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敏洪口述:我怎么去实现民办大学梦?
i黑马教育培训 i黑马教育培训

俞敏洪口述:我怎么去实现民办大学梦?

近日俞敏洪参加了电视节目《论道》时再次描绘了自己的民办教育梦。面对现实教育体制的不公,社会对民办教育的质疑,他的回答是“建立一流的教师队伍,打响耿丹学院的名气,让有开阔视野的老师来开阔学生的视野”。

以下是摘选的部分演讲内容:

教育不要区别对待:民办大学非营利机构来办更好

中国企业在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上的区别,随着中国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逐渐被缩小了差距,甚至很多民营企业在声誉和品牌上慢慢的超过了国营企业。国家也并没有故意要去区分国营企业和民营企业的高下之分。但是教育体系里,不单民办教育和公办教育有上下之分,连公办教育体制内都有纯粹的拆分。

这种情况和民办教育出现时间比较短有关。但是全世界没有哪个国家会把自己的大学分为一二三类,让学生还没有进去就觉得自己低人一等。每个学校都应该有自己特色,大学录取分数线可以有高低,但是人们选择一个大学不是因为它有没有名气,而更加重要的是他觉得他有一个适合自己的专业和适合自己的老师。今年政协会议上,我就呼吁:“有没有可能把一二三本这个人为划分的线给它去掉,让大学自己决定录取分数。”学生和家长的眼睛都是雪亮的,如果一个学校名气很大,但是师资和教学水平都跟不上,他们也不会去的。

要办好民办大学,必须是非盈利的结构去办,大学生的学费是不够这个大学运营的。而现在民办大学的情况是:学生的学费在完成了大学运营后,还有剩余,这就说明这些学校只是勉勉强强的完成了表面上对学生的教学任务。未来项目研发,名牌教授讲课,都是要往里面投钱的,所以我对耿丹学院是定义是,只往里面投钱,不会依靠它来赚钱,这是我执掌耿丹学院的前提。

三本怎么才有“爆发力”?强化师资,解决就业

未来我还会鼓动我周围的企业家不断的往里面捐钱,就像哈佛大学一样,一栋楼一个人的名字。但是要真正让这些企业家愿意投钱,首先要让他们觉得这个大学办得好,觉得这个大学是有希望的,所以一定要有个自我修炼的过程。

按照梅贻琦的说法:“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所以好学校,首先就要有著名的老师。我首先就要让耿丹学院的老师变成一流的老师,整个全校只要有十个八个带头人就够了。让最好的老师给老师上课,先让老师的眼界得到开阔,老师眼界开阔后自然就让学生的眼界更开阔。其实学生是特别容易受影响的群体,在大学四年给他们灌输正能量,正思想,树立他们的雄心壮志和价值观以后,他们会非常快的勇往直前的。

你会发现一个现象:三本的学生给予恰当的引导,他的成长速度比一本的学生要快。一本的学生创新思维容易受束缚,如果能鼓动三本的学生爱学习,那种爆发力是完全不一样的。学生的聪明才智不存在一本二本或者三本,只要给学生足够的教师资源,鼓动学生的学习热情,现在我们已经在和一些著名教授谈了。

有人说:“我想做新东方学生的家长,但我不想做耿丹学院的学生家长”。确实,现在中国的民办大学还没有达到能让家长心甘情愿去的地步。而社会和政策上,又给三本学生设立了很多无形的“坎”。

最直接找工作的问题。很多好的单位和公司根本不去三本学校招聘,这使得很多三本学生即使有才华也没有地方施展。我有丰富的企业资源,我已经组织了好几批企业家到耿丹学院去招聘学生、实习生。但是要让这些大企业主动去耿丹学院招生,还是要让耿丹学院的名气先出来。

玩转民办大学的两个要点:经济独立和管理独立

我曾经提出拿出10所公立学校做试点,变为民办学校,让中国企业家投入,去把它建成真正的私立大学。对此,有企业家是愿意的。但是国家却迈不出这一步,这点可以从朱清时办南方科技大学看出来。

朱清时一开始办南方科技大学,就是想建立一所真正的私立大学,按照学生质量来招生。但是他一开始,由于资源的问题,不得不依靠政府。现在南方科技大学已经完全归教育部领导,变成了一个按照高考分数录取的大学了。我很佩服朱清时,因为他能够从体制中间出来,从公立大学校长位置下来后,有这样的勇气从零开始创办一所大学。

我的优势有两个:一个就是没有去和体制内做任何的挂钩,我做的就是纯粹的独立的民办大学,至少能在学生培养、学校管理上面说得上话。另外一个,朱清时当时是一介书生,两袖清风,要完全依靠政府给的钱来把南方科技大学办起来。而对于我来说,假如学校除了学生学费外,还需要每年额外投入1亿元,我可以先弄一个 10亿元的基金,然后我想办法一年有10%的回报就可以了。更何况,我还可以通过新东方。

我现在为什么要一心一意把新东方做好呢?包括积极探索互联网这样的新运营模式,因为这样我支持耿丹学院的钱越轻松。所以,在经济上,我比朱清时要轻松一些。

来源:多知网 作者:Carey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