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龙黑牛的秘密:1公斤牛肉卖4000元天价 VC疯狂抢夺
zhouxiaohong zhouxiaohong

雪龙黑牛的秘密:1公斤牛肉卖4000元天价 VC疯狂抢夺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从大连出发,高速驱车40分钟到达位于大连郊外炮台镇的山脚下,这里便是占地1212亩的雪龙黑牛养殖牧场。此处离市区104公里,周围人烟稀少,没有任何工业。整座牧场被绿山环抱,三面群山组成了一道天然隔离屏障,阻止了外围疫情的入侵。

雪龙牧场依地形而建,水源在最高处,饲料加工居中,饲养场其次,最低层为粪肥加工区,完整的产业链条使得整个牧场如同“世外桃源”。

这里生产的雪龙雪花牛肉最高卖到2000元一斤,曾被2008年北京奥运会定为唯一指定供应牛肉食品。所谓雪花牛肉,即指脂肪沉积到肌肉纤维之间,形成明显的红、白相间,状似大理石花纹的牛肉,也被称为大理石状牛肉或“肥牛”。

如今,在北京各区的华联超市冷藏柜里,售价高达600元每斤的高端雪龙黑牛冷冻牛肉在肉类专柜中显得特别醒目,旁边其他普通牛肉的平均价格在40至50元每斤之间,与此相比,雪龙黑牛可谓“天价”。

精养

说到牧场养牛,浮现眼前的画面是在青山绿水、群山环绕下,一群牛自由自在地吃草,牧场主过的是一种悠闲自在的生活,但这是理想,现实远比理想残?酷。

雪龙产业集团(以下简称:雪龙)董事长邢雪森曾用这样一句话来形容自己养牛的压力:“每天一睁眼,就有3万张嘴等着吃饭,每天光牛的伙食费就得一百万。”

人们不禁要问,牛不是吃牧场的草么?怎么还要伙食费?

这便是中国的现实,国外地广人稀,自然资源丰富,牧场养牛一般都以自然放牧、散养为主,但在国内受资源和环境恶化的影响,牛还是圈在牧场里养比较放心。

于是,按照每头牛一天至少要吃掉三四十元的饲料计算,刑养的三万头牛一天就得吃掉90万元饲料。在养牛初期,四处筹钱的刑曾这样感叹:“我看到黑牛就发怵,它们太能吃了。”

在雪龙牧场生活的犊牛,堪比人一样的待遇。每头犊牛都配有专属的保姆(饲养员),牛舍更是每天都会洗清、消毒。除配备精心挑选的稻草外,犊牛每天还备有两顿牛奶加餐,而这需要都人工喂养。另外,“种公牛的餐食为优质的苜蓿草、鸡蛋以及胡萝卜。”雪龙副总经理、高级畜牧师吴蒙表示。

但光解决牛吃饭问题是不够的,刑养牛12年将精细化养殖发挥到了极致。

为了让牛在吃饱之余,精神愉快,刑自创了多种办法:给牛听音乐、按摩、睡软床、甚至喝“酒糟”……

走进牧区,就能听到四处传来悠扬的音乐声,此境似乎会让人忘却这里是牧场。

雪龙牧场事业部总监刘德良告诉《环球企业家》:“听音乐是为了减少牛的应激反应,隔离噪音使黑牛处于愉快、安详的环境中。”牛听轻音乐,尤其是小提琴曲,能让它身心愉悦,对其生长速度、肉质及肉的味道都有影响。

在育肥场,牛舍内安装有风扇、自动饮水槽等,按摩器也是必备装置,牧场有专人给牛定期按摩,促进其长成均一、雪花般的脂肪纹理。

业界传闻,雪龙黑牛为追求独特风味,甚至给其喝啤酒。刘表示,牛喝的不是啤酒,而是在其饲料中添加了含糖的鲜酒糟。

除了吃喝,睡觉也很重要。雪龙牧场的牛舍地面上都铺撒有10至15厘米厚的垫草,并在其中添加生物制剂。“床中掺生物酵素,能对牛粪中的异味及细菌起抑制作用”,刘边说边伸开双手做示范,“趴在水泥地上睡和趴在厚厚软软的垫子上睡,牛的感觉和心情肯定是不一样的。”

除了照顾日常生活,在拥有3万头牛的雪龙牧场里,犊牛和种牛会被特殊照顾。

牧区内,按不同年龄段划分着不同区域的30多座牛舍,分为种公牛、母牛、犊牛区、饲养区、管理区和饲料加工区。

在牧场的一处角落,一座并不起眼的二层小楼,住着一群特殊的住客—犊牛(幼崽)。在犊牛出生6天后,工作人员会将犊牛从母牛身边转移到这里,目前这里住着80多头犊牛,它们至少要在这里生活3个月。

目前国内犊牛严重缺乏,“我们正考虑从国外进口犊牛,澳大利亚不久就会放开犊牛的出口。”邢雪森?说。

3个月后,犊牛们会脱离“托儿所”,转移至育肥场的牛舍。“当小牛在6至7个月时,我们会根据牛的月龄,将同龄个体差异相似的小牛放在一起,同时会将公母牛分开饲养。”刘德良说。

对于牛的生活空间,雪龙有着严格要求。在雪龙牧场,种公牛的生活空间是最大的,并且是封闭的。27头种公牛都有自己的独舍,院子内还有供其遛弯运动的活动场。雪龙的种公牛体重均为800至1000公斤,为保证种公牛的健康,饲养员每天都要强制种公牛运动,最少1.5个小时。每周工作人员都会为种公牛进行三次采精,提取后的试管被送入实验室进行平衡分类处理,然后将试管用冷液氮封存备用。2006年,雪龙投资2000多万元,建立3千多平米的雪龙生物工程技术研究开发中心,生产胚胎和冻精。
差异

如此精细化养殖,连被称为牛肉之神的日本神户牛肉都无法企及。在日本,由于人工成本非常高,“7000头牛的养殖场,只有20多个人管理,也没有配备专职的饲养员和兽医。”刘德良表示,他此前曾多次考察日本的养殖业。

相对于雪龙的精细化养殖,拥有广阔大草原的新西兰,养殖肉牛的方式也处于粗放式散养。无论从草场,还是牛源数量,新西兰的规模都要远大于中国,但新西兰却缺少精细化养殖技术。而在牛肉产量非常大的澳洲,也面临新西兰同样的问题。

刘认为精细化养殖非常必要。“除生活环境外,吃什么饲料将直接影响着育肥牛能否成为高端肉牛的一员。不同阶段的牛,所吃饲料的营养成分是不一样的,这些都需要专人来照顾。”刘表示。

他透露,进入育肥期的牛,分三个阶段:6至14个月、15至22个月、23个月以上。为给小牛补充高蛋白,需添加适量酒糟和粗饲料,饲喂量保持在13至14公斤。“养小牛跟养小孩一样,都需要高蛋白。小孩阶段正是长骨骼、长胃、长肌肉的时候。”

人会生病,牛也是一样。每天早晨,饲养员和兽医都会去牛舍巡视,确保没有异常。这个监控过程,需要饲养员和兽医用经验依靠眼睛观察。

为此,雪龙独自开发的《雪龙肉牛质量安全追溯系统》和《雪龙黑牛养殖管理系统》两个管理软件,通过产品唯一ID编码进入公开的追溯查询系统,便可查看从繁育、收购、隔离、育肥、免疫治疗、饲料、采食、屠宰、分割、理化分析等数十个相关信息。这些信息来自于生产链上数十个信息采集录入点,及时准确的信息录入系统,达到从地头到餐桌真正意义的全程追?溯。

在雪龙牧场,3万头牛的粪便都被送至牧场内的粪肥处理中心及有机肥加工厂。粪肥处理中心将所清理出的牛粪及时进行发酵处理后,采用引进自日本的先进设备和技术将其加工成有机颗粒肥和有机无机复混肥。“有机肥加工厂年生产能力为3万吨,产品销往山东、河北、海南岛等有机蔬菜产区。”吴蒙说。

起家

57岁的邢雪森,出生江苏,曾在知青下乡大潮中踏上东北黑龙江这片黑土地。他从八一农垦学院毕业后,被分配到国营农场工作。1985年,邢前往日本学习农业技术。

回国后,邢雪森进入一家日本公司,年薪33万元。彼时,这已算是天文数字。但一年后,邢雪森还是决定自己创业。他从国外引进伊利莎白甜瓜,在新疆繁育,当时,这种甜瓜的种子每500克可赚8000元,邢学森凭着两袋种子赚来了他人生中第一辆小汽车。

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发现在日本作为粗饲料喂养日本和牛的稻草每吨价格在300美元以上,而在中国价格不过100至200元,很多农民甚至把稻草作为废物烧掉。回国后,他便开始在东三省收购稻草,经压缩、烘干后出口到日本。每年的出口量达20万吨,净利润有1亿多元。

随着出口量的增加,日本人对稻草的质量要求也越来越高,他从农民手中收购的稻草每年约有2000吨因达不到出口标准而不得不烧掉。2002年,邢决定养高档肉牛来解决残留稻草问题,并开拓国内高档牛肉的市场。彼时,日本最贵的和牛肉1公斤能卖到三四千元,这给了邢极大的信心。

2003年至2007年,是邢最煎熬的阶段。由于一头牛从开始饲养到出栏需要3至4年,邢始终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他只有靠稻草业务的收入来维持养牛的投?入。

但天有不测之风云,2005年6月的一天,在外出差的邢雪森接到一个几乎让他崩溃的电话。日本商家告诉他将退回已出口的稻草,并宣布暂停稻草进口业?务。

当时的刑身无分文,早已将所有资金全部投入养牛,邢想到牧场里2万头每天等着吃饭的牛,觉得自己与雪龙命悬一线。邢连夜赶回大连,非常幸运的是,主管财务的妻子在公司账户内预留了一笔应急款,使得邢逃过一劫。

2005年底,雪龙的第一批育肥牛产品上市,养牛入不敷出多年的邢雪森第一次有了销售收入。凭借优良的肉质和口感,雪龙牛肉走进了北京、上海等地高档酒楼和西餐厅。

紧接着,雪龙的高端养殖模式得到风险投资机构的认可,2007年优势资本成为第一家投资雪龙的资本机构。随后,老牛基金、秉鸿资本、天图资本相继进入雪龙股东名单。彼时,就连美国的高盛和雷曼兄弟都争相想与邢雪森见面。

近期,又有多家知名投资机构在对雪龙进行尽职调查,尽管12年内,刑雪森为养牛总共投入了近13亿元,但刑认为雪龙的快速发展还需要大量资金。“一头牛从受孕、配种一直到最终形成高端达标可屠宰肉牛,需要近3年时间,这意味着雪龙的资金周转期为3年一次,如此漫长的周期会给企业带来巨大的资金压力。”刑感叹道,多年来,若没有出口稻草业务支撑,他难以支撑下来。

2013年雪龙又在山东、北京建了三座牧场。目前雪龙总存栏量近3万头,母牛占1万多头。未来,邢雪森给雪龙的规划是“国内养殖占20%至30%,国外养殖占?70%”。

目前雪龙的年屠宰规模为1.5万头,在邢的计划里,希望在3年内达到年屠宰5万头的规模。“在日本,高端肉牛屠宰量每年达60万头。鲜肉与深加工阶段,1万头牛的产值可达10亿元。5万头牛,就是50亿元。”对此,邢雪森颇有信心,他也将上市纳入了下一步的计划,这个一向以踏实著称的“养牛人”,自此有了百亿的梦想。

挑战

正当刑信心满满准备上市时,一场突如起来的风波,着实给他浇了一盆冷水。

2012年10月,邢将雪龙的上市材料上报证监会。“材料反馈非常神速,上报10天后,证监会便有了反馈。我们是养牛行业龙头企业,监管层对雪龙很认可。”邢雪森回忆说。

但意外发生了—当年11月,距离雪龙牧场不远的地方,一家养殖企业发生了猪口蹄疫。有消息说,这家企业为拿到政府补偿,故意将疫情散播出来。国内卫生部门和OIE(世界动物卫生组织)公布此事后,原本此事与雪龙黑牛毫无瓜葛,但日本稻草进口方得知疫情后,立刻停止进口雪龙的稻草。

每年年底,是稻草销售的旺季。日本停止进口稻草,直接导致雪龙损失了近八九百万的利润,加上各种成本,雪龙损失了约1200万元的利润。彼时,雪龙已经将稻草业务和雪龙黑牛一起打包纳入雪龙实业集团准备申请创业板上市,雪龙预计当年利润5500万元,符合创业板上市的标准,如今因为稻草业务损失了1200万元,无法达到上市的要求。因为创业板对准备上市企业的规定必须具有成长性,短期内不能有业绩大幅下滑的迹象。

时逢年底,邢雪森对此无可奈何。“如发生在四五月份,可以通过加强牛肉销售,弥补利润损失。”邢表示。无奈之下,邢只好将上市材料撤回。下一步他或许会将雪龙黑牛申报上市中小板。

疫情,这几乎是每个农牧企业的噩梦。

为此,各国对农业产品进口都采取严格的保护措施。受疯牛病影响,其他国家的牛肉也很难出口到中国。直到2013年底,中国才恢复从美国进口牛肉,而被称为最顶级的日本神户牛肉至今仍然禁止进口。

据中国农业部统计,2013年全年,中国牛肉进口29.4万吨,同比增长379.3%,预计2014年仍以较高的速度增长。未来一段时期内,牛肉供应量依然无法满足消费量的增长,但非法走私进口牛肉的现象十分严?重。

“进口肉对我们有一些冲击,包括美国和日本的走私肉,规模非常大。日本牛肉从没有解禁过,但还是源源不断进入中国。”雪龙大连大区经理胡高明告诉《环球企业家》。目前,澳洲牛肉发展非常快,仅去年中国从澳洲进口牛肉大约15万吨左右。“这些产品主要供应中端市场,少部分为高端产品。”邢雪森说。

近年,为应对牛源缺乏和走私肉泛滥,雪龙也开始引入国外产品对其产品线进行补充。2012年,雪龙进入新西兰与当地政府进行合作,推广雪龙的养殖方式。新西兰从日本引进的和牛品种,与安格斯种牛进行杂交改良的品种,已经发展十几年。“新西兰草场丰富,养殖规模很大,但缺少精细化养殖的技术。”邢雪森说。目前新西兰合作项目每年出栏2000头牛,去年已有部分牛肉在国内销售。

“随着肉牛存栏量继续下降,消费不断增加,牛肉价格将加速上涨,中国牛肉市场正面临前所未有的产业危机。”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国家肉牛产业首席专家曹兵海告诉《环球企业家》。

调整

傍晚时分,位于大连中山广场最繁华路段的雪龙黑牛量贩主题餐厅,老板李正国异常忙碌,食客络绎不绝。半年前,李正国以承包模式与雪龙黑牛食品进行合作,拿下了量贩主题餐厅的经营权。如今这家餐厅分三层,一层为产品展示销售厅,二、三层为日式烤牛肉及火锅餐厅。

接手餐厅后,李正国重新调整餐厅原有的高端定位。“根据今年的趋势,产品定价是根据百姓消费能力而定,人均消费120元左右。”李正国告诉《环球企业家》。调整后餐厅最畅销的牛肉为60元至100元每120克的产品,而每晚过一倍的翻台率使李眉开眼笑。目前,李正国的餐厅每月销售额在50万元左右。

“现在一般的经销商每月销售额在40万元至50万元左右,分淡旺季。”胡高明说。目前,雪龙的市场销售趋势为高端产品占40%,中低端占60%。

在此之前定位高端市场的雪龙牛肉,只属于小众消费产品。近年,受限制三公消费影响,再加上中国牛肉价格不断上升,国内普通消费者对于高品质牛肉的市场需求加快,雪龙调整了部分战略。邢雪森认为,未来至少有50%的雪龙产品会用来取代国内普通的牛?肉。

近年中国的牛肉价格增长迅猛。从2009年30元每公斤左右,增长到2013年8月9日历史最高点51.56元每公斤,较2009年1月份增长了72.17%。

同时,近5年中国肉牛存栏量从8900万头减少至6500万头,传统肉牛产业大省山东、河北、安徽、河南四省的肉牛存栏量剧减。大批的青壮年离开农村,外出务工,使得肉牛的家庭饲养量减少;当可屠宰牛的数量不够,屠宰企业就开始“杀鸡取卵”,屠宰母牛和小牛。于是就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

在此之前,邢一直将牛肉业务重心放在生鲜肉上,忽略了向其他产业延伸。近年,高端餐饮企业成绩受政策影响一路下滑,邢不得不选择多战略发展。

去年,雪龙新增食品深加工业务。雪龙牛肉最贵的部位每百克588元的价格着实让普通消费者望而生畏,多数人认为,如此贵的产品只能在高端餐厅享用。“因此想将雪花牛肉在中国逐步推开,被普通消费者接受,就必须要有深加工产品。”雪龙食品总经理沈瑞忠告诉《环球企业家》。

沈瑞忠负责的食品加工分为两个工厂,即冻品深加工和熟食深加工。冻品包括三大系列:精致牛肉、超市分割冻品、礼品礼盒,生产能力为每年1000吨。最便宜的精致牛肉在超市卖52元每公斤,价格从20多元到50多元不等。

以往,雪龙产品在供应酒店时,都是整包大块的产品。但要进入超市,就必须要进行产品细化分割。在超市销售最贵的扒片是188元每百克,最便宜的20多元,根据肉的等级不同定价。“扒片分割要求严格,每一片都要做到定型、定量。”沈瑞忠说。

据了解,一头雪龙黑牛的产值在4万至5万元左右,每头牛产值都不一样。某头牛可能出产的是肉质级别为1A、2A、3A的牛肉,另一头牛出产的是4A、5A、6A的。雪龙为雪花肉设定A1至A6这6个级别,大理石花斑纹越多级别越高。每头牛可分割36个部位,但其中最贵的只有上脑、西冷、眼肉、牛领四个部位,直供高端酒店。

“目前国内多数企业对于牛肉深加工技术还并不成熟。其实牛产业和猪产业有着相似之处,除少部位是最贵的产品外,其余部位就必须利用深加工提高附加值。如果双汇没有完整的供应链和深加工,而只依靠鲜肉发展,相信双汇早就不存在了。”新希望产业基金执行董事汤告诉《环球企业家》。

受政策影响,雪龙的渠道推广同样面临着转型。彼时,雪龙的主要渠道在高端星级酒店和高端餐饮企业,而目前已转向超市和普通餐饮连锁企业。现在,麦德龙全国超市系统是雪龙最大的超市合作商,全国直接供货的超市约50家。

在选择地域销售时,雪龙会提前通过专业的调研公司进行市场调研。根据人口基数、消费习惯、消费能力、消耗数量来决定是否进入新区域。杭州是目前中国牛肉消费量最大的市场。“杭州的销量比较高,吃西餐的人特别多”,雪龙大连地区经理胡高明说。

“我们正在探索新型渠道,包括像宜家家居的餐饮店。一份猪排饭都能卖到20多元,我们的普通产品也可以实现。”胡高明表示,目前正与一位宜家指定的供应商进行商谈,同时该供应商还可直供吉野家、麦当劳等众多快餐连锁企业。对于代理商,雪龙会根据其物流配送、冷库规模、资金实力等内容评定综合实力,但雪龙不考虑兼职代理业务。

受互联网影响,传统销售模式同样面临一定冲击。2012年底,雪龙开始涉足淘宝、阿里巴巴、京东、1号店进行线上销售,“线上销售完全是雪龙企业直供,而非供应商。”胡高明解释说。目前雪龙正在上海尝试建立线上销售、线下自取模式,但这取决于物流配送能力,上海物流各方面暂时超过全国其他城市。

“2013年受政策影响,成绩并不理想。整体业绩4亿元和2012年基本持平。”邢雪森深感重压,而同时,雪龙已经从牛胚胎培育、保种、养殖、育肥、屠宰到深加工,构造了一个完整的全牛产业链。

然而,全产业链运营并不容易,如何在面面俱到的情况下保持企业在细分市场的领军地位,这将是个挑战,未来的雪龙前景会如何?让人拭目以待。

来源:环球企业家 [作者:阚世华]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