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趋势】独立音乐人遇见最美的时代​:经济公司模式恐遭颠覆!
i黑马文化与创意 i黑马文化与创意

【趋势】独立音乐人遇见最美的时代​:经济公司模式恐遭颠覆!

无论是网络红人、独立音乐人,还是名师,逐步出现了换媒的过程,所谓换媒就是从过去经济公司、学校这种传统“媒体”,逐步过度到互联网这种开放媒体中出,利益是动力,科技是助力,在整个产业变革的同时,i黑马忍不住问两个问题,一个是解除与经济公司关系后的明星红人们该如何独立赢得在变动迅速的未来,另一个是传统的这些“媒体”、资源组织者该何去何从?本文来源于《商业价值》,i黑马分享本文,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经纪公司在传统音乐产业的角色几乎不可替代,涵盖艺人经纪业务的唱片公司是足够强势的中间渠道。​


索尼音乐华语部宣传总监朱迪说,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到来之前,艺人通常需要签约唱片公司,作品得到公司认可之后才能完成录制,然后唱片公司借助公司的组织化运作在电台、电视台和报纸等媒体打歌,为艺人做宣传,最终音乐人的作品才能经过售卖渠道,最终抵达受众。​


滚石唱片曾是20世纪华语乐坛最具影响力的唱片公司,在20世纪90年代的鼎盛时期,滚石唱片捧红了赵传、伍佰、张信哲、周华健、陈淑桦、林忆莲等众多歌手,也产出了摇滚、流行、民谣多种风格的作品。​


那个时候,唱片公司一直是强势雇佣者,英皇唱片与艺人的签约时间几乎都是超过7年的长约,谢霆锋和英皇第一次签约就延续了15年,艺人与唱片公司的合约细致到衣食住行、艺人风格、未来的发展方向等,一旦签约,就需要按照唱片公司打造的路线走。​


互联网却改变了音乐行业的生产链条,它打乱了原来的音乐付费方式,但也给另外一批音乐人更多的机会。​


虾米音乐人和豆瓣音乐人等平台上都已经出现了一批独立音乐人,他们最初通过这些平台积累粉丝,发布作品,在电商平台上销售专辑,也可以用众筹的方式招募演出,完全跨过了原来大型经纪公司的中介环节。​


好妹妹乐队组建于2010年,队长张小厚专业是建筑环境与设备工程系,而主唱秦昊则毕业于吉林动画学院,两人因共同爱好弹琴唱歌结识,组成乐队,也成立了春生工作室。​


“好妹妹”风格偏重于文艺和清新的民谣,传统的音乐产出路线对于他们来说几乎是走不通的,也曾被快乐男声比赛淘汰,但他们把自己写的歌上传到豆瓣音乐上,却意外地在豆瓣上收获了7万名粉丝,2012年在很多朋友的帮忙下,他们出了一张专辑《春生》,放在京东上销售。​


第一张唱片在销售到6000张之后,索尼唱片提出要和他们签约,但张小厚和秦昊依然选择独立运作,张小厚认为,“两个人做主成为习惯,担心自己没有办法适应公司运营式的操作,而公司对乐队的发展规划也并不一定是自己想要的”。​


当然这种有一群高黏度歌迷的原创乐队已经具备了独立运作的资本。新技术极大地降低了音乐生产的成本。合拍音乐创始人马龙认为,“现在音乐人只需要用电脑和iPad等最简单的录音设备,就能够完成录音和上传过程”。​


春生工作室也被秦昊称作是“放养型”的工作室,经纪工作交给经纪人来打理,包括执行和宣传在内,只需要几个人的小团队就可以完全保持顺利的运作。而张小厚和秦昊既是音乐产出者也是工作室的合伙人,两个人共享利益。​


张小厚和秦昊与粉丝的沟通多会在微博上进行,秦昊会在自己的微博上发自己随性的画稿,呈现最生活化的状态,秦昊在微博上把“好妹妹”运作成了一个品牌。在豆瓣音乐和虾米音乐上,好妹妹乐队长期处于排行榜的前五位,在全国各地开过多场千人演唱会。​


传统经纪公司是一条线性生产链,虾米音乐负责人赵宗却把现在的独立音乐人形容为一颗种子,“他们在互联网平台上发表自己的作品,在互联网传播中得到了第一批用户,随后在达到一定规模之后遇到了某个引爆点,就能自然长成参天大树”。​


5月末,虾米独立音乐人石进刚刚在上海完成了自己的首场钢琴演奏会,石进现居南宁,本职是一名网络工程师,是《夜的钢琴曲》系列的作曲者。​


从2006年开始,在3年半的时间里,石进就陆陆续续写出了《夜的钢琴曲》系列共31首,之前石进只是把自己的原创钢琴曲放在自己的博客上,供大家欣赏,2010年,《夜的钢琴曲》被《非诚勿扰2》剧组中的工作人员发现,最终被冯小刚选中作为片中仓央嘉措诗歌《见与不见》的配乐。​


最初连石进也并不清楚是谁把自己的原创钢琴曲上传到虾米平台上的,2013年7月11日,虾米音乐人平台正式上线,虾米音乐版权人员也找到石进进行音乐合作,石进成为首批入驻的音乐人。​


虾米有针对音乐人的独立平台和后台系统,音乐人可以通过音乐人服务自主发布作品。虾米音乐人可以对音乐定价,用户通过付费的形式下载音乐人的作品,但虾米并不参与分成,这些下载的费用全部归音乐人所有。​


据赵宗介绍,虾米音乐现在有3000多万个注册用户,能够产生高质量的PGC内容,这些音乐人在上传作品之后,虾米音乐会通过推荐算法,推荐给适合他们的用户,音乐人也因此得到第一批粉丝。《夜的钢琴曲五》长期居于虾米歌曲的热听榜上,3年来在虾米音乐的试听量已经累计达6000万次,《夜的钢琴曲Ⅱ》在淘宝上架仅10分钟就卖出100张。​


2013年11月22日虾米音乐推荐12位虾米音乐人参加了淘宝1212音乐众筹项目,石进是唯一一位钢琴演奏者,他的心愿是在上海一个2000人音乐厅开一场个人钢琴演奏会。2013年12月12日,石进的演唱会通过那次音乐众筹得到了5万元,这已经远远超出了石进的预期。​


在石进与虾米合作的过程里,“虾米扮演了类似于经纪人的角色,但两者之间的关系是合作,而非隶属”,作品创作自主权和作品版权都归音乐人所有,而平台会给独立音乐人更多的利益分享,甚至筹办演出,“在过去以个人身份筹办一场个人演奏会几乎是不敢想象的事情”。​


移动互联网正在重新塑造音乐生产和传播的规则,唱片公司等构架在音乐人和听众中间的环节被互联网取代,音乐人只需要在互联网上传内容,或者运作几个人的独立厂牌,就能够经由网络社区、互联网音乐平台完成内容传播,直接抵达受众。​


师者逃离新东方​


经纪平台的制约性也同样存在于专业化的教育培训行业,新东方在过去的20年里塑造了许多的明星教师。​


然而在5月26日,新东方总部外面的中关村步行街上,竖立着智课网的户外广告牌,“出国考试名师和同学们都去哪儿了?”户外广告上印着韦晓亮、翟少成、管卫东等20多位原新东方明星级教师的照片。​


智课网创始人韦晓亮曾是新东方托福、GRE、GMAT这三个体系的英语作文教学的金牌教师,在新东方也从教师一度做到职业经理人,即便如此,韦晓亮还是离开了新东方,开始在线教育行业的创业。​


新东方在20多年的发展里并没有发生太大的体制性变化,它像一个有着极高知名度的经纪平台,有既定的明星教师模式化生产流程,老师们身上也带着新东方所固有的风格。​


新东方和老师之间依旧是传统的雇佣关系,老师的收入全部来自于课酬,在离开教学岗位之前,韦晓亮在2010年的课时费为1700元,直到现在有许多老师的课时费只是120元。但新东方对老师来说,不仅仅意味着课时费,还意味着无穷无尽的生源。同样,移动互联网的出现,把这一切都改变了。​


有已离职的原新东方老师透露,“许多老师对自己在新东方的职业生涯是怀疑的,公立机构的老师以做教研为主,有既定的上升通道,但是培训机构老师最大的问题在于每天都在重复自己已经非常熟悉的东西,成长和上升通道非常有限”。​


在2010年之前,韦晓亮还以“小宝老师”的身份在一线教课,在寒暑假最繁忙的时候,喉咙肿痛发炎是常有的事,有的老师经常在海淀教学区刚下课,来不及休息和吃饭,就需要赶去房山教学区上课。新东方的老师也几乎变成了体力劳动者,每天重复着同样的工作。​


筹建智课网对于韦晓亮来说是为了自己想做的“科技教育”,而不是新东方所标明的“教育科技”,翟少成、管卫东等智课网合伙人都已经在两三年以前陆续离开新东方,选择离职的老师或者因为不再认同新东方的价值观,或者是为了更好的职业发展。​


只是现在,韦晓亮又把他们重新召集到一起,20多位金牌老师,每一位都是韦晓亮亲自邀请过来,他们之前很多都是韦晓亮同事、下属、搭档,因为认同韦晓亮所走的方向,整个过程也非常顺利。​


智课网和极智批改网是韦晓亮现在运作的两个项目,除了今年2月17日上线的智课网之外,极智批改网已经于2013年8月8日上线,韦晓亮经常用一句话来概括他所做的事情,“智课网的学和极智批改网的习”,这两个平台所达到是韦晓亮所倡导的学习闭环。​


韦晓亮正在经历一次角色转换,从受雇者到独立创业者,也从老师、教学管理者转变成一个产品经理。​


对于在线教育来说,教学内容是通过产品和技术来呈现,韦晓亮读了9年的理工科,在研究生期间所学的就是人工智能 ,因此即便智课网和极智批改网共有15个人的技术团队,但产品设计分别由韦晓亮和翟少成完成,韦晓亮每天都会花两个小时来研究两个平台的数据。智课网的教学体系,专家课程讲课的结构,逐题精讲的课程也都是韦晓亮研发出来。​


“在智课网和极智批改网,老师也不再只是授课的体力劳动者,他们需要转型成为专业的教学内容研发者”。智课网的老师则需要在系统性的框架下整理和研发自己的课程,只需要拿出几个小时到拍摄现场,把自己的知识沉淀下来。拍摄完毕之后,就可以用更多的时间用来做教学研究。​


专注于口语和写作批改的极智批改网在很多时候更像一个开放平台,现在已经有92位老师进驻,“他们里面有考官、外教和阅卷人,分布在全国各地,很多是兼职的老师”,智课网&极智批改网营销副总裁时艳涛介绍道。​


学生只需要在批改网上传作文或口语录音,就会有外教通过批注和口语的形式完成批改。在时艳涛展示的一份GRE作文批改中,外教给出了30多处修改批注,包括词汇、语法、结构等各个方面。​


在这里,老师的知识储备以视频版权的形式放在智课网的网站上出售,老师成为最能够生产价值的要素,韦晓亮也将更多的利益出让给真正的价值生产者,“智课网现在有漂亮的现金流,但是现在我们把所有的利润都给老师,与老师利益共享”。​


智课网与极智批改网的秋季教研会会在北京外国语大学展开,由智课网和极智批改网的老师会与北京外国语大学英语系系主任和教授们一起开展,智课网已经组织老师去美国的考试机构学习和参观。​


韦晓亮认为,“真正的第三方互联网教育平台意味着解放老师,解放学生”。通过在线平台,学生可以通过智课网的课程完成“学”,也通过直播大讲堂、极智批改网等渠道直接与老师对话和沟通,完成“习”。线下课堂和平台的大部分功能同样正在被互联网取代。​


智课网的老师已经具备明显的明星化气质,老师与智课网&极智批改网之间不是简单的受雇关系,也不是简单的分成,“我们是与老师一起合作,一起做教学研究”。​


原本那些掌握渠道的中间介质正在被互联网替代,它们和个人之间正在发生一次关系的改变,就像曾担任新东方CIO的官冲认为,“培训机构与老师双方不再像从前,不再是雇佣和被雇佣的关系,未来会和会计、律师一样,成为合伙制,大家都是主人,共同创造和维护品牌,共享利益”。这也是许多行业的价值生产者正在发生的故事。(文/刘媚琪)​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