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极简通信应用Yo创始人:天才or白痴?
王钟婉 王钟婉

独家专访极简通信应用Yo创始人:天才or白痴?

I 黑马注:听到别人称自己的产品“愚蠢”、“白痴”,极简通信应用Yo的联合创办人俄·阿贝尔(Or Abel)很淡定,他听得多了。他笑著告诉腾讯科技,这还不算最糟、最尖刻的评论,“还有人说,以色列科技界多年建立起的名誉,就全毁在Yo的手上!”

I 黑马注:听到别人称自己的产品“愚蠢”、“白痴”,极简通信应用Yo的联合创办人俄·阿贝尔(Or Abel)很淡定,他听得多了。他笑著告诉腾讯科技,这还不算最糟、最尖刻的评论,“还有人说,以色列科技界多年建立起的名誉,就全毁在Yo的手上!”
 

 
当然,俄·阿贝尔并不认为自己这个只能向朋友发出“Yo”的应用,足以摧毁整个以色列科技界多年的努力,“有时候天才与白痴只有一线之隔,”他说。
 
联合创办人莫沙·霍吉(Moshe Hogeg)最初要俄·阿贝尔开发一个有大按钮的应用,当成是呼唤秘书的叫人铃,按一下,信息就会推送到秘书的手机上。俄·阿贝尔只花了八小时,就开发了这个名为Yo的应用,唯一功能就只有发出“Yo”这个字。
 
俄·阿贝尔说,很多人都没有想到Yo的下一步,“如果你只看到现在,没错,Yo看起来是个很蠢的应用,但我们不会保持现状。很多很棒的产品都会不停更新,如果我们能为Yo的用户带来更多价值,那么你就会了解背后的潜能。”
 
他并不是唯一这么想的人。
 
风投界巨头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就在Twitter上发帖说,“是或不,Yo或非Yo,这些都属于单一通讯(one-bit communication),类似的还有警笛声、停车灯、显示正在营业的标牌、出租车显示是否空座的顶灯等等。”
 
“人们拒绝Yo可能基于两个偏见:其一是单一通讯没有意义;其二是全世界所有市场都与美国一模一样。”他说。
 
除了获得马克·安德森的肯定,在Quora问答论坛中,俄·阿贝尔看到了最令他感动的评论。有人问了一个有关Yo的问题,有个人回答,他认为Yo是个革命性的应用,因为它是个通信平台,只是反向操作,推送本身就是想要传达的信息。“看到这个回答我真的很感动,因为他完全了解Yo的精髓,知道有人跟我有同样想法,让我觉得自己不是疯了,真的有人跟我想法一样!”他开心地说 。
 
垃圾场或许能变金矿
 
四月一号才正式上线,现在在iOS、Android、Windows以及智能手表Pebble Watch的应用商店上都已经能下载。推出时间只有短短三个半月,这个从设计到功能都简单到近乎脑残的应用,累积了两百万用户,上线后第四天就已经累积了一百万名用户。
 
但俄·阿贝尔跟莫沙·霍吉在两个星期前才发现,自己屁股下的垃圾堆,有可能是个金矿。“Twitter上开始有开发者对Yo很感兴趣,这让我们觉得或许在Yo的平台基础上,能开发出不同的产品,因此我们决定开放API,”这个来自以色列的开发者说。
 
两周以来,已经有超过两千名开发者注册,并延伸了许多不同的应用。有人利用IFTTT (If this then that),不但能够Yo你的朋友,还能Yo智能电灯、空调、插座等。
 
世界杯期间,有开发者利用Yo为法国球队加油,球队进球时,就会回给球迷一个Yo;在持续的以色列巴勒斯坦冲突上,以色列的开发者利用Yo通知居民,巴勒斯坦已朝以色列发射导弹,提醒民众留意;有人做了一个Yo版本的Flappy Bird。俄阿贝尔说,“背后的概念是当某些事情发生时,你会收到Yo。”
 
他还打算针对商家推出商业版的Yo,让这个应用不只是一直发Yo骚扰朋友,范围不只是朋友对朋友,还有商家对顾客,商家对商家。
 
商业版的Yo让商家可以同时寄发几百万个Yo给订阅的用户,让他们知道促销开始了。俄·阿贝尔的想法是这样的:当顾客订阅产品的Yo时,商店会告知,有促销时就会发Yo,顾客收到后就知道上网站查看,不需要发送发邮件或短信告知。
 
现在每个手机的应用都有推送功能,然而推送信息中繁琐的文字,有时让用户感到厌烦而直接屏蔽,“有时我们不需要看文字,只想知道是谁发送的就够了,也不需要下载一堆不常开的应用。”
 
Yo的最大重点并非信息本身,而是背后发送的时间与发送人。在现在信息爆炸的社会,无论是微信、Line、Whatsapp各种不同通信应用,都是拼命往上增加功能,但是过多无谓的照片与文字信息,已经让某些用户感到厌烦。返璞归真的心态让某些用户开始寻找更简单的方式来沟通。
 
为用户创造价值
 
即便如此,俄·阿贝尔深知Yo必须创造更多价值,才能存活,同时还得对抗市面上的抄袭应用。他正考虑发布的下一个重大功能,或许是让用户粘贴链接和图片,用户只要滑一下,就可以自动带到网页上,这种互动模式会让Yo变得更丰富。
 
他也坚持Yo的极简风格,不会改变产品的设计,将保留单一大色块按钮,用户只要输入用户名称,不需验证或取得用户的手机号、邮件信箱或通讯录信息,就可以与对方进行沟通,“当然这也有个问题,就是看到有人Yo你,但从帐号上看不出来是谁,这个问题也正在解决中,可能会让你写一句话介绍你自己,或是照片等个人资料,好让对方知道你是谁。”
 
目前Yo并没有朋友上限,但俄·阿贝尔说,Yo的主要概念是让用户跟每天沟通的人利用这个应用,不应该有超过10个朋友,否则要找人就会变得很困难。“未来也不会有搜索功能,否则就得加入键盘,我们绝对不会这么做的,”俄·阿贝尔坚定地说,“不能复杂,一复杂就死定了。”
 
公司估值一千万美元?
 
他透露,现阶段最困难的部分在于,现在的基础架构现在还不足以支持大量用户。另外一个问题,在不雇佣一整个团队的工程师的情况下,开发更多整合性的功能。
 
外媒报道,这家公司的估值在一千万美元左右。有人批评,这代表了移动互联网正朝向泡沫化的路上前进,有太多热钱流向没有营利模式,或没有太多功能的公司。像是Facebook以190亿美元收购Whatsapp,10亿美元收购Instagram。
 
俄·阿贝尔很诚实地说,“计算估值时,从来不是看现在这个公司值多少钱,而是看这个公司的未来。我个人认为这个数字趋于保守,但未来的事情谁知道,我没有办法告诉你这个公司会成为世界上最成功的公司,我只能告诉你,我会非常努力。”为了能够更接近全球科技尖端,他一个月前刚从以色列搬到旧金山,就是希望更贴近市场。
 
Yo已经获得联合创办人莫沙·霍吉100万美元的种子投资,霍吉同时也是照片分享应用MoBli的CEO,虽然有很多人有兴趣想加入,Yo现阶段并不打算接受。他有两个理由:“筹募资金意味着卖掉更多公司股份,我们不想这么做;其次现在不需要更多资金,因为这个应用很简单,不需要一个大团队。”
独家专访 创始人 白痴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