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la借力零售商,布局充电版图
张东亚 张东亚

Tesla借力零售商,布局充电版图

i黑马注:6月中旬,特斯拉突然宣布两个目的地充电项目在北京落地,一个在望京SOHO,另一个由位于CBD核心地带的银泰中心收纳。特拉斯采取的

i黑马注:6月中旬,特斯拉突然宣布两个“目的地充电”项目在北京落地,一个在望京SOHO,另一个由位于CBD核心地带的银泰中心收纳。特拉斯采取的合作模式是特斯拉提供充电桩,“目的地”方则负责免费安装、维护充电设备以及供电。地产零售商之所以对特斯拉持欢迎态度,一是环保理念深入人心,接受这样理念的人往往也是SOHO、银泰们的高端客户。二是,目前国内对新能源电动车的需求呈井喷态势。
 

 
广州一家环保技术公司的董事长宗毅,终于在北京提到了他心爱的“骚红色”特斯拉,但要想从北京开车回广州,这事可不靠谱。原因是除了北京、上海已建成的3座特斯拉超级充电站之外,其他地区尚没有充电桩。从北京途经上海,再到广州分别需要1262公里和1517公里,对于续航500公里的特斯拉来说,沿途不充电可不行。
 
宗毅决定自建充电桩。他从特斯拉先后买了20个壁挂式充电器,将第一个装在北京798艺术区的一家糖果店,并在那里启动了他的“南北充电”之旅。5月28日,宗毅带着他的团队一行10人,从北京出发,经由天津、济南、青岛、徐州到南京、上海,转道武汉、长沙,最终到达目的地广州。15天的时间,历经17个城市,行程3985.6公里,宗毅沿途共建了20个充电桩。据宗毅介绍,多数充电桩建在酒店的停车场,也有一些选在写字楼和休闲娱乐场所。双方达成的协议是,宗毅提供充电桩(零售价在一万元左右),酒店进行安装、维护并免费供客人充电。
 
宗毅自掏腰包捐建的这条“南北充电之路”多少给中国的特斯拉车主解了燃眉之急。在那之后,不断有车主晒出在他捐建的充电桩充电的信息。宗毅认为自己的行为或许给了特斯拉启发,对此特斯拉方面不置可否,但是,特斯拉的确借此看到了国内对电动汽车接受的空间,在超级充电站的进展僵局之下,将触角伸向大型商业综合体、写字楼等“目的地”,显然是特斯拉当下找到的一条解决之道。
 
通常而言,特斯拉有三种充电方式:家用充电桩、超级充电站和目的地充电项目。其中超级充电站需要国家电网的合作,但目前进展缓慢。
 
6月中旬,特斯拉突然宣布两个“目的地充电”项目在北京落地,一个在望京SOHO,另一个由位于CBD核心地带的银泰中心收纳。望京SOHO将向车主提供9个免费的充电车位,银泰则贡献了2个,双方合作的模式是特斯拉提供充电桩,“目的地”方则负责免费安装、维护充电设备以及供电。
 
自此,加上特斯拉在侨福芳草地的展厅等充电车位,特斯拉在北京共拥有6个目的地充电站点、三十多个充电车位。这些车位大多设在核心商务区、大型购物中心或办公楼区,“‘目的地充电’的设计是,车主不是为了专门给车充电去这些地方,而是为了去‘目的地’,顺便补电”,特斯拉公共充电业务总监王淏说:“比如去望京SOHO上班,或者去银泰中心购物。”
 
按照特斯拉最初的设想,超级充电站——20分钟充入一半电量,80分钟全部充满的快速、高效充电技术,是其最主要的充电方式。特斯拉车主可以在北美、欧洲、亚洲城市的高速公路上做短暂停靠,就可以快速补充电量。先期在北美和欧洲投入已初具规模,北美目前建成近100座超级充电站,横跨美国东西海岸,并计划在明年覆盖美国98%的人口和加拿大部分地区。然而,中国的充电站建设遭遇了前所未有的阻力。截止到目前,北京只有酒仙桥一座超级充电站,内设2个超级充电桩;上海设有金桥和嘉定两个站点,可供12辆车同时充电。除此之外,整个超级充电站的中国版图仍空空如也。
 
特斯拉自今年4月在中国正式交车以来,已经有接近500名车主提了新车,以北京、上海的车主居多。但超级充电站和充电桩等配套设施的滞后令中国车主格外不满。经过去年一年的谈判,特斯拉想照搬美国超级充电站的做法基本宣布失败,在中国必须依赖其他充电方式。
 
4月,王淏加盟特斯拉,担任公共充电业务总监,他的任务就是拓展国内“目的地充电”版图。王淏此前与特斯拉全球副总裁吴碧瑄同在苹果大中华区教育及企业部任职,特斯拉将自己定位为一款互联网科技产品而非豪车的战略理念,挖角了众多苹果员工。
 
这一理念同样让SOHO、银泰这样的合作者倍感认同。北京银泰置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尹筱周曾对媒体表示,他们愿意与特斯拉合作,原因之一就是看重特斯拉背后代表着的那个人,马斯克本人非常具有创新能力,银泰也愿意和有前瞻性的公司合作,这代表着未来发展的趋势。而据王淏介绍,望京SOHO是潘石屹目前的SOHO中国项目中最高端的地产项目,且租户多为科技公司,对互联网、新能源感兴趣,不少人已经订购了特斯拉,包括潘石屹本人也已经提了新车,“他们对电动车的充电车位有大量的需求,未来不光是特斯拉,还有其他电动车品牌(需要充电)”。
 
特斯拉是在望京SOHO塔3入市不久后与潘石屹对接的。当时,王淏到望京CBD考察车位时,号称望京第一高楼的塔3还没有完全收工,地下车库还在施工。双方谈的结果是,塔3拿出5个车位供特斯拉专车充电,塔1塔2拿出4个车位。
 
望京SOHO由三栋集办公和商业一体的高层建筑和三栋低层独栋商业楼组成,可容纳6万人在内办公。潘石屹表示,SOHO中国在北京、上海的其他楼盘也会和特斯拉合作,提供充电车位。
 
之后,特斯拉和另一个“高大上”的商业综合体北京银泰中心也成功牵线,特斯拉中国区负责人吴碧瑄亲自出马,谈下了两个车位。
 
“毕竟那个地方寸土寸金,这是给特斯拉指定的专车专用车位,我们也希望更有效率地使用这个车位。”王淏说。据了解,北京银泰中心地下停车场的固定车位,包月的费用是1600元/月,照此计算,两个车位一年的停车费用接近4万元。加上电费,一年的费用支出大约在7万元左右。
 
银泰商业集团执行董事兼CEO陈晓东对记者说,“银泰不会这么算账,不能算小账,我们会努力满足客户需求,客户喜欢你了,自然会通过这个获得长远利益。”据陈晓东介绍,银泰和特斯拉的合作是通过杭州市下沙区政府从中牵线,双方很快就达成了一致,从5月初开始接触到完成发布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未来,银泰中心打算扩建到容纳近100辆充电汽车的充电车位,包括公共充电车位和特斯拉的专门停车车位;银泰甚至许诺,假如未来政策放宽,银泰也愿意提供特斯拉维修的场所。
 
地产零售商对特斯拉持欢迎态度,一个原因是环保理念深入人心,接受这样理念的人往往也是SOHO、银泰们的高端客户。目前,国内对新能源电动车的需求呈井喷态势。根据储能网6月发布的数据,5月国内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产量攀升至6525辆,同比、环比均增长近四成;在整车进口方面,混合动力车进口2039辆,纯电动车进口545辆,包括532辆特斯拉 Model S和13辆宝马i3。特斯拉的进口数量虽然创下了在中国上市以来最大的单月进口量,但离预订量仍相去甚远,充电、售后问题是其在中国推进的最大难题。
 
消费者对新能源汽车的巨大需求,以及这一人群带来的潜在的消费能力是零售商、地产商最为看重的。业内人士指出,特斯拉“目的地充电车位”的设置,对大型商业综合体来说可谓一举多得:商家通过提供免费服务,可以吸引特斯拉车主或其他电动车车主前来购物、就餐、消费,而未来新能源汽车的停车车位将成为所有地产和物业的标准配置。
 
和超级充电站不同的是,目的地充电的电压较低,充电时间较长,以望京SOHO和银泰中心为例,充一小时大约能补100公里的电量,而全部充满则需要5个小时。“‘目的地’是车主工作和生活的一部分,车主可以利用吃饭、看电影和打球的时间完成补电,吃个饭总得一小时吧,或者看两个小时的电影,其实充电没有那么难。”王淏说。
 
目前,大部分北京地区的车主除了在家充电(充满需8个小时)之外,必须依赖在城里的“目的地”进行补电。
 
王淏介绍,继望京SOHO和银泰之后,特斯拉和其他商业地产也在商谈合作,在正式公布之前不便透露。但可以肯定的是,未来特斯拉会大范围考虑带有电影院、餐饮、娱乐设施的大型购物中心。王淏透露,北京最大的一处目的地充电场所将提供几十个充电车位,并将于明年交付。
 
“特斯拉车主的消费能力本身是很高的,而一晚上充电的电费只要二十几块钱。”宗毅指出,此次他捐建的“南北充电之路”不光建有特斯拉的专用充电桩,还搭建了标准16A插座,以适应比亚迪等电动车的充电需求。“当酒店在客源等方面开始获益后,就会自行购买充电桩,并成为一种服务趋势。”在宗毅看来,这一做法才是特斯拉在中国落地充电最有效的途径——依靠星星之火在全国蔓延,而非依赖国家电网建造大型的超级充电站。
 
就在记者采访当天,王淏到银泰中心走了一趟,除了给银泰高管定制了几辆特斯拉之外,又拿下两个车位,这次将设置在地面上,并设计醒目的特斯拉充电桩标识。“银泰的高管说了,配宝马都不要,只要特斯拉。”王淏拍着销售小哥的肩膀,哈哈大笑。
版图 零售商 布局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