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盛:站在大佬的肩膀上
宋玮 宋玮

傅盛:站在大佬的肩膀上

  起家于360的傅盛,在没有什么资源的情况下弄出了360安全卫士。离开360后,来到雷军旗下,让傅盛成为金山网络CEO,最终赴美上市。i黑马

  起家于360的傅盛,在没有什么资源的情况下弄出了360安全卫士。离开360后,来到雷军旗下,让傅盛成为金山网络CEO,最终赴美上市。i黑马不禁要问,傅盛,终究是一个站在巨人肩膀上的巨人?还是巨人们背后的顶梁柱?

在公司上市后的一个月,傅盛拥有了一辆红色的特斯拉汽车。
  
  这位上市公司的CEO先是开着车从北京东三环兜风到四惠,然后邀请全公司员工试驾新车并顺便写下了“十个操作教你更好体验特斯拉”一文。当然,在做这些事之前,傅盛先上微博感谢了一下雷军。因为这辆车是雷军送的礼物。
  
  对于傅盛来说,雷军是其职业生涯中很重要的人,他身兼朋友、导师、股东和偶像的多重身份。幸运的是,这样的人傅盛还拥有好几个。
  
  经纬创投的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在傅盛人生最低潮的时候给了他一份工作,在他选择创业时又给了他第一笔钱;马化腾带着半信半疑的态度成为了金山的股东,此后一直是傅盛最坚定的盟友并在上市前为其背书;而他的老上司周鸿祎,给了他成为一名优秀产品经理的起点和终点,随后作为傅盛人生中最大的对手,始终在以一种夸张的方式逼迫着他大步前进。
  
  傅盛已经被证明是一名成功的创业者——他带领着一家在互联网时代原本已趋于落魄的公司金山网络(后更名“猎豹移动”)全面转型移动互联,在360的重重围堵之下,用三年半时间几乎是从无到有地创造了一家30亿美元的上市公司。
  
  但今日提起傅盛,他的形象依然很难去定位。傅盛是谁?外界往往会将傅盛定义为周鸿祎最大的敌人,或是雷军最好的学生——他得益于此,也受此拖累。这些亦师亦友亦敌的人在傅盛的人生中扮演了太过重要的角色,他们或从正面,或从反面一直在激励、引导和牵制他。傅盛自己也承认,他过去很多年都习惯于仰视别人,始终被影响,始终在学习,从不敢懈怠。
  
  傅盛已然成功,但他还没有真正解放自己。
  
  从建立到摧毁
  
  傅盛和周鸿祎的恩怨几乎横贯了整个中国互联网发展史,也很大程度上改变了历史的走向。
  
  傅盛2003年加入周鸿祎所创立的3721公司。在此之前的一份工作他做得并不算出色,绩效表被老板挂到公司墙上,而他往往排在最后几名,这让傅盛觉得“打击太大”。跑去3721面试产品经理,却发现面试官连产品经理要干什么也说不清楚。
  
  2003年的中国互联网刚刚从互联网泡沫的冲击中恢复过来,当时风光的企业是盛大这样的游戏公司和三大门户,最耀眼的人物不是马云、李彦宏,而是独裁者陈天桥和中国首富丁磊。而周鸿祎,只是做了个插件的小人物。
  
  当年的傅盛对自己的认知就更低了,他说自己的状态一直是“在人群之中还不错,但永远不是第一”。谁是第一呢?雷军。傅盛说雷军上大学读的是《硅谷之火》,而他读的是《联想为什么》,所以雷军做出了小米,而他成为了一名职业经理人。
  
  他告诉记者,书里的一句话一直被他视为座右铭,“这个世界上各式各样的人,有些人在小舞台演一个大角色,有些人只要在大舞台上,哪怕是演一个不重要的角色,都行。”而他始终对自己的定位是后一种人。
  
  从3721到奇虎360的五年间,是傅盛的自信心从无到有到爆棚的五年。他机缘巧合地成为了中国第一代产品经理。当年在很多公司,产品经理都是一个定义模糊的角色。这个角色通常承担着大量的压力和责任,却几乎没有权力可言。他总是在怀疑,“为什么做不出出色的产品?”“为什么怎么用力就是使不上劲?”“3721和雅虎合并会把我裁了吗?”
  
  一位早年采访过傅盛的记者告记者,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傅盛身上都有一种过度的不自信,他长着一副让人充满好感的圆脸,脸上常年一副谦逊的表情。这位记者曾在一个会议上看到傅盛和另外几个人争论。傅盛还没开口,对方就说,“你也说不出什么来,别说,听我说。”傅盛就真的不说话了,他还笑,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
  
  这种状态仿佛一直持续了很久。在傅盛离开360加入金山之后,雷军曾对傅盛说:“你是一个比你自己认为的要强的人。”傅盛说听了这句话特别感动。
  
  但也有人看过锋芒毕露的傅盛。傅盛曾经的同事,现在猎豹的合伙人肖洁说,360时期的傅盛,不顾忌别人感受,宁折不弯。傅盛在360做出了一个可称大成的产品——360安全卫士,他将这款边缘产品培养成了整个公司的核心,一下子成为周鸿最器重的员工,收到颇多赞誉。
  
  傅盛说自己的特质是善于换位思考,他习惯去理解别人而不是沉溺在自己的世界。做产品,偏左一点是冒险,偏右一点是保守,而他总能找到最好的黄金分割点,既兼听,又有特点,所以他比多数天生聪颖的人都更适合做一名产品经理。而早期360安全卫士在内部不受重视,这也给了傅盛默默成长,一点点建立自信的环境——因为有时候聚光灯会让他退缩。
  
  这应该是他人生中第一次获得真正的成功和认可,傅盛自己也知道,“真是开始自信了,甚至爆棚了。”
  
  随后发生的师徒反目,傅盛出走,互相指责对方说谎和污蔑的故事充满了戏剧色彩,也被媒体过多解读。傅盛说周鸿祎无法容忍他人功高盖主,逼宫将自己赶走。而周鸿祎这方则摆出诸多事例指责傅盛“膨胀”、“私开个人公司”。2011年,360在香港起诉傅盛,指责其“泄露东家机密”,并对傅盛所开发的产品进行拦截。“这是要把人逼上绝路。”傅盛说。
  
  傅盛的离职在人事变动频繁的互联网圈本是个易被忘记的小事,可随着2010年傅盛加入金山、3Q大战爆发、2011年腾讯入股金山,这场恩怨被放大了,并持续至今。和当年激烈的对阵相比,如今周鸿祎已不再公开谈论此事。周在近期接记者采访时虽忍不住多次提起傅盛,但会在最后叮嘱千万不要发表。他似乎不愿意让媒体认为——周鸿祎和傅盛,是对手。
  
  但傅盛并没有这个顾虑。他对记者谈起当年,很多细节都记得一清二楚。“周鸿祎教导我,为了产品,你要见佛杀佛。所以我在这家公司横冲直撞,就是因为相信他的产品理念。结果,我自己被杀掉了。”
  
  傅盛是一个对恩和怨都格外在意,也很难放下的人,至少,他看上去很在意这些。当年周鸿离开雅虎,带了大量的人创办奇虎,引来阿里大肆攻击和批判。傅盛匿名发了封邮件给周鸿祎,鼓励说还有人在默默支持你。2008年,他在给周鸿祎的离职信中写道:士为知己者死。
  
  离开360之后,傅盛被经纬创投的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请进了经纬做副总裁,雷军也主动找到他,送了他一本《梦想金山》。当年傅盛全部的生活圈子都在360,离开时也没有太多人支持或是挽留。但是此后,他发现他身边开始聚集越来越多的盟友,因为周鸿祎的敌人实在是太多了。
  
  张颖告诉记者,他第一次见傅盛,傅盛提到周鸿祎,讲着讲着,竟当着他的面红了眼眶。
  

  “我当年居然这么悲情?”傅盛自己都不敢相信。
  
  互联网好学生
  
  傅盛戴着“360安全卫士创始人”和“360叛徒”这两个光环离开了周鸿祎。之后“产品经理”一词开始慢慢在互联网走红。其中很大原因是因为像360、微博这样的公司在崛起,它们成功地证明了——互联网2.0时代,仅仅凭借一款产品就能撬动一个市场。
  
  张颖说,从傅盛来到经纬的第一天起,他就知道这个人留不住。11个月后,傅盛创立可牛影像。之后雷军牵线将可牛和金山软件合并,傅盛出任新公司CEO。雷军在随后的公开演讲中评论傅盛是一个有鸿鹄之志的人,所以才决心把自己和傅盛“捆在了一起”。
  
  很明显,张颖和雷军眼里的傅盛,比傅盛心中的傅盛要激情和无所畏惧得多。
  
  傅盛说,他做投资人的时候,不强势,很少发言,做了一年他甚至不知道自己适不适合这个职业。与金山合并后,傅盛去了金山总部珠海。他说那段时间其实是他人生最低潮,周鸿祎在他重新进入安全领域后对其名誉的诋毁,让他怀疑这个世界是没有公平可言的。
  
  一位金山的投资人告记者,金山初期他和傅盛打交道时很头痛,按时给投资人交的季度报告傅盛总是不记得交,不然就是写的乱七八糟。你会发现,在当年已是小有名气的傅盛身上,还没有太多职业精英的特质。
  
  珠海时期,有一次一位记者来采访傅盛,问傅盛现在的目标是什么。傅盛想了想说,是全力以赴。记者对这个答案不太满意,她告诉傅盛,“全力以赴只是一种状态,不是一个目标。”
  
  这句话一下点醒了傅盛。“即使在最低谷的时候也不能把当时的状态当作目标。”之后傅盛提出了一个金山软件20年前既已树立的目标——做世界一流的软件公司。
  
  喊这个口号对于傅盛而言是底气不足的,但却给予了他一个目标和改变的勇气。之后傅盛力排众议砍掉金山网盾,以金山毒霸为核心从边缘切入。幸运的是,一年后他赶上了“3Q大战”和“3B大战”,腾讯和百度开始实施广泛扶持360竞争对手的策略。于是有了腾讯、百度对金山的入股。
  
  即便如此,“他们还是不认为我可以把公司带上市”,傅盛说,“张颖为什么投资我?无非是觉得我人很好,他对我的认可只是众多项目中的一个,而已。”
  
  2011年,腾讯入股金山前期,马化腾给雷军打了一个多小时电话,核心就是一句:傅盛这人到底行不行?
  
  雷锋网创始人林军对傅盛的看法是——只是充当了一个大佬们“马前卒”的角色,但傅盛牛就牛在,兵到底线,“马前卒”变成了“王后”。
  
  一位创业者同样不服气,他先是肯定了傅盛着实是一名好产品经理,然后发问,“傅盛执着,懂得借力打力,不惜自毁名声和老东家决斗,但傅盛到底是谁?不就是幸运吗?”
  
  答案还真不是,至少不仅仅是因为幸运。
  
  一位出版商称,他曾经给傅盛邮寄过一本讲产品的书,没过几天,他看到傅盛在一个论坛演讲,里面的不少观点居然都是书里的。“成功人士也不过如此嘛。”他调侃。
  
  上述金山的投资人感叹傅盛这两年进步实在太大了。他先是从一名只有几十个员工的创业公司CEO做到了拥有400人的金山网络掌门人,一上任就大调公司方向却依然稳定住了军心,解决了内部矛盾。后来又孤注一掷做毒霸,做客户端做海外,都赌对了。
  
  一位猎豹员工评价傅盛说,如果说过去傅盛有太多放不下的地方,但现在他看准一个点,其他东西都可以不要。这种目标性让他有时候看上去咄咄逼人。
  
  傅盛说,他能不断进步的核心是因为他始终觉得自己是一个很平凡的人,他习惯于仰视别人,一直怀着一种诚惶诚恐的心态。
  
  在他创办公司刚开始的时候,傅盛和公司CTO徐鸣每天都会关上门自我检讨,反思做错了什么,这种自我否定的心态持续了很久。傅盛说,他这几年改变很多,以前每天早上开晨会,会对员工从头批到尾,他当时强大的信念是——帮你找到缺点,你才能成长。但是后来发现,这种方式杀伤力太大了。“你培养不出人才,周鸿祎就错在了这儿。”
  
  傅盛从周鸿祎身上看到了极致的做事方式,所以他单点突破做了毒霸和浏览器。而从雷军身上学到顺势而为的思考方式,所以他在毒霸增长放缓的2013年,站在了移动互联网的风口上,放弃PC,孤注一掷做猎豹移动。
  
  周鸿祎曾对员工灌输的理论之一是,只要你在一个点上持续做,你就会有机会。但傅盛说他后来明白这句话是错的,因为如果你往一个方向相反的点持续做,你就永远没有机会。
  
  这名1978年出生的创业者看上去熟读了革命战争史。他说,360以前是游击队,从乡村包围城市,胜利了。而现在要打城市攻坚战,360却依然延续之前的打法。360在PC搜索上投入了太多精力。而猎豹,一个纯移动互联网的公司,已经找到了他的锦州。
  
  “不能说多了,说多了刺激他。”说这话的时候,傅盛一点也没有腼腆,他说,他从张颖身上学到最多的一点,就是——直接。
  
  放下与超越
  
  除了一辆特斯拉之外,傅盛还拥有一间过分保守的办公室。窗外被别的写字楼堵了个严严实实,看不到半点风景。办公室里除了皮沙发、深色桌椅以及一个白色的单开门冰箱,没有任何装饰,唯一的亮点就是桌上那一头金光闪闪、神情呆滞的豹子摆件。
  
  傅盛很喜欢提“特质”这个词,他说过好几次自己是一个并无太多特质的人。30岁之前太过乖巧,太听父母的话,对很多事情都没有太多兴趣。对了,他还曾是一名共产党员。
  
  与傅盛同一年出生的人还有搜狗CEO王小川,他似乎对这个年份不大满意。他说,这个时候出生的人很尴尬,因为离上一代成功人士太近了,又没有实现80后的个性解放。
  
  他的朋友们也说不出傅盛身上有什么特别不一样之处。他的一位朋友想了半天,用了“意志坚强”这个词来形容他。这位朋友说,有一次傅盛去广州出差,不知道从哪里搞了辆自行车,愣是从广州骑到了珠海。而张颖的回答是,“我觉得他特别执着,特别真诚。”
  
  这种真诚在傅盛谈起自己时显得格外突出。他回忆猎豹上市那一天,很多人都在欢呼他赢得漂亮。“我觉得这个世界很荒唐。我不觉得我在上市这一天和之前有什么本质区别,我以前也没输,现在也没赢,成王败寇而已。”
  
  在过去的很多年里,傅盛一直扮演着一个好学生的角色。他看上去总是很容易被人启发、受人影响,很少有企业家接受采访时会像傅盛一样,一直在谈论,“某某对我触动很大”、“某某说的一句话影响了我很多年”……
  
  傅盛回忆第一次见雷军,雷军拿个小本,问傅盛该怎么做一款产品,那时候雷军对互联网一窍不通,之后雷军总结出了“互联网七字诀”。而傅盛的想法是,他总结的真好,拿来用就是了。
  
  在周鸿祎身上有太多的“自我和颠覆”,在雷军身上有太多“梦想和成功”,而在傅盛身上,有太多别人的影子。
  
  从这家公司的业绩上,看上去也是如此——猎豹广告收入中70%来自BAT,总收入中有58%来自BAT。猎豹上市时,金山软件、百度、小米共同认购了猎豹5000万美元的股份。而腾讯则认购了2000万美元的股份。
  
  傅盛说,上市让大家开始渐渐认可猎豹这家公司。猎豹是中国互联网罕见的不被几大巨头封杀,反而和各大公司深入合作的公司。他已经把猎豹从“小360”变成了一家和360不一样特质的公司。
  
  傅盛这两年变化和进步很大,他开始有了自己的风格。“人们把我的成功归于偶然,于是不以为然。其实我看到偶然就会琢磨必然性,然后找出方法论,方法论错了,我就再琢磨,换一种方法论。”
  
  周鸿祎的方法论是寻找巨头的弱点,而雷军,是顺势而为和互联网思维。
  
  傅盛的“边缘化切入、单点突破”和周鸿祎的“集中优势兵力,单点突破”有相似之处,但又有不同,这从360安全卫士到猎豹清理大师中可一窥端倪,清理大师是猎豹在海外市场占有率最高的一个产品。它只是安全卫士的一小块功能,这个“点”更小、更朴素。周鸿祎善于找准方向,傅盛继承了这一点,他还发挥了自己的长处:极致的用户体验,以及敢于孤注一掷。傅盛说,没有谁能集中公司全部精力去做一个如此简单的产品,这才是真正的门槛。
  
  周鸿祎在傅盛的故事里,一直是一个反向压迫性敌人,一方面他是周的好学生,一方面他有强烈证明自己的欲望。而开始有了方法论的傅盛,意味着他开始一步步把创业从冲动、不服气变得有路径可依。
  
  “为了与众不同,我投入了所有的机会。”
  
  傅盛说,他内心一直希望自己可以摒弃掉之前所受的一整套教育,内心不要太瞻前顾后,再叛逆一些,再激进一些,再与众不同一些。也就是说,多增加一些坏孩子的“特质”。在中国,很少有创业者真正敢于扮演叛逆者的角色,因为这意味着很大可能会被孤立,比如周鸿祎。
  
  记者问他,身上和周鸿祎相似的一点是什么?傅盛回答说,有一次他坐一个朋友的车,这个朋友告诉他,“你坐在副驾驶上的样子就和周鸿祎一模一样,不停地指挥我要超这个车,超那个车。”
  
  张颖说,傅盛身上其实有很强悍的一面,他身上汇集了太多的势能,一定会爆发。他说他相信傅盛有一天一定能成为新一代互联网大佬。
  
  大佬之间的恩怨造就了傅盛,但他还没有获得真正属于他的江湖地位。现在的傅盛正处于一个过渡期,他已经有了大佬的雏形,对于方法论他有很多想法,但还没有形成广为人知的“傅盛思想”和“傅盛体系”。此时摆在他面前的,是猎豹何时能成长为一家100亿美元市值的公司?他个人何时能摆脱别人对他正面或负面、有意或无意的引导,恩仇全都放下,说话做事更多出自本心,并且独立判断和掌握方向?这些,才是这个人接下来几年最大的看点。
  
  “你是一个比你自己认为的要强大的人。”也许到那时,他才能真正体会到雷军对他说这句话的意思。
  
  在6月17日的一条微博上,傅盛再次提起了周鸿祎,他看上去言语有些激动。有网友在下面留言说,周鸿祎是你的老师,至少应该知恩图报。
  
  “你了解个P!”这名CEO这样骂道。
  
  本文作者:宋玮

本文来源:《财经》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