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败局】 身边家政已死,家政O2O何去何从?
i黑马电商与消费 i黑马电商与消费

【小败局】 身边家政已死,家政O2O何去何从?

来源:品途网 作者:彭成京



O2O无疑正在风口,因为所有的传统行业都正在移动互联网化,而基于服务的公司与移动端结合的公司潜藏着巨大的机会,家政就是其中一类,但是这个业务并不容易,凡是涉及到人与服务就要涉及到复杂的流程,下面的这个身边家政就是代表,下面分享一个失败案例,看看这个行业的坑在哪。


6月23日,笔者在查看几个家政O2O企业时,无意中发现身边家政的网站已经打不开了。页面显示“您所访问的网站发生故障”,9秒之后便自动跳转至新浪云商店。随后笔者咨询了几位业内人士,得到的回应是:身边家政“是真没了”。晚间时分,笔者又致电身边家政创始人郑磊,郑磊确认网站已经关闭,称关站因其个人原因。

身边家政,自2013年5月首次在媒体露面,后历经多家媒体报道,一时间家政垂直平台颠覆中介的声音不绝于耳。与身边家政同期上线的还有e家洁、阿姨帮等多个互联网项目,他们依托移动互联网,基于LBS构建用户与阿姨直接对接供需,短期目标是“干掉中介”。去年年中至年底,家政O2O企业一时热闹非凡,传统中介似乎马上就要全面消失。笔者也曾走访过多个家政O2O企业,基本上获得的信息是:传统家政中介将被O2O企业取代,但有一个过程。

在笔者看来,传统门店形式的家政中介消亡是一个趋势,只是时间上互联网企业能不能在弹尽粮绝前扳倒这些传统中介,且部分中介也已经意识到危局,并积极与第三方平台合作。所以在一段时间内,传统中介与互联网企业依然有一段共存期。这个共存期无论对于双方中的任何一方都至关重要,任何一方挺不住都将面临关门大吉的命运。身边家政显然没有挺过这一关。

身边家政存在哪些问题?

互联网企业的基本逻辑是在项目盈利之前先圈用户,当用户数积累到一定量时就拥有了议价权,不管是家政机构还是个人,都不容忽视流量入口的价值。郑磊在创立身边家政时看到了闲置资源的巨大商机,无论58还是赶集,或者淘宝,平台上交易的大部分是物品,如果有一个以技能交易为主的平台,那这样的市场前景是可观的。郑磊期望能够从家政切入技能交易市场,而家政则从相对简单的保洁小时工入手。

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家政阿姨从哪里来?

创业初期,郑磊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是,去郊区或城中村送手机。由于这一模式一开始就界定为移动端+LBS+APP,因此雇佣双方都需要有移动设备。家政领域,阿姨的素质普遍较低,有很多阿姨还不会使用智能手机。郑磊的想法是先教育阿姨端,通过送手机并获得订单出售自己的闲余时间得到收入。在笔者看来这是一厢情愿的想法:首先与阿姨的合作是松散的,没有成熟的可持续的合作机制;其次阿姨不是标准化产品,具有主观能动性,她们的思想会随时发生变化,保不准今天领了手机明天就不干了;再次因地理位置原因,即便阿姨有意愿,可能因为距离太远而不太愿跑;最后最重要的是依靠送手机获取阿姨的单个成本太高。后来这个送手机活动果然没有持续多久就停止了。

面临的第二个问题:怎么获取用户?

郑磊曾对媒体表示,通过让利吸引用户。按当时(2013年5月)小时工行情30元一小时2小时起步算,身边家政直接将价格水平拉到 39元2小时起。用户直接付钱给小时工,身边家政一分钱不挣,并且在上线的促销期,还要每单返利十元给用户,让用户29元就能体验服务。互联网企业圈用户的初级逻辑就是烧钱让利,刨去成本高昂不说,真正会有多少用户愿意经常掏钱招小时工?偶尔的订单不足以支撑起用户规模的快速膨胀。

面临的第三个问题:家政阿姨跳单怎么解决?

身边家政提供交易一开始是在线下完成,没有线上预付费(后期有没有加预付费笔者不太清楚)。当用户通过身边家政找到阿姨,双方建立联系后就完全不需要第三方APP了,一旦这样的情形发生的多了,家政APP就变成了单纯教育雇佣两端的公益机构,又何谈用户沉淀和数据积累?

面临的第四个问题:家政阿姨服务质量如何保证?

身边家政通过自己招募的方式获取家政阿姨,这些人很多都没有经历过专业培训,如果仅仅从概念上了解所谓的保洁就是擦擦桌子拖拖地,那以这样的认识去服务用户显然是不够的。而笔者了解到的部分类似项目,也只是比较简单地告诉阿姨怎样保洁,鲜有实地实践和专项指导的工作。身边家政希望以一个平台建起C2C的技能交易市场,但对提供技能的一方是否具有服务他人的能力不抱有绝对的监督权,这会很容易造成口碑恶评,最终受损的也只会是平台自己。

面临的第五个问题:阿姨与雇主如何取得彼此互信?

中国的诚信体系尚不完善,加之经常出现的一些负面报道,让陌生人间的交往变得困难。目前家政平台的常规做法是要求家政阿姨提供身份信息并与公安系统对接核实,确保阿姨身份信息的真实性(本文仅限讨论小时工)。身边家政期望用户通过APP的信息展示直接对接的是阿姨个人,而身边家政自己并没有提供用户可以依赖的信任背书;虽然在意外事故处理上有保险公司合作,但依然没有解决信任背书的根本问题,即这个阿姨她是没有组织的个人行为。

面临的第六个问题:平台方怎么盈利持续发展?

这是家政平台得以持续生存的核心问题。和其他类似项目一样,身边家政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盈利模式。如果按照常规的路径——从海量的用户规模中植入增值服务,首先要求身边家政拥有巨量的用户数,其次是用户的转化率相对较高,这对刚刚成立不到一年的家政APP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挑战;如果是收取中介费,其一会降低阿姨入驻热情,减少阿姨入驻量,其二即便收取了费用也难以抵消平台维护成本和用户推广成本。在没有投资者介入前,钱总有烧光的一天。

当下其他家政O2O企业现状如何?

e家洁

e家洁类似于身边家政,基于LBS在移动端寻找家政阿姨,前身是2011年7月创立的嘟嘟快捷租车,在打车APP火热之初变身嘟嘟打车,由于政策受限及市场竞争压力,2013年5月进入家政市场,从家庭保洁起点逐步向家政全领域拓展,“e家洁”更名“e家洁家政”。此前曾获腾讯400万元人民币的天使投资,2013年底笔者与e家洁创始人云涛交流时了解到e家洁的阿姨入驻数为6000人。(e家洁详情参见

阿姨帮

APP+网站(在线预约)家政平台,早先与e家洁类似,专注小时工服务,后逐渐转向其他家政领域并在线下开设实体(培训)门店。去年11月阿姨帮获得A轮数百万美元投资。笔者了解到,阿姨帮将保洁服务又了做更具体的细化分类——衣物干洗、鞋具护理,并在后期将可能涉及换锁、搬家等可延伸的家政服务。

小跑生活

小跑生活是一款基于LBS定位的家庭生活服务预订平台,目前主要覆盖城市为北京,服务内容包括:家政(小时工、保姆、月嫂、育儿嫂等)、搬家(家庭或企业)、维修(家电数码、房屋家具、开锁换锁、管道疏通等)和回收(家电、家具、礼品、奢侈品、废旧物品等)四大类。小跑生活与家政公司合作,合作商家入驻需缴纳一定保证金,这点要比单纯的C2C要轻得多。目前融资状况不详。

阿姨来了

阿姨来了是一个基于家政经纪人制的保姆在线预定及支付平台,由成立于2007年的北京嘉乐会家政服务公司运营,业务包括月嫂、育儿嫂、家政员为主的经纪服务,目前在北京、上海拥有十多家实体门店。主要营收来源分两部分:收取客户的佣金、收取阿姨的会员费。阿姨来了的运营重点主要是通过线下标准化的中介服务解决线上用户需求。(有关家政经纪人制详情参阅《家政经纪人制:家政O2O的一次革新尝试》)

云家政

2009年成立,一家整合B端商家面向C端用户的家政服务平台,目前主要覆盖城市为上海。2012年获中路资本数百万美元天使投资,2014年4月云家政对外宣布再获400万美元A轮融资。盈利途径主要分两个部分:平台佣金、产品服务包,将来可能涉及家政周边产品服务销售。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