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手表只是“短暂时尚”?什么才是智能手表的真正未来?
塔德·凯利 塔德·凯利

智能手表只是“短暂时尚”?什么才是智能手表的真正未来?

据观察,在深圳,至少有50家公司在做智能手表,再加上其他城市的企业,这个行业的企业总数超过200家。但是,没有成功范例、没有典型产品、没有

据观察,在深圳,至少有50家公司在做智能手表,再加上其他城市的企业,这个行业的企业总数超过200家。”但是,没有成功范例、没有典型产品、没有统一标准,国内智能手表行业正处于迷茫的黑暗前夜。本文来自塔德·凯利(TadhgKelly)的TechCrunch的专栏文章,塔德·凯利是游戏行业顾问、自由设计师,创办了领先的设计博客What Games Are。本文对智能手表行业的未来进行了深入思考,希望可以为国内智能手表的创业者带来有价值的思考。

我对智能手表的看法总是突然转变。有些时候,我认为它们将大行其道,成为下一个重大的平台。我一直想象各种使用途径(尤其是在游戏方面),未来似乎令人兴奋。但有段时间,我得到了一个Pebble智能手表,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它非常灵巧,但实际上却存在一些笨重的限制。在短暂的热情过后,我发现自己甚少戴上它,或者只关注其应用程序。

我不禁疑问是否所有智能手表都是如此“短暂时尚”,不过同时也感觉到根源的想法相当具有吸引力。我并非唯一有这种想法的人。例如,游戏设计师威尔·卢腾(Will Luton)认为智能手表的影响力可以超过手机。在他看来,智能手表非常适合那些普遍、大众化的游戏,对于这些游戏,最明显的设计样式是Facebook早期的轻型游戏。

智能手表是真正的发展空间,还是只是过眼云烟?我们真的很快就能在手腕上玩游戏?

普遍性

手机、平板电脑和平板手机都使我们比PC更接近屏幕,应用程序的数量也非常多。难以想象如果我们的口袋里没有了通信、地图、电子邮件、追踪器等应用程序。对可穿戴设备而言,超越上述设备的最大加分点实际上就是更大的普遍性。对于手机,你仍然还要伸手到口袋里将它拿出来,而对于可穿戴设备,每时每刻就在眼前。

这种对更大普遍性的追求落在了眼球和手腕上。首先是谷歌眼镜,不过该设备越来越像一个糟糕的想法。《每日秀》一篇讽刺文章一语道破其原因:谷歌眼镜过于具有侵扰性。手腕似乎成为了更好的押宝对象,在此之上的设备就是智能手表。它就在眼前,可以通过震动提醒你,或者运行地图等应用程序,但是并不会吓到其他人。

从游戏的角度看,这必然将我们引向“定位寻宝”(geocaching)风格的游戏。一般的想法是,你被告知有关一场游戏比赛的信息,轻轻一点后就参与其中,这反过来也为大家更新了一款全球游戏。可能你在稍后时间会登录移动或者网页应用以获得更丰富的体验,不过智能手表能够提供即时的娱乐。因此,例如智能手表探索者通过走到特定地点,标记或留下评论,或者继续拼图搜寻而得到积分。

另一种游戏用途是健身和活动追踪。这些已经在移动端非常流行,不过它们都依赖于定制硬件(如Up腕带)或者手动输入。另一方面,智能手表可能消除很多输入因素,以被动式传感器取而代之。这可能听起来有点缺乏新意,不过使用内置于智能手表的被动式血糖追踪器或许会帮助挽救某些人的声明。

第三种用途在于与四周进行通信。例如,你的智能手表在某个区域遇到另一只相同的智能手表。它们可能相互参与到类似游戏的交流之中(类似于任天堂的StreetPass),对战、交易或者相互挑逗。。

界面

Pebble并不支持触控,但我们可以合理假设,大部分下一代智能手表都将具备这一功能。屏幕尺寸应该比较大,足以实施点击、滑屏、扭捏甚至拖放等行为。似乎它们可能将不能显示软键盘,不过它们至少还可以处理语音指令(例如,大部分人预期苹果的iWatch都与Siri连接)。可以合理地假设,这些智能手表将支持指南针、陀螺仪及其他传感器。

在基础级别,这提供较大范围的互动。这些互动的建立只能以单手操作为前提(当然这是因为智能手表戴在其中一只手的手腕上),但这无碍大局。另一方面,相比智能手机,智能手表游戏将面对更多拇指或手指遮挡屏幕的问题,不过同样,这个问题可以被灵巧地解决。

智能手表可能将难以担当动作游戏的平台,即使Flappy Bird也是如此,不过你可能看到《再3》(Threes)等游戏的优秀版本在智能手表上运行,或者只涉及简单点击、拖拉操作的其他游戏。角色扮演或者育成类游戏将非常受欢迎。智能手表将非常适合进行电子宠物类的互动,即那些涉及时间元素的游戏。在你的手表上有一只小生物,你进行喂食和培育,可能解决各种难题也是这种体验的一部分;如果与其他生物进行沟通,它们可能会交换部分DNA,然后进化。

尽管屏幕尺寸可能使智能手表游戏不能形成沉浸感,但超级休闲、联网和欢乐的游戏方式将在那里找到一个新家。智能手表的优势可能就在于此。

大转折

不过问题也并非不存在。例如,一个大问题是,推送通知着实恼人。尽管手机大规模地将推送通知带到我们的生活,但它也经常令很多人生气,智能手机可能会令这种不满更强烈。以我为例,当我还经常使用Pebble的时候,我想整天都收到震动提示那会很酷。之后这种想法开始减弱,后来变成了牢骚,之后怒火大发。后来我放弃对它们进行调整,将推送全部关掉。

这意味着我关闭了它的普遍性并使其成为一个哑巴手表。当然这是一个恶性循环,不过问题在于,开发者通常滥用推送通知,以发送非常少量个人信息或相关信息为借口,实际上将推送变成广告。即使相对无辜地使用这种技术,也开始变成拖累,尤其是对超级用户而言。对很多用户来说,手机因为推送通知到来而不断响铃和震动已经很烦了,手腕上也重复这样的情况会是如何?

此外,还有关于动力的直接担忧。尺寸问题大大限制了智能手表能够应用的技术,不过同一时间,没人希望手臂上的手表会成为Leela风格的通讯器。他们想要的是小尺寸、圆润和现代风格——即他们购买手表时候的要求。因此考虑到可操作的空间并不多,打造一个万金油智能手表是不现实的。电池将占据手表内部大部分空间。通信可能仅限于蓝牙、WiFi和NFC。传感器必须极端小型化,此外还要有一些电路来支持屏幕。

这引发我最大的担忧:对移动端的依赖。目前智能手表并没有真正被视为单独的平台,而是附属于手机。他们实际上是主屏幕的二级显示屏幕,属于其他平台的外围设备。

造成这种(附属设备)想法的原因很充分,不过智能手表如果只是外围设备,有可能它们的市场规模会越来越小。它们只是一些早已经存在的设备“可有可无”的附件,奢侈品的奢侈选择,并非必然。反过来,这意味着智能手表面临临界物质问题。如果没有临界物质,普遍性将被大大削弱。

StreetPass就是一个这方面的例子。该项技术能够侦测何时另一台3DS就在附近,并在这些设备之间进行轻微的游戏互动,但问题在于这种会面发生的频率比较低。这项技术需要以一定规模为基础,否则它一无是处。基于地理位置的游戏也面对同样的问题,这正是为什么Foursquare陷入停顿,智能手表也需要警惕。

我担心,即使智能手表开始全面上市,届时它们已经完全碎片化。请想象这样一个场景:很多人都从手机生产商那里购买了智能手表,但这些手表不能彼此协作。即使它们采用Android Wear平台,大家仍然需要让三星手表与三星手机配合,亚马逊手表与亚马逊手机配合,Windows手表与Windows手机配合。智能手表之后变成了多个次级平台的集合语,实际上是特色手表而非智能手表。开发者之后会认为没有理由为他们提供主要的支持,从而导致应用数量不足。

结论

因此,大家明白为何我的想法摇摆不定吧。我感觉,起码这里是存在一定空间的,某些类型的游戏将非常适合这个空间。并非所有东西都适合于2英寸的屏幕,不过并非所有东西都需要这样做。任何成功的平台的优势并非在于适用于所有人,而是利用自身的独特性,从而使人们的生活更美好。

但同时,智能手表似乎过分受约束,过分被轻视,因而无法真正繁荣发展。它让人感觉像以前的掌上电脑,当时很多微型解决方案都尝试寻找自己的方式但无功而返,最终这个想法足足多花了10年才能取得成果。到目前为止,我见过的各种版本的智能手表都给人类似感觉,它们还不足以被视为“下一代”平台。

毫无疑问,所有目光都集中于苹果,希望看到这家公司能带给我们什么东西。苹果会否像对智能手机一样,定义智能手表?或者智能手表会否走上配件的道路?不管苹果去向何方,我们其他人也将跟随。

手表 前景 智能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