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新闻:如何在电子屏幕上做出纸媒的深度
盛威 盛威

澎湃新闻:如何在电子屏幕上做出纸媒的深度

在纸媒日渐衰落的今天,纸媒开始寻求在新媒体领域延续昔日的辉煌。在澎湃新闻的案例中我们可以看到,依靠传统媒体的采编团队和报道模式,以及新媒体的交互优势,传统纸媒依然能够成功在电子屏幕上呈现严肃深度的内容。

i 黑马注:央视财经频道主持人芮成钢和一名制片人被传遭检方带走调查,厦大博导被指诱奸多名女生,郭美美被爆料曾是混混头子并进校几周被劝退……最近这些颇为引人关注的新闻都来自一个叫做澎湃新闻的网站。这个刚进入人们视野的新闻网站到底为何能够在短时间内获得广泛关注,并且生产出大量高质量的内容呢?
 

“新项目叫Paper,是我取的名字,是想告诉别人我们是从哪儿来的。”接手上海报业集团成立后的这一新媒体计划的《东方早报》社长邱兵说。

Paper,澎湃。澎湃新闻是上海报业集团改革后公布的第一个成果。根据上海报业掌门人裘新的构想,该集团未来的新媒体战略将集中于两种模式:第一种是通过优质原创内容吸引流量,依靠海量用户来获取广告收入;第二种是面对窄众人群,以高度专业化的内容和精准服务获得用户付费收入。采用第一种模式的就是《东方早报》的“澎湃新闻”项目,第二种模式则涉及仍在筹备中的《上海观察》和《界面》两个项目。

进入7月以来,澎湃新闻的团队在蛰伏半年后,开始在传媒界掀起关注热潮。7月12日,澎湃新闻首先报道芮成钢缺席经济信息联播直播现场,并猜测芮成钢因关联到郭振玺事件而被带走调查。同一天,财新网确认了这一消息。7月16日。澎湃新闻实习记者付珊远赴湖南益阳,发来特稿“少年余刚:当首长秘书后老师求见遭拒”,该文以深度的调查和独特的报道形式引发轰动。7月12日,新浪网总编“老沉”在新浪微博上发问:哪位高人知道澎湃新闻是什么情况?随后便收到了其创办者《东方早报》的回复:这是上海报业集团新媒体项目。

根据《第一财经周刊》的报道,《东方早报》早在2003年创刊时,曾以《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等国际主流大报为标杆,不仅仅在内容上追求严肃和深度,在版面上也采用对版的大报版式——邱兵和她的编辑团队认为只有“大报”才能承载起比较严肃的报纸内容。但是这种版式在中国却遭遇了水土不服的困境——在中国,大报都适合在办公室阅读,所以当时《东方早报》的销量大打折扣。《东方早报》随后便改为小版式的报纸,并加上了碎片化的内容。改版后的《东方早报》的销量开始增加,乘上了报纸黄金时期的末班车来到了新媒体时代。在这个纸媒经营状况每况日下的时期,隶属于上海报业集团的《东方早报》开始在新媒体领域追求突破,但又不愿放弃做深度新闻的初衷——澎湃新闻由此应运而生。

当年在版面上模仿国际大报遭遇了水土不服,现在,《东方早报》的澎湃新闻成功地在内容上赶上了它们。在澎湃新闻的网站上,除了简讯和分析外,最多的文章是新闻特写其质量毫不逊色于其他纸媒。这些深度报道,有的注重找到新闻当事人以跟进、还原新闻事实,如《逮捕男演员闻小炜的交警:“是否明星与我无关”》一文,记者杨洁找到执法交警李文浩就当时的情况提出8个问题;有的是在某新闻报道或者事实基础上,注重澎湃新闻记者的多元解读和深入思考,如文章《国家卫计委主任党媒刊文:少数干部作风不正、不实、不廉》,就是作者结合《人民日报》刊发的“惩治腐败要打到痛处”一文进行的二次观察、解读。

《彭博商业周刊/中文版》在一篇文章中指出,美国知名的媒体作者比尔·科瓦奇和汤姆·罗森斯蒂尔在《真相》中曾写道,未来新闻消费者对新闻的需求将集中于八个主要功能:鉴定者、释义者、调查者、见证者、赋权者、聪明的聚合者、论坛组织者以及新闻榜样。这些功能恰好与裘新对“澎湃”的定位相吻合。

除了注重内容,澎湃新闻也注重与读者的交流。裘新将澎湃新闻定位为“中国第一个新闻问答产品”,通过与读者的互动,分辨真相和谣言,并将核实结果实时更新。因此,在澎湃新闻的网站文章页,除了有评论框用来跟帖,还有一个问答框用来由用户提问,其他用户做出回答。这一点类似于知乎,问答与内容更有关联性。而在17号举办的2014中国传媒品牌高峰论坛上,上海报业集团副社长王伟也对“澎湃”进行了阐释,“澎湃是定位于通过新闻加思想的优质原创内容吸引流量,澎湃是借助于东方早报的品牌和团队建设起来的,用纸媒研究者传媒老王的话来说,这一举动表明经过10年树立的东方早报的品牌在转型上开始脱胎换骨。”

在中文互联网上,财新传媒一直是深度新闻的标杆。财新传媒旗下的财新网以原创和深度的文章得到业界的尊重。而澎湃新闻正这些方面在朝着财新传媒的方向大步前进。但问题在于:一是财新暂时并不赢利,二是上海能否承载两个做硬新闻的平台?当被罗昌平问到这个问题时,邱兵并没有直接回答,他只是说:“我们不走这一步怕是也不行,东方早报在上海的纸媒中也是追求创新的,我想互联网精神的核心也在于此吧,这个团队不去搏击一下也是心有不甘的。”

i 黑马点评:在纸媒日渐衰落的今天,纸媒开始寻求在新媒体领域延续昔日的辉煌。在澎湃新闻的案例中我们可以看到,依靠传统媒体的采编团队和报道模式,以及新媒体的交互优势,传统纸媒依然能够成功在电子屏幕上呈现严肃深度的内容——这甚至是大部分媒体没能在纸面上做到的。我们可以预见,在极端的情况下,纸媒的形态最终可能会不复存在,但是纸媒在社会传播上的价值仍然能够被保留。未来可能会有更多的新媒体形式出现,但这对于信息传播而言,只不过是载体上的变化,读者需要的仍是精华的内容。因此,保留深度的报道方式,再适应新媒体的传播方式,可能是传统媒体转型的一个方向。

澎湃新闻 新闻媒体 纸媒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