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磊的嗅觉,暗流涌动的中国移动互联网颠覆力

张磊的嗅觉,暗流涌动的中国移动互联网颠覆力

张磊是中国最早看到本土互联网公司潜力的投资家。他现在已经是亿万富翁,而他的职业生涯从七岁出租连环画开始。之前,i黑马曾撰写过文章《张磊这个人:京东牵手腾讯神秘推动者》,深入地介绍张磊其人。

i黑马:张磊是中国最早看到本土互联网公司潜力的投资家。他现在已经是亿万富翁,而他的职业生涯从七岁出租连环画开始。之前,i黑马曾撰写过文章《张磊这个人:京东牵手腾讯神秘推动者》,深入地介绍张磊其人。本篇文章是张磊在接受FT采访时的内容,FT原标题为《Financial Times -Zhang lei has lunch with the FT》。
 

在纽黑文市一个明媚的春日清晨,在耶鲁大学毕业典礼的头一天,许多校友回到耶鲁校园,其中就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 41岁的中国亿万投资家张磊。在2010年他宣布向耶鲁管理学院捐赠888万美元,这是该学院历史上数额最大的校友捐赠。

但在耶鲁之外,张磊很少为人所知。但其实他在中国掌管了一个130亿美元的基金 -- 高瓴资本, 主要投资中国互联网创业者。这个基金的名字来自于耶鲁投资办公室以前所在街道的名字。这个办公室管理着大学200亿美元的捐款,也是在这里张磊开始做实习生,并开始了他的金融职业生涯。

人们总会想把张磊与七八十年代创立KKR和黑石(Blackstone)这样的金融收购公司的人作比较(尽管张磊不喜欢这样的比较)。张磊建立自己的公司时投资了一系列大陆互联网创业者,其中包括腾讯的创始人马化腾 (腾讯和马云的阿里巴巴都是中国最有价值的互联网公司之一)。可能更准确地说,张磊类似于硅谷的风险投资人。

我们约在Nica食品店门口的桌子见面,离校园很近,也是在周日中午开门的为数不多的店之一。张磊穿了一条深色牛仔裤和一件长袖黑边的深色POLO衫,混在来往的学生们中完全分不出来。

刚坐下时,他说待会会要换上晚礼服,因为要参加一个纪念David Swensen的活动,Swensen是耶鲁捐赠基金自从1985年以来的首席投资官,可以说从1999年张磊选修Swensen的课以及在投资办公室实习开始,Swensen就成为了张磊的导师。

我很惊讶张磊居然会同意见我,因为我已经约了很长一段时间了,而且这是他的第一个英文采访。我问他为什么不喜欢引人注意。他引用了道家的一句话作为回答 –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他还把这这句话的中文写在我的本子上。

我问他是怎么到耶鲁求学的。1972年张磊出生在中国中部的河南省一个叫驻马店的乡村,也不是在一个富裕家庭。他曾经是省高考状元,被人民大学金融系录取并获得奖学金。

他想出国读研究生,却没有钱。他用带美国口音的英语回答说:“我申请美国研究生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它是我知道的唯一提供奖学金的地方。我获得了耶鲁的奖学金,但当我来了才知道奖学金只支付我这个三年项目第一年的费用。所以我急需找到工作,最后我来到了投资办公室”。

Swensen在这个热切的学生身上看到了潜力,开始教他投资的艺术。在耶鲁期间, 张磊把Swensen的书《机构投资的创新之路》翻译成中文,并创造了“校友捐赠”(endowment)和 “信托”(fiduciary)这两个中文词汇。

张磊在耶鲁阅读一切他能找到的东西。“当我得知年报是不要钱的,我给标准普尔500指数上的每家公司都送了一份 。我不敢相信它们是免费的!我从报告上面管理讨论那个部分学到了很多,还有类似投资报酬率和股本回报率的东西。这对我是非常好的训练。”

他告诉我说,在急切需要一份实习的那个时候,他曾经参加过一个波士顿的咨询公司面试。这不是一次愉快的经历。因为没钱,张磊只能让公司先付给他火车票钱,而不是之后报销。“他们问我一个公司在一个特定区域内应该有多少家加油站,而我问他们‘为什么人们需要加油站?’”。

“你想想吧,这不是一个蠢问题。加油站的功能是什么?能改变吗?比如说能不能在这里购物呢?能被其它东西替代吗?会被淘汰吗,比如说因为电动车?但是这个人非常同情地看着我说‘也许你不适合做咨询师’。第一轮面试我参加了很多,但是极少进入到第二轮。”

这个小故事多多少少揭示了高瓴的投资哲学。张磊说:“我们总是关注那些长远未来的商业图景。我们要问最基本的问题,这样才能对这个事物有深刻理解 ”。

他说话的时候,我们起身加入食品店长长的队伍中,在墙上贴出来的菜单上选吃的。张磊要了用硬面包卷的热鸡肉三明治和八宝豆酱沙拉加胡椒,他说这个菜让他回想起家乡的蒸面配长豆角。我点了加了波特贝洛蘑菇、红胡椒和奶酪的三明治和辣蘑菇沙拉。在我付账前,他还挑了一大瓶苏打(气泡)水。

“我知道有些东西正在中国涌动,这里有无穷的能量,这里你能赚很多的钱”

张磊第一次展露他的创业天赋是在七岁那年。他住的地方离京广线上的一个火车站很近。夏天的时候,这个小男孩在火车站旁摆出了凳子,开始向等火车的人出租他收集的连环画。

在等待读大学的那个暑假,张磊进一步扩展了他的图书馆业务。那是1990年,邓小平重掌权力,人们一窝蜂的去赚钱,那个时候的杂志都是教人们怎么快速致富和如何去深圳这样经济高速发展的地方。张磊买了很多这样标题的书去卖。当我们拿到食物时,他说:“中国当时处在马上要腾飞的时候。”

尽管张磊把他的黑夹克放在了椅子上,但是当我们进店拿食物的时间里,桌子已经被另外一个带孩子的女人占了。张磊什么都没说,只是把托盘放到没有遮阳伞的邻桌上,再把夹克拿了过来。即使是这样,我们也很幸运了 – 旁边的停车场已经满了,所有的桌子都有人。在纽黑兰的周日,你是不会有太多选择的。

刚坐定,他继续说他的故事:“刚开始我遇到了库存问题,我发现我把所有的利润都花在给人们买水喝。然后我只定了几种杂志,看看哪种卖的好。我也开始卖水、方便面和湖南腊肠。如果顾客几本书一起买,还可以有折扣”。当张磊来到北京上学的时候,他已经积累了销售经验,还赚了800块钱。

张磊告诉我,他的童年基本上没人管。他的父辈经历了文化大革命,但在他出生的1972年这场热潮终于快要走到尽头。他的父母遭遇了许多苦难,但是始终乐观面对,也从不谈论这些苦难。张磊说:“我的父辈从未能有我这样的机会”。即使现在,他也十分朴素,甚至有点像苦行僧。我建议给他来个冰激凌或者烤蛋糕类的甜点,而不是只有喝的水,他礼貌地拒绝了我的提议。我只能渴望地望着从Nica商店走过的人,看着他们手中在阳光下慢慢融化的冰淇淋。

现在许多从美国顶尖大学毕业的中国学生选择留在北美工作。唯一的例外是“红色后代”— 他们是中国统治精英的孩子,他们没有选择只能回国。年纪轻轻就移居国外的人开始用美国人的眼光打量中国。他们看到的是污染、腐败和表达自由受到限制,他们担心回去后不能适应。

但是张磊说他从来就觉得他会回到中国。离开耶鲁后,张磊又在一个在华盛顿的新兴市场对冲基金上过班。“我2005年回的国,在那个时候,我知道有什么东西开始在中国涌动。这里有无穷的能量,这里你能赚很多的钱,这里有许多潜力无限的创业者和科技初创公司。” 当他回中国的时候,Swensen给了他2000万美元作为高瓴的启动资金,后来又追加了1000万美元。

2005年的时候,投资者还不能清晰地看到在大陆有这么多优秀的创业者和科技初创企业。张磊说:“曾经是全世界都在学美国。”最开始,人们看不上中国的互联网公司,觉得它们只是在抄袭美国的公司,没有自己的商业模式和技术。“但是中国在许多方面都超越了美国,特别是在移动互联网领域。” 现在,中国互联网公司的规模和发展速度已经超过世界其它地方。大陆已经有超过六亿的网民,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网购市场。

张磊把他从耶鲁筹到的钱投到中国最大的互联网服务和社交端口腾讯。这是他最早的投资,也是他最赚钱的一笔投资,尽管在那个时候他很担心腾讯QQ这个社交平台产品。 为了了解腾讯能否保持在市场的领先,他造访了很多本地市场。他说:“我以为当人们更熟悉互联网以后,会放弃QQ使用其它服务。但是在市场里,每个人都有QQ号,包括那些没有手机没有传真机的人。”即时现在,在腾讯香港上市以后,他还持有股份。

“中国在很多方面超过美国,特别是移动互联网”

当中国创业者做生意时,张磊往往是那个站在幕后的推动者。作为腾讯的长期股东,也作为第一批投资电商巨头京东的人(他现在是在京东在纳斯达克上市后的第三大股东),他现在负责这两大公司的战略合作。“这是个完美的合作。腾讯有电商平台,但京东在线上做的更好而且已经建好了供应链的基础设施。与此同时,京东能够获得腾讯大量的用户。”“

为了说明中国是如何超过硅谷的商业模式,他补充道:“京东是亚马逊和UPS。”他也解释道,因为中国在实体零售方面还远不如美国,所以中国还没能做到UPS的水平。

京东在五月底上市时的价值是260亿美元。高瓴自然也赚到不少,它两亿五千五百万美元的投资在五月底变成了39亿美元。(京东的创始人刘强东现在进入了中国科技10亿富翁俱乐部,这个俱乐部成员还有百度、腾讯和阿里巴巴的创始人。)

张磊会邀请很多民营企业领导人参加非正式的高瓴聚会,其中包括很多他投资的科技公司,也有很多即将上市的公司。张磊说:“我希望我投资的公司的创业者们能互相学习。”他还特别提到他促成京东和一个他投资的连锁大卖场之间的学习班:“电子零售商可以学习线下零售商是怎么思考的,线下的也可以学习电商的思维模式。”

他还举了一个例子:张磊投了一个液体清洁剂制造商蓝月亮,并且让它的CEO去见了京东。这次会面让蓝月亮重新设计了他们的包装,以方便装入京东的快递箱。 他说:“大件物品在线下是十分吸引消费者的,但是在线上就成了缺陷。”

现在张磊要把中国模板复制到国外。他说:“比起美国是以台式电脑为主,中国是移动端口驱动的模式,更适合新兴市场,因为它们的社会经济情况都很相近。我们可以帮助腾讯走出国门,帮助移动互联网在其它地方的发展。这是双赢的。我们正在改变亚洲国家之间的贸易。”

比如说在印尼,张磊联合了印尼最大的媒体和付费电视Global Mediacom和腾讯的微信,建立了一个合资公司。他说:“印尼的现在有点像中国几年前的样子。”

张磊觉得他自己是中西方混合的产物,他的投资哲学结合了Swensen的思想以及中国的佛教和道教。在采访快结束时,他引用了道教的几句箴言。他告诉我不要追逐太多的机会。他拿起苏打水,吟诵起来:“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 ”。

这个世界充满了投机者,张磊和巴菲特一样是买入持有的投资人(这两个人曾经一起吃午饭)。他很骄傲于他的基金大多数的投资人是耶鲁或者其它大学的捐赠基金。他是耶鲁亚洲发展委员会主席,也是美国布鲁克林智库的托管人,同时是他的母校人民大学的副主席和托管人。 他还谈到他会捐出他大部分的财产。

张磊有点快迟到了。他没要咖啡或茶,他停顿了一下,最后说:“你要学会推迟享受。你必须专注,必须保持头脑清晰。”


i黑马文宇妮 编译
来源:FT

张磊 移动互联网 颠覆力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