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梦网阴超:面对腾讯并购猜想,有点“受宠若惊”
吴婉君 吴婉君

淘梦网阴超:面对腾讯并购猜想,有点“受宠若惊”

我们在现阶段可能不会采纳被腾讯并购的这个设想,因为首先我们还只是一间以人为主的公司,暂时还没有形成一个强大的品牌概念。并且从我们自身来讲,淘梦网日后或许可以有一个更好的远景,我们不想在这么早期就接触“并购”这两个字。

i黑马注:上周,在京东金融的众筹业务“凑份子”正式上线时,i黑马发现除腾讯之外,互联网巨头们均以集结在众筹的冲锋号之下,于是i黑马根据腾讯基金执行董事在接受采访时的回话,外加最近风起云涌的视频网站竞争,猜测腾讯可能会并购一家类似淘梦网的影视剧领域众筹平台以扩充自制内容。今天我们请来了这个猜测的当事人之一淘梦网创始人阴超,请他来讲讲众筹以及影视自制剧的那些事儿      。

                                                 


以下为淘梦网创始人阴超口述:
 
对于腾讯可能并购我们的猜想,我们不想在这么早期就接触“并购”这两个字
 
首先,我觉得每家视频网站的自制剧的沉淀有所不同。像优酷和土豆,它们跟原创作者的合作在很早以前就开始了,所以它们的UGC会比较多。但是腾讯很晚才开始做针对UGC的频道,包括爱奇艺也是,因此他们在这块的原始积累就会相对少一点。而乐视走的路线又不大一样,乐视的自制剧,是跟有大电影和电视剧背景的团队一起合作的。腾讯今年也在做一些尝试,但肯定还是需要一段时间来磨合,包括团队和用户,都要有一个适应的过程,我觉得是一个很自然的阶段。
    
对于腾讯基金可能会并购我们的这一推断,首先我们感到有些“受宠若惊”,但回归到现实,我觉得创作团队是很难被收购的,因为很多时候创作型的团队,它里面的人,才是真正的价值所在。如果把一个创作者转变为一个打工者的心态,我觉得对内容的生产来说不是一件好事,特别是一些优秀的人离开了,这个公司就只剩下个壳了。所以如果参照游戏行业的话,腾讯基金对我们平台上一些团队进行战略性投资的可能性会比较大。这样一来创作者能够保持一定的股份,也会有更多的动力去创作。另外一种可能就是直接投资项目,这也一个是比较合理的方式。
 
我们在现阶段可能不会采纳被腾讯并购的这个设想,因为首先我们还只是一间以人为主的公司,暂时还没有形成一个强大的品牌概念。并且从我们自身来讲,淘梦网日后或许可以有一个更好的远景,我们不想在这么早期就接触“并购”这两个字,投资我们可能会更符合我们的心理需求。另外从并购方的角度来说,我们现阶段或许还不具备被并购的价值。所以在未来的某一天我们不排除会有被并购的可能,但是目前还是想集中精力把自己的品牌和产品做好。
 
初创企业往往做一个东西,想做的东西是A,做出来就变成了B,结果其实是C   
 
最初淘梦网只想做个众筹网站,我们4个来自福建的85后男青年聚到一起创业。既不像传统企业高管,有很强的背景出身;也没有90后的新潮,动不动做个爆款APP。而处于85到90这个年龄区间,不是APP的技术,只能做网站。创立之初,没有资金支持,也没有技术优势,淘梦网想保持一个核心的竞争力,于是选择转型做一个垂直的众筹平台。
  
当时有好多领域可以选择,音乐的、游戏的、工艺品的,用排除法,像音乐这种比较专业的,因为不太了解就排除掉。用这种不太靠谱的方法,一个个排除,最终选择微电影这个领域。
  
之所以选择微电影,因为当时我们很看好新媒体和微电影在互联网的潜质,原因有两个。第一,我们当时资源比较少,所以希望找一个比较早期的行业去切入,这是当时的一个策略。另外一个原因是因为我们想在做微电影的同时,可以迈到电影这个行业去,从一个小的平台做到一个更大的平台,一步步来。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淘梦网选择了微电影众筹,帮助一些团队进行小额的融资,两年来跟着这个行业一起成长,如今除了本来的众筹服务,还拓展了宣传和发行的业务。
  
从众筹转型做垂直,我觉得很多时候创业这个东西,不一定会完全按照你想象的方向去发展。初创企业往往做一个东西,想做的东西是A,做出来就变成了B,结果其实是C。但是不管怎么样,它如果是一个有价值的东西,能够给多数人或者某些人提供好的服务,我觉得就是成功了。
    
我们都是学理科的,看代码还可以,看剧本就觉得好痛苦 
 
我们的团队都是IT出身的,都没有在影视剧方面的专业背景,很多时候我们必须要学习很多相关的知识,比如说预算和剧本方面的知识。我们目前也在提供策划和咨询的服务,所以很多时候团队会发剧本给我们看。看剧本在刚开始是挺难的一件事情,因为我们都是学理科的,看代码还可以,看剧本就觉得好痛苦,但是这个是必经的一个过程,即便学IT的去做IT,现在技术更新换代得很快,一样需要去学习。除此之外我们也会找很多专业做制片的来帮我们做顾问,看看这些东西是否合理,这个剧本好不好,诸如此类。
 
但同时也会有很多好处,因为我们可以用一个更互联网化的思维来帮助这些制作团队,分工也会更加的明确。这是为什么我们能在发行和宣传这块得到认可,因为我们确确实实帮助了他们。他们提供内容,我们来发行,这样的话就像流水线一样。不像有的公司又制作又发行,会牵扯大量的精力,而且还可能会影响进度和效率。
 
市场是会随着科技,环境还有年龄的改变而改变的
 
我们的商业模式就是,做众筹还有营销发行,但是我们把利润点都后置到了后期的盈利上面。我们前期是不抽佣金的,因为我们希望最大化的保证这个项目的完成度还有质量。后期的话,比如2013年中旬开始爆发的视频网站付费观看,包括细分广告还有移动视频基地SP这块的业务,都会给影片带来一些收益,而且大部分还是相当可观的。
 
比如说付费观看,用户花五块钱的话,片方可以分到一块五;每展示一千次的贴片广告可以分到五块钱,一千万次的点击的话大概就是5万块钱;移动视频基地比如说移动和联通,它们也会有付费观看,跟传统sp做音乐和彩铃一样,也是扣话费。这也是一个很大的市场,因为sp在前几年很火,有很多做sp的公司上市了。
 
网络视频会产生这么一个收费模式,刚开始我们都不知道,因为当时大家都还在摸索。包括现在也有一部分人不认为做成付费模式后,真的会有人花钱去看。但随着时间推移还有证明,市场往往不是人们想象中那样的,市场是会随着科技,环境还有年龄的改变而改变的。譬如说在这个移动互联网和移动支付的时代,用户已经可以实现随时随地观看和支付了。而环境的改变就是盗版少了,那找盗版的成本就增加了。很多人宁愿付个费,花五块钱就看了,而且也不是特别多的钱。
 
我们现在也在做YouTube这个渠道,它有一个很健全的分账体系,每一千次大概会有六块钱美金,挺多的。我知道在国外,国内一些视频网站里的视频是只有国内的IP才能看的,所以我们希望可以把这些内容输送到YouTube上给更多的华人看到。机缘巧合之下,朋友的一家公司在马来西亚,碰巧他在做这个业务,所以很快就搭上了线,我们输送内容,他们来帮我们建立一个完整的渠道。我们从去年六月份开始在上面提供一些微电影,虽然不多,但是几个月时间也分到了几万美金。
 
我们未来的发展方向是我们希望能做全内容
 
未来,从电影电视剧、微电影、网络剧到动画片、脱口秀,或者互联网的栏目剧,纪录片也好,所有的内容,我们希望都能涵盖到,然后再通过我们的平台去发行这些内容。我们未来的发展方向是我们希望能做全内容。
    
其实早期的时候也有想过把微电影搬进院线,关键在于国家的政策不允许。只有被审核了的片子才能进院线,所以暂时没有做这方面的期盼。但是将来肯定会有很多的团队,尝试把网络剧拍好以后走到院线里去,到时候我们也会提供最大的帮助,随着这些团队的成长一起成长。
   
做电影节我觉得也是挺有趣的一个想法,它发挥了众筹一个很核心的精神,就是本来这个东西是没有的,然后大家一起筹钱把这个东西做起来。但是有一点,电影节有太多的功利性,比如门票卖钱后分成的这些。我不希望众筹变得太商业化,我希望它可以更纯粹一些,只是为了帮助那些有梦想的人去实现他们的梦想。
 
我们现在也有提供一些咨询的服务,就是制作团队过来,问拍什么样的片子比较好玩,什么样的片子观众会比较喜欢看?这些对于我们来说,我们本身也不是专业的,我们也没办法判断剧本如何才能抓住观众。但后来我们发现,其实我们手上有很多的数据,这些数据是视频网站提供的。虽然不能说是大数据,但是逻辑思维是基本接近的。比方说我们自己后台的访问流量,在进行简单的收集和整理之后,你会发现一些很有意思的东西。例如广东地区观看用户数是最高的,我们的理解可能是他们的智能手机是最发达的,wifi覆盖面是最广的,他们的流量是最多的等等。
 
包括视频网站在PC端和手机端的流量对比,也都是一些很重要的数据。因为在我们做发行的时候,当我们知道PC端的流量是低于手机端的时候,那么手机端的推荐就变得更加重要。这些我们都会跟团队去聊,因为互联网打破了地域的界限。将来我们还会收集更多数据,不仅可以帮助到内容提供商,将来如果有广告合作的话,我们也可以提供这些数据,让广告商可以更精准地去判断他们的用户。
     
作为互联网企业的一个优势是,我们可以更清楚的知道客户的需求
 
最近和唱吧APP的合作是因为暑期到了,唱吧希望能得到更多的曝光和活跃度,而正好我们手上的合作团队有一个不错的剧本,是讲从中学,大学到白领的爱情的。唱吧看完后,觉得很符合唱吧用户的年龄层,所以我们就把唱吧作为一条主线从头贯穿到尾。但是其实我们一直在强调我们做的是内容,有意义的东西。唱吧在里面其实只是一个载体,实际上这个故事剥离唱吧,是通过在人们不同的时期爱听的歌曲来贯穿不同年龄段的爱情,故事的核心是不会变的。
 
我觉得我们作为互联网企业的一个优势是,我们可以更清楚的知道客户的需求。比方说有的APP就是需要短期内用户数能有爆发的增长,但是唱吧已经有大量的用户了,所以我们给的东西又会不一样。和唱吧合作的这部电影是有感动的,充满回忆又可以令人回味的。片子出来后,很多人或许会找回前女友的唱吧号,看看她最近怎么样,听听她唱的歌;情人之间也可以通过唱吧来制造美好的回忆。
 
内容的生成会是有一定的随机性和不可预见性的 
   
最近我们也看到阿里巴巴斥巨资收购文化中国传媒近60%股份,但我觉得,不是华谊出的片子就一定是赚钱的,也不见得小公司出的片子就不会有好的发展。福建恒业早期也只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但是通过恐怖片的方式它就做起来了。世事无绝对,因为这是一个创作内容的时代,不是你买走一家企业,或者占有这家企业的大部分控股权,这家企业就一定能够输出所有人都喜欢的内容。很可能突然冒出一家新的企业出来,难道你又去收购那一家吗?
 
我想说的是,内容的生成会是有一定的随机性和不可预见性的。BAT他们只能收购成熟的企业,那一些具有爆发点的企业它们是否能看得到,我觉得需要打一个问号。我不认为它们能够完全的垄断或者占领这个行业,所以说关于现如今说以后影视公司都要为BAT打工的说法我觉得有待考证。
 
未来我们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关注新媒体这块市场。因为随着科技,环境还有人们需求的发展,在未来的三年之内,我觉得互联网影视工业,必然会成为除了传统电影和电视剧之外,一个很重要的娱乐渠道,而视频网站也会因此有爆发性的增长。
 


腾讯并购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