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热潮拐点已至,中概股出现2010年后上市大潮
宋玮 宋玮

IPO热潮拐点已至,中概股出现2010年后上市大潮

华尔街投资者们对于中概股的热情在京东上市时达到了一个高峰。他们不仅在京东路演时给出了15倍的超额认购,还在上市当天在华尔街上为京东放置了一尊铜牛,希望可以赶走熊市,即使这家公司在今年一季度还亏损了6 07亿美元。

就在前不久,京东上市后,i黑马曾经发表过《创业家》杂志社社长牛文文与京东创始人刘强东的对话,当时刘强东曾提到真要做百年企业,必须有百年企业的根基,面对京东集团在纳斯达克所有上市的中国互联网公司中市值排名第三的成绩,刘强东显得很淡然。
 
而另一方面,华尔街投资者们对于中概股的热情在京东上市时达到了一个高峰。他们不仅在京东路演时给出了15倍的超额认购,还在上市当天在华尔街上为京东放置了一尊铜牛,希望可以赶走熊市,即使这家公司在今年一季度还亏损了6.07亿美元。

京东是中国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第118家企业,也是迄今为止中国民营企业在美国最大的一单IPO,其市值目前是353亿美元,比上市前分析师对其的估值高出了3倍多。包括京东在内,2014年中国已经有10家互联网公司赴美IPO,包括猎豹、聚美优品、途牛网、迅雷等,后面还有更多公司在排队,如阿里巴巴、安居客、大众点评、美团、陌陌等。

 

多位资本市场分析师认为,现在是自2010年以来,中概股出现的第一个上市大潮。阿里巴巴8月在美国的上市,将把这波浪潮带入顶峰。

 

美国研究机构Bernstein在最近一次给阿里巴巴的估值达到了2450亿美元,该公司在给客户的研究报告中将阿里描述为一家“神一般的公司”。这个估值总额是亚马逊的2倍多,eBay的3倍。虽然亚马逊去年的收入为745亿美元,相比之下,阿里巴巴去年收入仅为79.5亿美元。

 

“估值太高了!”华兴资本CEO包凡告诉《财经》记者,美国投资者将VIE事件所带来的中概股低潮已经完全抛于脑后。

 

美国经济的复苏等原因直接导致纳斯达克窗口从去年下半年开始重启。这些逐利的机构投资者,从去年开始大量买进中国的科技股。

 

过去,风险投资者和创业者都以创造出一家10亿美元的上市公司作为目标,但现在随便一家互联网上市公司估值就超过20亿、30亿美元。还未上市的陌陌据说估值已经到了60亿美元。而大众点评网创始人张涛曾表示,该公司目前并不盈利,但是估值将超过100亿美元。即使是保守的机构分析师,对于阿里的估值也超过了1300亿美元,这个数字比过去15年期间,400多家中概股的总市值还要高。

 

像华兴资本这样的本土投行也在此时迎来了春天。华兴资本去年做了四个IPO项目,今年为止已经做了五个,包括增发、上市。

 

经纬创投管理合伙人徐传陞告诉《财经》记者,这一波上市公司的特点是:估值高、起点高,虽然多数都处于亏损之中但是增长很快,业务创新性强,它们往往不愿意被包装成“中国的亚马逊”或是“另一个奇虎360”,而更希望通过讲自己的独特故事来向资本市场证明它们极高市盈率的合理性。

 

京东创始人刘强东在上市当天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称,他在去年下半年的时候压根就没有考虑过要上市,直到他的投资者意识到现在是个极好的机会并且说服了他。

 

刘强东说,外国投资人特别希望“你是谁”,找到一个美国公司来对比。但是京东绝对不是亚马逊,京东就是京东——一家技术驱动的供应链服务公司。这个世界上没有第二个京东,就像世界上永远不存在第二个亚马逊。

 

同样的自信还可以在今年上市的猎豹CEO傅盛身上看到,他这么告诉《财经》记者,“投资者都说猎豹是小360,但是猎豹的创新性和海外打法是360还没有尝试过的,但也恰恰是我们得以上市的关键,周鸿祎老了,但我们才刚开始起步。”

 

经纬创投也是这波上市潮的受益者,其所投资的猎豹、爱康国宾,分别于今年4月和5月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

 

徐传陞告诉《财经》记者,今年扎堆上市有两个原因,一是美国持续的量化宽松政策让美国市场开始红火起来,投资者从之前的恐惧回到贪婪中。2013年兰亭集势的上市就是试水;二是,二级市场的估值偏高直接影响了一级市场,多数还算不错的早期项目比它本来的估值已经涨了2倍到3倍左右。

 

徐传陞认为,2013年下半年其实是最好的上市时机,但是当多数公司嗅到这个机会开始着手准备时,最快也拖到了今年的四五月份。运气好、速度快的比如去哪儿,累计亏损1.5亿美元还能在上市当日较发行价上涨89%。

 

扎堆上市的第二个原因是亚洲长线对冲基金崛起,出现了像高瓴资本这种一线的上百亿规模的对冲基金,他们在资本市场的定价权和话语权增加,开始大力推动如京东这样的公司上市。

 

但是转折点已经开始到来。徐传陞认为,猎豹、京东上市之后,整个市场已经不再是好的上市时机了。两个月前还无坚不摧的科技股,现在跌声一片。经过了一两年的资本浸淫,赚了一大笔钱的人开始撤出。二级市场从过热到过冷,其实只在公众的一念之间,这就是羊群效应。

 

包凡表示了认同,他说现在市场既不是泡沫期,但也不再是窗口期,市场已经开始对过高估值的中概股进行调整。“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一波上市公司是移动互联网和新经济的最优秀代表,所以,从新经济对传统经济的冲击趋势来看,从长期来看你应该对它们保持乐观。”

 

徐传陞说,2011年的中概股寒冬很大程度是因为互联网泡沫的存在。华尔街一度认为中国公司没有利润就不再可信,而现在随着资本的充足、可投资项目的相对缺乏,投资者又开始放松对利润的需求。

 

但是周期来临,投资者马上对于一些不那么优秀的公司又要变得苛刻了。比如游戏公司触控科技,其路演时投资者只给出了5亿美元不到的估值,它不得不推迟上市。

 

但是今日资本合伙人徐新可不担心这个,她摆出了一副颇为自豪的表情告诉《财经》记者:“市场好还是差有什么关系呢?Who care?你以为遇到像京东这样的好公司我们会随便卖吗?”

拐点 热潮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