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足彩疯狂一月:在高额利润与违规风险间“起舞”
王洁 王洁

【产业】足彩疯狂一月:在高额利润与违规风险间“起舞”

据互联网彩票咨询公司的统计,本届世界杯通过网络和移动终端购买的足彩比例高达70%以上。相比4年前的世界杯,智能手机、移动互联网和各种应用平台的层出不穷,使得业界大呼“2014年是中国互联网彩票元年”。

i黑马注:4年前的世界杯,我们还不曾想过通过网络和移动设备购买体育彩票。如今互联网时代的到来,让每个人触手可及的足彩为今年的世界杯增加了更加狂热的色彩。

据互联网彩票咨询公司的统计,本届世界杯通过网络和移动终端购买的足彩比例高达70%以上。相比4年前的世界杯,智能手机、移动互联网和各种应用平台的层出不穷,使得业界大呼“2014年是中国互联网彩票元年”。

过去这一个月里,“上天台”成为流行词。世界杯的狂热情绪下,足彩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7月9日,中国体彩网消息显示,截至半决赛开赛前,2014年世界杯竞彩足球游戏销售额已经达到95.36亿元,其中7月5日一天的销售额就达到了6.44亿元,创下竞彩足球单日销售纪录,其中,荷兰对哥斯达黎加的1/4决赛销售额高达3.43亿元。如果算上剩下未统计的四场比赛,本届世界杯足彩销售额过百亿已是板上钉钉。
 

根据互联网彩票咨询公司彩通咨询的统计,本届世界杯上通过网络和移动终端购买的足彩比例高达70%以上。相比4年前的南非世界杯,智能手机、移动互联网和各种应用平台的层出不穷,使得业界大呼“2014年是中国互联网彩票元年”。
 

但是,足彩的兴盛并不能掩盖其存在的问题。7月11日,有业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按照现行的法规,绝大部分平台都属于‘先上船再买票’,严格说起来都有违规的嫌疑。”
 

足彩的赔率确定、销售资格、终端渠道,这些虽然都和“上天台”没有关系,但却影响到一众彩票销售网站的生存和经营。此次世界杯创造出的购彩繁荣,可能会引发政府对该行业进一步规范政策的出台。
 

11%高额利润
 

北京时间7月9日凌晨,巴西对德国的半决赛,足彩的赔率分别为胜2.72,平3.00,负2.36。谁也没有想到,德国能够以7:1的大比分获胜,这也是被彩民笑称“上天台”人数最多的一场比赛之一。
 

“足彩的赔率都是官方确定的,我们经营彩票销售是不可能知道的,就像你们做新闻不需要知道报纸是怎么印出来的。”上述业内人士表示,销售彩票也与赔率无关。
 

7月10日,国家体育总局体育彩票管理中心公布了7月12日的竞猜场次,包括14场胜负彩、6场半全场胜负彩,以及4场进球彩,中国足彩竞彩的所有比赛便只能在这些规定的比赛中选择。
 

另外,北京市体彩管理中心还发行“北京单场彩票”,即猜中单场的胜平负、比分、总比分就能获奖。这些彩票种类组合到一起,几乎关于一场比赛的所有比分情况就都可以成为竞猜的对象。
 

所有彩票销售的费用,则全部上交到财政部。根据2005年7月1日调整过的体彩资金构成,足彩的返奖率为65%,公益金22%,发行费用13%。也就是说,超过一半的彩票资金还是会以奖金形式返还给彩民的。也难怪乎出现单场买中40万、52万的幸运儿。
 

中国的体彩销售金额每年以千亿计。根据财政部发布的数据,2013年体育彩票(含足彩、篮彩等)机构销售1327.97亿元,同比增长20.2%,2014年1-5月体彩销售606.69亿元,同比增长12.6%。考虑到世界杯的因素,今年体彩销售超过去年应该不是难事。
 

彩票销售额激增固然与世界杯有关,也与移动互联网的兴盛有关,最重要的是各路机构看中背后13%的发行费用。按照500彩票网的IPO材料,13%发行费中,售彩网站利润大约为售彩资金的11%。
 

上述业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互联网彩票业现在能赚钱的两个概念就是牌照和流量。拥有牌照相当于拥有垄断资源,没有牌照的企业通过与彩票机构合作,靠流量也能获得不菲的收益。”

这正是大量彩票销售网站、客户端兴起的原因,尽管此前财政部对互联网售彩设计了种种政策限制,但在实际操作中,这些限制几乎都能被绕过去。
 

销售资格存风险
 

或许有彩民发现,微信平台无法竞猜单场、比分和总比分,只能买二串一的胜平负彩票,而淘宝平台可以竞猜单场,也不能猜比分,网易彩票则能够竞猜具体比分……
 

不同平台竞猜内容不完全一样,这与其背后合作的体彩中心有关。上述人士表示:“目前国内的互联网购彩,实际上都只是得到各省的体彩中心的许可,与合法的销售机构进行合作而已。”
 

2013年1月,财政部的《彩票发行销售管理办法》第五条规定,发行销售彩票所采用的形式和手段,包括实体店销售、电话销售、互联网销售、自助终端销售等。这条总纲明确了网站和客户端可以销售彩票。而此前2010年颁布的《互联网销售彩票管理暂行办法》规定,未经财政部批准,任何单位不得开展互联网销售彩票业务。
 

即便是2010年的《暂行办法》,也留下了“未经财政部批准”的尾巴。因此国内开展互联网售彩业务实际上有三种渠道。
 

第一种便是经财政部批准的网站。目前财政部并未正式批准任何一家,而只是批准了两个网站进行试点,分别是体育总局指定的中国体彩网和去年在纽交所上市的500彩票网。今年5月8日,体育总局彩票管理中心还为此专门澄清:“虽然两家网站不属于正式的彩票销售许可,但试点资格有效,体彩销售行为依然合法。”
 

第二种渠道就是手机客户端购彩。相比互联网购彩来说,手机客户端购彩则更加方便。按照2014年4月1日《电话销售彩票管理暂行办法》第一章第三条规定,“电话销售彩票是指利用固定电话、移动电话通过短信、语音、客户端等方式销售彩票。”也就是说,客户端被界定为电话购彩的一种,而山东和海南的两个平台拥有电话购体彩的资格,与之合作即可实现手机购彩的功能。
 

更多的网站和彩票App则更为简单,按照《彩票发行销售管理办法》第六条:“彩票发行机构可以与单位合作或者授权彩票销售机构开展互联网销售彩票业务,也可以委托单位开展互联网代理销售彩票业务。”这一条等于变相放开了互联网售彩,前提是经财政部备案。
 

所以,整个彩票销售体系就出现了一种矛盾的现象:财政部既规定互联网售彩需要审批,又规定与彩票发行机构合作即可网络购彩。这直接导致市场上有试点资格的网站和仅以合作方式销售的网站同台竞争,使得“试点资格”这块金字招牌成色黯淡了许多。
 

“各种以合作形式销售体彩的网站都有一定风险,因为你不知道政策走向会是什么样的。”上述人士表示。
 

2007年11月6日、2008年1月2日、2010年8月17日,国家部委曾先后三次叫停互联网售彩,但效果不佳,互联网以其便捷的特点迅速扩大着其彩票销售的份额。世界杯结束之后,如雨后春笋涌现的售彩网站是否会迎来新一轮的整肃,尚不得而知。

足彩 利润 风险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