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败局】创业者自述:我赢得每次战斗 却输掉整个战役
Nikki Durkin Nikki Durkin

【小败局】创业者自述:我赢得每次战斗 却输掉整个战役

本文来自国外科技博客medium com,作者Nikki Durkin。这位女创业者讲述了自己创业失败的整个心路历程,讲述了创业失败究竟是什么样的感觉…… 篇幅虽长,但绝对值得一读。

本文来自国外科技博客medium.com,作者Nikki Durkin。这位女创业者讲述了自己创业失败的整个心路历程,讲述了创业失败究竟是什么样的感觉…….篇幅虽长,但绝对值得一读。

前言
 

数据显示,90%的科技初创企业都以失败告终。而在创业初期,我从未想过我也会这样收场。
 

创业让我学到的最宝贵一课,就是它让我认识到,我的适应能力实际上比我想像的要强的多。我在高中毕业之后,成立了这家企业,我那时非常幼稚,甚至不知道创业究竟为何物。事实上,我连初创企业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我那时候的想法非常简单,就是想要解决我自己曾经遇到的一个问题:衣柜里满满的都是衣服,但是还是觉得自己没衣服穿。
 

从那以后,我逐渐遇到了所有创业者都曾经经历的所有问题:被联合创始人背后捅刀子、融资失败、学习使用科技产品、科技产品出问题导致销售停滞、信用卡出现问题、缺少资金、缺少用户黏度、缺少团队、雇佣了错误的员工、开除我不想开除的员工、产品不符合市场需求等等,所有你能想到的创业困难,我都曾经经历过,并且居然客服了所有困难。
 

但是最后我还是失败了。我赢得了每一次战斗,却输掉了整个战役。
 

对于这次创业失败,我愿意负全责。团队中的其他人虽然也是这家企业的组成部分,但是企业的失败绝对与他们无关。
 

媒体总是在宣传努力的作用。但是他们只会宣传那些通过努力工作最终获得成功的企业。例如Airbnb,这个最初销售早餐,后来成功转型成为房屋分享的企业,如今他们的估值已经达到了数十亿美元。但是你很少在媒体上看到那些同样努力却最终收获失败的企业。很少有媒体报道这些企业创始人过山车一样的创业历程,更不用提讲述这些企业失败的过程了。但是,倒闭是许多初创企业的最终归宿,而且了解别人的失败过程也能够为我们自己的工作提供借鉴。
 

在我的企业即将倒闭之前,我疯狂的在网络上搜索有关其他初创企业失败的报道,期望能够找到同病相怜的人。但是貌似创业失败的人都被隔离起来了一样,诺大的互联网,有关创业失败的文章寥寥无几。在看看身边的人,每当我打开Facebook,查看其他创业者最近消息的时候,映入眼帘的都是他们发布了新的产品、获得了融资或是被收购。他们发的照片,都是创业团队其乐融融的景象。如果我询问他们的近况,他们所说的都是积极的事情。我也不知道他们说的是真是假,反正创业者从最开始就被训练成只能“报喜不报忧”。
 

之后,虽然我找到了一些有关初创企业倒闭的消息,但是我发现这些文章从来不会讲述创始人的心路历程。在经过数年的努力,付出了大量血、汗和泪之后,却换来跌落悬崖,究竟是什么感觉?没有人分享。也许这是因为多数创始人都是男性,而男性不喜欢谈论自己的情感;也许这只是因为失败让创始人感到难堪,于是他们选择避而不谈。
 

我无法操控其他人,但是我决定为全世界的创业者做点贡献:这就是我的创业故事,这就是创业失败的感觉。我希望你们能够从我的失败中得到一些经验。
 

故事的开始……
 

很多创业者都说,失败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他们说:“快点失败,早点失败,多点失败!”创业者们总是这样自我鼓励。
 

让我来告诉你——失败的感觉太TMD难受了。其实早在2011年,我就曾经有过放弃的想法。在我的公司成立9个月之后,一切都非常顺利,我也获得了许多的消费者。但是突然之间,由于一些技术问题,销售突然停滞了,增长的势头也戛然而止。更糟糕的是,我自己不懂技术,只能依靠别人,自己焦急的站在一边。我回到父母位于澳大利亚乡下的家里,把自己锁在房中,哭了整整一个礼拜。就是这个时候,我萌生了放弃的想法。但是最终我坚持了下来。
 

我那时感觉自己在一片黑色的海洋里慢慢下沉,海面的阳光渐渐暗去,我自己也突然丧失了游向海面的能力。
 

在那段时间,还有澳大利亚的媒体联系到我,希望对我进行采访。事实上,作为一个十几岁的女孩,自己进行创业让我获得了许多关注。虽然公司正在经历危机,但是我还是要接受媒体的采访,因为这是我的工作,我的义务就是在媒体面前表现出积极乐观的态度。在这个年龄就独自创业,而且还是个女的,很多人都将我视为榜样。
 

但是媒体的报道有时也会让我感到不适。我经常觉得所有人对我的信任有些让我无法承受。例如,曾经有一个记者问我:“对于你所取得的成就,你一定非常自豪吧?”他的这番话让我有些不知所措,因为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自豪吗?我又取得了什么样的成就?我们确实获得了一些消费者,但是同时我们也还有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
 

如果我这样回答他,他一定会说:“但是你选择了冒险,至少你很勇敢!”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在我看来,最大的冒险是考上大学、找一份稳定的工作,然后安于现状。我的意思是,上大学找工作没什么不好,只是不适合我。
 

而且,即使我失败了,最坏的后果就是搬回家和父母一起住。在我看来,真正勇敢的创业者,是那些明知道如果自己失败就要流浪街头,但是仍然投身创业大海的人。我的处境是,我没有什么可失去的,所以选择冒险就很容易。
 

当我创业出现困难的时候,我妈妈曾经对我说:“你确定这是你想要的吗?对于一个19岁的孩子来说,创业压力太大了。如果你现在放弃创业的想法,也没有人会看不起你。”我的父母是我最大的支持者,我妈妈只是处于一个母亲的本能,不想看到我承受这些痛苦,虽然她明知经历困难能够帮助我建立人格。
 

然而,虽然创业让我胃痉挛,而且花光了所有资金、没有稳定的团队、产品存在很多问题、不知道未来还要有多少困难和挑战,我仍然决定要继续下去。
 

我那时并没有失败,我不能失败。这家公司就像我的孩子一样。就算我死了,也不能让这家公司倒闭。
 

我开始对痛苦变的麻木。虽然每天早上我都看不到希望,也没有从床上爬起来到欲望,我还是强迫自己坐在书桌前开始工作。
 

最终,我迎来了转机。
 

否极泰来
 

我申请了一个大学举办的团队商业计划书比赛,比赛的将近是1万美元。但是这个比赛要求团队人数至少2人。于是我让一个朋友充当我的团队伙伴,我为此向他支付了500美元。比赛非常顺利,我写了一份商业计划书,并且拿下了比赛的第一名。这笔钱足够我买一张去美国的飞机票并且租一间房子的了。
 

我在美国遇到了我的顾问兼朋友Matt,他为我提供了宝贵的支持和帮助。由于我的开发人员得了重病住院,他离开了公司。我又找到了两个懂技术的联合创始人,替代了这位开发人员。之后,我进入了Y Combinator的创业加速计划,搬去里硅谷,在那里认识了许多和我一样年轻的创始人。在Y Combinator 5个月的时间里,我们对产品进行重新设计,并且开始在美国提供服务。我们获得了许多用户,而且获得了120万美元种子轮融资。老实说,我当时觉得这笔融资高的离谱。
 

姐的企业又回来了!
 

之后,突然之间,又出问题了。
 

又一次过山车式的体验
 

就在即将签署融资文书之前,我必须要飞回澳大利亚取得工作签证。就在我离开美国的那一天,我的两位“联合创始人”突然告诉我他们要离开公司,此前他们完全没有一点表示。
 

这时那120万美元还没有打到我们的账户里,但是就算我已经得到了这笔资金,我还是会觉得不舒服。我在投资人面前突然成为了一个骗子和傻子——哪有创始人在获得投资后突然告知投资者:“我现在没有团队了”。另外我还在怀疑自己,我怎么一直没有发现他们有要离开的迹象?我自己瞎了吗?
 

我来到Matt的办公室,向他讲述我的遭遇。他给我倒了一杯伏特加,然后对我说,没有那两位创始人,我能做的更好。Matt就是这样,他跟我说的所有话,我当时都无法立即理解,需要一段时间之后才能理解。
 

第二天,我投资人中的领投方决定取消投资,我拨通了他的电话,他告诉我,我必须和每一个投资人进行联系,并且说服他们,如果我能够获得至少100万美元的投资,他才会继续为我提供资金。之后我了解到,那两个所谓的“联合创始人”,早就预谋好了要离开我,留下我一个人独自去面对投资人。
 

突然间我成了一个来自澳大利亚,有着宏伟的目标,但是没有技术背景、没有团队、没有产品的创业者(我需要那两个联合创始人才能维持产品运转),而且我还没有美国的工作签证。我所有的,只是从Y Combinator那里获得的一点点资金。
 

在这件事发生之后,我姐姐陪我出去散步。她对我说,我一定可以重新振作起来,就像以前一样,克服这次困难。说实话,那时我都不太相信自己。
 

但是这一次我还是没有失败,我又一次选择重新开始。
 

从头再来
 

最终,有5个投资人决定继续对我进行投资。他们觉得我在独自面临困难的时候选择了继续相信自己,所以他们也选择了相信我。但是其实他们并没有看到我当时的痛苦与挣扎。每一个创业者都是这样,创业者总是强迫自己保持微笑,永远保持积极的态度。
 

曾经有一个投资人发邮件对我说:“恶心的事儿总是会发生。拿着融资去把所有事情整理清楚吧。”
 

老实说,这件事情对我触动极大,但是至少我不会为此崩溃。
 

最终我获得了59.5万美元的融资,然后开始寻找新的联合创始人。问题是,我开始不再相信任何人了。在之前的联合创始人背叛我之后,我真的有点“累觉不爱”了。
 

但是随后我认识了Marcin,他辞去了他在一家IT公司的工作,加入了我的团队。我们的办公室被我们称为“山洞”,因为这是一间租金非常便宜的房子,里面甚至没有自然光线,办公家具也极其陈旧。我记得他第一天来到这里,我们正说着话,我的椅子突然坏了。第二天他上班的时候从家里带来了自己的椅子,我当时的感觉就是羡慕嫉妒恨。
 

我们又一次重新设计了产品,然后在美国提供服务。但是这一次我们面临着更大的挑战,因为我的工作地点是在澳大利亚。而且这个时候的市场已经出现了变化,竞争对手也蜂拥而至,我们的产品也无法为用户创造足够的价值。
 

美国市场虽然很大,但是竞争也超级激烈。我们的工作举步维艰,我曾经向投资人保证的产品,也没有取得预期的效果。
 

这一次我仍然没有失败,而是选择了转型。
 

重要转型
 

我飞到了美国,与尽可能多的目标用户进行了对话。我们与更多的客户进行了联系。最后终于发现,我们的产品为何无法适应美国市场。
 

我给远在澳大利亚的团队打了电话,告诉他们我们需要抛弃此前所有的工作,然后用一个完全不同的角度来解决公司正在面临的问题,我提出了一个全新的产品理念。然而我们的团队似乎并不买账,我有一种感觉,我的团队似乎马上就要“哗变”了。我在第二天就登上了回澳大利亚的早班飞机。这也不能怪我的团队,毕竟我要他们放弃过去几个月内的所有成果,作为团队领导,这并不是我最值得骄傲的时刻。
 

最终,整个团队还是接受了我的提议。我们放弃了我们的网站,并且开始专注于移动端,在一周之内,我们就开发出了移动网页的雏形,并且又用了一段时间进行测试,最后将其展现在用户面前。
 

我们发动了认识的每一个人,帮我们测试beta应用。我们还联系了数千个博客的主人,其中一些人同意帮我们进行宣传。终于有人开始使用我们的应用进行购物了。新的战略其作用了!我又一次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签证问题
 

就在我们展望未来的时候,又一个问题出现了:我们没有美国签证。所有人都知道,如果你在某个专业内拥有学位,那么进入美国并不是什么难事,但是这恰恰是我没有的。而Marcin的情况更特殊,他的夫人那时正怀着孕。
 

在整整7个月的漫长等待之后,我最终申请到了美国的O1签证。我立刻来到了悉尼的美国领事馆来领取签证。但是让我始料未及的是,一个女士对我进行来面试,她对我说要对我进行额外的审批程序。她对我说,他们会随机对申请者进行额外审批程序,这个程序最多需要2周的时间。
 

但是后来我了解到,这个程序并不是随机进行的,而是针对有恐怖分子嫌疑的申请人设立的,而且这个程序最多有可能需要数年的时间。
 

作为一名创业者,我厌恶这种无助的感觉。我已经习惯了针对变化进行应对,最终创造结果。我喜欢所有事情都在控制范围之内。然而在签证这件事上,我感到自己非常无助,我只是一个初创企业的创始人,无法左右外国政府的决策。
 

我们马上就要在美国上线应用了,但是领事馆拿走了我的护照,我无法离开澳大利亚。为了签证我频频往返于领事馆和家之间。几个月过去了,我还是没有拿到签证。我开始每天给领事馆打电话,催促我的签证。我不喜欢这样做,但是这是让他们加快速度的唯一办法。
 

我终于拿到了签证。签证到手之后,我立刻定了飞往美国的机票,带着4个箱子来到了美国。这4个箱子中,2个箱子放的衣服,1个箱子放的鞋,另一个箱子放着各种电子设备,这些东西基本就概括了我的整个生活。
 

我要完成我住在纽约的梦想。到达纽约之后,我住在一个小的像个鞋盒子的房间里,因为我只能付得起这里的房租。
 

不久之后,我25岁的姐姐和19岁的弟弟都在悉尼买了大房子,我为他们感到高兴,同时也有一些嫉妒,因为我还住在一个小的不能再小而且没有窗户的房间内。如果我的创业计划不能成功,这意味着我一点钱都没有了。但是我没有被吓到,我要创业。
 

重整旗鼓!
 

我在纽约租了一件办公室,然后雇了几个员工,然后我们就准备将应用上线了。
 

产品上线之后,我们的表现比我预期的要好很多。3个月之内,我们就完成了平均每周超过1000笔的交易量,而且每笔交易都能为我们带来营收。我们开始不断成长。
 

人们在App Store上给我们的评论非常积极。几个月的时间内,我们就获得了一些深度用户,他们每个人都在我们的平台上购买了数百个产品,花费了超过1000美元。我们的库存周转率从17%上涨到了50%——这是我们竞争对手的2-3倍。应用每天为我们带来的营收,足够我买一件新的高档服装。
 

鉴于这样的增长速度,我甚至开始认为,在我们的融资花光之前,我们就可以获得积极的现金流。
 

最大的问题就是没钱……
 

但是,随后的增长速度出现了放缓的趋势。我们所售商品的平均价值出现了下降。而且我们随后发现了我们的商业模式有着一些漏洞。
 

为了自救,我们开始了另一次转型,也是我们的最后一次转型。从我们的研究结果来看,这次转型非常符合逻辑,但是事实却证明这次转型其实是致命的。
 

同时,我还联系了我们的现有投资人,希望他们能为我们提供一轮过桥投资。我相信我们仍然有潜力,我们需要的只是额外的资金。
 

在我们此前的投资方中,只有一个机构投资方。他们表示愿意作为我们本次过桥融资的领投方。听到这个消息后,我如释重负,好像又一次看到了美好的将来。
 

我给他们发送了尽职调查文件,并且开始回答他们提出的所有问题。
 

几天之后,我接到了他们的来电,听上去他们不仅愿意称为我们的领投机构,而且愿意我们本轮融资的唯一投资方。一种压力释放的感觉贯穿我的全身,压抑已久的心情终于释然了。
 

之后,我听到了一个词:“但是”……
 

接下来的通话中,对方一直在解释他们为何最终决定放弃投资。我的胃一直在翻涌。我知道他们是最有可能为我们提供资金的投资方,我们之前接洽的一些天使投资人都表示,他们有兴趣参与我们的本轮融资,但是前提是我们必须找到一个风险投资机构做我们的领投方。我们的账户马上就没钱了,我们没有足够的时间去重新找另一个风投机构。
 

由于这家机构的一些合伙人认为我们所在的行业竞争过于激烈,他们决定不参加我们的本次融资。
 

我明显感觉自己的声音在颤抖,我尽量保持平静,显得专业,但是到最后我甚至无法说话,因为一开口马上就会哭出来。也许我过于情绪化了,我觉得自己很丢脸。
 

最后一搏
 

这天深夜,我哭着走到Marcin家门口,告诉他公司即将倒闭,希望他为前途考虑,开始寻找新工作。他要养家,由于企业经营不善导致他有可能失业,我感到非常内疚。
 

但是Marcin的反应让我感到惊讶,他拒绝轻易放弃。我们团队中的其他人也拒绝轻易放弃。于是我们制定了一个计划,决定削减预算,同时我负责去获取更多资金。
 

第二天,我不得不仔细分析了办公室所有员工的工作,并且辞去了一些员工。此前我们的员工其实已经在满负荷工作了,但是如今他们必须要一人承担两个人的工作,我们还重新分配了工作,只专注于那些最棘手的工作,那些能为我们赢得更多时间的工作。
 

对于公司的困难,我并没有告诉太多的人,因为创业者不应该诉苦。如果有人问你公司近况如何 ,你就要条件反射一般的告诉他我们很好。
 

这段时间我意识到了一件事情:我TMD很累,身体累,精神更累。我的睡眠质量低下。自从2009年高中毕业开始创业以来,我从没享受过假期的快乐。即使偶尔去度假,我也是躺在游泳池变思考未来的工作。我每天在想的,只有这家初创企业,这个企业也在蚕食着我的灵魂。
 

我完全没有了生活,当有人问我工作之余有何爱好的时候,我只会傻笑。最近甚至出现了更严重的问题,当我在做别的事情的时候,例如在洗澡或是立法的时候,突然会有恐慌感。以前的朋友也渐渐开始疏远我,我也没有时间去做我这个年龄的女孩应该做的事情,例如认真的谈一次恋爱(我曾经尝试过,但是最终创业还是战胜了男朋友)。我不确定自己还能够坚持多长时间。
 

我妈妈告诉我要相信直觉。如果直觉告诉我创业其实并不适合我,那么这时退出去做别的事情并不丢人。在过去的几年中,我对这句话的理解越来越深刻。
 

我对妈妈说,在创业这件事情上,我无法相信直觉。我的直觉告诉我要退出,但问题是,每次当我处于最黑暗的时刻,直觉让我退出的时候,我都最终凭借着奋斗找到了出路。如果仅仅靠着相信直觉,那我几年前就已经退出了。
 

我深信,让我退出的唯一方式就是杀了我。我不喜欢放弃。我亏欠我自己,亏欠团队,亏欠投资人和我们的用户。
 

我继续寻找风投,但是运气并不在我这边。我出入各种风投酒会,甚至还对高跟鞋和平底鞋对风投的吸引力进行了测试。我发现,当我穿着7英寸高的高跟鞋的时候,风投与我进行对话的概率要高于穿着平底鞋。显然,身高能够提升存在感。
 

这些投资人都在对我说着同样的话:“你的公司很有意思,但是我们希望将首次投资放在企业的A轮融资上,我们不做过桥融资。希望我们保持联系,当你需要进行A轮融资的时候,也许我们能为你提供帮助。哦,你为什么不从现有投资人那里获得过桥融资?”
 

我记得Marcin曾经开玩笑说我是个控制狂,我当时还不理解他为何这么说,因为我从来没有这样看待过自己。但是在接下来的几周里,我逐渐明白了他的意思。我开始病态的控制我自己。
 

随着工作越来越绝望,我突然间像是变了一个人。我开始注重饮食健康,严格控制小麦、糖分的摄入。为了让我的精神放松一下,我开始阅读健康类书籍。我告诉自己这样能够让我有更多精力去寻找风投。而我内心深处知道,我所需要的,仅仅是一些我能够自己控制的东西,因为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我的企业,已经不在我的掌控范围之内。
 

倒闭
 

银行里的钱剩下的不多了,最多还能维持公司运营几个礼拜。Marcin和我决定用余下的时间来平稳的关闭服务,让我们自己和用户社区都能进行过渡。这一天我来到办公室,准备和他进行一次我们的整个创业生涯中最沉重的一次对话。我们看着彼此,心里清楚一切都已经结束来。我们都流了泪,在谈话过后经过办公区的时候,我很庆幸自己的头发足够长,能够挡住脸,不让所有人看到我的眼泪。这一天显得格外的长,到了晚上我已经身心疲惫,而且胃疼到难以抑制,无论吃下去什么,都会马上又吐出来。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我都没有胃口。
 

我的第一反应,是道歉——向Marcin道歉,向团队道歉,向投资人道歉,向我忠实的用户道歉。我感到惭愧、内疚、自责——我感觉自己像个让样失足掉下悬崖的牧羊人,保护羊的安全本是我的职责所在,而我却将一切都搞砸了。理性告诉我我不应该有这些想法,但是情感总是会摆脱理性的约束。
 

事实上,我根本不知道此时应该有什么样的心情。自从高中毕业以后,我就在经营这件事业。这家初创企业是我生活中的全部。没有了这家公司,我还算什么?我不知道。也许就是一个普通的女孩。
 

我的朋友们将我拖出家门,借酒浇愁,但是我毫无心情。我害怕遇见陌生人,害怕他们问我做什么工作,因为我不知道要如何作答。而且我也害怕尴尬,因为我已经没钱买酒。而且到了月底,我还不知道如何缴纳房租。其实作为一名单身女性,晚上去纽约的酒吧喝酒花不了多少钱,因为总有男性会殷勤的为我的酒买单,但是我并不是这种人。我需要独立,如果我自己没钱喝酒,我就根本不会去酒吧。
 

我并不绝望,只是失望。我如此努力,却仍然没有成功。如果我当初没有选择创业,我也许会走上其他道路,但是Marcin和我有过协定,我们不许对已经过去的事情进行假设。他曾对我说:“不许后悔。”在一次又一次的错误中,我们都学到了很多东西,也让我们意识到,在追求成功的道路上,运气有多么重要。
 

如果你曾不断的努力,但是却没有换来成功,在失败到来的时候,你也能够相对的平静。这就是生活。当然,我们的公司有许多的问题,所有的公司都有问题。
 

生活还要继续
 

这就是我创业故事的结局。我的朋友都问我是否安好,而我现在真的觉得我还好。这是一段激动人心的旅程,但是它已经结束了,生活还要继续。
 

我这次创业失败带来的另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我失去了曾经努力换来的美国签证。在我失去了CEO的头衔之后,我只有10天的时间去变卖所有资产、打包行李、和团队以及朋友告别,和过去数年的生活道别,然后离开。
 

离别虽然伤感,但是我将开始人生的新篇章,我对此感到激动。虽然我深爱这家我创立的企业,但是现在至少我不用再对任何人负责,只需对我自己负责。我不再需要对团队负责,不再需要对投资人负责,不再需要对客户负责。我现在可以知道普通的22岁女孩的生活是什么样的,我可以去旅行,可以做错误的决定,尝试新鲜的东西。
 

我可以暂时和父母一起,住在一个仅有2000人口的小镇上,这里没大商场,连互联网的速度都很慢,但是我可以放松一段时间。老实说,我可能一周之内就会厌倦这样的生活,然后再为另一个创业计划刻苦奋战,事实上我现在已经有一些创意了。
 

在第一次创业的时候,我的想法是“要么做大,要么回家”。这是一段奇妙的旅程,但是最后我还是“回家”了。
 

结局
 

这就是我的故事,这就是创业失败的滋味。我希望你们在读这段故事的时候能够有所启发。我在写这段故事的时候,心情非常复杂。
 

大多数初创企业都以失败告终,而这个世界并不会过多的谈论失败者。我希望所有曾经经历过失败的人,都能够写下他们的故事,和他们的心情。因为在创业最后的一段时间里,我收获了许多,我希望你们也能像我一样,将这些收获分享给所有人。
 

事实上,我认为将所有曾经创业失败的人聚集在一起,将他们的故事写成一本书是一个不错的主意。至少能够让其他即将进行创业的人有所准备。
 

感谢
 

我希望以这样一种方式结束这篇文章,我要感谢所有参与了我创业旅程的人。
 

感谢我的联合创始人Marcin——没有其他人像你一样一直陪在我身边。你做出的牺牲让一起成真。当Zoe长大之后,她一定会告诉你,她为拥有你这样的一个爸爸而骄傲。我将会怀念你的那些冷笑话。
 

感谢过去和现在的团队——非常感谢你们工作、坚持和忠诚。Chandra和Oguz,你们非常优秀。你们总是让工作变得有趣,让我有动力每天来上班。我将会非常想念你们。如果我再次创业,我一定还会来追逐你们:ps感谢员工家属Natalie和Semiha——你们的老公在一家初创企业工作,这对你们来说一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对于他们长时间的加班,情绪的起落,你们总是非常支持,感谢你们。
 

感谢我的家人——你们一直都是我最大的支持者。特别感谢我的妈妈忍受我的坏脾气,尤其是在压力最大的时候,我表现的像个坏女儿。你是我所见过的最坚强的女人,希望有一天我能够像你一样坚强。
 

感谢我的朋友——没有你们的支持我无法做到这一切。在我得意的时候,你们为我庆祝;在我失意的时候,你们给我安慰。对此,我将永远心怀感激。
 

感谢Matt——你是我坚持下来的原因。如果没有你,我可能在2011年就选择放弃了。

感谢投资人——感谢你们相信我的愿景,并且在我最困难的时候还信任我能够完成目标。我真的很感激你们。
 

感谢用户——没有你们,我们什么也不是。谢谢你们爱上我们的产品,并且为我们进行宣传。你们中的很多如今都已成为我的朋友,我很感激你们的支持和忠诚。

好了,我的故事讲完了。现在是好好休息的时间了。

创业者 赢得战斗 输掉战役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