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兴:创业长跑中坚持的创新的维度
i黑马TMT i黑马TMT

王兴:创业长跑中坚持的创新的维度


美团网的办公地点,已经搬了五次,最近的一次,是在一个月前,从北京北五环外,搬到五环内望京一处远离喧嚣的办公楼。很难想象这是一家拥有5000名员工,和上百个分公司的庞然大物,这和它的聚集在北京最繁华地带写字楼办公的竞争对手们形成鲜明对比。

和5年前乃至10年前相比,王兴的样子很神奇地并没有发生太大改变,胖了一点,但仍然是松松垮垮的衬衫和长裤,搭配一双永远直视对方的眼睛,媒体常把它们形容为“清澈的眼神”。“让我们开始吧。”他说。

在亲手引爆团购商业模式,让团购成为亿万中国人的生活方式后,中国曾经一度有6000家同类网站,一度被称为“千团大战”。而在百度投资糯米,腾讯入股大众点评后,坚持独立发展的,仅剩下王兴创立的美团一家—一家独大的一家,也是唯一盈利的一家。

5月中旬,美团宣布完成C轮3亿美元融资,并启动赴美上市。王兴的10年创业长跑,终于要开花结果了。

“最会抄的人”

没人能准确说出,王兴到底启动过多少个创业项目。

在刚刚回国,创办校内网之前的两年,王兴做过输入法、短网址、社交网站,甚至地图,没人能说清它们的原型究竟是谁,但如此频繁的更替,如此快速的迭代,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有自己视为目标的模板,并在为此频繁试错。

2005年底,王兴创办校内网,这个项目的灵感依然来自外部,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它的内部代号是“Facebook”。但这一次王兴不再试错,他在项目最初,就一改此前重技术轻推广的策略,招募了300名“校园大使”,辅以近20种令人眼花缭乱的推广手段,一炮而红。

一年之后,校内网开拓的社交风潮已经席卷全国,数十家定位各异的网站一哄而上,将校园社交搅成一片红海。而校内网却因融资失败,不得不以200万美元卖给千橡集团的陈一舟。5年后,陈将由校内改名而来的人人网,以“中国最大的社交网络”概念在美上市,市值一度在中国互联网仅次于腾讯和百度。

2007年,王兴又一次启动了创业的脚步,创立类Twitter网站“饭否”,短短半年上线人数即达到百万,引发国内的微博热潮,不久之后,他又启动了类似校内、但范围更广的社交类网站“海内”,发展势头同样良好。但好景不长,2009年,饭否因“言论奔放”被有关部门关闭,连带着同服务器的“海内”,也一起关张。但门户微博却在此后迅猛生长,5年之后,用户最多时高达5亿的新浪微博在美上市,为王兴开启的这一场微博盛宴,画上了句号。

这之后到2010年创立美团之间的短短半年多时间,据说王兴又做过至少5个创业项目,但没人知道项目的具体名称、网址甚至是粗略的方向,唯一可以肯定的是,王兴又开始了新一轮“大规模试错”。

试错的结果不得而知。但正如5年前那样,王兴很快又高调启动自己的新创业项目,从内容到形式几乎完全拷贝自美国Groupon的团购网站,美团网。校内网时曾经看过的戏码再度上演,仅仅两个月后,已经有大量媒体以“百团大战”为题,形容效仿者一拥而上的乱象,半年之后,这个名词又悄悄改成了“千团大战”。

到美团为止,王兴始终未能摆脱一个创业怪圈,即模仿-爆红-被模仿-出局-重新开始,这样一个怪异的循环,更令人惊奇的是,中国的创业者何止千万,但这种大起大落的情况,几乎只发生在他一个人身上。

很多人笃信这是王兴的宿命,是“打小抄”带来的恶果。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王兴几乎是“copy to china”这个模式的代言人,例如,360创始人周鸿祎就曾不点名地说王兴“见一个抄一个”。更多的评论则认为,因为缺少自己的创新,“最会抄”的王兴在面对同样被抄的窘境时,才会束手无策。但事实果真如此吗?

创新的维度

位于美国东海岸的特拉华大学是美国最古老的大学之一,这里有茵茵的绿草,和古色古香的仿古式教学大楼,因培育出多位独立宣言和宪法签署人而知名,校训是“知识即心灵之光”,这所学校以计算机科技知名,在王兴离开这里,回国创立校内网的同时,该校将多点触控技术卖给了乔布斯,后者以此为核心打造的iPhone一鸣惊人,并最终成为全球市值第一的科技公司。

对于周鸿祎等的质疑,王兴最喜欢用来回应的一句话是,“创新和科学发现是两码事。乔布斯也借鉴了他人的创新。”

模仿也是创新。对于王兴来说,“抄”只是网站成立之初用于吸引眼球和关注度的一种手段,和原版相比,他在国内拷贝的项目,从来都在一开始就显现出根本的不同。在校内网,是完全与Facebook不同的推广路径和“二手市场”等迥异的功能设定;在饭否,则是一开始就支持中文140字,支持短信,并支持图片;在美团,则从根本的立足点就发生了差异—Groupon的思路是商家第一,消费者第二,在美团则恰恰相反。

这让“王兴系”的创业项目,在一片红海中始终显得格外醒目。很多人都很纳闷,王兴挑选项目的“感觉”为什么那么好。比如,当当网CEO李国庆就曾经发问,在一个城市做到第一不奇怪,中国有那么多团购网站,美团怎么能在那么多城市做到第一呢?

“机会总是有很多,但重要性不同。CEO最重要的工作,就是保证重要的工作,能够总是得到很好的贯彻实施。”王说。

“例如,(美团)对品质的强调,比如三高三低,持续不断地强调高品质低价格、低成本高效率、高科技低毛利,是我们一开始就想清楚的。”王兴说,“没有好的IT系统,没有好的执行团队,这些都不可能做到。我们不可能完全控制整个产业链条,只能尽可能施加力量,中国的服务业问题很多,美团会好一些,但是有合理的预期,我们可以通过随时退等业务的推出,来慢慢改善。”

对这个问题,王兴的对手、腾讯CTO张志东曾经给出过一个中肯的答案。他说,做团购,王兴一定比马云和马化腾强,因为“核心团队的认识是决定性的,执行力好,成本、节奏、次序做得好,策略准确冷静,在大家都烧钱时,选择了最经济、效率、持久的方式。”

“我们始终保持着创业者的心态。”王兴对《南都周刊》说,“三个事情别人永远无法代劳,设定公司的愿景,寻找合适的人才,保持足够业务运转的现金可以用。”

焦虑,或者老外形容创业的“情绪的过山车”始终如影随形。今天还觉得“我们要成为行业领袖”,明天就觉得“我们要完蛋了”,完全是生活的常态。王兴已经习惯这样的生活。十年来,他几乎保持着完全不变的工作节奏,早八点起床,喝碗粥吃个鸡蛋,烫点青菜,吃完上班,很晚下班,事无巨细永远亲历亲为,家永远搬到离公司最近的地方,回到家里睡觉之前所做的事,还是研究业务,“还有那么多人没有用美团”。

王兴的大学同学、舍友、创业伙伴王慧文说。包括大学时光在内,他和王兴一起在同一个屋顶下生活过十几年,不是为了省钱,而是为了讨论业务方便,甚至在双方都结婚成家之后,这样的状态还延续了很久。
“王兴是一个研究型创业者。如果要寻找一个跟他相似的人,我觉得是亚马逊的贝索斯。”王慧文说。


研究型创业

王兴的创业历程,几乎从头到尾都是在黑暗中摸索着度过。美团的初创团队大部分来自当初饭否时期的技术工程师,现任美团COO的干嘉伟,当年为投资方阿里做调查时,就曾直言美团的团队“缺乏经验”。

用王慧文的话说,王兴绝不是个“文艺青年”。他不看电视,也很少旅行,偶尔出去,也表现得像是普通的游客,乏善可陈。但无论何时出门,他的包里永远都装得满满的:Macbook、iPad、Kindle、iPhone和Nexus。

无论是王兴还是他的团队,几乎无时无刻都处于永无休止的学习和研究状态中。最初开始创业没有程序员,他和他的团队硬是自学了编程,校内网需要推广,他们又无师自通地开发了自己的推广套路,美团现在需要得到资本的认可,他又学会了和资本打交道的方法。
今年早些时候,王兴还提出了自己摸索的“四纵三横”预言:娱乐、信息、通信、商务这四大纵向的领域,每5年会遭遇一次“横向”的技术变革,过去的三横是搜索、社交、移动,即将到来的第四横,是物联网。

“Vision从何而来?你能看到多远的过去,就能看到多远的未来。相信一些事情,我们为此努力,不行三年再试一次,6年,甚至9年,总会证明你是对的。”

三个亚马逊出品的Kindle电子阅读器,这是王兴与杰夫·贝索斯最紧密的连接。他仍然保持着对互联网高度密切的关注,行业内的书看,行业外的书也看,“因为所有的东西都是连在一起的”。他像贝索斯一样,“用集体阅读保证团队的注意力不会分散”,他同样会拿出专门的时间来思考未来。但是贝索斯对他影响最大的,还是“用户至上”的思维方法,和始终如一的“坚持”。

有人曾经总结过王兴成功的几个法宝:眼界、执行力、运气、坚持。也有人说他是“每挨一棍子下次都跳得更高”。学习带来远见,亲历亲为的执行力带来用户,运气提供勇气,而坚持则带来希望。以至于媒体经常会用一句高盛公司的座右铭来形容这家公司,“我们贪婪,但我们长期贪婪。”

但这一切都需要有一个核心的理由,来保证人才在团购人才流动最疯狂的时期保持稳定,管理层在烧钱的诱惑面前保持镇定,团队在最低谷的时期仍坚持前行。

“我们相信规则的力量,”王兴说,“公平终将战胜不公,尊重契约终将战胜践踏契约,有序终将战胜无序,这就是我们一直坚持到现在的原因。


文章来源:《南都周刊》原标题《信仰的和不信仰的》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