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以上的创业者,都是“叛徒”
何华真 何华真

90%以上的创业者,都是“叛徒”

一位投资人告诉i黑马:“牛X的公司往往会孕育出牛X的创业者,而且他们基本上都是做公司内被否定的创新业务”——所以,牛X的创始人往往都是叛徒。

一位投资人告诉i黑马:“牛X的公司往往会孕育出牛X的创业者,而且他们基本上都是做公司内被否定的创新业务”——所以,牛X的创始人往往都是叛徒。

一个成熟经济,90%以上的创业者,都是“叛徒”,除非你是在研究院毕业后,马上就接受天使基金投资,一举成名,否则随便打过一下工,涉相关行业,总可以“兵变偷师”入罪。

M壮大传承辅导CEO、教授何华真:

前一段,传出消息格力集团或十亿元入股魅族。魅族创始人黄章曾回应:“我欢迎结合更多可以创造更大共赢的力量,当然也包括格力,我敬佩董明珠的魄力,只要共赢,我是不会拒绝结合更多共赢的力量。就算董总只给我10个亿,我就保证让她赢雷军那10个亿。”

董明珠与黄章走近的消息,自然让人想到了小米创始人雷军与魅族创始人黄章的前尘种种。

任何一个地域,从一片空白,到旱地上创业的态势崛起,一般只有二三十年的窗口期。

美国上次有这种光景,是18世纪时的西部开发,加州政府大量批地的时候,一代枭雄出现。之后,就是二代的创业期,老百姓谈到传承与二代时,通常只会想起老爸和儿子之间的父传子承、孝义有嘉等这些温馨场面。事实上,如果我们回顾一下香港的宏观企业传承史,就会发现,它是由纯洋人传入半洋半中的华人,再入新香港人手。如果再细查下去,我们会发现二代创业者大部分是穷困兼有“异”心的中高层,因身处前线,与少数客户熟稔,慢慢胆粗起来,自立门户。

这类现象不单在香港如此,解放前的中国也如此,晚清的胡雪岩就曾是某家银号的掌柜,后自立门户而起。如此说来,一个成熟经济,90%以上的创业者,都是“叛徒”,除非你是在研究院毕业后,马上就接受天使基金投资,一举成名,否则随便打过一下工,涉相关行业,总可以“兵变偷师”入罪。

反过来雷军跟黄章就算是“古典”君子之交,雷未曾有瞄清魅族,以雷军的智慧,可以再找别家手机商瞄,收购比魅族规模更小的品牌,再用他的猎头热忱,搜罗天下手机英才,总不会搞不出个世人皆知的手机品牌来。

老外对创业者的演绎是个人有强大欲望,方能成大器。Mutant一词指遗传突变,猿猴类突变成绩最佳,优于其他物种;另外如北海道猕猴在海边学懂浸温泉、捉海鲜,令人瞠目。雷军之突变,取而代之是“物种”常情,中国人历史中,朝代突变亦屡书不爽,如为汉朝铺路者是“暴”秦,为唐朝铺路者是“横”隋,千古一帝是在玄武门逼父退位,诛杀兄弟的唐太宗,所以雷军即使取而代之也没啥大不了的。我们再看一下黄章,黄学艺不精,英文修为不足,误以为英特尔前董事长格罗夫的说法Only the Paranoid Survive是解作“只有偏执狂(Paranoid)才能存活”。于是他就对号入座,以格罗夫为偶像。笔者也经常用格罗夫的相同说法,并为客户改造出一个亚洲级gateway般的电脑硬件零售网络。我查了Paranoid一字之后,觉得应该译作“生于忧患”更贴近事实,但黄章这位认为产品只要功能好就不用宣传的“执”事先生,看来果真“偏”颇而狂执一隅。他这种人最令风险投资、私募经理生气。

事实上,收购一家手机厂商可以免去自己筹建的麻烦,收购是个好途径,试问哪个投资者不愿意呢?如果不是被逼到了无可奈何的情况下,雷军才不会自我筹建呢。笔者相信雷军不是不明白这道理,而是被黄章这念错书拜错师的“偏执狂”挡路了,无法成就大业,这才被逼铤而创业。雷军没搞成的事,董明珠可以吗?如果董明珠真的要投资十亿给魅族,就要看她的治理功力。只有治定黄章,并理顺其偏执的精神,董才有望在手机领域占得一席之位。

创业者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