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创业者集体发声:我们将会怎么颠覆这个世界
腾讯科技 腾讯科技

90后创业者集体发声:我们将会怎么颠覆这个世界

曾经备受争议的90后一直被各种标签缠身,然而随着这部分群体离开大学校园开始融入社会,90后逐渐成为当下的主流人群,这些既有干劲又有冲劲的90后也开始成为创业生力军。昨日举办的“产品家沙龙90后企业家专场”活动中,五位年轻的90后创业者和大家分享了他们

i黑马认为,价值观,往往才是决定创业者走向何方的因素。90后的思维,决定了他们将是中国前所未有的一群创新者。

曾经备受争议的90后一直被各种标签缠身,然而随着这部分群体离开大学校园开始融入社会,90后逐渐成为当下的主流人群,这些既有干劲又有冲劲的90后也开始成为创业生力军。昨日举办的“产品家沙龙90后企业家专场”活动中,五位年轻的90后创业者和大家分享了他们在创业这条路上的心得与体会。

锐波科技创始人兼CEO 孙宇晨:自由、竞争、个性化是90后对安全感的定义

在孙宇晨看来,90后对于安全感的看法与80后大为不同,对于网络上盛传的“80后的集体回忆”,他表示无法理解。在他看来,集体回忆意味着控制、垄断和中心化。而在如今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90后深受互联网的影响,对于他们来说并没有什么集体回忆,竞争、自由以及个性化才是90后所追求的主流,也是他们的安全感来源。

孙宇晨将自己的创梦之路定义为“拥抱风险”,在这个风险大于收益的环境里,创业者需要考虑清楚如何做出选择。

对于投资方的选择,孙宇晨有自己的思考,他希望遇到具有投资经验和酷爱90后的投资人,“如此才能对我们的想法和性格都很包容,在遇到困难时也能一起度过,并且真正看好这个事业。”

湖南常德米粉伏牛堂创始人 张天一:互联网思维和我没什么关系

有人曾经形容伏牛堂牛肉粉店是借助互联网思维对传统餐饮行业的颠覆,对于这种定义,张天一只想说两个字:呵呵。他更倾向于将自己定义为在互联网时代做传统创业的新人,通过互联网伏牛堂可以接触到更多的湖南米粉食客,吸引来更多人流,此外,张天一还将会通过社交媒体将伏牛堂的“后厨”开放,把菜谱贡献给更多的牛肉粉爱好者。“尽管如此,但远远没有到思维这个层面”。

与与其他主动选择创业这条路的创业者有所不同,金融法专业出身的张天一从未想过要去创业,对于他来说,这更像是一种被动的选择,是由于恐惧、想要逃离目前备受约束的现实生活而不得不做出的选择,“我不知道创业会不会让我更好,但我知道不创业只会让我更糟”。

“一起唱”创始人 尹桑:对于90后你无需理解,倾听就好

在尹桑看来,90后创业既不应该被追捧,也不应该被贬低或者打压,“我们不奢求得到别代人的理解,能被安心聆听就已足够,因为新的时代必定会有新的价值,”在与投资方接触时,尹桑也是抱着同样的态度。

尹桑喜欢用阿迪达斯的一句广告语“All in or nothing”来解释自己对于创业的理解,创业必须要有胆识,不怕输就不会输。在他看来,90后创业者已经成为一支生力军,而这个无所顾忌的群体也将成为创业精神的发扬人,这也是90后创业在当下会受到如此强烈关注的原因之一。

开发者社区SegmentFault联合创始人兼CEO 高阳:人和产品一样需要不断迭代

高阳有着和年龄不相称的成熟,虽然年龄不大,但已经创业五六年,他的SegmentFault现在聚集了超过 10万的开发者,希望成为中国领先的开发者社区。多年创业经验让高阳懂得,人和产品一样,也需要不断的迭代,几个月就要自我重构一遍,这是自我提高的过程。

提到自己的未来规划,高阳说程序员的时代已经来临,他们是最具生产力的一群人。如果能把这群开发者聚集起来,为他们提供最专业的平台,就能帮助整个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行业变得更好。

脸萌CEO 郭列:梦想实现之后还要重新上路

今天,脸萌成功引爆各大社交平台并达成“App排行榜第一的应用”的目标,可以说郭列在创业时的梦想已经实现,但在经历了创业的起伏之后,郭列才发现,原来这条路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浪漫。

他也坦言,在取得阶段性成功后,需要给爆棚的自信心降降温,抛离固有的东西重新上路。比如在脸萌之后,郭列会将产品在在漫画、表情、社区方面延伸,还会做一些和漫画没有关系的新产品。

在经历了离职后的迷茫与成功后的喜悦,郭列对于产品观有了更为清晰的认识:第一,强需求,将年轻人的个性化展示出来;第二,不断打磨,根据用户反馈,每周迭代一次;第三,专注,9个人做1个头像应用;第四,对用户真诚,无推送、无评分提示,做最纯粹的产品。

创业者 集体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