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总裁陈晓薇归来:从职业经理人到创业者
贺娟 贺娟

美女总裁陈晓薇归来:从职业经理人到创业者

i黑马:高速发展的互联网行业,几乎2-3年更换一轮热点。现在电商、视频、移动互联网都是巨头出没的行业,但是在2008年前后他们都还在初创期,当时行业的明星是搜索和网游,而陈晓薇正是当时拥有魔兽代理权的九城总裁。

i黑马:高速发展的互联网行业,几乎2-3年更换一轮热点。现在电商、视频、移动互联网都是巨头出没的行业,但是在2008年前后他们都还在初创期,当时行业的明星是搜索和网游,而陈晓薇正是当时拥有魔兽代理权的九城总裁。

       
 
一直以来职业经理人和美女高管是陈晓薇的标签,经历那场魔兽易主风波后,陈晓薇离开网游行业,在过去几年时间里先后担任橙天娱乐及澳电中国CEO。这两家公司并非镁光灯的宠儿,陈晓薇也愈发低调,几乎远离媒体视野。
 
当我们在央视新楼里再次见到陈晓薇时,她的身份已转变为创业者。粉红色的POLO上衣及白色短裤,几乎看不到岁月在她身上的痕迹,反而更加神采奕奕。
 
借助世界杯聚焦红利及央视强大的播出平台,陈晓薇的创业团队参与承制的多屏互动体育益智直播节目“5要赢”正在黄金时段播出,开播4场共计200万人次通过APP参与直播答题,赚足流量和眼球。
 
相对于其他创业者,仅仅几个月陈晓薇就获得高起点,她将这总结为“幸运”。就像雷军常说的那句“台风来了猪都能飞上天”,陈晓薇认为自己“不过是一头幸运的小猪”。
创业是一场残酷的马拉松,赢得开始并不意味着赢全程。陈晓薇也明白创业的不易,她并不认为取得多大成就,但创业这件事本身让她兴奋不已,她更享受的100%的全情投入以及喜怒哀乐的过程。
 
三朵金花

在互联网清一色男性高管版图中,曾经有过一道独特风景线:巨人网络总裁刘伟、盛大游戏(6.64, 0.00, 0.00%)CEO李瑜以及九城总裁陈晓薇,她们被称为网游“三朵金花”,在充斥着金钱与指责的行业里,她们依然保持着智慧、优雅与美丽。

被外界评价为知性的李瑜,虽然曾因网游道德层面的问题感到纠结,但出于责任心依然在盛大游戏服务5年,主导“风云”、“18基金”等计划的实施,推动盛大游戏与迪斯尼达成战略合作,并在2009年将盛大游戏带上纳斯达克。

因为觉的“很累”,李瑜在盛大游戏上市后选择离职创业。2010年她和丈夫一起创办“优谈网”社区,目前定位为专注女性及母婴的移动互联网平台。

巨人网络刘伟的职业轨迹,和史玉柱大起大落的职业人生相同。从1992年担任珠海巨人集团秘书那天起,她跟随史玉柱经历过巨人大厦“倒塌”以及巨人网络在纽交所上市的辉煌,被外界称为任劳任怨的巾帼英雄。

在史玉柱选择退休后,低调干练的刘伟接过CEO职务,成为三朵金花中唯一一位仍然在网游行业奋斗的美女高管。

相较于李瑜和刘伟,陈晓薇则面临着更多的压力:她在九城任职期间,发生魔兽易主这样震动行业的新闻,混论的指责、玩家的不满把陈晓薇推到舆论中心。

一向对外表有高要求的陈晓薇,那段时间出席公众场合依然保持一贯的优雅美丽,但是却面露疲惫。在与丁磊那场著名“口水战”中,陈晓薇言辞激动并且眼带泪花,让外界感受到这个柔弱女子的坚强与无奈。

对于在九城那两年,陈晓薇最大的体会和收获是“领略到惊心动魄的商业利益争夺以及怎样去平衡”。
 
虽然仅仅过去几年,但这些对现在的互联网行业来说已是“陈年旧事”。陈晓薇现在也不愿多谈过去的经历,但强调当时所在的位置给了她不一样的学习空间,无论是对九城、橙天娱乐还是澳电,她都抱着一颗感恩的心。

如今因为工作陈晓薇常年居在北京,和上海曾经共同奋斗的两朵金花联系不算多,但每当看到媒体关于她们的报道,陈晓薇都感到非常骄傲:“作为职场女性她们做的比我好。”
 
职业经理人

看上去女人味十足的陈晓薇其实是一个地道的理工生:15岁进入中国科大少年班,19岁赴美国康涅狄格大学从事分子遗传研究,后转学至匹兹堡大学并获得分子遗传及生物化学博士学位,后在旧金山加州大学从事人类遗传学博士后研究。

陈晓薇是一个聪明的女人,这点毋庸置疑。但她并没有选择生物科学这样一条道路。1996年陈晓薇放弃博士后研究,回到北京加入央视,从一个外语记者一直做到拥有自己栏目的主持人,第一次转变人生方向。

在后来5年的主持人生涯中,她主持过包括香港回归、澳门回国、国庆五十周年大庆等活动的中英文直播,采访过无数如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前美国总统吉米-卡特和雅虎公司创始人之一杨致远这样的政界要人。

不过很快陈晓薇开启了人生第二次转向:结束央视工作后她回到美国,2003年加入麦肯锡总部工作。之前是做科学做媒体,在麦肯锡陈晓薇学会用商业思维去做事,她提供咨询的范围包括成长战略、全球战略及企业价值评估等等。

随后陈晓薇正式开始其长达近10年的职业经理人生涯:2005年6月加入中华网,很快她的业绩被外界认可。2008年九城创始人朱骏邀请她加入,2010年合约期满后,陈晓薇用“九城度过了最艰难的时刻,我作为职业经理人完成使命”表述离开。

离开九城的陈晓薇告别网游行业,于2010年应邀出任橙天娱乐CEO,这是一家拥有线下院线并涉足影视制作、艺人经纪的公司。一年后陈晓薇跳槽至澳洲电讯出任中国区CEO,帮助澳电打理投资等业务。
 
在澳电服务两年以后,陈晓薇结束了职业经理人生涯,拾起了10多年前就在心底萌芽的梦想——创业。她以“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为理念于今年2月创办“北京众乐多屏互动文化传媒公司”,希望通过游戏实现多屏互动。

对于过往的职业经理人经历,陈晓薇认为很难分开单独评价,她比喻就像一个小孩长大一样,很难说是两岁时重要还是四岁时重要,但总体来说是一段宝贵经验的积累和学习。

尤其当她创业以后,更加能够体会以前老板如朱骏等人创业的不易、以及他们在做不同决策时的心情。“当我自己开始创业的时候,对之前工作过的公司感恩心只会越来越重。”
 
感性创业者

其实早在央视做主持人时,陈晓薇就动了创业的念头,她非常想成立一家内容制作公司。那是2000年-2003年前后,王长田、李静等人也看到了这样的市场机会,只不过他们付之行动,现在光线传媒及东方风行都已经是非常成功的公司。

一直到离开央视,陈晓薇依然牵挂创业,由于家庭原因她不得不回到美国。加盟麦肯锡时她依然做媒体行业咨询,离开时心中依然惦记创业。

当时中华网董事长找到陈晓薇,问她愿不愿意帮忙管理中华网,同时承诺她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陈晓薇答应了。接下来她的人生轨迹一直在职业经理人角色上,但在新媒体行业创业的想法从来没有断过。

这几年从网游到娱乐媒体再到投资,陈晓薇在不同领域积累经验,她认为在移动互联网浪潮下,她可以重拾梦想。

其实当朋友听闻陈晓薇要创业,不赞成的声音居多:创业实在太辛苦了,一个女人实在不必让那么操劳和折腾。而且无论在中华网还是澳电,投资都是陈晓薇工作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很多人建议她去做投资。

在陈晓薇离告别职业经理人生涯的那段时间,她越来越觉得自己的个性更适合创业而不是投资。

“投资需要用批判的眼光去看很多事情,而我的天性愿意相信每件事情都会成,而且愿意为之付出100%的努力。所以像我这样个性的人还是应该把这些能量、这些精力投入去做一件事情,哪怕是很细微的事情。”
 
当然对于创业这件事,陈晓薇也发过怵。有天晚上陈晓薇给李瑜发短信,直到第二天早上5点多才有回复。陈晓薇回复说“你起这么早啊”,结果她的这位闺蜜回复“我正在回家路上”,这是李瑜创业的初期。

在陈晓薇决定创业前,她在网上看了很多关于创业的文章,比如写特斯拉创始人ElonMusk那篇《创业成功是场九死一生的坚持》。陈晓薇被文章煽动的激情弄的热血沸腾,当她开始创业时发现,这个生存比例被严重夸大,每天都随时有小细节能让创业死掉,但好在创业能够不断进行修复。
 
“从经典意义上来说,我不是一个好创业者,因为我太感性了。但又从那种意义上来说,我是特别投入,就是我会把自己的每一分每一秒,最后一点一滴的精力都投入进去。”陈晓薇说。

压力这两个字对于陈晓薇来说完全不算什么,长期职业经理人的经历,尤其是九城那段简单时光,让她足够轻松化解这两个字。对于闲不住的陈晓薇而言,没有压力反而会让她枯萎。

相比大部分每天只睡4、5个小时的创业者,陈晓薇保持着每天45分钟运动和7小时睡眠,看上去太滋润了,她并不否认这一点。在她的价值观里,只有活的滋润才能干的滋润。“不管做什么事情,我都有做第一件事情的新鲜劲和做最后一件事情的认真劲。”
陈晓薇的这种性格和命运有关:她一出生就有先天性心脏病,如果不开刀活不过20岁,当时全家都为这件事做好准备,陈晓薇从小也接受了这样的现实。
 
不过幸运之神眷顾了陈晓薇,在她14岁那年心脏病奇迹般自动痊愈。“我不知道幸运会不会用完,所以一直抱有感恩的心情,活下来每天对我都是一场惊喜。”

陈晓薇说,在创业初期她还想用成功来证明自己,但在创业一段时间后,创业这件事情本身带来的满足感已超越成功本身:

“到今天我觉得不成功也没什么,不挣钱也没什么,甚至觉得要是有个主题公园,让交钱体验一把创业,我真的会去。因为那种生生死死、喜怒哀乐的经历,和坐过山车一样刺激。”
 
风口的小猪

由陈晓薇投资创立的众乐公司成立于今年2月,但在大半年前就已经开始筹备,这家公司的定位是实现跨屏的游戏娱乐,目前有十几个员工。

陈晓薇一直认为,移动互联网的出现让APP和内容之间没有界限,她想做的事情就是把他们融合起来,比如APP和电视节目等等。

众乐策划创意并承制的第一个项目,就是现在由中视传媒旗下中视体育投资的“5要赢”。这是一个借助世界杯概念探索“台网融合”的互动直播节目,每个比赛日的黄金时段直播,用户可以通过APP实时参与竞猜,高分观众可晋级为电视选手,观众答对率决定电视选手得分。

众乐就是这款“5要赢”APP的承制方。陈晓薇坦言台网融合并不是一件新鲜事,在技术上也没有太大难度,最难的是实现多屏真正互动的操作上,这取决于运营过程中的每一个细节。

为了做这档节目,众乐、央视体育频道和中视体育共同参与的员工达到上百人。陈晓薇的官方角色是制片人,她认为自己的角色更多是策划人,构想好创意并推动执行、有时具体到细小的执行环节。
 
借助世界杯巨大的人气,5要赢节目开播前就获得过亿元广告收入,项目本身已经盈利。官方数据显示,5要硬APP互动量每期节目之内已稳定在50万人次左右,APP实际下载量预计超过200万,5要赢节目收视率在同期栏目中排名第一。

或许对于视频网站来说,5要赢APP的数据并不值得大惊小怪,但这却是一个重要信号,央视开始主动探索移动互联网与电视节目的融合,此前视频网站一直在努力推动这件事,但受限直播等政策进展并不尽如人意。
 
虽然凭借央视工作的经验及游戏领域的人脉,陈晓薇在这个项目上获得创业小成的,但她也不得不面对这款APP的后续生命力问题:世界杯结束后,积累了大量用户的5要赢APP何去何从?

陈晓薇坦言央视领导也非常关心这个问题,她表示团队正在内部就此做方案及汇报,将会有一系列计划延续这款APP和节目,但目前不太方便对外披露细节。

不过创业的甜头让陈晓薇坚定方向,未来要做的全是这些:把电视内容和APP结合起来的娱乐产品。

“电视的造星及影响力,是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产品无法比拟的。对于电视台来说,他们可以通过APP分析收视习惯。我们产品的宗旨是,把观众变为用户,把用户变为明星。”陈晓薇说。

可是长期捆绑央视节目,会不会没有话语权沦为附属品?陈晓薇回答的很轻松:“我们不需要话语权,我们就是很实在,做附属产品也很好,为电视台节目提供内容平台服务,虽然不是什么大的创新,但是会对产业做出一些改变。”
 
陈晓薇坦言,世界杯就是雷军常说的能把猪吹起来的台风,而众乐刚好在台风口上做了一只“非常幸运的小猪”,但是台风过后,小猪还得自己在地上跑,这也是接下来众乐要面临的挑战。

“我并不觉得取得多大成功,只是想每天做的事情比昨天再多一点、再好一点。天道酬勤,人道酬善,商道酬信,业道酬精,我真心实意相信这几句话,只要勤奋老天爷总会给你回报,不是现在就是将来。”陈晓薇说。

创始人 总裁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