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晓说》被狂点5亿次后遭五家土豪公司疯抢,高晓松为什么这么红?
i黑马文化与创意 i黑马文化与创意

【案例《晓说》被狂点5亿次后遭五家土豪公司疯抢,高晓松为什么这么红?

i黑马了解到,高晓松在拍《晓说》第一期的时候,爱奇艺的龚宇也在场,他俩还是师出同门,同是毕业于清华大学。《晓说》的成功让高晓松迅速成为视频行业大佬们的新宠。《晓说》还没结束,就有五家公司找到高晓松。他未透露这五家公司的名称,只是说有三家大视频网站,两家巨型上市传媒公司。这两家传媒公司虽然没有视频平台,但有强大的分发能力。“实际上这五家公司只有爱奇艺没有上市。”而最终高晓松从优酷落户到爱奇艺,要得益于爱奇艺的内容运营总结马东的功劳。但是究竟为何《晓说》这样一档场景简陋、主持人也不帅、甚至连台本也没有的视频脱口秀节目会怎么火?

他的《晓说》竟然做到了5亿浏览量,高晓松为什么这么红?





一个叫@王轩 在知乎上说:长的不帅,不吸引仇恨。当然,这是开玩笑。

口才好,能讲故事的人很多,比如崔永元、窦文涛、老梁、王凯等,高晓松不是最帅的,也不是口才最好的,但却是最火的,可以说是“一个人的电视台”。

为什么?

从产品经理的角度看,高晓松这个产品有3个关键点:

1、视频自媒体是一个大风口。

高晓松成名很早,从1994年出版的《校园民谣》到1996年的个人作品集《青春无悔》。后来转型互联网,2000年在搜狐做总监,2001年在新浪做驻美首席代表,然后做盛大的首席娱乐顾问、做A8的总监。但再次让高晓松爆红是因为一款产品《晓说》,而《晓说》成功的背后则是一个风口:视频网站的原创浪潮,“这些靠着最初版权混乱时期起家的网站,在聚集到大量资金之后都要重走大制片厂的老路。”

高晓松:再说《晓说》这事,大家看到视频网站巨头都争着要做原创。视频网站这种行业在美国是没有的,youtube是大家自己拍着玩,hulu是大的影视公司办的。因为美国有大的制片厂,电影、电视剧、脱口秀全线产品都有,也有自己的电视台和分发渠道,不会把版权卖给视频网站,说我索尼的电影跟你华纳的在一个网站播,不可想象。我个人对中国视频网站的预测是,这些靠着最初版权混乱时期起家的网站,在聚集到大量资金之后都要重走大制片厂的老路。我和几位大佬都谈过,现在就应该在视频网站普 及好莱坞大制片厂的管理办法、生产办法、金融办法、保险办法等等。它们应该是未来中国的索尼、华纳、派拉蒙。

互联网一定会代替一切,一开始大家以为互联网只能发信息,就跟爱迪生那时觉得电只能点灯一样,谁想到电还能刮胡子?中国人习惯拿历史当镜子,但互联网这个东西是开天辟地的,所以它穷尽了我的知识结构以及我能力的限度。

我很喜欢互联网的这些大佬们,他们既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知识分子,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生意人。他们看世界的凌厉角度和对人的量化能力让我觉得特别神奇。如果在饭桌上,通常我要想说话我能一直说,但是这帮人一说话我恨不得拿一个本子记下来。这些东西不是胡说八道,最终成为他们办起来的一个一个企业。我自己的话语权也是他们给的,如果没有他们,我最多也就像木心老师一样,每周在纽约给大家讲文学史。

2、做任何产品,首先要拼痛点。《晓说》的爆红,我认为是高晓松抓住了一个痛点:讲潜规则,或者说隐形知识是一个大痛点。

@张金猪 在知乎的留言:个人认为,高胖的晓说让那些不大爱读书的年轻人从另一种渠道获得了一些算是有用又有点冷门的的知识,不爱读书爱看视频爱听人讲是我们这一代的特点,我们缺乏独立思考的能力,如果去读这些书可能觉得枯燥无味更别提自己独立思考了,而高胖直接告诉了我们他读完书后的观点和他有些特立独行的想法。这些知识如果作用于泡妞吧妹上面……看看高胖自己吧,他本人的原话:“我老婆全部的世界观和人生观都是我建起来的”

高晓松自己也说:我40岁之后,自己的生活是很明确的,我就是卖艺。不像年轻的时候觉得自己什么都能干,我现在不创业、不经营公司,我只卖艺,你经营就好了。

做《晓说》,题材都是我先跟人家在饭桌上讲出来的。人家听完觉得挺有意思,我就去讲。我知识都怎么来的?看过的书,走过的路,见过的事。我从小有一个优势,家里人是政协常委之类的,有那种文史资料选编。中国人有写史的传统,让国民党将领什么的写回忆录,但又不让大家看,就编成资料选编内部交流。我们家都 是学科学的,没人看,我自己天天在那里看,哟,跟课本上写的不太一样。

我们家吃饭时最爱聊国外的事儿,从小训练记国旗背首都,后来我自 己闲着没事把各国的煤产量钢产量都背了一遍。我们家人最讨厌胡说八道,我想知道什么事儿,他们会为我写一条子,说这个事你去找某某院士,人家研究这一辈子了。大家都住一块,最多穿过这门进了北大那门,或者穿过那门进了中科院。

3、一个人的电视台。互联网和技术的进步,让制作的简单,让个人生产力、创新力得到最大的释放。

《环球企业家》写高晓松的一个文章讲到一个细节:最先与高晓松合作的优酷土豆没有想到《晓说》会如此成功。当时,时任优酷总编辑朱向阳约高晓松吃饭,约了三次之后,很少在国内的高晓松才有时间去。他还纳闷:“优酷土豆找我做什么?”

早期,优酷土豆方面也没想好与高晓松做什么。优酷只是单纯想和高晓松合作,对于内容和合作方式,他们就以各种各样的方案、节目进行协调。高晓松觉得这些都太麻烦。“录节目还得再弄一棚,还得进去排练半天。我说咱要弄一个世界上最简单的节目,就我一个人说话。”高说。由于高晓松一个人在镜头前的脱口秀成本很低,优酷土豆就决定做这个节目。

但是,制作的简单不意味着粗制滥造。反倒因为这种轻制作,可以在粉丝运营上花更大的精力。高晓松的粉丝定位很清晰:群体年龄偏大,以男性为主,忠诚度很高。


作者:金错刀
来源:知乎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