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将成为互联网农业元年?
神奇的兔子 神奇的兔子

2014年将成为互联网农业元年?

  i黑马看到,随着十八届三中全会、2014年中央一号文件以及前不久国家决定建立全国统一的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困扰工商资本进入农村的土地流转问题,在政策层面得到了解决。而互联网与农业,一个现代一个传统,一个像阳春白雪,一个像下里巴人,看似风马牛不相及,却正在产生令人惊叹的化学反应。
  

  在2009年丁磊探索“第三代养猪模式”的同时,九城网络技术公司也成立了天时生态农业有限公司,到2011年刘强东开始种大米,到2012年联想正式组建佳沃集团,再到2013年“褚橙柳桃”的联袂上市,到现在2014年乐视落户山西生态农业基地,互联网农业在国内“遍地开花”。
  
  通过互联网技术以及思想的应用,可以从金融、生产、营销、销售等环节彻底升级传统的农业产业链,提高效率,改变产业结构,最终发展成为克服传统农业种种弊端的新型“互联网农业”。
  
  互联网农业的时代已经来临,在国内“遍地开花”,但从本质上讲,目前其主流模式只有两种:一是以联想、乐视等巨头为代表的全产业链覆盖模式,二是以生鲜电商为代表的农产品特色电商模式。​
  
  如果说2013年是互联网金融元年,那么有理由相信,2014年将成为互联网农业元年。
  
  互联网改变了一个又一个传统行业,现在,轮到农业了。



  对于互联网企业来说,农产品的高利润率一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新华社特约经济分析师马文峰告诉记者:“稻子的利润率达到百分之四五十,棉花的利润率最高达到百分之八十,相比较而言IT产品的利润率肯定没有这么高。”
  
  虽然互联网企业对于农业一直磨刀霍霍,但农业和其他产业不同,关系着中国14亿人口的吃饭问题,所以就涉及到国家政策的监管。国家的政策不松口,所谓互联网农业就只能是镜中花水中月,看得见摸不着。
  
  但这一情况,在近两年得到了改善,尤其是从2013年开始,政策终于放开了“缺口”。
  
  从2013年底到2014年初,农业行业发生了几件大事:

  1.2013年底党在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了《决议》,公报中“城乡建设用地一体化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财产性收入获得保障”,提到了农村土地流转的问题。
  
  2.2014年的中央“一号文件”关键词为“全面深化农村改革”,并且首次提出赋予农民对承包地承包经营权抵押、担保权能。
  
  3.2014年2月7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决定合并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和城镇居民社会养老保险,建立全国统一的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制度。
  
  三条政策直指包括互联网企业在内的工商资本进入农业最大的瓶颈—土地流转问题。
  
  对于农业来说,没有土地,一切都无从谈起。但中国的土地都掌握在农民手中,尽管农业部的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底,全国家庭承包耕地流转比例已达21.2%,但马文峰告诉记者:“这个数据里面的水分很大。目前,关于国内耕地的真实数量还存在争论,但无论这个数量是否为18亿亩,已经参与流转的土地一定不到1亿亩。”
  
  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意味着,农村集体组织可以像城市政府的土地局、土地中心那样,出让自己的集体建设用地,不必像现在这样,政府先低价从农民手中征地,然后高价卖给开发商。但同时,集体组织卖地时,必须接受城乡规划和土地利用规划的约束。
  
  今年的“一号文件”更是首次提出,赋予农民对承包地承包经营权抵押、担保权能。文件强调落实所有权,稳定承包权,放活经营权,承包地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三权分离”,既要稳定农户承包权,也要放活土地经营权,更重要的是允许承包土地的经营权向金融机构抵押融资。
  
  对于“一号文件”的意义,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郑风田(微博)这样说道:“改革开放至今,承包权和经营权大部分时间是合二为一的。现在看来,将承包权和经营权分离,将成为土地改革的一项重大突破。这意味着农民可以把自己的承包地转让经营,如果需要了还可以拿回来。过去农民不敢随便把地让给别人种,但现在明确了承包权和经营权之后,这样的担忧就少了很多。”
  
  相比较于十八届三中全会以及一号文件的精神,国家决定合并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和城镇居民社会养老保险的举措,可谓是真正“一锤定音”,扫清了土地流转最后也是最根本的难题。​


  只有给农民发养老金,才能真正让土地流转起来。中国的现状是地少人多,特别是在农村,艾格农业分析师周文泉说:“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之后,农田的承包权都在单个的散户手里。”企业想要形成规模化种植就需要大量的土地,而想要从这些散户手中拿到地,却是非常困难的。
  
  “对于60岁以上,不能外出打工的农民,只能依靠土地养老。而现在中国有将近1亿65岁以上的农民。”马文峰说:“中国大部分的土地都是在这些65岁以上的农民手中,农民如果没有养老社会保障,就是靠土地来维持生活,因此想要把农民的土地流转,必须要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
  
  马文峰表示,农民依靠土地其实收益非常少,一亩地一年的收入也就是千八百元,如果扣除劳动力等成本,净收入也就是三四百元。有了其他养老收入,农民自然就愿意将土地流转出去。
  
  至此,土地流转的大门正式打开,包括互联网企业在内的工商资本进入农村的道路已近在眼前。
  
  在2009年丁磊探索“第三代养猪模式”的同时,九城网络技术公司也成立了天时生态农业有限公司,到2011年刘强东开始种大米,到2012年联想正式组建佳沃集团,再到2013年“褚橙柳桃”的联袂上市,到现在2014年乐视落户山西生态农业基地,互联网农业在国内“遍地开花”。但从本质上讲,目前互联网农业的主流模式只有两种:一是以联想、乐视等巨头为代表的全产业链覆盖模式,业务几乎覆盖了从生产、加工、物流到销售的全产业链;二是以生鲜电商为代表的农产品特色电商,这种模式只涉及电子商务平台的销售环节,对于其他环节则委托给第三方,特点是投入小、见效快,但需要对产业链上下游的严格控制。
  
  联想的全产业链覆盖模式
  
  2013年11月12日,继佳沃蓝莓于当年5月上市后,联想控股旗下的农业板块佳沃集团宣布推出第二个旗舰水果产品—佳沃金艳果猕猴桃。非常特别的是,联想此次推出的猕猴桃与昔日“烟草大王”褚时健种植的“励志橙”一起,组合成“褚橙柳桃”首发,随即引发市场热议,并连带引发潘石屹代言家乡苹果、任志强(微博)代言家乡小米……一时间,褚橙、柳桃、潘苹果等成为农产品品牌营销的佳话。
  
  联想进入农业有标杆性意义:它标志着互联网农业迈入产业深度融合的新层次,也标志着资本下乡进入了跨界运营的新阶段。联想对农业的改造是全方位的,用互联网技术去改造生产环节提高生产水平,管控整个生产经营过程确保产品品质,还对产品营销进行了创新设计,最终将传统隔离的产业环节打通,形成了完备的产业链。同时,依托联想的全球化视野,可以在全球范围内进行产业的布局,实现自己提出的“三全”解决之道,即全程可追溯、全产业链运营、全球化布局。
  
  联想农业的可贵之处在于:对农业的深度研究和平和的预期。首先,联想没有选常规的粮油蔬菜等产业,也没有像网易那样去搞养殖业,而是选择了产品较为高端、利润提升空间相对较大的蓝莓和猕猴桃,这让运行有了可靠的产业基础,形成了盈利的预期。其次,充分进行了资本运作,没有从头开始,而是采取了收购的办法迅速形成规模化生产基地,缩短了投资期限。再次,联想意识到农业是一个长周期的产业,于是柳传志特别提醒负责农业板块的陈绍鹏:“我们不急着挣钱,10亿、20亿咱们投得起,一步一步稳着做。”当然,联想充裕的资本实力,也让他们有了这样说话的底气。
  
  生鲜电商努力挣脱泥潭
  
  将农产品搬上电子商务平台之所以受到青睐,就是因为其中蕴含巨大的商业潜力。2013年中国的GDP是52万亿,其中农林牧渔产值是11万亿,但农产品的网购渗透率却只有2%左右,相比较于3C、服装等行业动辄20%的渗透率,农产品的电子商务仍然有很大的发展空间:11万亿乘以18%,其中的市场无疑令所有人疯狂。
  
  但农业不是工业,农产品电商也不是工业品电商。尽管生鲜电商被誉为最后的电商蓝海,但基于对产业特殊规律的认识程度和实践上的空白,那些简单拷贝普通电商模式而勇于做生鲜电商先锋的企业,最终难免先锋变先烈,遭遇让人扼腕叹息的悲情结局,尤其以2013年初的北京“优菜网”寻求转让及上海“天鲜配”被转卖为标志。到2013年底,一篇《中国3000家农产品电商几乎无一家盈利》的文章再次引发对生鲜电商的激烈讨论。虽然有资料证明并不是没有盈利者,但行业总体的惨淡是无法否认的。
  
  实际上,农产品电商特别是生鲜电商,只是看上去很美。几乎没有人怀疑农产品电商的美好前景,但却对其特殊的困难认识不足。生鲜电商有三大困境:一是物流体系很不给力,成本居高不下,别的东西上网卖可能就便宜了,但农产品却贵了,因为农产品得天天吃,又放不长,单次采购金额较小,物流配送成本问题十分突出。一些生鲜电商最初天真地要与普通菜市场竞争,结果只能是铩羽而归。二是产品质量控制十分困难。农产品不是工业品,一个机床、一个模具就能生产出标准化产品,动植物的自然生产势必造成标准化障碍,更容易受到工业所没有的自然风险影响,产量持续供应也很成问题。农产品地域特点突出,更是形成了面上品种极其丰富与实际可供应产品极其单调的矛盾。三是运营模式和定位相当困难,做有机产品,信任很难过关;搞单纯的B2C,物流成本就能将企业压垮;针对白领富人群体,源头采购很难保障等等。
  
  但经过一系列前仆后继的探索,农产品电商模式逐渐从混沌走向明晰,基本探索出三大出路。一是品牌化,深度开发农产品内涵,大幅提升附加值,避免低价竞争的误区;二是社区化,把农产品的物流链缩短,降低物流成本,提高保鲜程度;三是线上线下相融合,O2O+B2C,以微博、微信营销为辅助手段,运用大数据精准定位,逐渐找到盈利模式。
  
  归根结底,生鲜电商是定位和路径问题,究竟是为了上网还是为了更好地通过网上销售?最终要与传统路径融合,在社区的便利性上功夫,目前的物流体系并不适合农产品。当普通农产品能便捷地在社区实现网上交易和就地送配的无缝对接时,问题可能就真的破解了。农产品电商的高端化最终要向“飞入寻常百姓家”转型。
  
  互联网与农业,一个现代一个传统,一个阳春白雪,一个下里巴人,看似风马牛不相及,却已经开始互相渗透。随着政策瓶颈的放宽,一场轰轰烈烈的互联网农业盛宴正在上演​
  
  本文来源:经理人​
  本文作者:付云魏延安​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