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江湖】车库咖啡:创业者的“龙门客栈”
i黑马TMT i黑马TMT

【创业江湖】车库咖啡:创业者的“龙门客栈”

2014年仲夏,作为第一家主打“创业咖啡馆”概念的车库咖啡,已经经营三年,并且在今年春天“深陷重围”。车库咖啡外面是“海淀图书城步行街”,这条不过两百米的街道,短短三年间已经聚集了3W咖啡,《创业家》黑马全球路演中心、飞马旅、Bingo咖啡等与车库咖啡概念相同的创业者聚会场所。

而一直窝在鑫鼎宾馆2楼的车库咖啡,显得有些原始粗糙,比起那些装修考究,位置醒目的新来者们,车库现在显得有些寒酸。

“我觉得这样挺好,车库和他们不存在什么竞争关系,只要这条街能让创业者有个聚集地就行”车库咖啡的创建者苏菂点燃一根中华,往沙发上一靠,操着一口标准的京片子说:“我见过几千个创业者了吧,这挺有意思的,我不打算靠车库盈利,也不打算扩张。其实有很多人想投资车库,但就一直保持现在这样挺好,因为很纯粹。”

“海淀图书城步行街”,将在未来几年在人们脑海中替换成“中关村创业大街”,而第一个在这条街聚集创业者的正是苏菂的车库咖啡。2011年的春天,苏菂找了中关村一个租金不太贵的地方开了这间咖啡馆,因为他在做投资时发现“北京的创业者们太分散了,找一个创业者你得开几个小时的车,北京还老堵车,一天也见不了两个创业者。”

苏菂说自己是一个有乌托邦情节的人,他发现创业者是一群特别奇怪的人,这帮人需要一个纯粹的“乌托邦”去生长。

为什么要做车库?因为见识过他们的疯狂

i黑马周四下午拜访车库,800平米的地方依旧人满为患,基本都是创业者。

苏菂似乎熟识车库咖啡里的每一位客人,不停介绍着“他们有的每天都过来,那个戴着眼镜编程的男孩只有18岁,从12岁就开始编程,现在在做新的项目。那对夫妇原来是做牛肉生意的,来了车库开始做比特币媒体。来,给你介绍一位哈工大实验室出来的创业者,他发明的电机可能颠覆电动车产业,他的电机比特斯拉上的电机还小20%,去年和我说的时我还觉得他在吹牛逼,想不到昨天已经把原型带来了......”

而咖啡馆中的创业者们,不少都站起身来和苏菂打招呼,称其“老苏”或者“苏老板”。那光景,就好像电影《龙门客栈》中的掌柜吴宁招呼着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的江湖豪客。

苏菂也说自己是个有江湖气的人,喜欢交朋友,喜欢聊天,喜欢有趣的人和事,而他做车库咖啡的最初始原因,正是见识了许多疯狂而有趣的创业者——他喜欢这群人。

苏菂是互联网老兵,最早和四个同学在中关村做PC销售代理,之后在名噪一时的电商网站8848工作,从普通的渠道销售做起,做到江苏省的代理商,从无到有建立了8848南京分公司。后来8848倒闭,他到了Chinacache蓝汛做销售。

苏菂在chinacache是做宽带销售的,刚做时没资源,接不到大单子,他只好去找小互联网公司。在那时苏菂接触了不下2000家互联网企业,包括创业期的开心网、58同城、汽车之家等。

“那时我遇到了还在小办公室里准备创业的开心网、酷6、汽车车之家等公司,我发现这帮人特别有意思,才7、8个人,什么都没有,连宽带费都要分期付款,就谋划着未来几年内要到美国上市,做最大的汽车网站什么的,我当时觉得这帮人真能吹。”

后来苏菂接触了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创业者,发现这帮人不但能吹牛,做事也很猛,很多人在多年后都“完成了当年所吹的牛逼”。苏菂和很多创业者都成为了朋友,并渐渐为他们所做的事所震撼。他甚至开始帮一些喜欢的创业公司延长带宽费用的账期,以缓解他们的现金流压力。

喜欢和创业者在一起,也让苏菂的业务越来越好,随着这些新兴互联网公司的高速发展,负责对他们销售带宽的苏菂业务收入也越做越大。一直到2010年chinacache蓝汛在美国上市,全公司的营收为2.5亿,其中有4000万是苏菂做的。

蓝汛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之后,公司觉得苏菂有看创业公司的眼光,便让他分管chinacache的投资部,至此苏菂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创业者。当时的北京,当时的中关村并不像今天,创业者们没有聚集的场所,以及共用的信息圈子。苏菂要找到一个个创业者非常麻烦,谈投资更是,每次都要花好几个小时在路上,北京还经常堵车。

当时创业者们十分分散,无论是在地理还是信息上(i黑马注:这也正是2011年前后,科技博客兴起的原因。创业者群体、创业者群体与投资人群体、创业者与外界,在那时都需要更多的“连接”。)

苏菂决定在地理上建立一个“创业者的聚集地”,他辞掉了投资的工作全心全意去创建车库咖啡,当时家人和朋友都不太支持苏菂,但他说自己就记住了一句话“有的事年轻的时候不去干,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他把开车库咖啡比喻成像“去西藏徒步”一样有趣的事。

苏菂当时三十而立,财务也并不紧张,觉得自己应该去做一件有趣的事了,更何况是一件意义重大的有趣的事儿。

车库的内核价值:创业者社群

苏菂租了海淀图书城步行街上鑫鼎宾馆二楼800平米的空间打造成咖啡厅,找了几个熟识的人,联众创始人鲍岳桥、海虹控股副总裁上官永强、艾瑞创始人杨伟庆等10位投资人,投了二十多万进去,车库咖啡于2011年4月正式运营。

由于苏菂本来就在业内有一些影响力,蔡文胜等大佬也在微博上帮助宣传,加上定位准确,车库咖啡很快就名声在外。开张三个月之后,来车库的创业者已经络绎不绝,但车库任然窝在鑫鼎宾馆二楼,标识也并不明显,这是苏菂的有意为之“这里只给真正寻找过来的创业者,而不是路过的情侣或休闲的白领”。

刚开车库咖啡那会儿,苏菂无比兴奋“那一年我至少聊了一千个创业者,我本人都聊瘦了十几斤,觉得状态特别好”,后来创业者越来越多,苏菂也没办法一个个聊了,现在他的团队有五个人专门去运营咖啡馆的创业者群体。

“我认为车库咖啡最有价值的地方并不是给创业者提供办公场地,也不是举办活动,而是聚集起了创业者社群”,车库咖啡现在有一个自己的会员体系,创业者可以申请加入,接受车库的审核之后,每年交1200元的年费就可以加入,加入之后就可以共享很多车库创业者社群的资源。车库还有自己的创业者CRM系统,所有“入会”创业者的信息都会录入。

“我并不靠这个赚钱,主要是维持基本运营。你想几百个创业者,总共也就只能收取30万左右的年费,我多招几个运营人员就连成本都覆盖不了。”

但这个创业者社群的价值却是巨大的,最近的周伯通招聘等新创公司获得融资,都是在车库这个创业者社群体系里促成的,他们有自己的圈子,一般用微信联系,组织。

也有投资机构找过苏菂希望成立“车库基金”,但是苏菂并没有答应“我还是希望车库成为一个纯粹的创业者乌托邦,完全不要求它去盈利,或者做别的东西。现在就挺好,等过一阵我准备把它的管理划出去,一直保持原样就行。”

虽然苏菂没有直接依靠车库咖啡去赚钱,但是他获得的回报绝对是物超所值的。因为车库咖啡这个平台,政府、银行、投资人、创业者资源都在向他聚合,i黑马去采访苏菂时,他刚刚从某银行回来。银行希望通过车库咖啡把几百万的创业贷款发放给创业者们,而无数投资基金也对车库咖啡趋之若鹜,只要是苏菂出面撮合的投资一般都能成。

车库咖啡已经形成了良好生态体系的雏形——车库咖啡本身聚集了创业者社群(车库咖啡还用CRM系统去管理“会员”创业者),而后这些社群资源将产生巨大的能量,能够吸引投资人、政府、银行等资源。

苏菂的“不靠车库咖啡去盈利”的思维恰恰才能让车库的价值最大化,车库咖啡的纯粹性,能聚集更多创业者社群,需要创业者社群的资源就会有强烈的需求与车库咖啡进行合作。这就像现在各个垂直社交网络的玩法,先聚集一类用户,只要到一定量级,垂直社群自然会产生巨大价值,关键是先考虑保持社区的纯粹性,根本不用去考虑短期营收问题。

车库咖啡一直保持着非常开放且包容的模式。

“有一个安徽来的创业者,每天晚上花60块钱睡旁边权金城饭店的大堂,白天到车库来做自己的创业项目。老实说我并不看好他现在的项目,但是我觉得有这种精神的创业者总会成的,并且他内心是快乐的。无论最后成功与否,追逐梦想过程的感觉是最棒的!还有些创业者就把房子租在车库咖啡周围,他做一件事能这么投入,那他们以后做什么都是容易成的”。

苏菂接触了太多的创业者,明白创业者是个什么样的群体。就像当年他遇到刚创业的李想、茅侃侃、程炳皓一样,当他用疑虑的眼光看他们时,他们总会让他大吃一惊,苏菂也确实从中获益不少。所以苏菂认为,不管现在创业者看起来靠不靠谱,他们身上总有一种惊人的能量,你需要去尊重它。
“所以做车库咖啡一定是包容的,创新是允许失败的,这是我坚持车库咖啡不盈利,不做基金的原因,一做就会变味。我希望车库咖啡非常有包容性,任何创业者都可以进来,我们不去排斥任何人。”

后记

i黑马从车库咖啡向外走去,逐渐刺眼的阳光混杂着中关村创业大街的喧嚣。这条街已经和三年前非常不同,逐渐发展成为了中国最重要的创业者聚集地。

三年前苏菂来到这创办车库咖啡,一年前他在车库咖啡内向政府领导建议创建“中关村创业大街”。今天,中关村创业街已经聚集了《创业家》黑马全球路演中心、飞马旅、3W咖啡众多创业服务机构,每天都有成百上千的创业者和投资人来这里交流,交换最新的创业创新讯息,促成融资、合作。

正如凯文凯利《失控》中提到的创新与变革的要点是“连接人和人,连接人和信息”——这儿正在把创业者与创业相关的人和事连接起来。


作者:韦龑
-----------------------------------------------
北京市政府于6月12日,把淀图书城步行街名字改成“中关村创业大街”,这里将变成中国创新创业的标志性街区。i黑马【创业街】系列文章,将持续报道中关村创业街上的人和事,探索中国创业创新的核心地带的真实发展状况。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