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禅的许朝军:做社交是我的天命,我做了十六年
韦物主义 韦物主义

修禅的许朝军:做社交是我的天命,我做了十六年

许朝军在创业之后开始修禅,因为有一段时间睡不好觉,心定不下来。从点点,啪啪,再到现在的匿名社交乌鸦,他一直在社交网络的路上“求索”,而他做社交的历史,已经长达十六年。


作者:i黑马

十六岁考上清华


用过点点、啪啪等产品的人,一定会误以许朝军是家境殷实的公子哥,才会滋养出这样的产品品位。其实,许朝军出生在江汉平原上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父母以种地为生,上大学之前每天在村里放牛,连电脑长什么样都没有见过。他在十六岁那年考入清华计算机系。

刚考入清华,许朝军感觉落差很大,因为他既不懂电脑也不懂英语,那时的许朝军信奉的人生哲学是“吃苦耐劳、坚毅的品质就是改变这一切的条件”,他身上有一股子轴劲。

为了学好计算机,他在宿舍用纸糊了一个“键盘”学习盲打。读到大三的时候,许朝军已经把GRE、托福全考过,英语单词倒背如流。那时的许朝军“不信邪”,他说:“当感觉人生不公平的时候,也不要气馁,因为上帝可能是从你的左手把东西拿到右手,只不过你不知道右手拿了很多东西,就像我一样。不公平的事情、不好的事情,你一定要用你的态度、用你的行动去改变它。”

这种态度,让许朝军在一个新的环境里迅速赶上,直到19岁那场机缘的降临。

二十岁出头的财务自由

许朝军一直强调自己“福报很好”。

那时还是1997年,许朝军学好计算机后,一直混迹在离清华不远的中关村,为一些小老板做编程,那些小老板再把程序倒卖给政府。许朝军那时每个月就能挣到2000块钱,寄回家1000块。

因为经常接活,许朝军编程能力上升很快,在学校里成为了编程名人,与同级的王小川、周枫等人齐名。后来,这波清华编程高手遇到了人生中第一个好机会。1999年,陈一舟抱着从国外融来的400万美元回国尝试在中国互联网创业,而他最需要的正是能编程的年轻人。

当时会写动态网页的人不多,许朝军算其中的高手,陈一舟给他开价每个月一万五,还在读大三的许朝军毫不犹豫的加入了陈一舟创办的Chinaren,同时加入的还有日后成为搜狗CEO的王小川、以及成为网易有道负责人的周枫等清华编程牛人,他们日后大多都成为了中国互联网呼风唤雨的年轻一代。当时他们加入Chinaren原因很简单,陈一舟给的钱非常多。“我就每个月能给家里寄5000块了”——许朝军当时并没有想到,这是他命运的关键起点。

直到十六年后,许朝军在会客室里向i黑马唏嘘“我第一个做的就是社交网络Chinaren,后来无论是在搜狐还是在盛大,以及后来自己创业,我都在做社交类产品。我喜欢社交产品,做社交就是我的天命”。

2000年互联网泡沫,陈一舟在烧了1000多万美元之后,把chinaren以3000万美金的价格卖给了搜狐,作为创始团队的成员,许朝军被忽悠到了搜狐。
人生就像过山车,那一年许朝军不过20岁。从放牛娃到互联网弄潮儿,不过短短四年间。

后来的十年,许朝军辗转于中国最著名的那些互联网公司,搜狐,盛大,人人(校内),逐渐财务自由,过上了优渥的生活,也许时间太长,他已经忘了放牛的那个自己。直到他三十岁那一年,他说“发现领着几百万年薪,住五星级酒店,有秘书司机的日子也不过如此”,许朝军开始寻找更多挑战。

三十岁的“墙”,自我的围城

2010年的站长大会,李开复和许朝军相邻而坐,在聊过之后,许朝军的创业热情被完全激发,在2010年年底和李开复吃完一顿烤鸭后,他决定辞职去创业,加入创新工场。

许朝军研究了很多产品和模式,最终选择轻博客“点点”进行创业,原因是他自己非常喜欢Tumblr这款产品。后来许朝军发现,正因为自己看世界的角度太过于独特,自己喜欢的产品,并不是中国大众喜欢的,甚至是完全没有大众需求的。

许朝军陷入困惑中,由创业最开始的自信满满,陷入反思中,甚至睡不着觉,许朝军认为自己得了“创业病”。

在反思的过程中,许朝军获得了两样东西,啪啪与禅。

2011年恰逢乔布斯去世,许朝军也进入了创业最艰难的沼泽地,他好奇乔布斯的创业之路如此艰难为何还能坚持。乔布斯少年得志,被驱逐,而后返回苹果,其中曲折难于自己百倍,却仍能坚持下去,于是许朝军开始看《乔布斯传》寻找答案。

他发现乔布斯心理强大的源头来自于修禅,他也开始逐渐试着读一些禅修的书。越深入研究禅学,他越发现自己看世界的方式不对。

禅里面有句话叫“本来如此,应该如此,普遍如此,永恒如此”,许朝军第一次意识到做社交产品就首先要放下自我,去发现大家需要什么。

许朝军解释说:“美国社会是一个椭圆形的结构,你做一个‘给自己用’的产品肯定有市场,是大众产品,但中国是金字塔型,中国的大众生活状态很不一样,单纯做自己喜欢的产品会特别容易小众。做产品千万不要太过于自我,你一自我就会做出特别小众的产品。我十九岁就过上了比较好的生活,我只追求自己喜欢的产品会太过于极端”

许朝军最开始做点点,属于“超我”型产品,满足用户的“音乐”、“时尚”等“超我”需求。产品往往是个人对外界看法的体现,许朝军当年一毕业就进入了比较好的生活状态,做产品太过于自我,以为全天下的人生活状态都和自己一样,最终没多少人买单。

许朝军修禅后认为“自己看到的世界未必是真实的世界”,为自己而做,太过于自我。点点没有做起来,是因为不存在轻博客的需求,例如互联网中“团购”这个市场是存在的,不管过程怎么样,最后总会有一两家存活下来。但轻博客市场在中国非常小,新浪、网易和人人都有做过轻博客,但没有一家能够做得起来,因为没有需求,这和中国整个网民的构成有关系。

做点点时,许朝军太执着于“看到的那个世界”。从点点,啪啪再到乌鸦其实是许朝军个人逐渐打开自己的过程,从一个特别本我的人,开始尝试成为一个“无我”的人。

许朝军开始尝试做大众型的产品,满足大众需求。许朝军认为国外很多产品做得很好,能满足人们的需求,但是关键是看做本地化。例如QQ、百度和微信都是非常成功的本地化产品,关键是利用现有产品找到大众需求的切口。

许朝军意识到中国需要更多“本我”的社交产品,而不是“超我”的,后来的啪啪,正是其思维转变的“果”。啪啪从上线伊始就一炮而红,图片+声音的社交模式也风靡一时。

啪啪目前已经非常稳定,有3000多万用户,依靠广告和虚拟礼物实现了盈利。

社交网络进化论

许朝军认为社交网络的进化是非常快的,做社交网络其实是没有方法可循的。从facebook到snapchat,还有Whatsapp,Instagram,再到现在的Secret,社交网络总在创新,进化。社交网络的创新是永远不会在原来的轨道上进行,而是从零开始。过去移动社交的趋势,先是文字,再是图片、语音,然后再是视频,而匿名社交又把大家拉回了文字社交。

许朝军后来去修禅,发现理解社交产品最好的方法是哲学,一定要进入“无我”的状态,很多成功的方法讲的都是“术”,但是术不是“道”,它只在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方有用,做社交网络用“术”做是不行的,一定要从“道”上寻找答案。

关于许朝军最新匿名社交产品“乌鸦”,以下是许朝军对i黑马的口述整理:

要是五年前,我肯定会想乌鸦未来很牛逼,但是我现在不去对它做任何设想。现在我做产品就去把握当下,不为明天担心。我个人对乌鸦的成功与否不抱任何预期,有能力我就先尝试去做。我创业做点点之后,发现未来是未知的,无常的。创业这件事就是做最好的准备,做最坏的打算,做最大的努力。

匿名社交代表一种现在社交的趋势。我觉得能想到这个产品名字,就证明我们技高一筹,做产品一定要有画面感,乌鸦的名字和匿名社交非常搭。

国内现在做匿名社交,完全抄袭,甚至被苹果直接以“抄袭”名义下架,这个太丢人了。他们完全没有创新也没有本土化尝试。

乌鸦是在匿名社交上进行创新和本土化,修禅有一种思维叫做“合和”,乌鸦就是在匿名产品基础上对产品进行合和,融入圈子和私信功能,提升产品体验,满足更多的匿名需求。

我们融入公司和学校圈子功能,能让大家过滤掉自己无关的匿名信息,就我们的数据来看,校园圈子活跃度非常高,有些重度用户每天打开的次数达160次,也许学生对校园圈子更加依赖,融入更多感情,我们下一版1.1版,还会增加一些移动互联网的特性,预计应该能爆发。

苹果、Google这样的大公司都在拥抱变化,我们小公司更需要去顺应趋势变化。

从点点、啪啪到乌鸦,我们一直在变化,其实是我的思想在变化。我创业之后开始修禅,现在每天都过得很开心。人会有一天发现自己对人生的看法,对生活的看法完全错误,创业会让你整个人都发生变化。

创业要坚持,但是很多人理解错误,去坚持一款产品,我觉得创业就是坚持创业本身。去坚持创新,坚持你的团队。



后记

i黑马去798采访许朝军时,北京正飘着雨。剃着寸头的许朝军因为经常锻炼,身型精廋,在雨中前行时,就像一个修行的僧人。

许朝军说,创业就是一个“波折的过程”,如果没有很好的心态难以坚持。现在许朝军的公司一共70人,一同做着点点、游戏、啪啪、乌鸦四块业务。乌鸦是许朝军带着四人小团队,从4月中开始闭关到6月6日,不眠不休开发出来的。

许朝军的公司现在就像一艘海盗船,设备齐全,随时可能劫掠那些互联网掘金机会。这正是互联网精神,时代太快,你需要的不是一套成功的战略远景,而是快速搏杀的反馈机制。

当我问许朝军怎么会想出乌鸦的产品设计,以及战略思考时,他有些无言以对,“我就想把匿名社交做好本土化,满足用户需求,至于怎么想的,就是那一刹那的通感吧”他不去思考过多的战略,而是敏感于当下的变化。i黑马有着强烈的预感,不管乌鸦最后成不成,许朝军仍然会执着前行。

许朝军不一定会赢,但只要活得够久,成的几率就会越来越大——不是吗?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