乐的质量。
  
李宏杰:你从巨鲸到VOW耳机,在我看来O2O对你来说,就是从线下到线上,我理解的对吗?还是说你现在也是O+O?
  
陈戈:对。我最早做艺人的经纪人,包括像崔健、汪峰等等,然后在这中间做了七年多的数字音乐,就是巨鲸音乐网,在我做艺人经纪人的时候就发现,为什么这些人的唱片还都在卖,但是我老收不着钱?传统的音乐行业在萎缩,然后itunes来了,我就要变成卖音乐的,建立销售音乐的渠道,后来就成立了巨鲸音乐网。在前面这一年半当中突然发现,没人给MP3付钱,都是下载、试听在全球范围内都是这样的,到今天为止也是一样,没有人为一个MP3文件付钱,现在当然也是这样的,但MP3文件就是一个低品质的过度阶段,就像VCD一样很快就会过去。
  
原来音乐产业要不就是那个“O”,要不就是这个“O”,音乐产业所谓的“O2O”从来都没有开始过,因为那个“O”和这个“O”之间中间横亘了传统的音乐产业链,包括传统的音乐唱片公司、演出公司、明星纪念品衍生产品的公司,当然还有传统的设备公司,也就是说粉丝花钱买的这些东西,都跟互联网几乎没有其实关系。现在大家都说要用互联网再造整个音乐产业,要用“O2O”或者其他形式,但总而言之它会成为O的N次方的,因为它会发展非常快,而且你一定要用“O”的N次方来看待你做的互联网音乐服务,还是一个三合一的东西,但具体不管做哪一块,我都觉得一定是用互联网思维来带动的。

李宏杰:刚才陈戈说2009年在Google音乐推出之前,中国的互联网音乐都是免费的,收费几乎不可能,我知道库客音乐网一开始就在建立用户的收费模式,我特别好奇你们怎么能做到这个事儿?除了是针对古典音乐这个细分领域,国家政策方面有影响吗?
  
金震:2007年的时候,我们刚刚创立库客,那时候我也是有机会做流行音乐的,但当时看百度、腾讯、豆瓣、优酷都免费,所以我们当时就没拿这块资源,选择了古典音乐。随着我们业务的不断扩展,我们也尝试了更多地业务模式。其实我们当时也做了Live,但没有尹总做的4K品质那么高,我们就是普通品质,当时跟武汉音乐学院的同学聊,他们也做专业上的赏析,我们做了个统计,在2009、2010年的时候,中国演出市场大概是100亿的规模,武汉可能稍微好一点,再往下的二三线城市基本上是有音乐听,但没有人去演出。我们也做过一些调研,了解大家对现场的节目感兴趣程度,北京毕竟好一点,像二三线城市的人会说我们没看过话剧和京剧表演,所以当基于这样的考量,我们就想到互联网上来实施,2011年,我们搭建了库客网,当时我们跟国内大概20家剧场合作。

刚才陈总讲了,我们更多也在往线下渠道渗透。2013年开始,我们也开始做背景音乐,中国的商业环境发展非常快,邻国日本一年大概有十亿美金的市值,所以去年我们开始建立团队在做了。

怎么在音乐链条上做收入?高品质的数字化音乐前景乐观
  
那个时候收费也很简单,我们在新浪上打个文字链广告,一天能点击广告的用户好几万,然后我们算一下转化率,其实我们也算是这个行业中的异类,第一天网站上线我们就开始收费,在中国PC端你要卖音乐特别,很简单的就是BAT都有,你凭什么要付钱?但乐视、小米都推出了相应硬件,包括带互联网功能的耳机。我们发现,随着硬件不断升级,终端设计的不断普及,数字音乐通过品质的提升,还是能够获得很多可能性空间。

李宏杰:你们之前只做线上并没有做线下,后来跟大学合作,您有没有预期线上线下未来能占到多大的收入比例?
  
金震:我们现在的收入其实全部来自于线上,我们的O2O是反过来的,三五年前是背景音乐,基本靠放张CD就能解决,如果我们占领足够多的终端,我们也可以推新歌的发布。

李宏杰:古典音乐的经验可以移植到其它音乐上面来吗?

金震:其实可以。库客数据库里面古典音乐占了80%,我们其实还有其它的音乐形式,甚至我们库客自己也做了一些唱片的录制,花了三年时间,把中国原生态音乐又录了一遍。其实我们跟乐视有很多相象的地。

李宏杰:大家都希望你们一起做点儿颠覆的事儿。陈总,黑马会员群里有人问,唱吧这么多会员,它的盈利点在哪?

陈华:我们现在主要还是靠虚拟物品,就是粉丝给偶像送礼。
  
李宏杰:您要做的KTV和传统的KTV有什么区别?
  
陈华: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它是一个联网的KTV,因为联网之后很多东西是要变化的 ,也许当你在一个KTV里唱得很嗨的时候,千里之外你的朋友给你订的一箱酒已经送到房间里来了,这是可以实现的。诸如此类的可能性还有很多。

李宏杰:如果用O2O可以解决一个音乐行业目前的问题,你认为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哪个?

陈戈:每一个音乐人怎么赚钱。
  
黄勇:所有的音乐产品的质量问题。
  
尹亮:从音乐作品的创作过程到达用户的用户体验。
  
金震:用户体验至关重要。
  
陈华:传统音乐的模式可复制性差,线上的用户体验又不够好,这两者的如何更好地融合是今天还没有解决的问题。

————花絮篇————
尹亮(乐视网副总编辑、音乐中心总监)

黄勇(九门国际爵士音乐节创始人)

陈戈(星聚科技VOW创始人、前巨鲸音乐创始人)

陈华(唱吧创始人)

金震(库客音乐网副总裁)


现场观众提问

论坛互动环节

黑马会文化创意行业分会大合影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