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创始人同台畅想未来的医疗、交通和机器人
Samuel Gibbs Samuel Gibbs

谷歌创始人同台畅想未来的医疗、交通和机器人

谷歌的两位创始人Larry Page 和Sergey Brin很少同时接受采访。但是这次他俩难得聚在一起,和风险投资家Vinod Khosla进行了一次坦诚的交谈。

谷歌的两位创始人Larry Page 和Sergey Brin很少同时接受采访。但是这次他俩难得聚在一起,和风险投资家Vinod Khosla进行了一次坦诚的交谈。在对话中,他们透露谷歌初创时差点卖给Excite,表达了对健康医疗领域很感兴趣,他们还描绘了脑海中人工智能的未来图景。
 

在访谈中,Page 和 Brin 展现了完全不同的个性:Brin作为Google X 的头,在采访中显得非常标新立异,而Page就表现得比较符合他作为谷歌CEO的身份。

他俩这样的模式已经持续了16年了,都有点像对老夫老妻了。Brin说:“我们从来不会因为各种琐事争吵,我们会一起解决它。”
 

谷歌差点卖给Excite
 

在谷歌真正成为搜索引擎巨头之前,谷歌几乎要卖给一个叫Excite的搜索引擎公司。

Brin说:“我们开发了个叫Page排名的技术 – 很伤心,没能叫Brin排名。但这不是个完整的搜索引擎,我们只能让人们搜网页的标题再把它们很好的排列起来。”

“那时候我们把这项技术给了好几个搜索公司看。你们有些人可能还记得它们 ---- Infoseek, Excite 和Lycos。(技术卖给)Excite的可能性最大。但是最终我没觉得他们的管理团队对这项技术感到兴奋(我没有双关语的意思)”

同时,Page解释道,那个时候的搜索公司没有像谷歌那样“坚信搜索”。Brin把它归因于Excite公司的文化以及他们对待公司创始人的方式。 他说:“你还记得创始人的那个‘地牢’吗?我们当时是到地下室才找到创始人的办公室的,他们把他隔绝起来了。我不记得是哪个房间了,反正是在地下的一个很小的储藏室里。”

广撒网,因为不是每个都要成功

人们老是指责谷歌同时做太多事了。从外面来看显得有些漫无目的,公司的产品包罗万象,有医疗交流和搜索类产品、有机器人、有网络气球和自动驾驶汽车,等等。

Page解释道:“我以前总是和乔布斯争论。乔布斯老是说‘你们做太多东西啦’。但我会说‘的确是这样’。乔布斯在一定程度上是对的。但是我觉得如果你有个这么大的公司却只做五件事不是很愚蠢吗?我们尝试在投资,至少在我们觉得很适合谷歌的领域里投资。也就是说我们要做许多许多赌注,但是只要其中的几个成功就行了。“

Google X 是谷歌里一个半秘密的部门,负责技术创新。Brin是这个部门的头,他把自己的职责定义为“做大赌注的人”,希望他赌的项目中有些能成功。当然这些项目的成功要与谷歌的核心搜索和广告业务区分开来。

自动驾驶汽车将打破城市界限

Google X近三个月来最引人注目的项目就是新推出的自动驾驶汽车雏形。Brin 希望这个项目能给社会带来“巨大的变化”,但是前提是解决了汽车拥有权的问题。

Brin说:“城市里大量的土地,大概30%到50%是用来停车的,这是很大的浪费。道路不仅拥挤还要占很大的空间。所以有了自动驾驶汽车就不需要这么多停车的地方了,因为不需要每个人都要有一辆车了。人们只要在需要的时候来取车就可以了。

Brin相信自动驾驶汽车可以更高效地运用资源,比如道路,而这在拥挤的英国确实是个问题。

“它们可以变得像火车—--速度更快,快过在高速公路行驶的汽车。本质上,它可以高效利用空间和时间。所以我认为它将是革命性产品。”

医疗前途无限,但是严格的法规让人担忧

许多科技公司都在向医疗健康领域转移,谷歌最近这方面的动作有Google Fit 和一系列app。

医疗是个巨大的市场,甚至比媒体和搜索市场都大。2013年,单单美国的医疗产业就达到了30亿美元的规模。 尽管Brin看到了医疗的巨大潜力,他也看到了法规是一个很大的障碍。

“基本上医疗是受到严格监管的。进入会很痛苦的。在美国,法规带来的压力会吓走一大批创业者。”

除了Google Fit,这个搜索巨头建立了一个叫 Calico的公司。这是个专门研究医疗和人类寿命的生命技术公司。

Page说:“大数据将大大提升医疗领域,我对此十分兴奋。想象一下你将可以搜索到美国人的医疗数据。我想那将拯救一万人的生命。”

但他对现在的法规提出担忧:“因为HIPPA(健康保险携带和责任法案)的存在,这一切还无法实现。我担心法规会扼杀一些非常好的可能性。”

现在的电脑还很糟糕
 

谷歌起始于台式电脑,但现在开始扩张到其它电子产品,包括安卓智能手机,安卓智能手表和谷歌眼镜。

对Brin和Page来说, 电脑和移动设备不仅仅能帮助人们有效利用时间:

Brin说:“人们大多数时候是在浪费时间。你滑动着你的触屏手机想找到点内容。我觉得你从电脑上得到的知识量与你在电脑上所花的时间不成比例。我们的工作就是要解决这个问题。大多数我们做的事是基于这点考虑的。

谷歌认为搜索和智能信息传播是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通过了解搜索主题和问题答案的机器,你能以更快的速度、更有效率地获取你需要的信息。

Page补充道:“如果你现在用Google Now,你可能希望在你问问题之前答案就已经有了。 ‘我很幸运’这个按钮本来是用于这个目的的,但是这个名字听起来有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

人工智能– 大脑项目

人工智能项目是谷歌在智能信息传播方面做出的一项努力。年初谷歌因为收购英国一个叫Deep Mind的人工智能公司占据各大媒体头条。

谷歌在人工智能领域有好几个项目在进行:

“比如说大脑项目,主要关注机器学习功能,他可以处理图像等输入的信息。事实上,我们已经把这项技术用在了我们的自动驾驶汽车上.”

“我们希望有更广泛应用的智能,比如通过收购Deep Mind,我们想有一天能造出完全有推理能力的人工智能。 ” Brin说大多数人理解的人工智能就是一个可以自主学习和思考的机器,这也是他们的目标。

“很明显,电脑科学家已经作出这样的承诺很久了,但至今没有实现。所以我觉得如果我们对此作预测就太愚蠢了。但是你应该设想会有这么一天,我们将可以制造出比人类更可以推理、思考和工作的机器。”

机器人接管社会 – “曾经90%的人是农民”


谷歌强烈地意识到,智能机器人的兴起会带来风险,因为机器可能会全面代替人类工作,而不仅是在制造业。

“我认为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人们做的许多事情都已经而且将继续被机器承担。曾经90%的人是农民。所以以前这样的情况发生过,没什么奇怪的。”

Page认为,机器人和机器应该能够给人们带来“余裕时间”,让每个人的基本需求能轻松满足。

“我和Richard Branson谈过。英国没有足够的工作机会,他一直鼓励人们雇佣两个兼职人员来代替一个全职的。所以至少年轻人可以做兼职工作而不至于没有工作。“

“如果在机器的作用下社会变得更加有效率,你可以减少工作时间”。Page过去一直在倡导多一两个星期的假期或者将每周工作日降到四天,得到很多人的赞同。

“大多数人享受工作,但他们也想有更多时间和家人呆在一起或是发展自己的兴趣爱好。” Page说通过降低工作时间,更多人可以获得工作机会。

翻译:文宇妮
来源:The Guardian

创始人 机器人 医疗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