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会陶烨:过亿交易额告诉你 ,股权众筹进场时机到了
i黑马金融与风投 i黑马金融与风投

原始会陶烨:过亿交易额告诉你 ,股权众筹进场时机到了

曾几何时,我们看到天使投资人动辄上百倍的收益,摩拳擦掌也想着有机会进入这个领域一展身手。股权众筹的出现,仿佛让大家都有了做天使的机会。

近日,证监会方面集中调研股权众筹,业界纷纷猜想此前网传的6月或出股权众筹监管细则规定。原始会负责人陶烨接受i黑马采访时透露,证监会相关领导对网信金融等企业进行调研,听取了包括网信金融就股权众筹方面的汇报。据她了解,目前监管政策还处于起草阶段。

陶烨认为,目前的股权众筹,是通过互联网的方式来实现股权的投融资,这个方式相对而言是一个革命性的方式,但还处于非常的早期。本期我们对话股权众筹平台原始会负责人陶烨,请她给大家讲讲股权众筹的那些事。 



以下为陶烨口述:

再次创业,是很有意思的一次尝试。

我最开始在对外经贸大读的是国际经济法,毕业之后去了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念公共管理的硕士,专业学的是经济政策,2000年毕业后我去了世界经合组织,主要做政策咨询,帮成员国做法律或者经济改革政策的研究,做了一段时间之后种种原因回到美国,在美国诺恒经济咨询公司,也是美国最大的经济咨询公司之一,做起了经济咨询的工作,主要是帮一些跨国企业解决他们经济诉讼上的分析和咨询的业务,可以说这一阶段基本上都是做和企业咨询相关的工作。

再后来我去了美银美林做投行,一直做到07年,我加入了美国的一家基金,叫视野基金,我在那儿是做中国私募基金这一块,当时我加入之后,专门又募了一支专注于中国的私募股权基金,在视野基金的时候,我们的业绩也非常的好,在同类基金的排名上一直都是排名在前面,当时年化的ARR大概是超过111%,我们投了有将近20个项目,后来很多都在纳斯达克纽交所和美交所上市。我2010年离开视野基金,和几个合伙人创立了自己的基金,算是我的第一次创业。我创立的基金也是美金基金,差不多融了7000多万美金,也有二级市场的基金,都是投资中国市场,也涉及一级市场的投资,总的来说,这一过程算是真正进入到投资这个领域。

2013年的时候,我们的一级市场基金基本上结束,我本人一直是做私募股权,我的二级市场基金现在还在运作,是我另外一个合伙人在管理,所以我是去年年终的时候在考虑新的方向,后来加入了先锋金融集团。我加入是因为我一直来说都是做投资,一直都是跟实业离的比较远,但是我做的都是对实业公司的咨询,或者是投资,我很希望能尝试参与了解一个企业的运作,或者参与到一个企业运作的过程中来。

去年下半年8、9月份开始准备原始会的时候,我觉得对我来说是个很有意思的事情,是符合我自己职业的方向,并且我对这个市场很有信心,不管从我自己的背景上来说,还是从我自己个性上来说,再次创业,我觉得是很有意思的一次尝试。

中国股权众筹市场潜力巨大

中国的股权众筹现在虽然还是一个早期的阶段,但是我觉得对我们来说,进入这个市场是非常好的时期。因为这个市场的潜力是非常非常大的,真的可能是几千亿、几万亿甚至更大的市场。首先从投资人的角度来说,你跟发达国家比的话,中国的这种中产阶级,高净值人群参与天使或早期VC投资的人群比例要远远低于发达国家。就发达国家而言,我记得美国是2%,而中国是0.02%。中国的高净值人群是一个非常非常庞大的人群,这个人群的可用资产非常非常大。同时你要看,比如说专业机构,过去几年,中国的VC和天使投资的增长趋势是往上的,每年都在往上走,但是中国的天使投资占VC投资的份额还是要远远低于发达国家。

从初创企业来说,中国的创业人群,我觉得它现在有很大的潜力,像中国大学生创业的比例跟美国大学生创业的比例来比,要低的多。其实你看美国很多的这些巨头,谷歌、Apple或者是Facebook、Twitter,很多都是大学生从车库开始创业,凭借着天使资本最开始早期的投资发展到今天的。我觉得现在中国创业的大环境也都在改善,包括创业流程的简化,税收,政府的支持等。

股权众筹,它的诞生或者它在中国的蓬勃发展就是基于这个庞大的需求。在这个平台上,你怎么能够让有融资需求的人和有投资需求的双方有效的对接、高速的对接,这是要解决的一个核心问题。现在做股权众筹其实是非常好的时机,只不过是说股权众筹真的是一个中长跑,需要一段时间来培养这个市场,不是说一两年的时间就可以一蹴而就的。

“轻”与“重”结合

股权众筹是一个很早期的概念,大家都在摸索到底什么是适合的商业模式,我们都在不断探索,不断的平衡。就好像说大家都知道,像我们做互联网的企业,我们主要的是要做一个平台,一个投融资,或者说是一个投融资和社交平台,这方面来说是比较轻的,你做轻的话有它的优势,但是你股权众筹、股权投资光是轻的不行,还得有线下很多的孵化、辅导,线下的一些活动,所以说有一个O2O这样的对接,这部分又是相对来说比较重的,包括我们自己做投资,我们要去做调研,会涉及到人力密集型,相对来说比较重的战略。

而我们现在做的事情实际上是三个层次。我们的基因还是做一个互联网的平台,我们的基因做的是一个投融资的平台或者是社交平台,完成的主要是两件事,一个是投资方和融资方信息的对接,有效的对接,高效的对接。第二就是交易的完成,由于现在股权众筹还是处在一个非常早期的阶段,尤其中国目前的创业的氛围,包括早期投资的氛围,天使也好、VC也好,都相对来说不是非常成熟,必定有一个比较长期的市场孵化和教育的过程,所以说我们第二层意思也是说会做孵化器、财务顾问所做的工作,一个是对创业者创业的辅导,一个是对投资人的一些辅导。第三层是我们自己也会参与投资,所以说主要是模式上会有不同层次的探索吧。

原始会自上线以来共完成八起股权众筹的项目,成交金额为1亿左右。目前线上项目大多来源于清华的孵化器X-lab,微软加速器和一些工业园园区等。

关于投资人

我们的平台上会有很多专业的投资机构或者专业的投资人,他们本来一直从事天使或者VC的投资。但是同时也会有很多其它的资金来源,他们希望能够投资一些企业,想参与到投资的过程中,但是由于之前渠道的限制,或者是由于投资经验的限制,他没有办法来参与这些投资。其实这个平台最重要的是发觉这些人的潜力,让他们来参与到这种天使或者初创企业投资的过程中。

具体来说,平台上主要有两类投资人,一类是有投资经验的机构和个人,一类是没有投资经验的的个人。每个投资人都能参与项目从头到尾的把控并不现实,因此目前实行领投人制度,有经验的投资机构和个人作为主导。

股权众筹短期之内参与者主要是高净值人群,因为股权投资风险很高。长期来看,普通老百姓最终也会参与进来。

风控是要对投资人负责,但股权众筹本身也是投资人自我教育的过程。

我们的风险控制主要分为两个层次。一个是说法律上的风险,法律上的风险其实我觉得我们控制的是很明确的,因为主要就是说要把股权众筹和非法集资区分开,非法集资是针对非特定公众,而我们的股权众筹原始会是针对于特定的公众。在我们平台上的投资人,经过我们认证的投资人是有标准的,一个是资金方面,一个是你的投资额,每年的投资额的限制。一方面是对你投资经验的限制。我们信息的发布也都是针对这些特定的公众,所以我们在法律上的风险是严格把控的,同时我们也是密切的跟我们的监管部门证监会去沟通,包括证监会专门到我们原始会来视察,我们很欣慰监管部门能够重视我们并给与指导意见。

从第二层意义上来讲,我们更担心的是商业风险的问题。对此我们做的几项工作,第一是从投资人的控制上,我们现在是严格的控制和审核投资人的资格,保证在我们平台上的投资人相对来说有一定的经济实力,对股权众筹,对股权投资的风险有清晰的了解和认知。第二点就是我们在项目的来源的把控上,我们大部分的项目都是通过机构合作,另外,毕竟我们做平台现在还是有一定的业内知名度,每天在我们平台上递交项目信息的创业者也很多,但总的来说我们项目的来源大都是通过跟机构合作,比如说一些孵化器,一些产业园区,一些创业大赛,一些协会,科技部机构等。

在项目的渠道把握上我们也会有一定质量的保证,我们会对项目进行初期的筛选,这个主要是在项目的把握上。我们主要做的的是信息披露的透明和保持相对的中立性。这是长期市场培育的过程,这个培育过程就是说要让大家认识到股权投资它本身就是高风险的行为,你即使是专业的投资机构来做早期的股权投资,成功率都是非常小的,你们去看VC、天使专业机构的投资成功率也就是一个点,1%。所以这也是一个培养和教育投资人的过程。

i黑马点评:

股权众筹通过一个开放的互联网平台让更多的投资人参与到投资创业企业的过程中来,降低中间的沟通成本和时间成本。但是在中国,这种新的投融资方式仍在摸索之中,许多问题需要回答。例如,什么样的投资人能够参与?项目审核标准如何界定?如何规避风险?政府如何监管?原始会在这些问题上作了许多探索,也希望他们的经验能对中国股权众筹市场发展带来有益的启示。

扫一扫,每天一点点,了解互联网金融时代大趋势!
感谢关注最有价值的金融微信:I黑马互联网金融与风投(iheimajinrong)
大家可以叫我“金融哥”,如果你想玩转互联网金融,
请加入互联网金融行业QQ交流群:346320036
如果您喜欢我们的文章,请点击下方分享到微博或者微信朋友圈.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p=23, null, left]i黑马记者:周池 文宇妮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