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Space X“:90后创办的航空公司
李好 李好

中国“Space X“:90后创办的航空公司

中国第一家私人火箭公司已经在北京诞生。其创始人胡振宇今年21岁,是一名今年6月刚毕业的大学生。身高不到一米七,却志气不小,在他的商业计划书中,他甚至提到高速洲际载人交通的设想。

90后创业者已经遍布各大产业,各个领域。然而你是否知道有一名90后创业者创立中国首家私人火箭公司呢?觉得天方夜谭吗?看看下面的案例吧!

中国第一家私人火箭公司已经在北京诞生。其创始人胡振宇今年21岁,是一名今年6月刚毕业的大学生。


这名90后娃娃脸,身高不到一米七,脸上长着雀斑,却志气不小,在他的商业计划书中,他甚至提到高速洲际载人交通的设想,香港到加州的11150KM的距离,通过搭乘载人火箭,可在40分钟内到达。
 

这只是他的雄心的一小部分,他的目标是冲破国内封闭、垄断的航天市场。不要以为他是痴人说梦,这个月他已经获得了第一笔订单。
 

今年1月,他创立了名为“翎客航天”的公司,英文名Linker,意为连接太空与地球,目标是发射微小商业卫星及亚轨道太空旅游。
 

胡振宇并非科班出身。他初中开始参加化学培训,学做炸药,高中时偏科愈发严重,大量时花在化学。最后他却因为网球打得不错,以体育特长生身份特招进入华南理工大学工商管理系。
 

大学四年,胡振宇郁闷地学习着管理,内心依然对化学、航天、火箭兴趣不减。2011年,他读大二时,发起创立了国内首个由在校大学生组成的民间火箭爱好者团队科创航天局。
 

翎客的部分研发基础来自胡振宇在科创航天局的研发基础。2013年,胡振宇和“科创论坛”的爱好者在内蒙古成功发射自研探空火箭(YT-4),他负责了火箭的整体布局以及箭体、燃料棒和发动机设计制造。
 

不过由于理念不合等原因,胡振宇最终离开了这个爱好者团体,决定成立公司,商业化运营项目。
 

胡振宇寻找到的合作伙伴严丞翊是香港人,毕业于美国密西根大学航天科学专业,现为清华大学航天博士。严丞翊从小热爱航天,却因为“香港人”的身份进入中美两国航天系统核心机会无比渺茫。来到清华后,他曾向曾荫权、梁振英两任特首求助,寻找毕业后进入国内航天企业的工作机会,但翎客航天给让他看到了职业生涯发展的另一种可能性。翎客核心创始团队另一名成员吴晓飞是液体发动机工程师,对液体火箭发动机从理论设计到产品制造有丰富经验。
 

他们的切入点是探空火箭。探空火箭是一种在近地空间进行探测和科学试验的火箭,比探空气球飞得高、比低轨道运行的人造地球卫星飞得低,是30~200公里高空的有效探测工具。与运载火箭相比,探空火箭体型更小,通常长度不超过10米,箭体直径不超过300毫米,在近地空间进行探测和科学试验的火箭。
 

产品的主要优势将在性价比。探空火箭的主要用户群体将主要来自科研院校、高等院校、通讯企业等,在国内,因为技术封闭和行业垄断,导致行业服务意识薄弱,虽然高校和研究所有大量需求,目前可以探空服务的仅有航天科技集团下属的第四研究院,然而其高昂价格使得科研机构的大量需求被抑制。
 

国内现有产品天鹰三号(TY-3)飞行高度为220 km,有效载荷50 kg,市场单枚售价300万元,而胡振宇希望在三年内发射的翎客一号将把价格压至市场单枚售价压至216万元/枚,使用成本降低至100元/公斤/公里。
 

研发重心在于发动机和燃料。翎客已经完成了对600N姿控液体发动机和3KN变推力液体火箭发动机的研发,在胡振宇的规划中,公司2014年实现对变推力LOX-EtOH原型实验机的研发,并在2017年实现新型探空火箭发射,2020年推出直径达3.35米的运载火箭。更长远的目标是研发新型运载火箭发动机并运营商业运载平台——这意味着翎客的模式将是“Space X+维珍航空”,服务对象从科研院校变为普罗大众,在胡振宇的畅想中,太空旅行将像乘坐飞机一样简单便利。
 

这一切实现起来有多困难?清华大学航天航空学院教授宝音贺西接受采访时表示:“外界把航天技术想象得很神秘,实际上对于翎客的技术研发我并不担心。真正威胁他们发展的是投资能否到位,这是个资金密集行业,需要巨量资金支持。”胡振宇对公司估值一亿,他希望融资1600万,用于三年内仪器设备研发、技术引进、测试、人员等支出。
 

除了资金,宝音贺西教授认为最大的风险在于政策制约。在中国,航天技术仍牢牢把控在政府手中,国内对于探空火箭并没有明确的管理条例,之前胡振宇发射探空火箭仅需向空管部门和空军提交申请、预订航道,但当它谋求进入更广阔的太空,政策能否网开一面?
 

胡振宇则对此态度乐观。“就像支付宝最初也打了政策擦边球一样,当我们能发展得足够强大的时候,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呢?”
 

政府目前对私营航天发展态度不明,只有国务院新闻办在三年前发布的《2011年中国的航天》白皮书中提出”鼓励社会各界参与航天活动“和”营造更加有利于航天事业发展的政策法规环境。
 

这是一片庞大而未被开发的处女地。根据美国Space Foundation研究机构的报告成果,2012年全球航天领域相关的市场规模达到了3040亿美元。在美国,已经有了商业运载平台Space X和提供亚轨道旅行产品的维珍航空为代表的多家私营公司,但在中国,翎客之前尚无私营航空公司出现。
 

这名少年能冲击被垄断的航天市场吗?去年火箭发射前,胡振宇一直被梦魇困扰,梦里他孤身一人走向荒漠,“3、2、1,点火……”一声巨响,火箭没有腾空而起,只剩遍地碎片。他从梦中哭醒,在租住的广州城中村中继续工作。

现在,他自信了很多。“我不认为自己会失败。”胡振宇很肯定地说。

航空公司 90后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