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辉瑞和阿斯利康将进行第二轮并购?
i黑马生医健 i黑马生医健

【咨询】辉瑞和阿斯利康将进行第二轮并购?

假如英国监管机构也参与进来的话,辉瑞制药和阿斯利康的交易可能以较高的价格成交,但没有投资者会相信这样会对公任何公司有很好的结果。两家制药公司要商议的价格差距不会太大,双方很有可能在8月就会迎来新的谈判。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今年五月底当阿斯利康驳回辉瑞公司的“最终”出价时阿斯利康表示会接受每股59英镑的价格,而辉瑞公司的最后报价是55英镑每股的现金和股票。最后根据英国法规双方的收购之战告一段落,而到8月份阿斯利康恢复与辉瑞的谈判。但是,纽约时报援引一位华尔街分析师的言论称,如果辉瑞想重新出价就要等到11月,这当中除非有其他竞拍加入,那所有的交易都关闭。

我们接触到的投资者对于这笔交易是否会发生抱持各种态度,但他们对这次并购都不太乐意。

来自德国医药战略的医疗投资顾问Schwarz是一名对冲基金经理人,他发现,来自新产品的压力正在不断加强,这也加强了这次并购交易的必要性。“在美国受仿制药竞争的品牌药价值将在2016年达到一个近300亿美元的新高峰,这比2012年的专利悬崖时期还要高,因此大型制药企业不能再只靠自己进行研发,而必须进行重组、合并、拆分和调整,” Schwarz表示,“所以我敢肯定,阿斯利康和辉瑞公司的交易一定会进行。”

医疗战略也是阿斯利康的投资者之一。有一些预见性言论认为,来自阿斯利康公司投资者的压力最终将使这笔交易发生。Schwarz表示阿斯利康的免疫肿瘤产品线,尤其是抗PD-L1单克隆抗体MEDI4736,以及潜在的税收节省价值都会激发辉瑞公司对这笔交易的兴趣。

一旦这笔交易最终完成,Schwarz预计辉瑞公司将延续其早期的拆分策略,将公司拆分成“建立”和“创新”的公司,这种策略同2012年艾伯维从雅培独立出来是类似的。

“辉瑞公司的规模就是它自己的敌人,想变得更小就要开发巨大的价值,” Schwarz补充道。但他最终都没有看到任何这种不择手段是对工业有益的。“一切都是金融工程,辉瑞和阿斯利康的并购只是支持了我正在做的关于大型制药公司弱点的议题。尽管有一些新药进入产品线,可我们还没有看到任何研发效率增加的证据。”

Columbus Circle Investors的投资组合经理Marti对辉瑞公司的另一个报价没有任何期待。但他认为,如果阿斯利康与辉瑞谈判,并且辉瑞的报价比上一次高10%,交易就会完成。

Marti表示,由于存在“心脏病学和肿瘤学方面的交叉点”,以及对这次交易利好的税率,会有一个很好的协同效应发生。他认为,对阿斯利康公司的估值完全取决于其肿瘤产品线的成功,但这周其癌症候选药olaparib 未能获得美国FDA的加速批准,给阿斯利康一次很大打击。

Marti称,如果阿斯利康肿瘤产品线无法建立,那它保持独立的决定就是一错再错了。

还有一家医疗投资商Les Funtleyder,与英国投资顾问BlueCloud医疗保健咨询是合作伙伴,前医疗投资组合经理Tabak认为并购阿斯利康对辉瑞而言完全是个错误。他指出辉瑞历史上大型并购并不乐观,除了2000年900亿美元收购Warner-Lambert时,得到了降脂重磅炸弹立普妥。(辉瑞对阿斯利康的“最终”出价现金加股票折合约1170亿美元)

Tabak还怀疑,即使这两家公司达成一致,英国政府也不会通过这笔交易。他表示,“我不知道这比交易的任何价格,除非辉瑞能向英国政府,以及一定程度上向瑞典政府保证关于失业率的问题。”阿斯利康全球员工约51500人,其中35%约18000人是在欧洲。

Funtleyder希望看到辉瑞尝试过不同的方法,也许是一系列小型的补强型收购,就像最近默克制药以39亿美元购买丙型肝炎药物研发公司Idenix的产品线。他认为,人们可以发现制药公司开始看起来更像是投资组合管理者,一个购买和出售资产的资本分配器。但他指出,令人懊恼的是做一个投资组合管理人并不总是那么简单。(来源:丁香园)

创业家“生物医药健康版块”微信公共帐号:【健康未来】,为你提供最新最快的医疗行业资讯、趋势、干货!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