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BAT吓得颤抖的很多影视公司,连“用户”是什么都还没弄懂
i黑马文化与创意 i黑马文化与创意

被BAT吓得颤抖的很多影视公司,连“用户”是什么都还没弄懂

i黑马发现,最近影视行业也开始对互联网带来的颠覆感到不安。最近的电影节上,最出风头的不是各大影视公司,也不是各位大导演,而是BAT,影视机构欲通过与互联网公司的业务合作,真正拥有自己的用户,但,这只能是一个美好的空想……他们中很多连互联网中“用户”这个词的定义还没弄懂。

文/包冉

互联网公司成为各大影视节上的常客,这已经是老皇历了。但在今年的上海电视&电影节期间,BAT、视频网站和门户们,却让影视界变得很不淡定起来。

不淡定的症候分几种。有的是热情四溢的拥抱,比如东方卫视与阿里巴巴互动娱乐的全面合作,包括打造专投其综艺节目的“娱乐宝”、联合开发电视与电商的交易闭环、探索综艺品牌节目的衍生产品开发;

有的是声声急快的质问,比如保利博纳的于冬质问“娱乐宝什么时候会赔钱?”有的是明确定义和定性,比如高军老师说“电商网络对于电影事业来说,是搅局者!是投机人!”

之所以不淡定,大概有三方面原因:

其一,互联网公司挟巨量资本杀入影视业,对增长迅速但规模不大的影视业来说,很容易产生全方位颠覆的恐惧;

其二,今天的互联网,已不是一个简单的分发通路,而是综合了社交网络、互联网金融、电子商务和O2O、OTT传播能力的巨大生态场,进入这个生态场,唯有被裹挟,无几可能保持独立;

其三,也是最重要的,传统影视业虽然有品牌、有传播、有观众、有粉丝,但最缺的是互联网公司真正拥有的——用户。

其实,用户就是观众和粉丝,但反之不然。因为没有自己的平台和统一帐户体系,就没法对观众和粉丝的行为进行追踪、信用进行记录、消费进行闭环、社群进行构建。

所以,东方卫视总监李勇想,要通过与阿里巴巴的合作,让观众参与到节目制作全程中来,要知道到底自己的用户是谁;

所以,尽管电影公司老总们嘴上在质疑,但丝毫不妨碍华谊兄弟花2.66亿买下电影订票网站“卖座网”,为的就是获取用户。

必须说,华谊的动作是对的,而其他局限于业务层面的跨界合作,都无法让影视机构从互联网公司获取真正的用户。

为什么?

首先,用户是一个动态概念,绝非一个静态的注册ID。从匿名的观众,到实名的用户,核心是围绕其注册ID的平台行为与数据统计、关联和运营。而这个平台,就是互联网公司的核心资产,不可能向你无条件的全面开放。

其次,用户是一个黏性概念,黏住的是资源汇聚的平台,而非单点突破的影视作品,哪怕你的作品再出彩、再大咖。以娱乐宝为例,其投资指向可以是电影、综艺、游戏、漫画……各种各样的文化娱乐产品都可以成之为标的,东方卫视可以是其中一期,但不可能是期期。

第三,用户是一个惰性概念,互联网发展到今天,业态之丰富、创新之频繁、关系之紧密、平台之垄断,已经极大的增加了用户的平台切换与转移成本。比如,强大如阿里巴巴,想在微信之后再搞一个“来往”,事实证明只能是徒劳无功。

那么,是不是除了资本并购,就不能与互联网公司合作了?答案当然不是。

事实上,缺乏技术思维和技术自觉,一直是影视内容机构的短板。从社会专业分工的角度看没问题,但从具体单位的运营看,就是大问题。

比如,开放平台与统一帐户体系,在互联网界已经非常成熟,BAT平台无法撼动,那就加入其开放平台,通过统一帐户体系获取用户、流量和现金流,游戏公司就是这么干的,电视台和影视公司为什么不能尝试?

再如,成立时间不长的小米、陌陌们,通过智能手机和MIUI系统(准OS),通过APP,获取了数千万黏性极强的用户,硬生生在BAT之外建起了一个自己的用户平台。

从这个角度看互联网思维,互联网创业者的第一意识一定是“打造入口,获取用户”;而非互联网机构的第一反应几乎都是“我有资源,你出用户”。

一点差别,可惜就可惜在这里。


本文首发《南方电视学刊》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