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风投大牛本·霍洛维茨的世界你不懂:说唱音乐教会我做风投
本·霍洛维茨 本·霍洛维茨

硅谷风投大牛本·霍洛维茨的世界你不懂:说唱音乐教会我做风投

硅谷与说唱音乐似乎毫不搭界,但在硅谷知名风险投资人本·霍洛维茨(Ben Horowitz)看来,科技行业创业者可以从说唱音乐中吸取宝贵的经验教训,从而让自己的企业经营变得更灵活,处事之道更圆滑。

i黑马认为文化有意思的地方就是在可以相互启迪。

硅谷与说唱音乐似乎毫不搭界,但在硅谷知名风险投资人本·霍洛维茨(Ben Horowitz)看来,科技行业创业者可以从说唱音乐中吸取宝贵的经验教训,从而让自己的企业经营变得更灵活,处事之道更圆滑。

这是真的还是歪理邪说?

以下为文章主要内容:

切忌空谈

硅谷与说唱音乐界似乎风马牛不相及,一个是工程师开发软件的地方,另一个是音乐人进行词曲创作之地。但硅谷知名风险投资人本·霍洛维茨(Ben Horowitz)却认为,说唱音乐可以给科技创业者带来各种宝贵的经验教训。霍洛维茨说,创业者不应一门心思钻研书本知识,偶尔也该听一听说唱音乐。

霍洛维茨在自己的博客中运用了这种理论。他的博客中有大量商务课程,吸引了大批科技读者和高层的关注,而在几乎每门课程开始以前,都会先播放一段诠释某种精神的说唱音乐,以及来自音乐网站Grooveshark的录音。在此期间,霍洛维茨将硅谷的两种文化联系起来,尽管硅谷历来不以种族或文化多样性著称。

硅谷创业者们或许应该听从霍洛维茨的建议。他与网景联合创始人马克·安德森(MarcAndreessen)一起创建了风险投资公司安德森-霍洛维茨(AndreessenHorowitz),这家公司向Groupon、Skype等当前炙手可热的企业进行过巨额投资,同时还计划在Facebook上市以后增持这家社交网站的股票。

安德森-霍洛维茨上个月晚些时候宣布,该公司已完成新一轮融资,募集资金15亿美元,如此规模的融资在硅谷都堪称大手笔,同时这也是其三年内完成的第三笔融资。霍洛维茨和安德森之前创办了数据中心软件公司Opsware,并于2007年以16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惠普。

处事哲学

霍洛维茨说,他在处理棘手的商业挑战时,会借鉴在说唱音乐中学到的处世哲学和亲身体会,与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例如如何解雇不称职的高管,创始人为何比外部高管更适合经营企业,如何与难缠的董事会打交道。

霍洛维茨在办公室接受采访时说:“所有管理方面的书籍都千遍一律:‘你应该这样制定目标,你应该那样制定产品路线图’,但这些都是管理这门学问中最简单的部分。难点在于你自己的感受。说唱音乐则有助于我在情感上与其建立联系。”

例如,如何处理出售Opsware交易所遭遇的巨大审计问题压力?答案是听一听嘻哈天王坎耶·韦斯特(KanyeWest)的经典歌曲《Stronger》,这首歌会带给人一种力量,同时还能让人心情平静下来。

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副教授亚当·布拉德利(AdamBradley)说,部分说唱音乐歌词与生意有关,无论是毒品走私、音乐行业,还是职场道德。他说:“这缘于一个事实,即说唱音乐相比其他任何一种音乐形式,情感表达方式更为直接,因为它十分注重语言。”

布拉德利指出,人们以为说唱音乐仅仅与金钱、美女、地位和毒品有关,但事实上这种音乐形式更普遍的主题是领导才能、协作以及巅峰背后潜藏的危机,这一切都与企业经营息息相关。

潜移默化

霍洛维茨说,他在20世纪80年代初期发现了说唱音乐的这种特点,那个时候,他是伯克利中学橄榄球队少数几个白人球员之一,在黑人队员潜移默化的影响下,他对说唱音乐有了初步认识。

在成为公司CEO以后,霍洛维茨每当遇到管理难题,就运用从说唱歌曲中获得的亲身体会来解决问题。例如,安德森-霍洛维茨资助的一位创业者最近与一位董事会成员产生矛盾,霍洛维茨建议说,那位创业者不应对董事会卑躬屈膝,必要时应该展现自己的力量。

霍洛维茨说,他向那位创业者献上了TheGame组合演唱的说唱歌曲《Scream on Em》,原因是这首歌的歌词“非常具有进攻性”。霍洛维茨说:“我记不清楚当时都向他说了一些什么,只记得他后来打电话说,‘我每天都听这首歌,一切都向更好的方向发展。’”

霍洛维茨曾在一篇博文中提到安德森-霍洛维茨更倾向于投资由创始人担任CEO的公司,而非从外面请人来进行管理的公司,但在谈到具体原因时,他同样难以解释清楚——公司创始人更在乎他们辛辛苦苦打拼出来的基业,而局外人更在乎钱。

不过,霍洛维茨说说唱巨星Rakim在歌曲《Followthe Leader》中的歌词给他带来了重要启示。霍洛维茨说:“因为他是Rakim,可能是史上最伟大的说唱歌手,我写满三张纸来解释的东西,到他那里,两句话就能说清楚。”

科技泡沫

针对硅谷目前处于另一场泡沫的说法,尤其是有关安德森-霍洛维茨的大笔投资对这场泡沫起了推波助澜的说法,霍洛维茨同样以说唱音乐予以回击,这一次是LL CoolJ的歌曲《Going Back to Cali》:“我将回到Cali,嗯嗯,我并不这样认为。”

霍洛维茨说:“的确正如LLCool J说言,‘嗯嗯,我并不这样认为’——对于有关科技泡沫的说法,我就是这样感受的。”霍洛维茨还通过说唱音乐将鲜有交集的两种文化联系起来。根据美国劳工部下属劳工统计局的数据,美国黑人从事IT工作的人比例仅为6.7%,而他们在硅谷创业者中所占的比例更小。

去年秋天,霍洛维茨的几篇博文引起了美国国会黑人议员同盟(CongressionalBlackCaucus)的注意,该组织后来邀请霍洛维茨参加其举行的会议,向他们阐述互联网如何弥合文化差异以及美国黑人在社交媒体和移动技术领域所扮演的角色等观点。

帮助组织这次会议的杰森·李(JasonLee)说,硅谷“其实可以让许多旁观者成为亲历者。”李是得克萨斯州民主党众议员、国会黑人议员同盟成员谢拉·杰克森·李(SheilaJacksonLee)的儿子。

他说:“霍洛维茨以与我们关心的说唱音乐为切入点,通过各种各样的体验,立即让他叙述的内容与我们熟悉的事情建立了联系。我认为,人们看他的博客次数越多、转发他的博客次数越多、亲身经历他描述的情况越多,那么就越能感受到硅谷也为他们留有发展机遇。”

硅谷 教会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