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高仿奢侈品产业链揭秘:暴利生意是怎么炼成的
i黑马电商与消费 i黑马电商与消费

【案例】高仿奢侈品产业链揭秘:暴利生意是怎么炼成的

当不少以“原单”“尾单”出现的“奢侈品”开始不断从微信朋友圈销售出去,当包括“海淘”等购物兴起,那些高洋上的高端时尚品牌越来越多涌入我们的生活中;当身边人全都背上了名牌包,用上了名牌用品后,你可知道这其中多少是真?多少是假?i黑马分享本文,希望对你有所帮助。



也许,这其中大部分正是你知情或者不知情的高仿奢侈品,它们如今是以怎样的一种模式袭击着我们的生活?这条地下链条有多庞大?如何运作?

秀恩爱,晒旅行,晒美食,甚至是转发各种心灵鸡汤一直是微信朋友圈的主要话题。直到有一天不经意间,你突然发现身边一些朋友开始在微信朋友圈中卖鞋、卖包、卖表、卖玉石……并且这类的微信号也越来越多。


仔细观察这些朋友圈的店主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几乎每天都会发布各式各样的奢侈品商品,多时一天达十几条。大多数在朋友圈展示出来的商品被店主描述为“原单”或是“工厂货”,用较为通俗的话来说也就是较为高端的仿制品,做工精细的假货。


而提到货品的来源,店主介绍,有些是在国外工厂出产后被专柜淘汰的,“也有些是按照原版一点点复刻的,皮料都是从国外进口的,完全看不出与原版不同”。而这些高仿的奢侈品,来源很多都指向广东的工厂。


朋友圈里的“陈生”们


店主Z小姐和每一位朋友圈的卖家一样,每天醒来邮箱里都会收到上家发来的各种商品照片和简短的推广介绍,Z小姐需要做的就是将这些商品的信息搬到朋友圈中。而对这些商品,Z小姐有时候也会进行筛选,保证商品在朋友圈中的受欢迎程度。


Z小姐朋友圈的货源基本上都来自广州、深圳一带。一般情况下货源工厂只会与相熟并且有信誉的一级代理直接沟通,并且向一级代理供货收款,这些一级代理基本上都是货源工厂主的亲戚或是好友。


“我的上家跟我说他自己是一级代理,不过按照这个人给我的价格来看,我觉得到我手上至少已经经过了两道。”Z小姐在谈到拿货的价格时表示,“不过这种货再加个几百块钱还是很容易卖出去的,我也没什么成本,所以对于拿货价格我基本上不用担心。”


不久之前,为了探究这条产业链,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通过一个在微信朋友圈做高仿奢侈品手表的朋友试图联系上他的上家——一个自称是“陈生”的老板。在粤语中,“先生” 可以代表对一般男性的称呼。口语习惯省略“先”字,用姓+“生”称呼成年男子,如“黄生”、“李生”。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后来在采访中发现, “黄生”、“李生”等也成为了这些上下家之间联系的一种代号。


其实在微信朋友圈做类似生意的,最忌讳的就是大家通过同一个上家进货销售。如果两个人朋友圈资源高度重合,加之这又是一个轻资本低门槛的活,下家对于自己的上家资源一般都较为保密。


以一个希望进入这一行当“后辈”的身份,记者和“陈生”搭上了线。


“陈生”在微信朋友圈里专注售卖高仿奢侈品手表,在他的产品单上按照石英表、机械表、带钻机械表等几个样式和不同的做工,手表基本售价在几百块至几千块不等。


不仅仅如此,“陈生”还能够按照一些特殊癖好,比如没有钻的手表要镶满钻等类似的要求进行私人定制,所以“陈生”的生意一向不错。


“你不需要囤货,我这边每天都会有一些产品的图片和介绍发给你,你直接发在自己的朋友圈就行了。如果有人看上了,我这边会给你细节图,打钱过来之后我会直接从广州发货。”“陈生”向记者传授着微信朋友圈最基础的销售手段,“我给你的价格就是你的底价,至于你能卖到多少就看你自己了,不过建议控制在几百块钱之内。”


水很深的“海淘”


和“陈生”一样,在国企工作的L先生闲暇之余也在进行着类似的生意,而他的上家就是工厂直接出货。


因为和上家都是好朋友,所以L先生知道这些货物的销售渠道不仅仅在微信上。“微信也是近一两年才兴起的销售渠道,在此之前淘宝等线上平台上也有不少渠道。”


目前,最火的渠道除了微信圈,还有很多所谓的“海淘”或是“海外代购”,有相当部分的货都是高仿品。


“如果有朋友在法国或是意大利的就十分好操作,先将高仿品和高仿小票等包装整齐寄到海外,再让海外的朋友按照收货的地址直接发货便完成整个交易。” L先生说。


还有一种方式更加方便,就是直接高仿一套海外商场消费的小票,连同包装好的高仿货物发给买家,对于不少没有海外购物经验的买家来说,这些小票完全可以以假乱真。


有曾经接触过“海淘”的买家也许会问,这些买手都信誓旦旦可以“专柜验货”。但在L先生看来这个所谓的“专柜验货”其实是无稽之谈。


熟知其中奥秘的L先生笑称,目前国内的奢侈品专柜基本上都不支持所谓的“专柜验货”。而有验货服务的爱马仕,则在确认有验货需求后会将需要验货的包寄往总部,这其中高额的邮费是需要由提出验货方负责的。如果爱马仕总部发现包是假的,高仿产品会被当场销毁。


最近几年类似唯品会、走秀网等奢侈品折扣电商的崛起,再次点燃了国人购买奢侈品的欲望,与此同时, “假货”“高仿”的质疑也一直不绝于耳。L先生透露,曾经有类似网站的高管对他这样表示:“如果要买奢侈品,不要去我们网站买。”


记者试图证实这些电商产品的真假性,但一直没有得到准确的信息。


这些高仿奢侈品最为神秘的渠道就是正规专卖店了,曾经有消息流传在正规专卖店买到假货。但是记者走访下来发现,如果高仿品出现在正规专卖店,必须是店员和货源单对单交易,并且保证知晓真相的人越少越好。但是至今也同样没有准确的消息可以证实。


直击高仿货源地


一般情况下,做销售的生意都是需要对货源有一定的了解,才能进行销售。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以不看到货不放心和将投入大资金运作等为理由最终说服了“陈生”,在说定了时间之后记者开始了南下的旅程,没想到迎接记者的竟然是一个产业链健全、分工完善的高仿奢侈品制作、售卖圈子。


出了机场第一件事情就是联系“陈生”,在电话另一头的“陈生”也显得非常好客,在确定见面的地点和时间之后,“陈生”又将“你们完全不需要亲自来”的话语重复了一遍,在记者再三执意要来看看时,“陈生”表示到时候见。
记者按照陈生发来的地址来到了位于广州市火车站附近的南方钟表交易中心。


但是此时“陈生”显然对记者此行的目的抱着更加谨慎的态度,到达指定的地方“陈生”并没有和记者相见,在来来回回的交涉未果后,“陈生”以“最近查得紧不方便见面为由”委婉的拒绝了记者的来访,电话那头最后传来的是“哗哗哗”的麻将洗牌声。


然而,挂掉“陈生”的电话,记者发现原来和“陈生”相约的地方竟然都是做钟表生意的
。会不会这里也有做高仿手表的?带着疑问和满心的期望,记者开始在这个钟表交易中心寻找高仿奢侈品手表。

进入楼内,映入眼帘的是类似电脑大卖场一样的手表销售集散地,作为卖家的黄种人和前来扫货的白人黑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鉴于记者在名表方面的储备知识有限,同时也为了能和场内的卖家套出更多有用的内容,记者在稍微观察一阵之后便以一个高仿中间商的身份开始搭讪。


“有欧米茄或是浪琴的手表么(注,这里所指的品牌皆为高仿)?”此前这片地区刚刚被白云区打假办进行过严打,不少带有名表LOGO的手表在柜台的显眼位置都很难找到。为了不让店主对记者的身份有所怀疑,记者翻看着每家店铺都会放着的名表年鉴,将话题丢给店主。


“有啊!”一位女店主随口答道,“你要多少?”在几番价格和款式上的对话过后,女店主的谨慎让她很快认定记者并不是前来进货的,便低头玩起手机游戏。


事实上,在这个钟表市场,国外买家占到了大多数,其中又以非洲和中东的买家为多。在一个国外买家刚刚结束交易的柜台,记者靠了上去。


还是同样的对话开头,不同的是这家店主二话不说便从身下的椅子底下拉出一个黑色塑料袋,塑料带一打开引入眼帘的就是一个个包装较为完整的高仿手表。

店主随手拿起一个印有浪琴LOGO的高仿手表介绍道:“石英机芯的190元,要背透机械机芯的360元,如果加钻的话再贵上60元。”

“像你这样做微信朋友圈生意,还特意来一趟广州的人还真不多,很多人就是直接从我这边拿图开始做的。”得知记者有意做微信朋友圈的生意时,店主忙把手机拿出来熟练的点开二维码,“你加我微信吧,我这每天都会有产品的更新,你到时候直接发到你朋友圈就行,如果每个月从你这边走的量多,每块表还有一定的折扣。”

随后,记者在市场中发现不少商户都在朋友圈进行着线上的销售,这个钟表交易中心周围还有几个钟表的集散地。太阳西下,包括顺丰等多家快递公司的快递员都在这里收货,他们从下午4点要忙到晚上11点,货物再从这里发往全国各地。

但这些人绝对不是这条产业链的顶端。

神秘的上游工厂

在附近的钟表交易中心的多家摊位询问下来,想去看货源的要求基本上都被店家婉拒。钟表销售不能进行溯源,记者将目光放到了朋友圈中另外一项销售主力——奢侈品皮具。

高仿皮具的集中销售点也位于广州火车站的附近,其中以三元里的几家皮具中心为主。和手表的销售中心一样,因为这段时间查得严,不少商家都没有在显眼的地方摆放高仿奢侈品的皮具,只是在记者问及时才从角落或是不显眼的口袋中拿出。

没聊几句记者便直入主题,希望可以在正式合作时先看看最主要的生产环节。

“我们直接从厂家拿货,这个厂子就是我表哥开的。如果你真的想去工厂看的话,等以后我们的合作上正轨了,我可以和表哥商量下带你去参观。”一位王姓店主坦言,“希望你能理解,之前曾经有带生人去工厂参观过,但是随后打假办等部门就把工厂查了,所以现在对这种事情我们特别谨慎,就连我自己都不怎么会去工厂。”

于是,记者决定自己直接寻找这些高仿产品的原料从哪里来。

离开三元里的几个皮具交易中心,往三元里地铁站方向走过去,便是专门出售五金件和皮料的市场。这和皮具交易中心构成了一个完整的高仿皮具奢侈品产业链。

一位个人手工皮具老板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一般入门级奢侈品皮具所用到的皮料,在附近的这些皮料市场中都可以找到。”

把这些皮料采购回去,根据包等皮具的款式进行打磨、上色之后,出来的效果和真品至少在外观上相差无几。

“一个皮包除了皮料、做工之外,最重要的就是五金件。一般的制作工厂在生产流程中的五金件环节都是需要外采。”上述王姓店主介绍道。一般能够制作高仿奢侈品五金件,并且有一定技术含量的工厂并不像一般的企业对外进行广告宣传,其销售对象基本上都是业内熟悉的几家高仿奢侈品制作工厂。

如果有新的订单来找,那也一定是通过熟人担保介绍。

这就导致除了高仿奢侈品成品的制作环节,五金采购也成为高仿奢侈品生产中最为神秘的环节之一。

M小姐是另一个在微信朋友圈中销售高仿奢侈品的卖家,在一次机缘巧合下,M小姐和做高仿奢侈品的远房亲戚搭上了线,和亲戚做了深度交流并且亲赴广州,在了解了相关流程和生产情况后,M小姐决定将这个当成一个重要的副业来做。

值得注意的是,M小姐虽然亲赴广州进行过考察,但是也没能在制作高仿奢侈品的现场一探究竟。“基本不会让你看到的。”她说。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