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健熙复出:三星重组后的帝国困局
姜洪军 姜洪军

李健熙复出:三星重组后的帝国困局

“我将带着过去所有的过错离开。”三星掌门人李健熙上一次因丑闻被迫离开三星时这样说。但他不久复出,并带领三星博弈苹果。前不久,他发病入院接受治疗, 这引发了外界对三星重组的猜测及对这个庞大的电子帝国未来走向的担忧。

“我将带着过去所有的过错离开。”三星掌门人李健熙上一次因丑闻被迫离开三星时这样说。但他不久复出,并带领三星博弈苹果。前不久,他发病入院接受治疗, 这引发了外界对三星重组的猜测及对这个庞大的电子帝国未来走向的担忧。
 

2008年出庭受审时的李健熙
 
“我将带着过去所有的过错离开。”
 
2008年4月,66岁的李健熙面对电视镜头,宣读了《对国民道歉和辞职声明》,镜头里的他表情沉郁。
 
李健熙的故事当然没有就此结束,不久他又复出,到了2014年5月的一天,他突发心肌梗塞并引发心力衰竭而入院接受治疗,并因此引发了外界对三星重组的猜测及对这个庞大的电子帝国未来走向的担忧。
 
影片《机器人历险记》台词有这样一句台词:“人无法选择生命的开始,但一定要有勇气走完最后一步。”
 
为了让读者了解三星如何从一家向中国东北批发干鱼的小商会发展成全球最大智能手机制造商,以及如何错过并购安卓系统并在创新上差强人意,结果被苹果用专利武器痛击,并在今天面临着东方社会那句古老的警句所预言的“君子之泽,三世而斩”的肃然局面,我们下面花一些篇幅将故事从头开始讲起。
 
家族内斗种子很早就埋下
 
“在人生辽阔的海洋上航行,只有你的心在引导你前进。”语出吉尔伯特的《鲁迪戈尔》。
 
“三星”是1938年3月1日“三星商会”成立之时公司创始人李秉喆起的名字, 他以此命名,寄含着对自己事业的希望和憧憬。
 
李秉喆早年靠将韩国的干鱼、蔬菜、水果等出口到中国东北发家,又拥有了自己的面粉和制糖厂,自己进行生产及销售。
 
李秉喆被韩国人誉为“创业之神”,三星的业务蒸蒸日上,然而其家门不幸,父子、父女间争斗不休。
 
李秉喆育有三男五女,李孟熙与李淑熙分别是长男与次女,排行第三的是次子李昌熙,李健熙是三子,在所有兄弟姊妹中排行老七。
 
1966年发生在三星的“糖精走私事件”,迫使李秉喆辞去三星会长职务,次子李昌熙则被捕入狱。成为公司代理人的长子李孟熙在上任后,便开始排挤他父亲的亲信。其中受到最严重打压的,是与他父亲关系密切的中央日报社会长,也就是李健熙的岳父。
 
到了1969年,又发生“青瓦台上书事件”,李昌熙写信到总统府,告发当时重新接掌三星的父亲“在海外有非法财产”。李秉喆对此大为震怒,除了开始打压次子,并怀疑长子李孟熙才是事件幕后的黑手。
 
李秉哲曾使用家法监禁李昌熙,又以长子李孟熙罹患妄想症为名欲将其关押到精神病院。李孟熙以死相拼,才逃过一难。后来,由于李昌熙曾哭着向李秉喆请罪,因此得到了一家小公司,至于李孟熙,李秉喆则是至死都不肯原谅。
 
其次女李淑熙后来也成为家族内斗的一个重要人物,起因源自于她与LG创办人具仁会的三子具滋学的婚姻。虽然这起婚事是两家企业的创始人在打高尔夫球时决定的,但是三星进军家电产业的举动,却让LG的具仁会大动肝火,导致两家翻脸。为此李淑熙曾向父亲哭诉,但李秉喆却说:“你还是我的女儿吗?三星的股票我一股都不会给你!”
 
被父亲看好的三子李健熙在只有12岁时, 便被送到日本留学。幼年时期的孤独经历,磨炼了李健熙少年老成的性格,铸就了他独特的思考问题方式和看待问题视角。之后,李健熙又被父亲送往日本早稻田大学和美国华盛顿大学学习。身在异乡独自长大,使得李健熙笃志而善思。
 
1969年,李健熙只有27岁的时候,李秉喆就已经立好遗嘱将李健熙确定为三星集团的接班人了。
 
1976年,李秉喆被查出患有胃癌。虽然早已经就接班人的事情立过遗嘱,然而一向谨慎的李秉喆仍然害怕万一手术失败,三星可能会陷入内乱,于是在接受手术的前一天,他将家族成员召集一堂正式宣布遗言:“今后,三星就交给健熙了。”这一年,李秉喆在接受采访时,提及李健熙,的两个哥哥时说:“他们不适合管理职位。人的一生很短,但企业必须永续。”
 
1987年11月20日,李秉喆因肺癌离世。两周后,李健熙继位,成为了三星集团第二任董事长。
 
李秉喆的八个孩子中,除了李健熙接掌三星,长女李仁熙则从他的遗产中继承了医院和高尔夫球场等资产,并另外成立了新的集团企业;而五女李明熙也于继承了百货公司等资产后,成立了“新世界集团”,并担任该集团的会长。
 
“梦断南窗啼晓乌”。三星创始人无意间播下的内斗的种子,未来还将困扰李健熙和他打造的三星帝国。
 
“除了老婆、孩子,一切都要变”
 
三星原来黑白两色的商标也沿用了几十年,然而,李健熙接手三星后,很快放弃了这个商标,取而代之的是沿用至今的中性蓝色椭圆图案。重塑品牌是李健熙计划的一部分,他希望将这家成功的韩国企业打造成一家国际化大公司。
 
成功学教练埃里克·爱伦包夫说过:“如果你不主动掌握自己的命运,那你将会被别人掌控。”
 
李健熙45岁子承父业执掌三星,在就任总裁后不久,他就雄心勃勃地宣布,一定要将三星发展成为21世纪的世界超一流企业。
 
三星早年黑白电视机生产流水线
 
1993年年初,在美国的洛杉矶,李健熙带领三星的众多高级经理们,到当地的大百货商店考察。当时的三星产品很便宜,且放在商店里总是被放在不起眼的角落里,少有人光顾。而索尼等名牌产品虽然比三星产品贵许多,可购买者如过江之鲫。当时,李健熙给每位经理发了1000美元,让他们购买并使用当时最受欢迎的对手们的产品,并和自己的产品进行对标。
 
回国后,李健熙写了《三星新经营》一书,提出“变化先从我做起”的口号,告诫三星人要以人才和技术为基础,创造最佳产品和服务,认识并且迎接来自全球的挑战。在这书中,李健熙甚至提出,为了让三星的产品达到高水准,即使把生产线停下来也在所不惜。
 
为了让部属接受自己的观念,1993年6月,李健熙带领三星的150名高级经理乘坐头等舱飞到德国的法兰克福开会。会上他口滔滔不绝地讲了7个小时,发布了自己的新经营宣言。
 
“我们离21世纪只有7年时间了,世纪之交将会使世界发生多少变革。走向21世纪的三星将如何立足于世界。”李健熙在会议上提出,彻底改革三星。
 
如今,在距离首尔约40公里的龙仁,有三星的人力资源开发中心,每年约5万名三星员工在这里接受培训。中心最神秘的圣地就是“法兰克福厅”,完全按照当年李健熙在德国那家酒店发表“法兰克福宣言”时的样子打造。
 
一个当年曾经参加过会议的经理回忆说:“李总裁在讲话期间甚至连一次卫生间都没去过。他滔滔不绝地讲世纪末的潜在危机以及为此需要进行的革新,我们中的不少人被他大胆、新颖的理论震惊了,甚至无法理解。”
 
对于新经营理念,李健熙并不是直喊口号而已,而是迅速地付诸实践。这在守旧的企业管理层中遇到了阻力,一些高管跑到李健熙的办公室,希望能暂缓推行新经营理念,并说即使要革新,也要采取渐进式的革新,不要激进地一下子全都变了。对此,李健熙说了一句当时轰动韩国并流传至今的话:“除了老婆、孩子,一切都要变。”
 
李健熙提出以质量管理和力求变革为核心,彻底改变当时盛行的“以数量为核心”的思想。当时,秘书室室长李洙彬提出了异议:“我们现在还不能放弃量的经营。”李健熙听后很生气,丢下手中的茶匙,拂袖而去,这成了三星人之间流传的“茶匙事件”。不久,李洙彬的秘书室室长一职被替换。
 
“1995年,在韩国飞往西雅图的飞机上,一位坐在头等舱的中年人正在将手中一款滑盖手机打开又合上,合上又打开,脸上紧锁的眉头及微微泛白的发际边缘,都在预示着他将要做一个重要的决定。到了地面,他拿出手机,拨号,给市场部经理,说出了一句让身边工作人员都惊异的话,‘15万部手机全部召回,所有代价我们承担,从今以后不再生产这样的产品’” 洪夏详在《李健熙传》中这样描述。
 
当时,三星电子生产的一款手机出现了严重的质量问题,遭到用户的大量投诉。李健熙下令召回,并将它们陈列在公司大堂处。为了加强警戒效果,他还下令用推土机碾过1.5万部劣质无线电话,并命有关负责人到场观看。
 
英国剧作家莎士比亚说过:“不要只因一次失败,就放弃你原来决心想达到的目的。”
 
在李健熙带领下,三星帝国走向辉煌。然而,袭向这个帝国的风暴在逐渐酝酿之中。
 
为错误买单
 
20世纪90年代末期,在韩国国内汽车市场供大于求的情况下,李健熙宣布进军汽车行业,很多人都质疑这是否为一个明智的商业决定。众所周知,李健熙个人是一个狂热的汽车爱好者。
 
有媒体报道,尽管在此前,三星公司除了制造过为数不多的电动汽车以及一些卡车等,从未生产过一辆小汽车,李健熙还是计划每年要生产150万辆汽车,以求“跻身世界汽车生产的十强之列”。
 
他说“为了国家的利益我们即将推出三星汽车。既然我们在70年代和80年代分别以电子产品和半导体推动了国家的发展,那么90年代我们当然应该以汽车工业来领导国民经济。”
 
三星在釜山花了30亿美元建成了年产量能达到24万辆以上的汽车制造厂,新厂外面竖起了标语牌,上面赫然写着:“我们的梦想和韩国的未来。”这句话显示着三星进军汽车工业的野心勃勃。
 
不过,最后的结果是,三星汽车只卖了不到5万辆,其中大部分还是卖给了职工。
 
有媒体报道,仅1998年上半年,三星汽车就损失了1560亿韩元。1999年初,三星汽车向银行提出了破产管理,并通过各种手段来挽回损失。2000年,三星汽车被迫贱卖出售给雷诺汽车公司。
 
此举极其拖累集团,李健熙一度被投资者批评为“失败的管理者”,有韩国媒体评论,三星汽车公司的建立“不仅是个盲目的决策,也是官僚主义管理体制的一次失败”。
 
为此,李健熙宣布自己为该事件买单。他一次性捐献出20亿韩元的个人财产,承担了投资汽车领域失败的几乎全部责任。
 
《财富》杂志撰文称赞李健熙是“为错误的投资决策承担责任的CEO”。
 
经济危机和在汽车业的惨败让三星集团为了生存下去不得不进行了一次痛苦的整个公司范围内的重组。为了让财务结构更加健全,他们被迫卖掉了10个附属公司,解雇了5万员工。
 
理查德·吕克在《危机管理》一书中提到,“管理者在组织处于危机中时,必须迅速行动,辨明危机根源,遏制它,最终以最小的代价解决危机。”
 
在2006年11月一天召开的一次会议上,韩国政府决定对像三星集团这样的循环公司结构实行禁止。韩国公平交易委员会KFTC(Korean Fair Trade Commission)的主席表示,三星集团应该精减错综复杂的循环交叉持股体制,通过重组使三星成为主要由三家公司控股的集团。 KFTC的主席表示:“三星集团的大股东可以控制40到50间子公司,即使他们只拥有公司5%的股份。”而做为一年盈利600亿美元的三星电子的大股东却只拥有15%的股份。此前一年,三星被指控试图通过它的控股公司Samsung Everland把集团的控股权传给李健熙的儿子。
 
2007年11月,有人检举三星涉嫌建立秘密资金、非法转移公司经营权和向政府官员行贿等,韩国检察厅特检组对三星集团展开了大规模的特别检查。
 
电影《教父》中有这样一句台词:“巨大财富的背后,都隐藏着罪恶。”
 
2008年4月,66岁的李健熙面对电视镜头,宣读了《对国民道歉和辞职声明》。
 
“我将带着过去所有的过错离开”,镜头里的李健熙表情沉郁。他宣布辞去三星集团社长职位,并向国际奥委会申请暂停自己的委员资格。
 
电影《一代宗师》中有这样一句台词:“刀为什么有鞘,不是为了杀,而是为了藏。”
 
随后,李健熙因涉嫌非法转让经营权和逃税而被起诉,在2008年7月1日的公审中,李健熙落泪道:“三星电子的世界首位产品有11项,要培育这样的企业花上10年、20年都很难。”这位很少在公众面前喜形于色的商界传奇不禁悲从中来。
 
就在李健熙接受公审的前四天,微软为比尔·盖茨举办了退休仪式,盖茨挥泪告别了微软。
 
“他俩的命运为何如此的截然不同呢?财界认为,除了韩美之间企业环境和文化的差异,盖茨是白手起家的企业家,而李健熙是继承父亲家业而成为三星的总裁,此原罪在起作用。特别是,当时他上交的继承税比其他企业少得多,只有70亿韩元,而且近来还被卷入了儿子非法继承的争议。两位巨头相似而完全不同的退出,告诉我们作为最高经营人透明的为人处世和受人祝福的退休多么宝贵。” 《朝鲜日报》对比二者评论道。
 
2009年8月14日,首尔高等法院宣布判处李健熙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另处罚金1100亿韩元(约合6.2亿元人民币)。
 
“斜飘旌旆过戎帐,半杂风沙入戍楼。”
 
在与三星展开的专利大战中,苹果在很多的官方声明中都采用了这样陈述:苹果在iPhone和iPad研发过程中耗费了大量的资源,而三星有意地抄袭苹果的这些产品和设计,构成不正当竞争。
 
针对苹果对三星的连环诉讼,三星掌门人李健熙说,“不光是苹果,连全世界与我们没有关系的非电子企业都在加大对三星的牵制”。他解释说“这是枪打出头鸟的原理”。
 
此时,英雄垂暮的李健熙不仅仅要面临系列外部的强大对手,家族内斗也再次困扰着他。
 
豪门恩怨
 
2012年2月,李健熙的哥哥李孟熙决定对弟弟提起诉讼,要求李健熙交出从父亲处得来的股票。
 
面对亲哥哥的控告,李健熙怒不可遏,对媒体扬言道:“他真是连一般人都不如!我一毛钱也不会分给他!”
 
6 天后,李孟熙透过代理人展开反击,他说:“健熙只知道追求他自己的个人欲望。”第二天,李健熙便回应说:“大约40 年前,他为了把父亲送进监狱,向当时的朴正熙总统密告。这个被逐出家门的人,根本没有资格喊我健熙。”
 
李健熙还在一次采访当中,隐晦地说:“有的说我曾出车祸差点变成植物人,有的又说我染上毒瘾。我的确曾经于1982年因为出车祸而受重伤,所以当时打了很多止痛针,至于那些谣言则全部都是胡说八道。是谁散布谣言我都知道,这一切不过是为了争财产罢了。”而当访谈中提到其兄李孟熙曾出的一本涉及家族内幕的书时,李健熙一脸不悦地说:“我没有兴趣。5年前我曾跟他见了10分钟的面,那是我们最后的来往了。”
 
“三星对大哥的不公平待遇实在令人难以忍受。”李健熙的大姐李淑熙也站了出来,向法庭提出诉讼,索要价值大约1960亿韩元的股份。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李孟熙、李淑熙这两人均声称他们的弟弟在其他人不知情的情况下、以其他人的名义私藏了他们父亲遗产的一部分。大部分纠纷都是围绕2010年上市的三星人寿公司股份的。在三星人寿两亿韩元的流通股当中,李健熙持有4150万股,占该公司总流通股的20.7%,是该公司最大的独立股东。李孟熙索要的824万股占他弟弟所持股份的19.8%,而李淑熙索要的223万股占5%左右。
 
2013年2月,首尔高院作出一审判决,驳回李孟熙的诉讼请求。法官称:“部分股票不能看作是继承遗产,而剩下的部分已经过了可请求继承恢复的期限(诉讼时间)”。但李孟熙不服输,仍然坚持上诉。二审时,李孟熙曾提议与弟弟李健熙和解,但李健熙认为“此案关系到三星集团正统继承人问题”,因此对兄长的提议一口回绝。
 
这也验证了韩国甲南大学一位教授此前的分析:“李孟熙等人请求恢复继承三星人寿及三星电子股票的原因,不仅在于这些是最赚钱的股票。会长一族之所以能够主宰整个三星集团,持有这些三星集团主要企业的股票乃是最重要的关键。因此,三星集团是不会轻易让步的。”
 
李孟熙是韩国希杰集团总裁李在贤的父亲,这也就引发三星和希杰这两大财团的对峙。李孟熙在上诉过程中,曾给李健熙写过一封公开信,陈述了李在贤作为李家长孙,却在家族分产中被不公正地待遇过。媒体还爆出一个影视中可以见到的豪门恩怨的桥段,称三星集团曾派人跟踪和偷拍李在贤。
 
豪门恩怨确实比起普通人家的纠纷来得更猛烈,甚至是惨烈。
 
早在2005 年,李健熙的小女儿李尹馨在其纽约寓所自缢身亡,她是李健熙的第三个女儿,当时拥有三星集团1.91亿美元的股份,被视为韩国最富有的女性之一。 李尹馨在赴美留学前本打算和男友结婚,却遭到父母反对。她被迫同男友分手后,患上严重抑郁症,赴美后,更是感到无助与寂寞,最后竟然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美国舞蹈家伊莎多拉•邓肯说过:“你能留给孩子的最好财产,莫过于允许他完全独立地走自己的道路。”
 
2010年8月18日上午,创始人李秉哲的孙子李在灿在其位于首尔的寓所跳楼身亡,他是李秉哲的二子李昌熙的儿子,其父于1991年去世。李在灿与妻子两人分居已有10年之久。金融危机爆发后,李在灿经营的事业失败,之后,就再没有工作过。据韩国警方估计,时年46岁的李在灿因生活所迫患抑郁症,跳楼自杀。案发后警方发现,李在灿的房间里到处都是垃圾,同住一栋楼的邻居都没有想到李在灿竟是三星家族的人。李在灿的一位朋友说:“李在灿自杀后,没有任何三星家族的人出面处理这件事,想不到财阀家族第三代的结局竟然如此惨淡。”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前途未卜的重组
 
2014年5月10日,三星电子会长李健熙住进了住处附近的医院,并接受了心肺复苏术(CPR),并于11日凌晨零点15分许转入三星首尔医院接受治疗。
 
“烛暗穹庐夜色寒。”
 
李健熙今年72岁,1990年代末接受肺部淋巴癌手术后,多次患上呼吸道疾病。近年来,他正逐渐把所有职权逐渐转移给了自己的孩子们。
 
一年多以前的2012年12月,三星电子已正式宣布,任命公司总裁兼首席运营官李在镕为董事会副董事长。
 
李在镕生于1968年,首尔大学东亚历史系毕业,在日本庆应大学攻读MBA,于美国哈佛大学商学院获得博士学位。2001年,任三星电子常务助理,后任经营企划组常务,2009年12月任三星电子副社长,2010年11月升任社长,2012年12月出任副会长。
 
这一任命标志着他子承父业,朝着掌管这家全球最大的电视机和手机制造商又迈进了一步。
 
三星电子在声明中表示,“在认识到李在镕作为公司创新和变革推动者领袖所取得的杰出成就,让三星电子成为最受宠的品牌之一,并让公司股东价值获得相应的增长之后,我们对他进行了提拔。李在镕一直对三星电子智能手机和电视机业务的空前增长做出了无可估量的贡献。”
 
“此举很明显,李在镕已是三星帝国的‘储君’。”韩国财界人士这样评价。
 
作为李健熙独子,“三代”李在镕已进入了接班程序。但他是否能成功接班并传承三星不断求变的生存之道,业界存疑。李在镕必须找到增长的新途径,同时还需要应对三星电子第一大客户、主要竞争对手苹果的挑战。
 
李健熙住院之后,三星集团进入紧急状态。目前,三星集团正在计划消除子公司之间的连环控股现象。同时,李健熙还在指定名叫“马赫经营”的三星集团改革计划。有媒体认为,三星集团的重组可能因为李健熙的健康原因而提前落实。
 
还有人猜测,重组提前或与三星集团继承人的高额继承税有关。有消息称,根据韩国50%的最高遗产税率,李健熙独子李在镕和他的两个妹妹可能需要缴纳约60亿美元的遗产税。银行人士预计,三星未来两年在重组咨询方面的费用可能超过1亿美元。
 
知名财经专栏作家叶檀认为:“三星重组有两个目的,第一个目的是为李健熙的儿子李在镕接班来铺平道路,第二个目的是为了清理整顿下属的公司,建立更加强大和更加独立的经营和资产体系。”叶檀分析三星重组是一个非常困难的过程,如果在李健熙非常权威的主导下,有可能进行得很顺利,但现在由于李健熙的身体出现了状况,所以底下各种各样复杂的利益纠纷层出不穷,面对反对声音也非常大,在这种情况下,恐怕重组步伐不会像想象的那么顺利。
 
即使重组成功,三星的未来之路仍罩着一块最大的阴云,即等级森严的官僚体系对创新的压抑。
 
在苹果供职了17年的设计师克里斯托弗·斯金格曾说,苹果在全球约有16位“疯子”设计师,他们经常会围着餐桌探讨公司的产品设计。与之对比,三星的设计部门则与其他部门类似,泯然众人矣。墙上贴着那些放之四海而皆准但毫无个性的的格言:“与客户同在”,“创造产品,贡献人类”,以及“挑战世界,创造未来”。
 
“这是一种自上而下、等级森严的文化,根本无助于启发创意。”有设计师分析,“我认为这不是三星独有的问题,而是韩国社会的普遍问题。三星正在努力改变这种状况,但仍然很看重‘自上而下’的模式。或许我们需要的是硅谷那样的创新环境。”
 
美国LinkedIn公司产品及用户体验高级副总裁迪普·尼沙尔说过:“现在让你成功的东西,并不能保证你未来仍然能够取得成功。必须每天不断学习,不断成长。”
                                    
 
尾随者没有前途
 
“设计师有很多独特而有创意的理念,但却必须受到最高决策者的认可。问题在于,他们都沉迷于苹果的设计,根本不满意这些理念。”三星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设计师说。
 
他还补充道:“我认为无论在哪里,最高管理者都应当尊重首席设计师的决定,但在三星,他们却凌驾于设计师之上,对最终设计决策指手画脚。这限制了我们的能力。为了不再局限于优秀的跟随者,三星需要更加水平化的文化,还要放权给设计师。”
 
英特尔联合创始人安迪·格鲁夫的一段话曾被世人归纳为《尾灯理论》: “在雾中驾驶时,跟着前面的车的尾灯灯光行路会容易很多。‘尾灯’战略的危险在于,一旦赶上并超过了前面的车,就没有尾灯可以导航,失去了找到新方向的信心与能力。因此,做一个追随者是没有前途的。早早行动的公司正是将来能够影响工业结构、制定游戏规则的公司,只有早早行动,才有希望争取未来的胜利。”
 
有媒体称,三星成功的原因固然数不胜数,但其中最核心的原因只有两个,那便是制造竞争力和彻底的模仿。但是问题在于,这种优点具有明显的两面性。三星的优点只能在那些产业标准已经确定,而且发展方向较为明确的产品和技术上发挥作用,而对于那些目前尚无产业标准、发展方向不甚清晰的产品和技术领域,三星一筹莫展。就是说,三星电子如果想持续保持业界重量级地位,就必须创造出领先世界的新的趋势。
 
乔布斯说过:“追寻梦想就是一个冒险的过程,但我们甘愿赌一把也不愿追随他人。对于我们来说,梦想不断,追求不止。”
 
李健熙在获得了韩国总统特赦,并重新执掌三星帅印时,曾这样说:“我们处于真正的危机之中。全球顶级企业都在步履蹒跚,我不知道三星会怎样。如今代表三星的多数产品和业务都将在10年后消失。我们应该再次启程,不能浪费时间了。”
困局 三星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