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啪啪三国创始人:从找工作到亿万富翁用了24个月
叶璧玮 叶璧玮

【案例】啪啪三国创始人:从找工作到亿万富翁用了24个月

24个月前,在华东师范大学对面,魏坤、王伟峰和李彬决定在中华大厦的楼上租一间小小的房间做工作室,在上海,2000元的房租当然只有10来平方,硬核工作室正式从这里起步。这就是上海火熔公司的前身。

来源:游戏茶馆     作者:叶璧玮


24个月前,在华东师范大学对面,魏坤、王伟峰和李彬决定在中华大厦的楼上租一间小小的房间做工作室,在上海,2000元的房租当然只有10来平方,硬核工作室正式从这里起步。这就是上海火熔公司的前身。

租房前几天,以前在一个公司上班的同事魏坤叫上做程序的王伟峰和做美术的李彬,在外面吃了一顿饭,三个人决定不再找工作,也不等创投各种拖延和白眼,决定开始自己投资做游戏,分工担任策划魏坤提议游戏名字就叫《啪啪三国》,主程和美术表示没意见,三个人都没有想到,24个月后,也就是上个月,以《啪啪三国》产品为核心的上海火熔公司被A股上市公司拓维信息估值9亿全资收购。

魏坤、王伟峰和李彬从上一家公司离职已经快半年了,在这个失业期间,三个人在继续去游戏公司找工作,还是想要自己组团干点什么之前徘徊了很久了。


 

创业时连几十万的投资也没谈成

魏坤是河南商丘人,82年出生,之前在九城做游戏策划,2012年刚到而立。创业团队三个人差不多年龄,主程王伟峰,2006年至2008年在腾讯深圳《QQ飞车》项目组,美术李彬早先在育碧,后来三人在同一家公司做同事,又几乎在2011年同时离职,三人都有还是要折腾一下,实在不行就再回去找工作的想法。

那时候魏坤的女儿刚两岁,“我做了9年游戏了,自己不博一把不甘心,算是完成自我梦想吧,也想到结果,万一没做成,是自己没本事。”魏坤当时鼓动团队:“我们现在画个饼,没做出来,上赶着去找投资商,是有些不现实,不如自己做算了,反正大家凑一凑也能开工。”

做策划的魏坤之前试着找了几家投资公司,带着九城的、腾讯的、育碧的前核心程序员要出来创业做页游了的说法,也引得了好几家创投约谈。但谈来谈去,创投认为他们三个人之前只有做端游的经验,并不具备做页游成功的必然条件。谈到2012年5月,连最有意向的四家创投,也没有一家最后达成投资协议。魏坤回忆说:“我们那时只想找个几十到一百万投资就成。”

为什么立项选3D《啪啪三国》?

《啪啪三国》是一款集日本世嘉三国志大战与全面战争优点与玩法于一身,根据中国用户的特点,全面本地化的全3D战争卡牌策略手游。一上线就受到玩家称誉不断。

但一开始,硬核工作室想做的是页游,2012年的3月份,那时候页游如日中天,《神仙道》是页游时代的里程碑产品。那时候的手游大概有《三国来了》、《神仙道》、《开心水族箱》、《二战风云》、《胡莱三国》。

三个人商量来商量去,决定做手游,当时可做的选择,2D武侠社交游戏、或者3D三国SLG游戏,王伟峰和魏坤都觉得2D武侠社交类手游,有可能比做3D三国SLG游戏好玩。但他们没做过2D项目,不擅长做2D的,当时市面上刚才我列举的那些都是基本上都是2D手游。

另外一个选择,就是做一个3D的三国的SLG游戏,当时3D表现更抢眼,而且市面上没有比较火的3D手游。劣势就是硬核并没有做过手机上的3D手游,当时专家说小团队3D这个必死,但三人决定还是拼一把。
 

《啪啪三国》的5000万流水

三个人大概一直做了7个月左右,是从2012年5月开始做,一直做到2013年9月,一共16个月,上线的时候团队规模大概20人左右。看到硬核工作室创业团队自己拿钱买电脑、租房子在真刀真枪地做了很久,才开始有创投公司真正想进来投资。创业后几个月,硬核工作室拿到原子创投送来的100万天使投资。到产品封测时,原子创投引来A股上市公司拓维信息,以估价8000万拿下10%股权。魏坤三人才真正松了一口气。

最初,做到过年,也就是2013年2月,第一个版本出来了,大伙很兴奋,游戏品质不错,2013年四月份国内的苹果发行,给飞流签走了,一笔版权金,投资就都回来了。至于后来的成绩,三人没想那么多,当时想这游戏肯定能火,每天埋头到公司做当天的事。

《啪啪三国》最好的成绩,大陆苹果畅销榜到第8,港澳台排2名排了两个月,在韩国受到权威游戏编辑推荐,一下子就上了畅销榜第三。留存数据效果很明显,次日留存60%,三日是42%,七日是30%。在2014年春节前,大陆市场,《啪啪三国》的月流水达到1800万,火熔团队很兴奋啊,接受两个千万流水级别的成绩啊,没想到,这仅仅是一个开头。

《啪啪三国》是一款全3D、即时操控、多人在线的手机网络游戏,在手机端实现了主城多人交互、千人战场等多项功能。自2013年9月上线后,2014年4月单月流水达到了4,943.75万元,活跃玩家数量超过150万人。截至2014年4月,《啪啪三国》累计充值达14,729.12万元,现在正埋头做日本版的最后修订。

为什么要卖掉公司?

5月19日晚间,停牌三个月之久的拓维信息发布一则公告,公司拟向王伟峰、魏坤、李彬、原禾创业、青松投资和朱剑凌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其持有的火溶信息90%的股权,对价为8.1亿。另外,王伟峰、魏坤、李彬共同承诺,火溶信息2014年度、2015年度、2016年度合并报表中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6,000万元、7,800万元、9,750万元。

此前,上海火熔团队还是在要不要卖掉股权的事上犹豫了很久,最后决定变现。一下子变成亿万富翁,是创业团队24个月前没想过的目标。9亿估值,团队都拿到了回报,火熔现有的核心团队不是社招过来的,基本上都是合作过六年以上的前同事及朋友,这一拔人差不多都三十多岁,拼了这一把,把生活都解决了,整个集体相当开心。

5月的一个深夜,朋友打电话来问魏坤在哪逍遥呢,魏坤说在公司加班,对方表示严重不信:你这样身家的人,不应该莺歌燕舞的夜生活吗?不应该某天盛宴玩消遣吗?魏坤穿着很喜欢一件黑色的魔兽争霸的活动时发的T桖,去见了朋友,对方说:魏大黑,你没变啊!

喜欢的是游戏本身而非资本运作

魏坤觉得自己是游戏人,并不是想在资本市场上做得怎么怎么样。他把做出一个世界级的游戏产品做为最高目标和意义。“我见过日本游戏的一个老前辈,50多岁了,做了25年游戏。我觉得我至少还可以做19年游戏,做够三十年。”

240个月前,在郑州上大学毕业找工作,魏坤因为喜欢玩游戏,魏坤觉得最理想的工作是做一个电竞游戏选手,他觉得又能玩喜欢的游戏,又能赚到不菲的收入,这世界上再也没有比这个更好的工作了,但在参加过几轮区域性的电竞比赛之后,他不得不承认,在玩游戏或游戏操纵上,一些人还是特别的有天赋优势的,总的来说,魏坤觉得很难胜出,尽管他在区域小规模比赛上还是有一些名次。于是,做一个电竞选手的打算,被他自己很快调整过来,进入游戏公司做游戏也还不错吧?!魏坤选择了入职九城,从最基础的工作做起。

(6月27日,魏坤在成都给CP们分享《啪啪三国》的经验。)

访谈:《啪啪三国》,这个名字很糟糕

记者:《啪啪三国》成功就不用说了,说点对创业CP有意义的干货吧,回头来看,这款游戏有没有值得改进的地方?

魏坤:一是立项之初做好国际化框架设计,后来的修补添加工作会成倍增加。比如韩国的本地化语言包,第一次找中国留学生做的,第二次找在韩国本地的中国人做,修改到第三版才是韩国本地人的版本。费时费力,到几个市场的时候,我恨不得长出三头六臂,四处救火,好在我们逐渐修正了过来,游戏上线不是一个终结,这只是一个开始。

记者:三国题材上还有没有可以挖掘的地方?

魏坤:三国IP优劣对比很强烈,事实上,三国IP比一般题材很难吸量,但如果做好了,三国的IP世界观是一个好选择,三国世界观普及率广,玩家教育成本很低,如果你对三国真的有爱,不能因为没IP随便用三国名字。

我建议不要叫三国,可以叫什么什么无双,因为你们的哥哥们把三国这个名字用的很烂。而且体验很糟糕。之前有不愉悦经历的玩家一看到这个三国字眼就不会愉快地想再玩了。

我告诉你,《啪啪三国》,是一个非常糟糕的名字,是一个充满不信心小公司向用户谄媚心态的真正写照。

记者:对中小CP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

魏坤:如果你的产品好,不要轻易把海外版权签出去了,海外玩家付费率高,如果发行突出,暴发力是很惊人的,我们也没想到在台湾第一个月流水就能冲上2000万。

如果你的产品在大陆表现不好,说不定海外更有机会,为什么呢,因为国外玩家更能接受创新型游戏。

 

 

游戏 观点 案例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