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空刘锐:“智能空气净化器”是一个痛点遍地、却无人深刻解决的刚需市场
i黑马硬件与制造 i黑马硬件与制造

朗空刘锐:“智能空气净化器”是一个痛点遍地、却无人深刻解决的刚需市场

i黑马:去年到今年国内城市不断出现雾霾天气,这一状况引起了全民对空污染问题的关注。但是从很多报告中可以看出,现阶段空气问题没法从根本上解决。戴口罩和使用空气净化器是目前普通民众应对雾霾的比较好的办法,因此在雾霾天气的影响下,空气净化器市场变得异常的火爆。




从今年1月以来,空气净化器市场持续升温,相比去年销售额出现了成倍的增长,市场规模扩大了好几倍。但是空气净化器是典型的因突发事件而走俏的产品,从最近两年快速增长的时间节点看,具有明显的季节性消费的特点。因此,进入4月之后空气净化器销量增幅明显放缓,是因为在夏季雾霾天减少,空气质量转好等的因素,但是总体来说市场规模相比去年有了成倍的增加,未来增长潜力仍然巨大。

然而,迄今为止,尚未有一款主流的智能空气净化器产品真正横扫大众市场。市场两极化,要么是国外高级品牌猛吃中高级市场大赚其钱,要么是低端产品小打小闹。现在,以360、TCL为代表的互联网和家电企业也开始进入市场。

刘锐,陕西人,2002年毕业于著名的军工院校西安电子科技大学。10多年的职业生涯,横跨嵌入式智能硬件、算法和移动互联网应用,在技术一线实战多年,曾任纳斯达克上市公司Intervideo核心技术主管、外企资深经理及公司副总经理。

2年前他率团队开始创业,第一个项目“连播影棒:微信电视伴侣”功能创新,经国内最大众筹网站点名时间众筹成功后,现已在许多国内线下主流渠道稳定发货,今年预计累计出货量将突破100万台,公司估值超过一千万美金。

现在,他雄心勃勃地推出“朗空”智能超级空气净化器,正在筹备第一期试销。

最近知名自媒体人采访了"朗空"创始人刘锐,作为智能空气净化器的市场竞争参与者,刘锐分享了自己对于这个新兴市场的理解,以下为刘锐和王冠雄的对话实录:

王冠雄:“朗空”字面上看是晴朗的天空,英文名叫Fair Air,感觉很有逼格,不太像一个技术男起的。

朗空刘锐:英文名是我的合伙人起的,中文名是我从英文名延伸过来的,取义清洁自然。再说了,谁说技术宅就没有文艺情怀呢?中国人喜欢说同在一个蓝天下,同呼吸、共命运。空气污染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严重现实,在这个问题上,所有人都是Fair的。你可以看到从政府到民众,社会各界的立场是惊人一致的,就是要限期治理。可治理需要时间,再说也不可能完全杜绝,怎么办?所以空气净化器是长期存在的刚性需求。我们要把污染的Fair air,变成清洁的Fair air。

王冠雄:都说智能硬件是一个大坑,为什么还要杀进去做智能空气净化器?

朗空刘锐:这是一个痛点遍地、却无人深刻解决的刚需市场。比如,主打静音的离子风净化器,净化能力差。滤网型的空气净化器,滤网耗材维护费用高。进口净化能力强的空气净化器,价格高、更换滤网费用更高。一些国内品牌宣传过分夸大,不能让抵抗力弱的老人、孕妇和孩子真正免于雾霾危害

王冠雄:理想丰满、现实骨感,还得靠产品说话,朗空具体怎么做的?

朗空刘锐:一句话,我们采取了前所未有的6层净化专利技术。第1级:粗滤,阻挡动物毛发、纺织物纤维和悬浮在空气中的大颗粒污染物等,可拆卸清洗。第2级:高能静电除尘。PM2.5的一次性净化效率相当高,并且无臭氧释放。通过空气电离作用可有效杀灭细菌、病毒、有毒微生物。第3级:除甲醛。有效去除空气中的甲醛分子。第4级,除VOC。将空气中的毒性有机化合物分解为无害的碳氢化合物。第5级:活性炭去除异味,这个无需多解释了。第6级:HEPA过滤网,滤除PM2.5及小至0.02微米的细微颗粒物。这么说,是否太枯燥了?

王冠雄:是否有相关权威检测报告?和竞品比较怎么样?

朗空刘锐:有,是在广州工业微生物检测中心做的,这是国家认可的权威检测机构之一,所有上市的空气净化器都必须通过检测。报告结论:(洁净空气量(CADR): 614.5立方米/小时,,PM2.5去除率: >99.98%,有效净化面积:47平米。也就是说,放一台朗空超级空气净化器,再大的客厅也能搞定

王冠雄:说完净化,再说下智能吧。智能控制是一个严肃的问题,可现在市场上有点泛滥。

朗空刘锐:是啊!有人讥讽,“绝大部分国内智能设备是给老产品加上WIFI或蓝牙,再加一个手机APP,接入帐号和社交功能就开始吹嘘智能了”。很大程度上这是因为今年Google 32亿美金收购了Nest,一些国人受刺激就浮躁了。我们对智能空气净化器的理解是,第一设备的使用、显示和交互要拟人化,而不是机械的、数字的。第二要具备对环境的自主自动感知,自主自动学习,自主自动净化的能力,就像人器官的延伸。第三要拥有和人的沟通能力,即能通过手机方便的操作,包括通过微信号、APP都能远程操作和控制。

王冠雄:外观设计怎么样?我认为,设计是泛数码产品的第一竞争力。

朗空刘锐:不能同意更多了。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很大力气去做外观设计,请了非常优秀的时尚设计师,现在已经是第3稿了。美不是生死,在这个时代,它比生死更重要!新一代的消费者,几乎都是外貌协会。从苹果、小米到锤子,哪一个不是拿着外形猛做PR。如果外观设计不好,根本没有引爆市场的机会。

王冠雄:埋头赶路,也得抬头看路。行业现状如何?

朗空刘锐:现在市场大概分为3个层级。最贵的就是瑞士品牌IQAir等洋品牌,卖1万4千元及以上。然后是飞利浦、松下等品牌,卖3千~5千元。再就是国内品牌TCL等,卖3千元以下。就实际功效而言,几乎差不多。我不喜欢还没做成就大谈颠覆,但这确实是一个多年来几乎停滞的市场,正需要互联网的力量来狠狠地冲击它。

王冠雄:现在国内也有互联网公司在搞了,还是一个大家伙,是360联合TCL推出的“T3”。另外你不怕小米也进入吗?

朗空刘锐:这是他们的打法:先和传统厂商出概念产品,通过流量优势推广后,以销定产后再量产。比如和磊科合作路由器、和手机公司合作特供机。对360、百度这些互联网巨头来说,这是最方便切入硬件市场的方式。但是,其实硬件和互联网差异很大,不是大家想的那么简单。如果不能全部深度把控产业链,就做不透;而且整合也需要时间积累,如果把握不好,产品迭代过程中很容易出问题。像小米手机就是正面例子,一些智能手表是反面例子。雷军的战线太长,手机及配件、平板之后,他的战略重点是路由器、电视,再说还想做汽车

王冠雄:感觉你好像对激烈的竞争不是很担心啊?

朗空刘锐:传统家电不懂深度智能技术,互联网巨头不懂硬件,再说他们重点也不在这里,都要力保主营业务。小公司号称做智能空气净化器的,其实都是贴牌公司,用户买了它就是花钱的开始。他们一遇到困难就撤了。我们除了云端、智能、远程等方面进行思考,对净化技术本身做了全面的考虑和改进,产品本身不输给任何人。虽然没有互联网巨头的流量优势,但产品好的创业公司通过硬桥硬马的产品PK及口碑传播,再到众筹+京东等主要电商的网络渠道,也不太会落下风。新媒体正在去渠道化,这给了我们营销突破的机会。

王冠雄:为什么你要决定直接做A轮融资,现在进展如何?

朗空刘锐:硬件是一个重投资,我们要研发、要开模具、要搭实验室测试,拿天使资金意义不大。这几个月我们见了一些国内投资机构,分为两种,一种有钱、不看好我们。一种是看好我们、钱不多。但所有人都看好市场!说白了,第一,我的“连播影棒”口碑和销售趋势很好,但还没大成,自我背书能力有限。第二,智能硬件是一个大坑,像智能手表坑了许多人,投资人有顾虑。融资很快就到账了,我不像罗永浩那样要拿打脸投资人当动力。朗空会按节奏发展,从投资人到我们团队都充满信心。

王冠雄:其实整个智能硬件都是需求强劲、产品垃圾,引爆点在哪里?

朗空刘锐:我很认同刘爽说的:智能硬件有三座大山,定位、实现和成本。定位一定要避免伪需求和弱需求,实现决定产品的完成度和体验度,成本决定价格而价格决定普及度。这三座大山环环相扣,95%的企业根本无法跨过。现在智能硬件做不起来的原因,在于大量缺乏基础能力的玩票者一厢情愿的跟风,试图用营销和融资来绕过三座大山。如果做不到大众用户“不买不用就会影响生活便利”,就形不成广阔市场和规模产业。空气净化器就是这个超级风口,朗空的样机品质指标已经超过所有对手,而性价比将是空前的,解决这三座大山。我们不想做风口上的猪,要做轻盈而凶狠的鹰。

王冠雄:最后总结一下吧,还有什么时候能买到高性价比的“朗空”?

朗空刘锐: 智能超级空气净化器是一个长期需求,做成了就会吃很久,一句话,Big Thing。我们有备而来,永不放弃!第一期产品预计今年“十一”前后面市,价格会非常亲民。朗空要进入千家万户,成为中国人国民级的空气净化器。方向对了,就不怕路远。

采访来源:王冠雄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